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爱上你是最快乐的事(1)

    此刻郝萌正气咻咻的缩在病床上,姨妈来了,她心情本来就暴躁。

    加上她刚刚明明见到陆之谦来了,却迟迟不见他的踪影。

    她的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虽然她记得自己不久之前才编辑了短信去骂他,还信誓旦旦说自己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他了。

    可是短信这种东西又不是誓言,誓言都可以任意更改了,短信怎么就不可更改呢?

    郝萌有些惴惴不安,她生怕自己刚才把话说重了,陆之谦会记仇。

    他要是记仇了,谁来给她付这么贵的病房费用啊?

    郝萌觉得自己这也算是在工作期间受伤,费用应该由公司承担才是。

    可是陆之谦自从刚刚被自己赶出去之后,就两个小时不见踪影。

    他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郝萌咬住唇,想着自己要不要再发一条短信去骂他。

    想着想着,来了姨妈的肚子就越发疼了。

    加上没有吃饭,郝萌现在是又疼又饿,连骂人的话也想不出了,干脆就放弃了写短信骂陆之谦的计划。

    死躺在床上,想着让自己自生自灭算了。

    陆之谦急冲冲推门而入之际,郝萌脑子已经有些昏沉沉了。

    她下意识觉得应该是林凡给她买的卫生棉来了。

    强撑着身体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一双热热的手却忽然摁住她脑袋。

    “躺着。”

    郝萌吸吸鼻子,自己刚刚不是幻听吧?

    可是这声音明明是个男声。

    而且鼻尖还窜入了陆之谦身上才有的味道。

    她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正要转过头来看他,陆之谦大手却忽然覆上了她额头。

    他的大手覆上她额头,许久,才逸出了一句话:

    “没有发烧啊。”

    郝萌在他看不到的视线里翻了个白眼,暗自腹诽:你才发烧呢!

    陆之谦的手依旧搭在她额头上,又沉吟了良久,百思不得其解。

    将她抱起来,坐在床上。

    一抬眼,才看到她脸色苍白,嘴唇也发白,额头还沁出了一排细密的冷汗。

    陆之谦眼眸一沉,俊逸的脸庞冷冷的绷着,薄唇轻启,难掩的心疼:

    “又怎么了?”

    说着,已经一把将她搂入怀里,轻轻的哄着,似乎是想将身上的温度都传给她。

    郝萌被他抱得脑袋晕乎乎的。

    郝萌脑袋又疼又晕,觉得陆之谦这个混-蛋举止怪异。

    刚刚还与她冷战,故意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会儿又忽然把她抱得紧紧的,害她现在连喘气都有些困难。

    而且她忽然想起了一件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

    挣扎了好久,她好不容易才从陆之谦怀里探出了脑袋,讷讷的开口问:

    “林凡呢?我的钱还在她那。”

    “走了”

    陆之谦漫不经心的开口。松开她的身子,捧起她的两只手,俯下头,轻轻对着她手心呵出热热的气息。

    郝萌觉得陆之谦的身体好像个源源不断烘烤的火炉,他才靠近自己半晌的功夫,自己冷冰冰的身体就像是被火烤过一般。

    冰冻许久的血管仿佛一下子回暖,又重新运血正常了。

    连头脑的运转也忽然一下子正常了。

    反应有些迟钝的回过神来,郝萌声音显得很激动:

    “她走了?!那我的钱怎么办?”

    “嗯,走了。”

    陆之谦没有答到点子上,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盯着她苍白的脸孔,剑眉蹙拧得愈深。

    他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才走了两个小时的功夫,她的手为什么就可以冷到这种地步。

    郝萌闻言,眼眸猛颤,嘴角扁了扁,就差挤出眼泪来了。

    陆之谦被她的神情弄得莫名其妙,浓眉一凝,伸手捧她的脸。

    “又怎么了?”

    郝萌咬住唇,喉咙动了动,好久才开口: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还在她那!”

    陆之谦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屈指弹了弹她脑袋,笑着开口: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喜欢钱啊?”

    郝萌怒,瞪了他一眼,反驳:

    “可是那是我最后一张钱。”

    “知道了,那我现在赔你,现在就给,只要你快点好起来。”

    陆之谦说着,修长的手指已经从自己裤兜里取出了钱夹,正欲从夹层里取出现金。

    郝萌用力的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开口:

    “我不要你的钱,我就要我原来的那张。”

    陆之谦取出一小叠百元大钞,郑重其事的向郝萌解释:

    “笨蛋,经济学家说了,钱存在的价值就是用来流通的,不是从你流到我这里,就是从我这里流到你这里。你的那张钱,说不定已经不小心流通到我钱袋里的。所以,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说完,直接将钱塞进了郝萌的背包里。

    郝萌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张钱。

    看着陆之谦将钱毫不犹豫的塞进她背包里的时候,她愣是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

    郝萌总感觉自己被陆之谦忽悠了。

    可是又好像觉得自己没有被忽悠了。

    哪有人被忽悠了还有钱收?

    郝萌虽然对陆之谦塞进她背包里的那叠钱很有好感。

    但是在陆之谦放下钱包转身进洗手间里洗手的时候,她深深觉悟到自己不能拿这种不义之财。

    小时候郝萌与陆之谦一起看武侠片《小李飞刀》,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不义之财拿太多了一定会遭到报复。

    比如说,可能哪一天不小心就会被李寻欢的飞刀一刀击毙,死于非命。

    想到这,郝萌顾不得肚子惴惴的疼痛,趁着陆之谦短暂消失的空档,她偷偷摸摸的从床上爬下来,偷偷摸摸的走到自己的背包处。

    蹲下身子,她从背包里取出刚刚陆之谦塞进去的几十张百元大钞。

    郝萌将那叠大钞凑近自己眼前看了看,觉得这钱长得可真漂亮!

    哎,可惜这钱长得再漂亮,也不是她的。

    一狠心,她左右环顾一下四周,悄悄拔出了一张钞票,重新塞回了自己的背包。

    而后取着剩下的钞票,转身走向陆之谦放在柜子上的钱包处。

    将那几十张大钞重新塞回陆之谦钱包之后,郝萌好奇心骤然涌起。

    有人说,男人的钱包夹层深处常常掩藏着他最重要的秘密。

    郝萌眼眸眯得弯弯的,莫名的涌起一股窥探陆之谦隐私的冲动,且这种冲动形成意识后,一发不可收拾,立即变成了实际行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