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第953章 借刀杀人

    庄落烟无比肯定的道:“当然是真的!千真万确,妈妈,我都瞧过好几次了,潘雨诗把您当成傻瓜,表面对你恭顺,背地里悄悄抢你的男人呢!”

    木婉清闻言,愈发气不打一处来,睡衣都没有换,就气咻咻的走出自己房间,朝陆轻鸿的书房里走去。

    庄落烟脸上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很快追上了木婉清的步伐。

    她知道,很快就有场好戏可以看了。

    这一回,她要让潘雨诗,彻彻底底的滚出陆家。

    *

    一直呆在卧室里的郝萌,自然也是满心期待——她希望这一出“好戏”,可以快点上演。

    然而,刘嫂却带来了令她失望的消息——

    “少奶奶,潘雨诗那个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收到什么风,在夫人还没有赶过去的时候,就先一步逃出来了。结果,夫人扑了个空,现在还没找到人。”

    闻言,郝萌眼眸微微眯起——想来,自己还真是低估了,潘雨诗的战斗值了。

    虽然不知道潘雨诗是怎么逃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陆宅里,一定早已有她收买的人了。

    人,果然是求生的动物,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地,总能在最快的时间里,学会为自己谋划。

    潘雨诗是如此,郝萌又何尝不是如此?

    比的,不过是谁能笑到最后罢了。

    郝萌站了起来,眯起眼眸,笑了笑,“既然如此,我们就更应该去看看热闹了。”

    *

    陆轻鸿的书房里。

    木婉清身上穿着睡衣,头发披散着,很是凌乱。

    此时,她站在书房里,像个疯婆子似的到处乱翻。

    整间书房,早已被她翻得凌乱不堪。

    她一边翻,还一边骂骂咧咧:“贱-人!贱-人!你给我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陆轻鸿看见妻子像个泼妇,早已是勃然大怒。

    可是他毕竟有些心虚,倒是不敢对木婉清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怒喝:“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没有!今天不把那个小贱人揪出来,我就和你拼了!”

    木婉清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性子火爆的,又是出身显贵世家,谁也不敢忤逆她。

    随着年龄的增加,虽然性格有所收敛,但若是触及导火线,依旧会引爆,且后果不堪设想。

    庄落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如此迫不及待,去向木婉清告状。

    然而庄落烟一定想不到的是,她之所以会知道这一切,都是郝萌的安排。

    她故意让佣人们聚集在一起,故意让庄落烟听到“惊天大秘密”,其实她不过是想“借刀杀人”。

    任何利用自己的手,试图去染指敌人的人——都是愚蠢的。

    越是厌恶一个人,越要表现得不动声色。

    我们不必虚伪假装,去讨好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却一定要表现得不露声色。

    待到东窗事发时,让谁也不会怀疑到你头上,你才能全身而退,这才是真的本事。

    此时,郝萌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到陆轻鸿的书房。

    在此之前,她已经打了一个电话,告知陆之谦家里发生的事情。

    陆之谦刚好在开会,说自己开完会就回来;

    还让郝萌不要去凑热闹,他担心父母发生争吵,伤着了郝萌。

    郝萌自然是不会听陆之谦的,身为陆家的一个“成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自然应该到场的,否则总会给别人落下把柄。

    刚一推开书房门,郝萌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了剧烈的响动。

    木婉清瞧见郝萌来了,立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攥紧了郝萌的手,近乎哀嚎的向郝萌诉苦:“郝萌,你帮妈妈找找,找找看那个贱人,到底藏在哪里,你快帮妈妈找找,落烟刚刚跟我说了,雨诗那个小贱人,一直偷偷勾引你爸爸,现在全家人都知道了,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我怎么那么失败啊,要不是落烟告诉我,我还被这对奸-夫淫-妇欺瞒着……”

    木婉清一而再再而三,搬出“告状人”——庄落烟,陆轻鸿再好的修养也掩藏不住了,他怒气冲天,看着庄落烟,暴喝:

    “落烟!我陆家待你不薄啊!可是你这般陷害我,这般挑拨离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庄落烟听到陆轻鸿这句话,吓得腿都软了,刚才她去向木婉清告状的时候,只考虑到了表层,却没有考虑到里层。

    ——她竟然忘记了,陆轻鸿才是这家中的一家之主。虽然,陆轻鸿如今在陆氏退居二位,然而在家里,他依旧是说话有分量的。

    想到这里,庄落烟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了。

    她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释什么,却听到木婉清再度添油加醋——

    “陆轻鸿,你怪落烟做什么?她只是告诉我事实而已,你要不是真和那贱人有什么私情,怎么会这么害怕落烟怀疑你?”

    陆轻鸿心里有些发虚,却依旧强制镇定,只是现在,他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在这个名义上的“儿媳妇”身上:

    “庄落烟,这事情的起因都是你,若是你们在房间里搜不出什么,从此以后,你休想在陆家有好日子过!”

    庄落烟听到这里,后背开始微微沁出冷汗。

    原本她在陆家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如今连陆轻鸿也给她脸色看,一时之间,她感觉很是后悔,自己做事为什么要如此冲动。

    早知道如此,她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庄落烟很识趣的认清了局势,赶紧见风使舵的对木婉清说道:“妈妈,也许是我看错了呢!……爸爸……他对您这么好,一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闻言,木婉清脸色完全变了,“庄落烟,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这样前言不搭后语,到底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郝萌也终于开口了,“妈妈,也许真有什么误会呢?没有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随便判断。爸爸一直以来都是循规蹈矩的人,要是真有什么不轨,也不必等到今日啊。是不是?”

    木婉清听着郝萌的三言两语,竟开始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

    就连陆轻鸿,也不得不对郝萌,有些“刮目相看”了。

    郝萌的算盘却是这样打的:今日既然除不去潘雨诗,那就先把庄落烟解决掉,如此也是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