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爱上你是最快乐的事(2)

    郝萌虽然贼心骤起,但是做贼之前也没有忘记四周左右观摩一番,觉得周围没有多余的眼睛后,她才出手。

    她睁大了眼眸,小心翼翼的翻看着钱包里的每一个角落。

    经过郝萌的初步分析,这个钱包还很新,估计是陆之谦最近才买的。

    想到前几个月陆之谦被人偷钱包还捅了一刀的事情,郝萌觉得觉得钱包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换的。

    郝萌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钱包的暗格,手指微微一探,发现钱包的暗格处好像藏了个什么东西。

    正想打开来看时,陆之谦清冷的声音蓦地从她身后传来——

    “你在看什么?”

    郝萌吓得手一抖,这一抖愣是将那个藏在暗格处的东西甩落了下来。

    陆之谦剑眉一拧,脸色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郝萌也同样是目瞪口呆。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一次看到自己的照片。

    还是与上次那医生交给她的照片一模一样。

    小学入学时候带着红领巾拍下的照片。

    郝萌努力的琢磨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张一模一样的照片。

    明明她记得学校为了省钱只洗了一张照片给他们。

    正欲开口说些什么,陆之谦长脚已经迈向她的方向。

    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掉落在了地上的照片,弯下了腰,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指,重新拾起。

    郝萌看着他俊颜紧绷的模样,想着他应该是在生气。

    糟了糟了,陆之谦一生气自己肯定是要遭殃了。

    郝萌咬住唇瓣,心开始怦怦直跳,垂死挣扎般的试图解释:

    “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你是”

    陆之谦回过头来看郝萌一眼,目光充满恼怒之余,还有一种让郝萌看不懂的光亮。

    郝萌不敢看他的眼睛,垂下了脑袋,继续垂死挣扎:

    “我才不是。”

    陆之谦薄唇抿成一条线,将照片重新塞回钱包里后,眼睛一扫便看到了那一小叠重新回归他钱包里的钱,不由地蹙起了剑眉。

    陆之谦不发一语的将钱又取出来,不发一语的再将那钱塞回郝萌的背包,不发一语的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他很少用现金,这钱还是他早上特意让秘书给他准备的。

    想着郝萌在医院住,估计还得住上好长一段时间。

    他过几日又要出差,总不能一直呆在她身边,还是要让她留点钱傍身的。

    目光触碰到郝萌皱起的小脸时,陆之谦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哦,那钱是公司给你的,工伤,对,工伤。”

    郝萌眼眸一亮,难以掩饰的激动:

    “工伤一次就能有这么多钱?”

    陆之谦看她亮晶晶的眼睛,心口一软,淡淡的“嗯”了一声。

    郝萌笑眯眯的弯了弯眼角,笑得像只狐狸:

    “那我以后要经常工伤一下。”

    陆之谦闻言,抬眼直直的瞪了她几眼,起身,走到她身旁,张开五指,用力的揉搓起她白皙的小脸蛋,咬牙切齿道:

    “你敢!”

    郝萌感觉自己脸上的肉随着他手里的动作,被不停的揉圆搓扁。

    虽然不至于很疼,可是抬眼看到陆之谦嘚瑟的眼神。

    她就觉自己像是一块猪肉,被肆意的蹂躏。

    士可忍,猪肉也不能忍。

    郝萌怒气腾腾的扫开他的手,怒气腾腾的伸出自己的手,怒气腾腾的用同样的方式拉起陆之谦俊脸上的那坨肉,怒气腾腾的残暴撕扯起来。

    陆之谦恼怒的瞠目,心中觉得郝萌胆儿愈来愈肥了。

    正想扯开她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时,目光不经意瞥到了那一袋装着卫生棉的购物袋。

    想起林凡与他说的,来月事后身体会比较虚弱,脾气也会比较暴躁。

    陆之谦出手扯开她的动作变成了横腰将她一把抱起。

    郝萌身子腾空被他抱起的一瞬,脑子里扫过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糟了糟了,裤子会不会把他衣服染红了。

    想到这,郝萌身子开始用力的扑腾起来,声音显得很激动:

    “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我会把你衣服弄脏的,快放我下来!”

    陆之谦听着她的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俯下头一看,自己的衬衫袖子,确实已经微微染上了血迹。

    陆之谦脑海里立即想起,小学的时候,郝萌因为第一次来月事,什么都不懂,将整张凳子都染红了。

    为了怕被人笑话,郝萌回家后,还特意打电话求陆之谦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去帮她把染红的凳子清洗干净。

    陆之谦于是有了第一次帮女人清洗月经血的经历。

    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他一边拿着沾了水的纸巾擦郝萌的凳子,一边想着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女人这种生物到底是怎么造出来的,每个月流出那么多的血之后,竟然还能生龙活虎的指挥他干活。

    好像此刻的郝萌,一边流血,还能一边在他身上扑腾。

    本来那血也没有很多,她一扑腾,那血滚滚直流,涌向他整件衣服。

    陆之谦拧了拧眉,抬手拍了拍她屁股,目光深沉:

    “你是想浴血奋战?”

    郝萌俯下头,这才察觉到自己已经将他的大半个袖子染红。

    难过的咬住了唇瓣,郝萌忽然觉得无地自容,连挖坑埋人的念头都无法挽救她了。

    她讨好似的扯了扯陆之谦的袖子,没有底气的开口:

    “阿谦,你放我下来,我这就去给你洗干净。”

    “不必”

    陆之谦一边将她放回病床上,一边抬脚从购物袋里取出一包卫生棉。

    郝萌一眼就瞥见了陆之谦手里的卫生棉,激动的坐起了身子,像看到救命稻草似的。

    陆之谦瞥她一眼,大手一挥,示意她坐好。

    郝萌憋屈的努努嘴,重新坐回了病床上。

    陆之谦见她坐好,收回了目光,开始琢磨卫生棉的使用方法。

    郝萌第一次觉得无所不能的陆之谦原来也有笨手笨脚的时候。

    忍不住轻声逸出笑。

    陆之谦仿似没有听到,依旧埋着头,专心致志的观察卫生棉包装上面的使用说明。

    修长的手指打开了卫生棉的包装,陆之谦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转头认真的看着郝萌:

    “一次用一片?”

    ==

    (⊙o⊙),亲耐滴们节日快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