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偷故事的人(1)

    酒过三巡,宴会席上觥筹交错,郝萌也被逼着举杯。

    原因是二伯母陈敏之说她太高兴了,说什么也要让郝萌陪她喝一杯。

    陆之谦被二伯母闹得无可奈何,只得让人给郝萌满了半杯红酒。

    附身在她耳边轻声开口:

    “假装喝一点点就好”

    二伯母见陆之谦这般疼爱郝萌,愈发的要逼郝萌喝酒。

    自己先自满了一杯,一饮而尽,转而望向郝萌,笑着开口道:

    “郝萌,你不喝可就是不给二伯母面子哟~”

    陆之谦抬眼扫了一眼二伯母陈敏之,深深的蹙起浓眉。

    他知道二伯母没有恶意,但还是对郝萌的酒量很是担心。

    郝萌见盛情难却,也端起酒杯,敬了二伯母一杯。

    刚刚抿了一小口,陆之谦便夺过郝萌手里的杯子。

    接着,他就着郝萌喝过的杯子,将她喝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郝萌小脸愈发红了,手微微握紧,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

    心里想着这到底算不算是间接接吻了?

    呜呜,陆之谦怎么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情,好丢人啊……

    宴席上的众人似乎也习惯了陆之谦这副腻歪郝萌的模样。

    个个看在眼底,什么都不说。

    只有沈玲儿死死的瞪着郝萌,只差要把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陈敏之见识陆之谦把郝萌的酒喝光了,不满的轻轻“哼”了一声,酸溜溜的声音逸出:

    “哎,果然是不中留啊,如今连伯母要敬酒都不给面子了,爸爸,我好心酸呐~您得为我做主。”

    陈敏之说完,一脸委屈的看向陆老爷子的方向。

    陆老爷子捋着白胡子,无奈的笑了笑。

    他知道这个二媳妇陈敏之向来与世无争,待每一个人都好,还是个爱开玩笑的。

    她唯一的不好,就是爱与大媳妇斗嘴。

    但她却又极其疼爱大房的儿子陆之谦。

    木婉清见陈敏之竟然拿自己的儿子打趣儿,自然是不满意,也跟着酸溜溜的补上一句:

    “之谦不过就是小孩心性,什么不中留?女大才不中留呢!对了,听说子月最近又新交了男朋友?这都是第几个男朋友了?觉得不错就赶紧定下来,女孩子男朋友交多了容易看花眼,以后再想找个看对眼的可就难了!”

    木婉清说话刻薄,句句直指陆子月陆子月滥-交。

    在场的谁不知道,陆子月私生活比较混乱,她却非得把这个拿出来说。

    这不明摆着要戳二伯母的痛处么?

    本来陈敏之就为了女儿操碎了心,今天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木婉清却还非得往她伤口上撒盐。

    陈敏之当下就变了脸,酒杯重重的搁下,原本和颜悦色的脸瞬间阴霾密布。

    倒是当事人陆子月表现得蛮不在乎,依旧面色不改的盯着手机,继续玩着游戏。

    连一旁的易向北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堂姐的临危不乱了。

    一直在一旁不吭声的陆轻鸿闻言,却是重重的一咳。

    他目光阴沉的扫了身旁的木婉清一眼,丝毫不给面子的开口:

    “你就少说几句,今儿个是爸的生日,子月是敏之的女儿,敏之自会好好教导,还轮不到你出口教她。”

    刚刚还洋洋得意自己占了上风的木婉清闻言,脸色遽变。

    当着这么多长辈和小辈的面,她的“好”丈夫竟然丝毫情面都不给!

    她如何肯咽得下这口气?当下便刻薄的开口:

    “呵,出口闭口敏之敏之的叫,叫得可真是亲切呐,连‘弟妹’都省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我说二叔,您怎么也不管管。”

    木婉清醋坛子打翻,说话完全不顾全大局。

    这会儿她连向来不与世争的陆飞鸿也拉进来了。

    陆飞鸿向来只专心在书画琴棋之上,家庭聚会他也只是过过场,极少开口,很容易便被人遗忘。

    这会儿木婉清忽然提到了他,众人的目光于是也跟着落到了他身上。

    陆飞鸿四五十岁的年纪,五官英俊,与陆轻鸿脸上那种凛冽的气势不同。

    他的五官看起来柔和,却极富魅力,就连他脸上的皱纹,看起来也充满了魅力。

    以此可以窥探出,他年轻的时候,该是有多么的英俊。

    陆飞鸿正夹起一口青菜准备下肚,见众人目光落到他身上,他不慌不忙的放下那口青菜。

    清冽的眸光对上木婉清刻薄的眼神,浅笑着开口道:

    “嫂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不也经常婉清婉清的叫你么?”

    说着,他抬起眼眸,柔和看着木婉清,意味很明显:给他个面子,别闹了。

    木婉清自然看得出陆飞鸿眼底的意味。

    他们自小便认识,刚开始木婉清喜欢的便是陆飞鸿。

    最后却不得不碍于家族压力,嫁给陆飞鸿的哥哥陆轻鸿。

    可结了婚后,木婉清就一门心思放在陆轻鸿身上,再也不曾搭理过陆飞鸿。

    陆飞鸿对她也从不表态,不久之后,便娶了陈敏之。

    陈敏之一进门就有了身孕,这在当时还是豪门贵族里的一场笑话!

    好在陆飞鸿向来不与人争,外界的话他是一概不听不闻,只一门心思扑在写字作画上,否则听了那么难听的话该有多难受啊。

    自打陈敏之进门,木婉清就常常给陈敏之脸色看。

    总觉得是陈敏之害了陆飞鸿被人笑话。

    最让她气愤的是,她的丈夫陆轻鸿,竟然也对陈敏之那只狐狸精表现得很“照顾”!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她可以明显感觉到,只要有陈敏之出现的地方,陆轻鸿的眼睛就会不自觉的偷瞄她。

    有时候嘴角还会情不自禁的扯出意味不明的弧度。

    木婉清一直想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却始终找不出任何证据。

    心里堵着一口气出不来,于是便愈发变着法子挑陈敏之的刺儿。

    陈敏之向来是个与人交好的人,她知道大嫂看不惯自己,便尽量少踩雷区。

    可是她直肠直肚的说话风格,却依旧常常惹得大嫂不高兴。

    可她不明白,大嫂自己不高兴,干嘛非要拿她女儿出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