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救我,救命啊

    第538章 救我,救命啊

    米又白抿唇而笑:“那刚刚周总还说要让小程离开,你好单独跟我谈合作的事儿?”

    “我这个人,一向随心所欲,现在我又不想跟你谈了,除非你能表现出你的诚意。”

    “这样啊,程汉一,你先出去吧。”

    程汉一看向她,这女人不会是为了合作打算要疯吧。

    周建成眉眼一扬,米又白看向程汉一。

    程汉一倒也真的拿不准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了。

    他转身走了出去,米又白笑:“周总,现在可以谈了?”

    “嗯,这样才算是个聪明人,刚刚我看你没怎么喝过酒,来,陪我喝一杯。”

    他边说着边握住了她的手。

    米又白心里泛起一阵恶心,不过还是端起了那杯酒。

    周建成脸上带着笑意,米又白也笑了笑,声音有几分嗲。

    “周总,您这合同就真的非那刘组长不可了?”

    “她说跟暮年集团有点儿过节,付出了一些代价,让我把他们撤掉了。

    如果你现在愿意付出相同的代价,我倒是可以重新跟你们继续合作。

    毕竟你可比她年轻多了。”

    米又白笑:“我不懂周总的意思,人家还小,需要你明示,你想要我做什么吧,做到什么程度。”

    “陪我睡两晚,这个合同就是你的。”

    他说着就将一双咸猪手伸向了她的脸上。

    米又白手中的酒杯一扬,一杯酒直接都泼到了他的脸上。

    周建成怒喝一声:“你这女人疯了不成。”

    米又白抱怀挑眉:“真不好意思啊周总,手滑,您再说一遍,您让我干什么?”

    周建成冷声:“真是个疯女人。”

    他说着转身就要离开包间,米又白也不拦,只是坐下道:“你要是走了,明天,你跟那个姓刘的做出来的那点儿下三滥的事情,我就会全都张贴到他们学校门口。

    也不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认你这种不要脸的父亲了呢。

    我也是别人的女儿,我也上过高中,反正如果是我的话,这爹我是能扔了。”

    周建成回身快速走到她身前拎起她的衣领:“小丫头,想威胁我是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告诉你,在你毁我之前,我就能让你从这安城消失。”

    “那你试试好了,”米又白冷眼:“今天你调戏我这事儿,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也不看看自己又老又丑的这德性,竟然还想睡我?”

    思想龌龊的男人,简直就是他下面的小兄弟成精了变出来的吧。

    米又白推他,可是却一下子没能推动:“放开我。”

    “放开你?”他拉扯着她的衣领走到门边,一把将门拴上。

    “老子今天就在这儿把你办了。”

    “你这是犯罪。”

    “犯罪?明天我去找你们公司的总裁,跟他说是你为了合同主动勾引我的,我看你们能拿我怎么办。

    给我惯了这么多酒,还不允许我酒后乱性?”

    他说着低头就要亲她,米又白屈膝撞向她小兄弟,他吃痛再次扑了上来。

    米又白对着门口喊道:“程汉一,救我,救命啊。”

    可是她连喊了两声都没人应,周建成邪性一笑:“没人救得了你,是你自己把他撵出去的。

    怪不得那个刘楠跟我说你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女娃,肯定很适合我胃口呢,还真说对了,我就好你这一口儿。”

    米又白这时候才觉得有些害怕,完了,她忘了,她是女人啊。

    跟对方耍流氓,她还太嫩。

    她跑到餐桌边拿起碗盘就往他身上摔去,因为有菜,把周建成的衣服都给弄脏了。

    可是此时的周建成就像是疯了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即便米又白一直在呼救,他也还是硬扑。

    他抓住了米又白后将她按在地上,两人身上全都是脏兮兮吃菜汤污渍。

    她大声嚎叫着:“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本以为完了,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了,可正这是,门咚的一声,被直接从外面踹开。

    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不是程汉一,是徐暮年。

    看到米又白被欺负,他一脸怒容,将周建成拎起来后毁了好几拳。

    直到周建成受不住了,大声求饶,米又白这才上前拉住了他的手:“好了大叔,别再打了,要出人命了。”

    “这种人渣就该去死。”

    米又白吸了吸鼻子委屈极了:“那也得让法律制裁他,不是你。”

    徐暮年看着她脏兮兮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疼,他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她往外挣了两下:“我身上脏。”

    “没关系,我不在乎,”徐暮年并不松手。

    去了一趟洗手间,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回来的程汉一走到门边看到这里面的情况时也禁不住的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徐暮年怎么来了。

