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140章 阿谦,你怎么还不回来(2)

    陆之谦加快了脚步,全身上下涌起一股渗人的寒气。

    脑子在一瞬间涌过无数念头,但是他清楚自己必须立刻找到她。带她离开。

    郝萌的力气敌不过试图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的易向北。

    又加上后背受伤,她每拒绝易向北一次,自己就要挣扎一次,陷入她后背的玻璃碎片也就随之加深一分。

    深深的刺骨疼痛让她渐渐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嘴里却还呢喃着陆之谦的名字。

    待易向北好不容易握住了她两只手,准备将她从地上牵引上来,郝萌却丝毫不打算配合。

    易向北忽然觉得棘手,这可不好办。

    郝萌的后背已经受了伤,其中也包括了后颈部。

    他若是强制去抱她,只会加重她的伤势。

    一时之间,向来从容的易向北也愣在了原地,头疼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受了重伤的郝萌身上,里里外外将她层层包围着。

    陆之谦终于来到了人群聚集处,他剑眉微微蹙起,下意识的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句:“陆少爷回来了!快让开!快让开!!”

    原本聚在了一起的人群很快就从中央开出了一条小路。

    陆之谦的目光在触碰到满地鲜血的时候,喉咙用力的一哽。

    大掌握得咯咯作响,深邃的眸子底下暗藏汹涌。

    他一步步走到还躺在碎片之上的郝萌。

    目光骤然阴暗得可怕。

    明明他刚才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她还不停的赶走他。

    他不过是去接了个电话,他还叮嘱了她要好好等他回来。

    为什么只是短暂的十分钟,就变成这副光景。

    陆之谦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幕。

    哪怕她有一天亲口告诉自己她喜欢的是别人,他也不愿意见她受伤一分一毫。

    他感觉自己的眸子在微微颤抖,一阵热热的涌流暗藏在眸底。

    易向北见陆之谦出现了,赶紧让开了路,简单的与他说郝萌一直不肯配合起身。

    陆之谦目光愈发阴暗,顾不得地板上洒落了一地的碎片,脚直接踩了上去。

    郝萌已经疼得快要晕过去,鼻尖窜入熟悉气味的一刻,她艰难的眯开了眼眸。

    几乎是在视线触碰到那张熟悉的俊颜时,她的睫毛扇动。

    那些原本蓄在眼眶里许久的泪滴也顷刻扇落,一颗一颗的悬挂在睫毛上。

    陆之谦半蹲在她眼前,下意识伸手去拭掉她眼角的泪,薄唇掀了掀:

    “别哭,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我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郝萌用力的点头,一点头,眼泪又开始落下。

    她好不容易才伸出手,扯住了陆之谦的一只衣服袖口,紧紧的攥住。像是抓紧了最后一丝希望般。

    眼睛已经被泪水浸染得水亮,却还是急着要告诉他一切:

    “阿谦,那不是真的,我没有,我没有……”

    陆之谦目光触碰到她水润的眸子时,感觉心口像被什么撕扯了一般的难受。

    他没有回应她刚刚的话,只是一边说着“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一边背转过身子,将她两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郝萌很配合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整个身子趴在他后背上。

    陆之谦将她的手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脖子,叮嘱:“不要放手”

    郝萌脑子混沌,嘴里轻应了一声,心底却还惦记着陆之谦还没有回复她刚刚说的话。

    但她伏在他背上,鼻尖忽然窜入属于他的熟悉气味,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又安全了。

    众人很快便又让出了一条路,陆之谦背着郝萌,脚步很快,往外奔跑。

    耳边有风刮过的声音,郝萌记得以前陆之谦也这样背过她。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母亲让她去市场买猪肉,那时候她个子太小,走路又不带眼。

    郝萌去买猪肉猪肉那一间档口,老板因为太忙,不小心便把刀放到了砧板外,尖尖刀锋的一头悬吊在半空之中。

    郝萌路过那里的时候,好死不死的,恰好就走得太近了,膝盖处便被一把剁肉尖刀割裂了。

    那种痛来得慢,郝萌刚开始并没有察觉,拎着猪肉,又继续走了一段路。

    走到一半的时候,她才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

    俯下头一看,她才看到自己的膝盖处在不停流血。

    好多好多的血,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血。

    她吓得当场就掉下了眼泪。

    但是她没有忘记自己手里还有一袋子猪肉,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拎紧了那袋猪肉,坚持走到了自己家里的门口。

    她一边拍门,一边哭,母亲终于给她开了门,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全部涌出来,哇一声哭的惊天动地。

    母亲这才留意到了她膝盖处的伤口。

    郝萌立刻被紧急送往了医院,医生为她的膝盖缝合了六针。

    那之后,陆之谦是第一个来医院看她的同学,也是第一个自动请缨说每天要背郝萌去上学的人。

    虽然陆之谦每天只是将她从家里的楼上背到了楼下,再从学校的教学楼下背到教学楼上,其余的一路上都有陆家的私家车接送。

    但是郝萌却总是记得陆之谦当初的这份好。

    以后不管陆之谦再怎么欺负她,嘲笑她。

    但是只要想到他曾经那样子帮助过她,她就总是咬咬牙,忍了下来。

    此刻,郝萌伏在陆之谦宽厚结实的后背,画面有些重叠,她忍不住思绪万千。

    他长大了,肩膀后背比起之前,更宽,更厚,也更暖。

    以前郝萌被他背着上楼下楼的时候,总是心惊胆颤,生怕他不小心就把自己扔下来。

    那时的陆之谦只是稍微比她高出了一点点。

    可是郝萌明白,现在的陆之谦,比她高出的距离不止是一点点那么简单。

    他们之间还有很深很深的沟壑,像是无论如何也跨越不过去的距离。

    想着想着,郝萌忽然觉得好累,好累。

    眼睛一阖,她趴在他后背处,沉沉睡了过去。

    郝萌再醒来的时候,耳边听到陆之谦急促而焦虑的声音,他似乎在与人争论:

    “不行,立刻找上次为我手术的外科医生过来……最好不要留下疤痕,手术的时候麻醉剂要用最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