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第949章 礼义廉都有,唯独无耻

    郝萌很机灵的解释道:“冰淇淋两根都是我的,你可不要和我抢。”

    陆之谦蹙眉,“你吃这么多冷的不好。”

    郝萌笑得眉眼弯弯,“没事的,我又不是每天吃。”

    陆之谦劝说无果,只好勉为其难,帮她解决掉一根。

    郝萌转头,看着陆之谦吃冰淇淋,白色的奶昔,不小心沾在了他的唇上,他却毫无知觉。

    这样一身名牌的陆之谦,手里拿着冰淇淋,走在学校里,确实是有些“奇葩”。

    好在他长着一张英俊的脸,倒也不那么别扭了。

    郝萌自打与陆之谦一起后,彻彻底底变成一个颜控,见着谁,都觉得没有她家阿谦好看。

    这年头,长得帅就是吃香啊嘿!

    一路之上,总有路过的女生,对陆之谦行“注目礼”。

    郝萌不由地叹息:“阿谦,要是我和你念同一所大学,该多好啊。”

    陆之谦还在吃冰淇淋,“哪里好了?天天陪你吃冰淇淋?我靠,老子一把年纪了,可不想陪你干这种事。”

    “什么嘛……”郝萌不满的嘟哝着,“不就是陪吃个冰淇淋吗……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说着,她不满的朝前面走去。

    陆之谦手里拿着冰淇淋,站在原地,无奈的笑了笑,三两步追上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不再让她轻易松开。

    走到学校食堂门口,陆之谦指着那个食堂,说:“你重新见我的那天晚上,就是在这里,给我剥了个鸡蛋吃。还记得不?”

    说完,陆之谦盯着郝萌笑,那笑容,意味深长。

    郝萌点点头,“我当然记得,那个鸡蛋好吃吗?你有被我感动到吗?”

    陆之谦垂下眸子,笑意直达眼底,“好吃,甜甜的,不过真可惜,我没有被你感动到。我就是在想,什么时候,也给你剥个蛋吃。”

    郝萌蹙眉,想起陆之谦平日在家,就跟个大爷似的,别说给她剥鸡蛋了,他没让她去剥就很好了。

    想到这里,郝萌白了陆之谦几眼,“别说剥鸡蛋了,你连煮蛋都不会。将来万一我老到动不了,我是不是要被你饿死?”

    “那就让我先老啊,我等着你来伺候我。”陆之谦嬉皮笑脸道。

    “呵,你果然是‘礼、义、廉’都有了。”

    “谢谢夸奖。”

    “唯独‘无、耻’!”

    陆之谦反应了半晌,才想通这博大的中华文化。

    待他想明白后,他才感觉自己好像被骂了。

    他觉得自己不该落于人后,于是轻咳两声,道:“你在怪我,没有给你煮鸡蛋吃?”

    郝萌皱眉,“你何止不给我鸡蛋吃?”

    陆之谦邪肆的笑着,“哦,除了鸡蛋,还有什么?香肠吗?”

    香肠?

    郝萌咂咂嘴——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香肠”这个名词,在此处出现,有些奇葩的感觉。

    可是,女性的思维局限了她,郝萌并没有往深处想,随口说道:“香肠用得着煮么?直接吃就好了。”

    陆之谦笑容无声放大,俯下头,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轻轻的说:“所以,你天天吃香肠就好了,又方便又快捷,还不用煮,即食即用,我又不是没有满足你。”

    郝萌的耳朵,被他撩拨得湿湿痒痒的,期间她还稍微走神了几秒。

    待她完全想通,这个一点都不好笑的黄色废料,她气咻咻的追上,已经走在前头的陆之谦。

    郝萌原本想狠狠的偷袭他。

    岂料,陆之谦却先她一步,转身,精准的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在身后。

    郝萌的手被他控制住,走在他身后,恨得直咬牙,只得对他的影子“发泄’。

    她伸脚,用力的踩他被路灯拉长的身影。

    “你在干什么?”陆之谦忽然转过头来看她。

    郝萌笑得像只小狐狸,说道:“不干什么呀。”

    “不干什么就别乱动,走路真慢,真不知道你那短腿,是怎么长出来的。”

    “你这是身高歧视!”郝萌咆哮。

    陆之谦无所谓的笑笑,继续拉着她,在树影斑驳的校道,朝前走去。

    走到教学楼的时候,郝萌忽然说想去一下洗手间。

    陆之谦看着她进了洗手间,便径直走到一棵槐树下,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的吐出烟雾。

    郝萌走出洗手间,到处找不到陆之谦,有些着急,好在她机灵,远远看到抹颀长的身影,站在树下。

    她故意把脚步放轻,想在这黑暗的夜里,吓唬一下陆之谦。

    可谁知,她快要走到陆之谦身后时,陆之谦却背着她,忽然开口,“萌萌,你怎么上个洗手间那么久。”

    郝萌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明明走得那么轻。”

    陆之谦依旧背对着她,捻灭掉手中的烟头后,笑着说:“我记得你的脚步声,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郝萌这才想起,上一次,陆之谦眼睛差点瞎了时,他也可以在一堆人里,听出哪一个人的脚步属于她。

    她偷偷的笑,“阿谦,原来你从小就有这‘偷听’癖好。呵,要是我把你耳朵割了,你就偷听不了。”

    陆之谦有些被雷到了,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萌萌,真是够狠的。”

    “最毒妇人心,你难道没听过?阿谦,你可小心一些,惹毛了一只乌龟,后果很严重的。除了把你耳朵割了,我可能还会把你阉了,让你一辈子爽不了。”

    郝萌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

    陆之谦转头看向她,想起易向北脖子上的伤,他眼角一颤,手却愈发用力,捏紧了她的手。

    “除了把我阉了,还有其他方法可以选吗?”

    “有啊,把你的心挖了。”

    “除了这个呢?还有其他吗?”

    “没了,就是刚才那个——把你的耳朵割了,让你听不到我的声音。呵呵,这个可好?”

    陆之谦想了想,觉得还是这个比较人道。

    “那就用这个好了,把我耳朵割了,我还能见到你。”

    郝萌立即反驳,“把你阉了,你也能见到我。”

    “把我阉了,我还有必要见你吗?”陆之谦冷笑。

    额……

    “那你这句话的意思,岂不是说,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干’那啥?”

    “这还用说?不‘干’那啥,我还是男人?我还见你干什么?”陆之谦倒是大方的承认。

    ==

    (⊙o⊙),大家阅读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