    他往后缩了缩,没有进去,只是跟围观人群一起看着这边。

    徐暮年将米又白打横抱起往外走去,他边走边还不忘对地上的周建成道:“你回去等着吧,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米又白觉得有大叔在真好,她刚刚真的吓死了呢。

    他将她放到车上后把车门关上,自己亲自开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后,徐暮年就没有再开口说话。

    米又白也有些心虚:“大叔,你怎么来了啊。”

    “我看七点了你还没有回来有些担心,所以来接你。”

    米又白咬唇叹口气:“今天真是倒霉死了。”

    “还好意思说,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胆子怎么能这么大呢。

    还跟客户吃饭喝酒,你不知道多少女孩儿都栽在那杯酒上吗?

    今天幸亏我来的及时,不然你打算怎么办?

    真被那种人占了便宜,你说你恼不恼。”

    米又白瘪嘴:“他若真占了我便宜,我就直接从楼上跳下去不活了。”

    徐暮年侧头看了她一眼:“也别这么偏激,我就是说,万一,这公司里是没有人了吗,竟然让你来受这种气。

    你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带个人帮衬你一下,你自己一个人多危险呢。”

    他真的现在想想还觉得后怕。

    米又白也是委屈了:“人我带了,我们吃完饭,那个周总不肯谈合同的事儿,所以我让他去门口等我了。

    我哪儿知道他自己就走了啊,这样的人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可气死我了。”

    “最靠谱的办法就是你以后不要去参加这种酒局。”

    路遇红灯,徐暮年将车停下后握住她的手:“今天是不是吓坏了?”

    米又白转头望着他,两只眼睛里都闪着嘤嘤泪光,让他看了分外的心疼。

    “好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必管了。

    告诉我,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你去找他是为了做什么的。

    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你放心,我会让他尝到代价的。”

    米又白想了想,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徐暮年说了一遍。

    只是她没有告诉徐暮年,这事儿是路南精心算计她的。

    徐暮年听后凝眉脸色干冷干冷的。

    米又白道:“不管怎么样,这活儿我既然接了就必须得做好了,大叔,你是想要做什么啊。”

    “这合同我一定让你拿下,只是不跟这样的公司合作了。”

    “那不行,别人会说的,我就是冲着这份合同来的啊。”

    “那就让他把这片地的建设权给交出来。”

    米又白不解的望着他:“什么意思啊。”

    “还能是什么意思呀,我打算找人抢了他这份美差。

    总之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肯定让你拿得到那份地的合同。”

    见徐暮年眼神中闪过一抹狡黠,还想要继续问什么的米又白忽然打住了。

    那就不问了,她只要相信大叔有这份能力就可以了。

    今天她真的是受足了委屈,这件事儿她不打算管了,不管大叔怎么报复那个姓周的,都是姓周的活该。

    回了家后,徐暮年先将她抱进了洗手间让她洗了个热水澡。

    阿姨已经帮忙把白米给抱回卧室去了。

    她洗完澡出来,徐暮年不在家里,白米都睡着了。

    米又白觉得今天真的是白浪费了功夫,本来还想好好的对付那个周建成的,结果竟然差点儿吃亏。

    这些也就算了,她竟然因为那个流氓儿耽误了回来陪孩子的时间。

    真是罪孽呀,太罪孽了。

    她问阿姨:“团长呢?”

    “团长他说出去见见连律师,让我好好的照顾你。

    还说让您洗完澡出来以后别到处乱跑,小白,你今天没事儿吧。

    怎么弄的那么狼狈的就回来了呢。”

    米又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事儿,跟人打架了。

    阿姨,你也去早点儿休息吧,我进屋去陪着小白就可以了。”

    “可团长说让我照顾你呢。”

    “他是担心我,可其实我没有那么弱的,你去吧。”

    阿姨回了自己的房里后,米又白就回了卧室躺在床上等徐暮年回来。

    她看了看时间,快九点了,其实她有些困,可她还是在等。

    一直到十一点了,外面的门才有了响动,听到声音,米又白连忙下床出去。

    徐暮年已经换好了拖鞋在脱外套。

    见她还没睡,他眉眼微弯:“怎么还不睡觉。”

    “我在等你啊,你去见连律师做什么,这事儿你是要走法律途径?”

    “我向他咨询了点事情,毕竟有些法律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懂。

    这件事我已经搞定了,你放心吧,明天,我肯定让你能够有办法跟公司交差。”

    他说着走到她身边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目光和煦又温暖。

    米又白觉得,真好,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