992.第992章 不要回头,快跑

    “谁告诉你我需要她来体谅?有病——”易向北毫不领情。

    沈星曜当即无语。

    李冰儿觉得,易向北简直是个不知好歹的,她赶紧拽过了沈星曜,示意他别再说话了。

    ——易向北这种人,软硬不吃,加上少年得志,早就嚣张惯了,天王老子来了,他也照样得罪。

    所以,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和他是说话,等他主动和你说话,才不会碰到钉子。

    苏珊被易向北如此对待,早已不敢再多说什么话,接下去都是一路沉默。

    一直到离开了清吧,易向北帮苏珊拦了辆计程车,付了钱,将苏珊塞进了车厢,苏珊还是一脸哀怨的看着他——

    “你以后还会来找我吗?”

    易向北揉揉额角,回答得十分决绝:“不会。”

    话音一落,他就“砰”一声,阖上了计程车的车门。

    沈星曜忍不住揶揄他:“怎么这么快就把人家送走了?别这样嘛,人家小女孩对你一片痴心,你就算是陪人家睡一晚也好啊。”

    易向北下意识的觉得,沈星曜这句话含有人身攻击的意味。

    ——妈-的,什么叫做他陪人家睡一晚,要陪睡,也是她陪他睡好吗?搞得他身价直线下坠。

    最他-妈不爽的是,郝萌现在就走在他后面,她刚刚一定已经听到了沈星曜这兔崽子的话,易向北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是那么在意她的眼光?

    为什么她明明是人妻,他遇见她的时候,还像个情窦初开的初中生;

    一看见她的脸,他就紧张得不知所措;

    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她面前,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只要一看见她的笑,他都觉得她是特意笑给他看的;

    最他-妈奇葩的是,他总觉得自己在她心中,一定是“很特别很特别很特别”的一个存在。

    可是回到了现实中,他却很清楚,其实自己在她心中什么都不是。

    沈星曜还在他耳边,不断刺激他——

    “你赶紧把人家追回来,车子其实还没有走远,你赶紧追,别害羞,要是你做不出,我帮你追……”

    “追什么追?”易向北取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眼角瞟着身后走来的郝萌,故意戏谑的说——

    “有什么好追的?我最怕这种搞一-夜-情的女人。以前也不是没搞过。要是搞完了结束了也好,就怕搞完了,十个月后忽然搞个拖油瓶,来上演‘千里寻夫’的戏码。我靠,随随便便去怀了别人的孩子,就说是老子的?老子已经遇见两次这种情况了,再也不想这种大头冤了……”

    郝萌听到了他这话,竟有些心虚的放缓了脚步。

    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之下,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了陆之谦手上的肌肤。

    陆之谦疼得蹙眉,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易向北当真是喝多了,还在滔滔不绝——

    “就上一回,也就是去年的事,就有个女的,抱着一个孩子,说是我的,把孩子扔下后,还让我给她一大笔钱。”

    “你给了?”沈星曜有些好奇的问。

    “给了啊——不给还能怎么样?都说了那是我的孩子,而且还做了DNA,不给钱,她就要去告我,还要弄得满城风雨,到时候老子还怎么混?……”

    易向北越说越大声,越说越肆无忌惮。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喝多了,否则他不会这么不顾场合的大声喧哗。

    要知道,若是这些消息被有心人得到,卖给八卦媒体,都可以卖不少的钱。

    陆之谦眼底微微划过一抹担忧,他知道,不能再让易向北继续胡说八道下去了。

    再让他继续说下去,胖球的事情,都得被他给抖出来。

    陆之谦眉眼一沉,微微松开郝萌的手,与她对视了一眼后,快步朝前,朝易向北的方向走去。

    正当陆之谦和易向北说话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尖声喊叫了一声——

    “啊——!”

    这尖锐的叫声,在这深夜里听起来,尤其刺耳恐慌。

    陆之谦第一时间朝郝萌的方向望过去,却见郝萌依旧安然无恙。

    只是,一幕更恐怖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夜色中,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男子,手持一把早已染血的尖刀,正朝着郝萌的方向而来。

    陆之谦眼底迸发出惊愕的颜色——

    此时的郝萌,却背对着男人,睁着眼眸,紧张的左右四处张望着,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正从她身后而来。

    陆之谦高喊一声:“萌萌,不要回头,快跑——”

    郝萌顿时怔在了原地,短暂的反应后,他看见陆之谦正朝她狂奔而来,于此同时,易向北也紧跟在陆之谦身后,朝她跑来。

    郝萌瞳孔骤缩,她没有回过头,却隐隐约约预料到,危险也许就在自己身后。

    她抬起脚,正当她要抬脚离开时,一阵钝痛,却让她顿时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她在倒下的一刻,看到了陆之谦眼里近乎绝望的悲伤。

    可是下一秒,郝萌就感觉有人,用身体护在了她的身上。

    那是一种很暖很暖的温度,郝萌还闻到了熟悉的香气。

    她知道,那是陆之谦。

    是陆之谦用身子挡住了,原本要落在她身上的刀。

    就在身后的歹徒,又想在陆之谦身上砍多一刀时;

    身后的易向北已经赶到,他大骂一声“操-你妈-的”,跳上去,伸出脚,猛地一个用力,将持刀歹徒踹倒在地。

    这个时候,沈星曜也赶了上来,与歹徒一起搏斗。

    歹徒手持刀具,用刀砍伤了沈星曜的肩膀。

    身后的李冰儿,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呼救。

    可她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而是第一时间跑回刚才的清吧里,以最快的速度,找来了几个保安。

    保安来了之后,几个大男人,才一起合力,将这个持刀疯狂砍人的歹徒,合力制服了下来。

    李冰儿见歹徒被按倒,瞧见了躺在血泊里的郝萌和陆之谦,赶紧拨打了120。

    可是,陆之谦后背的伤势,却是很深很重,血肉模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