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第563章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米又白望着他,对方够礼貌,她也没有法儿直接说难听的话拒绝,索性,她笑了笑,算作是默认了这件事儿。

    书房里,徐暮年坐在米浩成的书桌对面,两人手里各自端着一小杯茶。

    徐暮年表情有些凝重:“爸,这件事儿,我其实也很犹豫。

    我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很喜欢军人这个职业。

    可现在,我有些怪自己没用,做为军人,我能保家卫国,能够为国家提供自己的技术和能力,可是没法保护自己的妻子。

    我觉得我自己……现在真的有些心灰意冷的。”

    “你的妻子也是个独立的个体,她不需要谁的保护。

    当然,做为丈夫,你的确该在你的妻子和母亲之间平衡好关系。

    你妈这个人我以前就接触过,我知道她的个性,小白在你们家的确受了她的委屈。

    这一点我也很心疼,可是心疼归心疼,小白还是有待进步的。

    这婆媳相处之道的确是门很深的学问。

    你不该为了让自己的父母失望就毁了自己的前程。

    说真的,我还是很乐意把小白交给你的。

    比起外面那个小岳,我觉得你做为军人的职责感更强。

    再说你跟小白已经有了白米,你们感情又好,能好好过就好好过吧。”

    徐暮年纳闷了一下:“岳先生吗?”

    “吭,没什么,反正这事儿组织上是交给了我,让我来劝你。

    我觉得不管是做为你的前任老丈人,还是做为在部队里职级比你高的首长,我都有必要跟你好好的谈谈这件事儿。

    部队里希望留下你这个人才,我也希望自己的女婿还是个军人。”

    徐暮年沉思了好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爸,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这事儿我会好好考虑的。”

    米浩成点了点头:“行,有你这话我也就放心了,你也有日子没有见过白米了,出去陪陪白米吧。”

    徐暮年点头站起身出了书房,客厅里,岳辰正准备要走。

    李静秋在催着米又白下楼去送送他。

    见徐暮年出来了,李静秋将抱在怀里的白米交给了徐暮年道:“来暮年,你陪你闺女玩儿会。

    我这几天腿有点儿疼,就不下楼去送岳辰了,让小白代劳一下吧。”

    米又白点头:“行吧,你们坐吧,岳先生,走,我送您出去。”

    她拉开门跟岳辰一起先出去了。

    下楼后,岳辰回身看向她道:“行了,就送到这里吧,徐先生还在,你快回去吧,我车就停在旁边那条街上。”

    米又白抿唇道:“那我就不跟您客套了,您路上开车小心。”

    岳辰点头看着她笑了笑,米又白转身往楼里走去,岳辰心想,时机不太合适。

    看来,他还是适合单身一个人生活的状态。

    米又白上楼后,爸妈两人已经去了卧室不知道嘀咕什么去了。

    徐暮年一个人在客厅里陪着白米玩儿。

    “岳先生走了?”

    “走了,今天我爸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也没提前给我打电话说你要过来呢。”

    “爸是应部队里的要求,来反对我转业的。”

    米又白点头:“部队里还是不肯放人呀。”

    “暂时还是不太愿意。”

    “那你就别转了,转业后你想做什么?

    你对经商这件事儿不是不感兴趣吗,既然这样,那你还何必为难你自己。

    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做自己熟悉的事儿不是更加的幸福吗?”

    “你也希望我不要转业?”

    “我喜欢看你做喜欢的事儿。”

    徐暮年点头:“当时做这个决定,只是为了折磨我爸妈,现在……也没什么必要了。”

    “他们最近怎么样。”

    “公司破产对我爸来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儿。

    前几天,我们两个一起在外面吃过饭,我看他状态不错。

    他一直在跟我说,这些年这么辛苦,倒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生活。

    既然我自己不愿意要他们将来想为我留下的一切,他倒也乐意从现在开始享受自己的晚年。

    我妈是想不开,可是她是得好好尝尝自己种下的这点儿苦果。”

    米又白笑着点了点头:“起码她在落魄的时候还有爸陪她,她应该满足了。”

    “满足什么,每天像是疯了一样,我也懒得去见她。

    她自己现在也知道对不起我,也没有脸来找我。

    我一个人在部队生活,除了有些想你和孩子,别的倒都还好。”

    路南其实让徐希明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想要见他。

    可是他把自己的立场表达的很明确,他不想跟毁了自己家庭的人继续往来。

    米又白看他,他想她们娘儿俩?

    她笑:“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吧。”

    “是不怎么样。”

    她抱怀得意:“刚结婚的时候,你不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安城整整四个月吗。

    独守空房的滋味是不咋地,不过你习惯一下吧,习惯了就好了。”

    “你还打算让我习惯一下?”徐暮年往她身前凑了凑:“我一分钟都不想继续了。”

    米又白抿唇退开:“那你可以相亲再婚啊,我跟白米都不会恨你的。”

    徐暮年瞪了她一瞥:“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我哪儿不解风情了,男人不都喜欢跟自己分开的女人不要纠缠自己吗?

    我以为我这是懂事儿,识大体,我做为一个前期,支持你再娶,这不是好事儿吗?”

    “你是想要让我支持你再嫁?”

    米又白看他一眼撇嘴:“你想象力越来越丰富。”

    “真的是我想象力丰富?”

    “不然呢?你觉得我会改嫁?”

    徐暮年抱怀打量着她:“那你跟我说说,那个岳辰是来咱们家做客干嘛的?”

    米又白愣了一下蹙眉:“我爸跟你乱说什么了?”

    “他什么也没说。”

    “没说你还胡说八道。”

    “这个家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男青年。

    这男青年模样好,学识好,而且还丧妻……

    你说我会怎么想?

    我第一反应就是,他来这里找女人的。

    这家里适合外嫁的女人不是只有你一个吗?”

    徐暮年勾唇,其实他的确是因为岳父的话猜测多了一些,结合之前在客厅里两人聊天的时候岳辰说过的一些自己的情况,他大致就猜到了。

    不过他真的只是猜猜而已,没想到竟然还是真的。

    他还没跟她离婚呢,她就打算好了下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