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不愿帮忙

    第555章 不愿帮忙

    刚吃完午饭回到房间里的米又白看到这条短信时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情了。

    她正纳闷,徐暮年做了什么的时候,徐希明给她打来了电话。

    米又白走到房门口将门关上走到窗边接起:“喂,爸。”

    “小白呀,最近过的怎么样?孩子好吧。”

    “挺好的,您放心吧。”

    “那就好。”

    徐希明忽然不再说话,米又白也不主动问:“爸,我要抱着白米睡觉了,以后有时间我再给您打……”

    “小白,你知道最近暮年在做什么吗?”

    米又白摇头:“我们这两天没有联络过,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婚了,还是少联络彼此的好,这样……也算是对彼此的一种尊重了。”

    她知道徐希明给她打电话肯定是有事儿,可是徐家的事儿,她不打算管。

    尤其是刚刚徐暮年给他发了一条那样的短信。

    明摆着,徐暮年对徐家做了什么事情。

    徐希明大概是想让她帮忙吧。

    可她现在以什么立场管徐家的闲事呢。

    “爸,白米得休息了,我还是先挂了吧,以后有时间,我再给您打电话问候您。”

    她这几天很忙,这是真的,她刚找到了一处合适的房子,正准备搬过去呢。

    虽然爸妈都不同意,可她总也不能一直住在部队大院儿里。

    好多人看到妈妈都会问‘你家小白回娘家来住了好多天了吧,什么时候走。’

    每当这时候妈妈都觉得挺尴尬的,她其实知道的。

    城市里的人本来邻里之间是没有什么亲密度的,可是在部队大院儿李却是不一样的。

    因为大家的另一半都是同事,所以多半都是认识的。

    有些寒暄躲不过去,她爸一生好面子,如果别人知道他闺女被从豪门赶出去了,他脸上一定会挂不住的。

    “小白,我也不瞒你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事儿求你。

    暮年这孩子……这几天除了喝酒就是闯祸。

    我跟你妈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只能请你帮忙。

    你能不能来劝劝他。

    我知道,你妈做的那些事情对不住你。

    该我们受的报应,我们受了。

    可是……暮年不能就这么毁了呀,你能不能帮帮忙,他现在就只听你的话。”

    米又白咬唇:“如果我能帮忙,我一定会帮的,可是爸,我相信暮年的为人,他不该是这样的。

    他会变好的,他现在心里痛苦,做出一点反常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你给他点时间,他是个好人,会找到自己的。

    如果你们现在不让他把心里的郁气发泄完,只怕他以后也很难平静的过日子。

    说真的,我跟暮年还很相爱,可是因为路总,我们却不得不离婚。

    我已经不是路总打散的暮年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了。

    暮年会恨这是很正常的,总不能因为你们看不下去,我就去让暮年把所有的委屈都打碎牙了吞进肚子里吧。

    我也很想叛逆,可是我没有办法,因为路总不是我的母亲,我只能忍着。

    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甚至连路总的名字都不想提起。

    所以爸,很抱歉,以后这种事情还是请您不要为难我的好。”

    听米又白这么说,徐希明也是一阵无奈,他点了点头:“好吧,小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倒是我真的有些强人所难了。

    那你先带白米休息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爸,那我先挂了。”

    挂了手机后,米又白就将之前徐暮年给自己发短信的事儿抛到了脑后。

    白米在床上滚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是睡着了。

    她第二天就带着白米一起搬到了新家,爸妈把她送到这里,看了看环境还不错,这也才算是放心了。

    临走的时候,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爸爸说:“小白,不是爸不挽留你,既然你想自己过,爸不勉强你。不过有什么事儿,你都跟爸说,爸能保护你,知道吗。”

    说自己心里不感动是假的,有的时候她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个儿挺可怜的。

    好好的日子不过,嫁给了一个徐暮年最后连个善终都没有。

    可是反过来一想,其实已经这样了,她倒不如把这些当成是一段必须经历的磨炼呢。

    想的多了,心也就宽了。

    米又白将之前的阿姨给请了回来,当天晚上就有了美味的晚餐。

    她一直觉得自己得学一下厨艺了,不然以后孩子上了幼儿园,她总不能还雇着个阿姨吧,毕竟这可是笔不菲的费用。

    晚上躺下后,她重新开始翻自己的淘宝小店,看来只能重操旧业了,一年多没搞这件事儿,现在忽然拾起来还觉得有些不得劲了呢。

    正看着,手机响了起来,见是谭经理打来的,米又白接起:“谭经理,你好。”

    “小米,好久没在公司里看到你了,你最近是有什么事儿吗?”

    “我最近在家里带孩子呢,不想再去公司了。

    谭经理,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嗨,公司里最近不太平,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呢。”

    “什么不太平呀,发生什么事了?”

    “看来你也没听说啊,昨天,公司论坛里忽然有人发了个帖子。

    帖子里是那位吴寅初跟一个男人的床上照片。

    这件事儿虽然在几分钟之内就被删除了。

    可因为当时正好是午饭时间,有人在看论坛,加上食堂里人多,那人一咋呼,好多人都进去看到了这张照片。

    从昨天开始,吴寅初就没有来公司工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今天忽然有纪检人员来咱们单位查账,搞的好像还挺严肃的。

    大家都说,暮年集团可能要变天了。”

    米又白心情有些沉重,“这事儿不会跟吴寅初有关系吧。”

    “十有八.九都有关系,吴寅初的父亲是市委秘书长,手里还是有点儿权利的。

    她的爷爷是个老将军,知道自己的孙女儿在路总手里学习的时候受了这种委屈也是很生气。”

    “那个男人是谁?没人认识吗?”

    “没有,有人截图了,我倒是看了一眼,并不认识。”

    米又白松了口气,不是徐暮年,不过也对,吴寅初一直想破坏她的家庭,如果跟吴寅初睡的男人真的是徐暮年,估计也就引不起这么大的轰动了。

    因为路南会想方设法的让两人结婚来弥补的。

    可是吴寅初的事儿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是不是……真的该给徐暮年打个电话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