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第956章 萌萌,你笑得好假

    “萌萌,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嗯?”郝萌故作不知的眨眨眼。

    “今天怎么这么香?”陆之谦看她的眼睛开始迷离。

    郝萌白了他一眼,“你是故意想讨好我,才这么问吗?”

    “你真聪明。”

    他的唇,落在她脖颈处,温柔的吻,从颈侧,一路而下,手也开始探入她的丝质睡衣,触摸她敏感的地方。

    郝萌全身感觉像被电触碰过一般,下意识的合拢双腿。

    男人却有些不耐烦,将她裙子下摆的边缘,直接卷上去。

    郝萌的后背抵着窗台,双手撑着窗壁,陆之谦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皮带,俯下头,盯着她锁骨处,呼吸也变得粗噶。

    他一边动情的吻她,一边伸手,摸向她的腿间,反复揉戳后,确定她可以容纳他后,他才挺身进入她。

    郝萌被他这蛮横的一撞,后背直接撞向墙壁,疼得蹙起眉头。

    他却完全不在意她微蹙的眉,只继续着他自己的动作。

    郝萌有些疼,又感觉有些刺激,尤其是听到他在她耳边,说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时,她更是感觉难以言说的激动。

    陆之谦不是一个好情人,更不是一个精于床事的男人,即便他放慢速度,一点一点的蚕食她,动作却依旧不温柔。

    郝萌如今也早已从最初的反抗,到如今的渐渐妥协。

    谁让她爱着的男人,是只懂硬来,不懂技巧的货呢?

    她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难受的声音。

    陆之谦在自己感觉最快乐的时候,不知廉耻的伏在她身上,眼神迷离的问她,“是不是舒服到不会叫了?”

    郝萌无语凝噎,又不想刺激他脆弱的男人心,只好屈服的点点头。

    陆之谦忽然高兴得像个孩子,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既然你这么爽,那我再让你爽一回。反正现在也挺方便的。”

    郝萌俯下头望去——此刻他的腿还缠着她的腿。

    额……的确是挺方便的。

    可是她不方便!

    “不要了,你明天还要去上班。”

    “就是因为明天要上班,所以现在才要一次做完。”

    “你这什么无耻的谬论?……唔,别碰了,你到底要干嘛?”

    “我的动作还不够明显吗?”

    陆之谦薄唇勾起一抹笑容,迅速的把她给“办”了。

    耳边听到郝萌带着痛苦的吟哦,他的男性尊严,仿佛被得到了无限满足。

    忽然之间,陆之谦只感觉浑身都是干劲。

    “阿谦,你就你不能轻点吗?“

    “我已经很轻了……”陆之谦很无辜的说。

    “疼死了,再轻一点……”

    “再轻一点你就不是疼了。”

    “那是什么?”

    “是痒……”

    。

    翌日

    陆之谦神清气爽的叫郝萌起床,郝萌对他昨晚的暴力行径,颇感不耻,不想与他说话,于是装睡至他离开家。

    他前脚刚一离开房间,郝萌立即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岂料,陆之谦又折返了回来,郝萌看着他回来,脸上露出谄媚的笑。

    陆之谦直接戳破她,“萌萌,笑得好假。”

    郝萌只好无奈的苦笑,“怎么又回来了?”

    “本来不想回来的,但是走到半路,我又想起你刚才好像是在装睡,于是我想回来印证一下,你是不是在骗我。”陆之谦说。

    “那现在你印证完了没有?”

    “嗯,印证完了。”

    “那你印证完得出什么结果,是不是恨死我了?”

    “不。”陆之谦笑着看她,伸手去摸她的脸,“我怎么会恨你?我觉得你越来越可爱了。”

    郝萌听到赞美的话,心中暗暗窃喜。

    陆之谦盯着她笑起来的眼睛,心中有块地方忽然变软了,他问郝萌:“你以后还会骗我吗?”

    “你喜欢我骗你?”

    “没有一个人会喜欢被骗。”

    “我何时骗过你?”郝萌眨眨眼,心有些虚。

    陆之谦敛下黑亮的眸,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好像……没有骗过我。”

    末了,陆之谦又补了一句,“不过……萌萌就算是骗我,一定也是善意的欺骗。”

    郝萌喉咙蓦地一哽,她伸手,紧紧圈住他的身子,脸蛋在他干净整齐的衬衣上,用力的蹭来蹭去。

    “怎么了?”陆之谦挑眉问。

    “没有。”

    “没有你还把鼻涕擦在我衬衫上?”

    “我有吗?……”

    郝萌委屈的抬起头,伸手给他整理好衬衫领带,而后,像个小妻子一样,送自己的丈夫出门。

    快要踏出门口的瞬间,陆之谦忽然转头,看着她,说道:“这个礼拜我得去一趟三亚。”

    郝萌不经意的蹙眉,却迅速的问,“什么时候去?”

    “应该是这个周末。”

    “那要去几天?”

    “三天。”

    陆之谦原本想问她,想不想跟他一起去。

    可是想到工地的环境恶劣,虽然可以住在酒店,但是他到时候会很忙,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她,想了想,还是作罢。

    郝萌看着他离开,心里却暗暗的感觉失落。

    吃过了早餐,郝萌特意去“看望”了一下木婉清。

    木婉清并不在自己卧室里。

    郝萌听木婉清的佣人说,老爷昨晚一个人在书房里睡觉,并没有回卧室。

    郝萌挑起唇角,笑了笑——换做其他男人,大概也会像陆轻鸿这样做的。

    男人是世上最要脸面的动物,木婉清昨日的做法,无疑是当众打了她自己丈夫的脸。

    想来,陆轻鸿是要记恨她好一阵子了。

    可木婉清并不觉得错在自己。

    当然,她觉得错也不在她的丈夫。

    她把所有的错归咎在庄落烟身上,若不是庄落烟挑拨离间,自己也干不出这样冲动的事。

    可是庄落烟为了躲避她的责难,天一亮就已经离开了陆家。

    木婉清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只好将这怒气,发泄在自己的远方“侄女”身上。

    还没走到佣人房,隔着一段远远的距离,郝萌已经听到了潘雨诗的惨叫声。

    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女人惨叫声,若是男人听见了,定然是要心生怜惜的。

    可惜,郝萌并不是男人,她一点都不觉得,潘雨诗有任何值得她同情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