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后来,我终于明白(1)

    这一幕落在了众人的眼底,自然就变成了郝萌死皮赖脸的缠着大BOSS,死活不肯撒手放大BOSS离开了。

    “你们看到没有?郝萌又使出她狐狸的本事了,竟然使出这样的烂招数缠住我们大BOSS?

    “舞都跳完了,竟然还不肯撒手?真是狐狸精转世!去了一个又来了一个,她到底把我们的大BOSS当成什么了!”

    ……

    ……

    庄落烟一身香槟色的高贵礼服,修长的手中拿着一个红酒酒杯。

    她望着舞池中紧紧拥抱的那一对男女。

    从动作的契合程度观察,她觉得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这样相拥。

    庄落烟眼睛染雾,渐渐绝望。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之谦。

    她从来不知道陆之谦也可以这样长久的全神贯注去看一个女人。

    仿佛他的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陆之谦这样对自己这样笑过。

    他眉眼舒展开来,璀璨灯光落在他眼底,望着那个女人,笑得像个孩子般开心。

    可是这一切,通通不属于她!

    庄落烟的手指不由地攥紧,她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一点也不愿意相信!

    手中的红酒微微溢出,她这才发觉自己的手指正在剧烈的颤抖着。

    她不肯死心的再看一眼舞池上的陆之谦。

    此刻他宽厚的肩膀正被人枕靠着,他的女伴毫无形象,在他肩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记得,陆之谦向来是最讨厌被人触碰的。

    可是他现在,竟然大大方方的让人当枕头!

    不……

    这不是真的……

    庄落烟仓皇的丢下手里的酒杯,转身想要冲入洗手间。

    走得太急的缘故,她竟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迎面走来的女子。

    庄落烟惊慌的扶起那女子,不好意思的与她道歉。

    一抬头才发现眼前的女子正是王家的千金,王蓉蓉。

    王蓉蓉与庄落烟有过几面之缘,曾在各种宴席上打过几次照面。

    因此也算是认识了。

    王蓉蓉顺着庄落烟刚才的视线看去,一眼便看到了郝萌正害臊的红着一张脸,软软的倚靠在陆之谦宽厚的胸膛里。

    潋滟的红唇吐出恶毒的三个字,“不要脸!”

    庄落烟有些讶异的抬眸,对上王蓉蓉的视线,“你认得她?”

    王蓉蓉眼眸一沉,颇有深意的朝庄落烟点了点头。

    *

    舞会的另一侧

    沈星曜长身玉立,手里端着高脚杯,眼神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舞台上的郝萌与陆之谦。

    灯光落在他眼底,瞬息万变,分辨不出他眼底真实的情愫。

    李冰儿调整好身上的衣服,将头发整整齐齐的捋了好几次之后,深吸几口气,袅袅的走到沈星曜眼前。

    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思想建设,一定要好好的向沈星曜认错。

    沈星曜以前说过他很爱她,自己只不过是一时不小心被蒙蔽了心。

    她相信,只要她肯低头认错,沈星曜一定会愿意原谅她的!

    “星曜~”

    李冰儿知道沈星曜最喜欢的就是她柔柔弱弱的模样。

    所以说话的一瞬,身子也斜斜歪歪的扭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摔倒。

    沈星曜目光抬起的一瞬,便看到了李冰儿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在他眼前搔首弄姿。

    眼底不经意的滑过一抹嘲弄,他有时候怀疑自己以前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

    “有事?”

    冷厉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嗓音逸出。

    沈星曜有些刻意的移动了一下身子,与摇摇晃晃的李冰儿保持着距离。

    李冰儿感觉到了沈星曜不动声色的拒绝。

    心里有些纠结,但是为了下半辈子的幸福,她咬了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阿曜,你是不是听了我表姐说我的什么坏话。那个贱女人,就是见不得我们好,从以前开始就在我耳边挑拨离间,当初我执意要与你分手,也是她逼我的!”

    “哦?是么?”沈星曜薄唇一勾,薄唇轻抿,没有回答,俊脸微垂,看戏心态的听着李冰儿情真意切的话。

    “阿曜,你真的要相信我啊,你知道么?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每天都失眠,****夜夜睡得不得安宁,这都是表姐害的!阿曜,你以前说你很爱很爱我,这些你都忘记了么?”

    沈星曜冷冷的笑看着眼前的李冰儿演戏。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演技不俗,说着说着眼泪都掉下了几颗。

    在他记忆中,李冰儿几乎是很少掉眼泪的,每一次提起她的表姐,都会带上“白-痴,贱-人”等字样。

    以前的沈星曜被爱情蒙蔽了眼睛,总觉得李冰儿说的就是对的。

    她是他的初恋,年少的时候,总是习惯爱得炽烈而真挚。

    爱她最深的时候,沈星曜只恨不得将他一颗心都掏出来给她。

    哪怕她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伤人自尊。

    她总喜欢在他面前说某某某的男朋友买了一辆多好的车子,买了一栋多好的房子。

    可是这一些,都是沈星曜所不屑的。

    但是既然她要,他便努力的去为她完成心愿。

    他将自己的工资都给了她,可是她嫌少。

    好,那他就去找多一份工作。

    他从小养尊处优,何曾吃过这样的苦?

    但是为了她,他心甘情愿的工作至凌晨三四点。

    到头来,却只换得她一句毫不留情的分手。

    而原因,竟然只是他最不屑的钱。

    如果这个就是她分手的原因,那他会让她后悔。

    他给过她机会,他每天在她上班的途中等她。

    却只是换来她愈发病态的羞辱。

    当郝萌转过头来安慰他时,他才发觉,原来这段感情出现的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

    如果当初,他喜欢上的是像郝萌一样要求简单的女孩,那么他也不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李冰儿这样贪慕虚荣的女子,哪怕他可以挽回她一时的心,毕竟无法长久。

    看着郝萌离去的背影,他便已经下定好了决心,忘记这段感情,忘记李冰儿。

    忘记李冰儿,其实远远比他想象中的简单。

    直到后来,他才发现,他对李冰儿的感情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深。

    也许这个年纪的他还不懂得什么是爱。

    当初他迷恋的不过就是一时的执念,只是年少的一时冲动。

    他的人生还那么长,李冰儿只是一个不痛不痒不太愉快的过往,过了也就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