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在我身边就好(2)

    郝萌感激的接过李莫愁经理给她的冻疮膏,连连感谢。

    李莫愁却笑得别有一番深意:“谢我做什么,都是你自己有本事。”

    郝萌闻言,讷讷的怔住。

    李莫愁这才发觉自己失语,自圆其说的解释道:

    “你考了英语专八,不是自己的本事,难不成还是我的本事?这冻疮膏就当是……你为我翻译文件的谢礼。”

    郝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着接话:

    “李经理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还要感谢您愿意给我这一个机会。”

    这些日子以来,郝萌在办公室里不是帮忙复印文件,就是帮忙斟茶倒水。

    偶尔她也会很担心,像她在公司里做的事情,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好。

    长久下去,她会变得完全没有竞争力,迟早会被社会所淘汰。

    李莫愁知道像郝萌这种刚毕业学生的想法,但是她该感谢的还真不是自己。

    虽然李莫愁喜欢被人感恩戴德,但还是不免有些心虚。

    于是便好心的提醒了郝萌两句:

    “对了,上次你烫伤的伤口恢复好了么?”

    “好了,谢谢李经理关心。”

    郝萌诚实回答,虽然留下道疤痕,但是都不碍事,又不是脸,没人看见。

    “那就好,对了,你与你表妹是亲的?”李莫愁有些狐疑的开口。

    “嗯,当然是亲的。”

    李莫愁心下愕然,既是亲表姐妹,李冰儿竟然如此狠毒,陷郝萌于如此境地。

    原来一个女人狠心肠起来,竟可以如此置人的死活于不顾,半分亲情也不讲。

    李莫愁叹了口气,颇有深意的提醒郝萌: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天灾不可测,人祸却可防,尤其是身边的人,不得不防。”

    郝萌只觉得李经理话里有话,虽然她每一句都听得懂,但是又似乎每一句都听不懂。

    *

    郝萌被叫入李莫愁办公室的同一时间,陆大BOSS亲自召见李冰儿。

    李冰儿听到大BOSS要亲自召见她的消息时,激动不已。

    赶忙取出粉饼盒,对着镜子,取出粉扑,往自己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

    这才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扬着笑脸,骄傲的搭乘电梯,上了总裁的39楼办公室。

    十分钟后

    李冰儿哭着从大BOSS的办公室里走出来。

    李冰儿伤心欲绝,明明大BOSS与她谈的话一个脏字也不带,她却在转身过后,控制不住的眼泪狂飙。

    一直到下班,郝萌下楼找她一起回家时,李冰儿还在抽抽搭搭的委屈落泪。

    李冰儿一见到郝萌,立即就想起刚刚大BOSS给她的警告。

    一时之间,恨得牙龈都要咬碎了。

    却又不敢发作,更不敢在公司这种地方发作。

    她知道大BOSS说的话不是在和她开玩笑。

    刚刚,陆之谦就站在落地窗边,背对着她,声音冷冽而淡漠,却仿佛重重的石头一般,压得她无法呼吸:

    “我能让你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就可以让你彻底的消失,别太过分,她再受个什么伤,我只当都是你造成的,到时候,你就不是彻底消失在公司这么简单了。”

    此刻,郝萌盯着表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紧张的关切:

    “冰儿,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李冰儿想起陆之谦警告的话,身子莫名的打了个激灵。

    猛地站起身子,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不敢与郝萌太过接近。

    她好怕,真的好怕。

    郝萌脸上又受伤了,陆之谦该不会以为又是她害的吧?

    不行,她要离得郝萌远远的,越远越好。

    李冰儿是知道的,像陆之谦这种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的男人。

    身上有多荣耀的成功,背后就有多肮脏的勾搭。

    早些时候,她就从公司的各种小道消息里中听说,陆之谦之所以能创办RM,是因为早年时他手段狠辣,专门低价收购那一些快要倒闭的企业。

    收购之后,他便大肆炒掉企业的老员工,以最快的速度注入自己的新人员,而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房地产炒楼。

    陆之谦不知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走投无路。

    许多人都在背后说他冷面无情,哪怕陆之谦在公司里,对待每一个员工总是一副笑容谦和的模样。

    还有不少人说他这一次命在旦夕,其实是多行不义的报应,偏偏他却仿佛吉人自有天相,竟然安然度过危机。

    李冰儿一想到他刚才的警告,就觉得他那张英俊谦和的俊脸之下暗藏汹涌,随时随地会爆发。

    最糟糕的是,如今陆之谦已经认定了自己是会害郝萌的人。

    这让李冰儿又气又恨,她也希望有个人像保护郝萌一样的保护自己!

    脑海里不由地便浮现起一个人来。

    那一次,她顶着郝萌的身份去见那老得可以当他爸爸的相亲对象。

    也许……

    他可以带着自己逃离这一切……

    这一天下班,李冰儿说自己临时有事,暂时不回家。

    郝萌只好一人走出公司,前往离公司最近的公交车站搭车回家。

    刚走出公司,天就下起了雨,郝萌向来没有带雨伞的习惯。

    好在春雨淅沥沥,倒也不是很大。

    只是小小的雨滴打落在脸上的冻疮上,愈发显得又疼又痒了。

    走到一半时,有个穿着校服的小男生,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忽然挡在了郝萌的面前。

    他定定的看着郝萌半晌,而后将手里的雨伞塞到了郝萌手里,有些羞涩的开口:

    “姐姐,有人让我把这伞给你。”

    郝萌一愣,正想问清楚时,那小男生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郝萌盯着小男生逃窜的方向,下意识的又往后看看,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可疑的人物。

    有些疑惑的握了握手里的伞,犹豫了半晌之后,郝萌终究打开了伞,继续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公交车站聚集了很多下班的人。

    郝萌远远的就看到公交车在站牌前停下,如果错过这一班,她又要再等半个小时。

    此时她离公交站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她抬起脚步,飞速的跑了起来,试图追上那辆公交车。

    不远处的车厢内,陆之谦长腿交叠坐在主驾驶的位置。

    他今日换了一辆灰色的迈巴赫,刚刚郝萌转头时,他呼吸还停顿了一下。

    好在乌龟比较迟钝,似乎也认不出他的车子。

    看着她转扭头继续朝前走的一瞬,他松了一口气,却有些失落的情绪不经意的划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