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原来你离我很遥远(2)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有点让郝萌措手不及。

    从换上隔离服到进入ICU重症病房时,前后不过五分钟。

    郝萌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见到陆之谦。

    他此刻的脸色惨白,嘴唇发干,鼻子处还挂着氧气,两只手被针孔擦得到处都是。

    郝萌看着这样的陆之谦,想起几天前他明明还还好好的,心就像是忽然被用力拧过一般,疼得快要无法呼吸。

    她在进来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现在她死死的咬住牙齿,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手里还捏着医生刚刚给她的照片,医生说是从陆之谦手里抢来的。

    郝萌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和陆之谦说些什么,于是就随口的瞎扯起来:

    “阿谦,原来我小学校章的那张照片竟然是被你偷偷撕走的啊,你怎么不早说,害我找了好久也没有,还被我妈妈骂了一顿。”

    “我告诉你喔,绿毛龟现在已经把我记起来了,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它就只要我,不要你了。”

    “对了,抽屉里面的戒指看起来好贵的样子,我已经帮你重新放好了,以后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最好还是要锁起来的……”

    “还有……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呀……都没有人推我荡秋千……”

    ……

    ……

    时间过得很快,郝萌很快被护士小姐们“请”了出去。

    郝萌走出病房后,陆之谦的父母不由地多看了她几眼,只觉得有些眼熟,但是都没有把她太放在心上。

    因为刚刚医生说了,陆之谦已经完全脱离了危险,只是伤势很严重,再隔离个一天半载,就可以从ICU出来了。

    郝萌从ICU出来后,迎头就见到了David。

    David是被林若彤使唤来接郝萌的。

    俩人一路无话,David安全将郝萌送回林若彤家中后,才放心离开。

    *

    郝萌一整晚都睡得不踏实。

    天刚亮的时候,眼睛就睁开了。

    此时林若彤还在呼呼大睡。

    郝萌起床,亲自熬了小米粥。

    她记得陆之谦以前总是说:

    “我要吃就吃小米粥这种又营养又美味的食物,哪里像乌龟每天吃泡面这种又垃圾又难吃的东西。”

    熬小米粥的时候,她又顺便煎了鸡蛋和火腿,留给林若彤和林家辰。

    准备好一切之后,郝萌便拎着那小米粥搭上了去医院的公交车。

    郝萌刚一走入住院部,就听到护士小姐们说,陆之谦今天早上已经醒过来了,现在已经撤离了ICU。

    郝萌于是又问了陆之谦的病房号后,才提着小米粥过去。

    还没有敲门,郝萌便听到了病房里传来了爽朗的笑声与娇滴滴的女声:

    “之谦这一次逢凶化吉,等他病好了,就赶紧把你们的婚事给定下来,冲冲喜。”

    “阿姨,您又笑话我了……”

    “阿姨是高兴,还以为之谦这一次是过不去了,没想到你一进ICU他就醒了,昨晚那个不知是谁,进去之后一点动静也没有,真是浪费表情!落烟,阿姨就知道,我们家之谦的心是在你身上的……”

    “你们小点声,之谦还在休息!”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忽然打断了谈话。

    ……

    ……

    病房外,郝萌拎着小米粥的手有些抖。

    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因为陆之谦终于醒过来了,可是心口为什么忽然之间酸涩得厉害。

    脚步像是忽然被定住了一半,无法再前进半分。

    原本伸出去想要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终究还是没有敲。

    郝萌逃离似的离开了陆之谦的病房。

    此后一个星期,她再也没有去看过他。

    小别墅她也没有再回去了,如今是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

    郝萌依旧每天准时去公司上班下班。

    只是眼圈总是红红的。

    大家都在背地里暗暗笑话她,但是对此她浑然不觉。

    闲暇的时候,她就盯着陆之谦给她的手机,不停的盯着,一直盯到眼泪溢出。

    连她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明明陆之谦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她却还是止不住的想掉眼泪,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她上网的方式不多,陆之谦给她的手机便是上网的唯一途径。

    以前她不知道为什么舍友们那么喜欢上网,但是如今她似乎知道为什么了。

    只因上了网她就可以搜索到关于陆之谦的最新消息。

    许多媒体都在关注陆之谦的伤势,常常有各种八卦小媒体放出各种消息。

    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但是郝萌都觉得那是真的。

    每一次看到陆之谦安然无恙的消息时,她便可以高兴一整天。

    要是不小心看到哪个无良周刊说陆之谦病情又开始恶化时,她便要难过一整天。

    公司有热心的员工组织大家一起去看望病中的陆之谦,天天在QQ群里号召。

    员工是去了一拨又一拨,可是郝萌却是一次也不敢参加。

    陆之谦说得对,她就是一只乌龟。

    只敢一个人偷偷跑到那医院门口,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可以忽然偶遇到陆之谦。

    却一次也见不到。

    郝萌就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这么做。

    一次又一次。

    冬去春来,时间在不经意之间流逝。

    转眼之间,一个月已经过去。

    陆之谦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当初的匕首正中他心脏。

    好在当日他穿的大衣足够厚,若是再深一寸,他怕是活不下来。

    两个小偷已经被陆家的人找到,在送往警局之前,据说已经被打成了残废。

    这一些,都是陆之谦醒来之后才知道的。

    陆之谦醒来后,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等了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一个月。

    也没有等到郝萌的影子。

    那么多不相干的员工都来了,她却一次也没有出现。

    这让他的心如何能好过。

    他的伤势日渐恢复,心情却日渐阴郁。

    似乎所有人都串好了说辞,谁也没有向他提起过郝萌曾经来看过他的事情。

    ======

    亲耐滴们,晚上好,吃饱饱,阅读愉快(⊙o⊙)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