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世界再大有我牵挂(2)

    这个短信虽然没有主语宾语,但是陆之谦眼眸一扫,便可以想象出郝萌现在对她咬牙切齿的模样。

    暗暗腹诽了一句“反应真迟钝”后,陆之谦又不顾众人的注视,开始编辑短信:

    “别任性,摸了就摸了,以前也不是没摸过。”

    David望着极度反常的陆之谦,额头微微冒汗。

    他很想知道陆之谦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公然回复短信。

    好在陆之谦回复了几条短信之后,那一头总算没有再发短信过来了。

    陆之谦这才又回复了正常,专心的评估亚丽企业的收购案子。

    这一端的郝萌捏着手机,手指微微颤抖着,肠子都要悔青了。

    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陆之谦勾起唇角,邪邪的对她笑着,说“以前又不是没让我摸过的”的模样。

    她没有想过,从来没有想过。

    当年年少无知的小孩子过家家游戏会被陆之谦一直记忆到如今。

    竟然连细节他都还记得。

    悔恨啊悔恨!

    郝萌咬住唇瓣,忿忿的吞了两颗消炎药之后,脸红耳赤的不敢再看手机一眼。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被陆之谦打败了,而且似乎这一辈子都没有打赢的机会了。

    因为他手里捏着关于她许多的把柄,所以他才这么耀武扬威,每件事情都占尽上风。

    陆之谦其实也没有说错,他……他的确摸遍过她全身,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幸免。

    当年的过家家游戏,班里的小伙伴们都聚集到陆之谦家里玩。

    因为陆之谦家里最有钱,最宽敞,也最漂亮。

    当然了,陆之谦无偿为大家提供游戏场地,自然而然他就是老大,大家都要听他说的话。

    陆之谦的要求就是,让自己当爸爸,让郝萌当妈妈,其余的小朋友,有的当孩子,有的当老师,有的当卖青菜的,有的当卖猪肉的。

    大家分工合作之后,便开始各自玩各自的角色。

    郝萌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但是觉得当妈妈应该是很不错的角色,于是也就答应了陆之谦这个很有“一己私欲”的建议了。

    按照游戏规则,爸爸妈妈是要被关进一间房间里生小孩的。

    于是陆之谦光明真大的将郝萌带进了房间,光明正大的与郝萌睡在一起,最后还光明正大的剥-光了郝萌的衣服。

    郝萌脸红红的,觉得这样不好,陆之谦就忽悠她:

    “你爸爸妈妈是不是脱-光-光睡在一张床上?”

    郝萌想了想,回答:“好像是”

    陆之谦就问:“那我们现在也是爸爸妈妈,我们也要脱-光-光睡在一张床上。”

    郝萌被陆之谦三两句就忽悠过去了。

    被剥-光了衣服的郝萌躺在陆之谦柔软的床上,觉得陆之谦的床垫好舒服,刚一沾上她就想睡了。

    那时的郝萌压根就没有保护自己身体的念头,也完全没有发-育,一个小男生的手在她身上乱蹭乱摸乱揉,她除了感觉有些压迫之外,什么感觉都没有。

    陆之谦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歪念头的,他就是单纯的喜欢看她。

    她什么时候的样子他都想看,穿裤子时候的模样,穿裙子时候的模样,不穿衣服的模样,生病的模样,每一个模样的她,他都想占为己有。

    后来陆之谦出国留学的时候,在一本比较开放的外国杂志上读过这样一句话:

    男人如果热恋上一个女人,就会天天想见到她,想看到她穿漂亮衣服的模样,更想看到她脱下漂亮衣服的模样。

    那时候陆之谦恍然觉悟,原来自己从那时就开始热恋郝萌了呵。

    那一刻他蓦地热血沸腾,忍不住就想淫诗: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再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身处空旷静谧的大英图书馆,身旁原来已经再也没有了郝萌。

    小时候的陆之谦会提出这样的过分要求,纯粹是因为好奇。

    剥-光了郝萌的衣服之后,他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于是她趁着郝萌睡着的时候,去偷偷摸她的身体,完全没有发-育过的胸,让陆之谦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于是他转战到郝萌下-半-身。

    轻轻的一摸,觉得热热的,柔柔的,和自己身上的触感完全不一样。

    好奇心很重的陆之谦变本加厉的按揉,力度渐渐加大,逐渐吵醒了郝萌。

    郝萌完全是被陆之谦揉醒的,她睡得模模糊糊的,却看到陆之谦的脑袋在被子里面,眼睛直勾勾的盯紧了她那里看,手指还轻轻的揉动着。

    郝萌以为这应该是游戏规则,但是她脑海里又忽然想起妈妈的叮嘱。

    妈妈曾经说过,那个地方是不能被其他人碰的,尤其是男生。

    郝萌左右为难,忽然觉得好纠结。

    她不知道为什么陆之谦喜欢摸她那里,而且一直只摸那里。

    明明她觉得那里一点都不好摸。

    可是陆之谦坚持说这样他俩才能生出小孩。

    不知费了多少口舌,郝萌才劝住他不要再摸了。

    这个游戏一直持续到了小学四年级,郝萌每个星期都要接受陆之谦这样对待。

    以后每每想起这些荒唐事,郝萌都忍不住脸红耳赤。

    好在那个时候网络普及并不高,陆之谦除了摸摸揉揉之外,倒是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

    否则她真不知道年少无知的他们会酿成什么大错。

    一直到小学五年级,班里的同学再也不喜欢玩过家家的游戏了。

    同班的男生开始有人看各种毛-片子,陆之谦有一次也在同学的怂恿之下,看了一回。

    到那时,他才恍然觉悟发现,原来他之前一直错误的理解了生孩子的方式。

    看完那片子之后,陆之谦再看郝萌的时候,眼神已与从前大不相同。

    他那时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

    妈的,早知道他应该早些看到这些片子。

    那个时候,陆之谦已经知道郝萌来月经了。

    郝萌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整条裤子都染红了,不停的哭着问陆之谦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

    陆之谦嘲笑了她好久之后,一看到她眼角的泪,心一下子又软了。

    脱下了衣服,披在她身上,一路掩护着她回到了家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