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537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下午五点半,米又白带着程汉一出现在酒店门口的时候,他很是担心道:“你真确定是周总要见我们的?”

    “你能别啰嗦了吗,我都说了,是,是。”

    “我不是要啰嗦,就是觉得……有些不现实啊。

    荣耀建设明明说过的,不会再见我们的人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你找人了?”

    米又白指了指里面:“那你到底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去啊,为什么不去,如果能立功,谁愿意当下人呀。”

    米又白哼了一声,那还啰嗦,她迈步先进去,程汉一也紧跟了进来。

    她先预定了包间,订好了菜,之后又出去给徐暮年打了一通电话。

    知道她要加班,徐暮年心里多少有些不愉快。

    “他们也敢让你加班。”

    “不是他们要求的,是我自己要加的。

    这客户约的是晚上六点才跟我们一起吃饭。

    那没办法呀,人家客户都是上帝。”

    “你们在哪儿吃?”

    “在玉都,”米又白环视四周:“这里的环境还真不错呢,这老东西倒是会享受。

    行了大叔,你就别管我了,一会儿你早点儿回家带白米。

    我怕我们都不回家,白米会闹,阿姨一个人要着急了。”

    “好,那你忙吧。”

    挂了电话后,米又白重新回到了包间里。

    她跟程汉一各自坐在一边,说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也是怪尴尬的。

    她掏出手机玩儿手机,程汉一给他爱人打电话,告诉她不回去吃饭了。

    两人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

    六点十分了,见周总还没有来,程汉一有些着急了,他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米又白,你弄清楚了没有呀,那个周总的确答应你要来?”

    这会儿米又白心里也有些火大了:“他约的时间,他说的地方,我当然弄清楚了。”

    这个周建成,还他奶奶的架子大。

    她掏出手机给周建成打电话,对方竟然关机。

    她提醒自己,一定要耐住性子,等一等。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等直接就等到了七点。

    就在程汉一决定要先撤的时候,周建成一个人来了。

    他一进来,程汉一立刻变了个脸:“周总,您来啦,我还正打算去门口接您呢。”

    米又白起身望向周建成,脸上原本的怒容在尽力压抑,她面带一丝笑意:“周总,欢迎。”

    周建成看她的时候,目光里也有一丝惊艳。

    米又白毕竟不是个臭丫头,被晃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们两个谁是负责人?”

    米又白上前跟周建成握手:“你好周总,我是这件事的负责人,米又白,很荣幸能请到您。”

    “你们来都很早吗。”

    米又白抿唇:“不早,我们四点半才到的。

    为了能够跟周总合作,让我们一点来等也是应该的。”

    程汉一抬眸忘了米又白一眼,这女人,反应很机敏吗。

    米又白请周建成坐下,周建成此时脸上已经有了一些笑模样。

    对他来说,这个威胁他的女人还是有点儿姿色的。

    可米又白却觉得,这男人的笑里藏着刀。

    米又白让服务员开始上菜,程汉一帮周建成倒酒。

    周建成冷冷的瞥了程汉一一眼道:“今天这个项目,我只跟米经理谈。”

    程汉一倒酒的手顿了一下。

    米又白也反应过了周建成这话的意思,她抿唇:“那还真是谢谢周总的赏脸了,来,这酒我亲自给周总倒,小程,你坐吧。”

    程汉一有些担心的看了米又白一眼,刚要过去坐下的时候,就听周建成道:“小米呀,既然这合作的事儿我要跟你谈,那闲杂人等就可以先离开了。”

    米又白隐约觉得这个周建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给周建成满好了酒之后回到座位上坐下:“周总,这里可没有闲杂人等。

    对于跟贵公司的业务合作,小程比我精通不止十倍。

    而我呢,说真的,就是一个临危受命的门外汉而已。

    你若真让我说出这些业务的条条框框来,我还真的做不到。”

    “没人要听你说什么业务的条条框框。

    今天我们就是来吃饭的,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我来赴约,你还带着个小尾巴,不觉得有些看不起我周某人吗?

    想要谈生意,先把我喝满意了再说。

    当着这个人的面儿,我可没有酒兴。”

    程汉一看了米又白一眼,她哪儿会喝什么酒呀。

    他起身赔笑:“周总,是这样,因为米总不会喝酒,公司就是专门派我来帮她喝酒的。

    我虽然酒量也一般,但今天呢,为了能够让周总喝的高兴点儿,我就决定舍命陪君子了。”

    米又白还挺感激这男人的,要不是他这会儿仗义了一把,她一个人在这里不就完蛋了吗。

    这个男人显然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把她单独留下来喝酒,那她最后不就成下酒菜了?

    她早该想到了的,这个男人既然因为跟刘组长的那种关系而放弃了和暮年集团的合作。

    那就证明他不正经,她不该用对待正人君子的办法对待这个老男人。

    周建成端起的酒杯又放到了桌上,沉着张脸:“就算要喝死,也轮不到你来陪,你算老几?

    今天是你们公司有求于我,说的更难听点儿,我就算让你们总裁来陪我喝酒,他也照样得陪。

    你们还真当暮年集团还是从前那个暮年集团吗?”

    程汉一看向米又白:“米总,要不,我去门口等您?”

    米又白在心里问候他祖宗们,刚说完他仗义。

    “周总跟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了不成?

    还去门口,你真把周总当成那种邪魔歪道了?

    我告诉你,小程,周总是在考验我们呢,别给我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

    程汉一看着她偷笑:“我知道了,米总。”

    周建成一张老脸简直已经五颜六色了。

    第一次碰到这么不知趣的小丫头。

    因为她的话,程汉一坐回了原位。

    可是程汉一也不是那吃醋的,自此之后,席间他就不再说任何正事儿了。

    只不过吃了二十分钟,他就起身准备告辞了:“今天我还有第三个局,这饭也吃过了,就先告辞了。”

    “周总,我们这饭是吃过了,可是正事儿还没有做呢。”

    米又白笑了笑看了程汉一一眼,程汉一连忙掏出合同:“周总,我们公司……”

    “打住,我只说来跟你们吃饭,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们谈合同的事情了吗?”

    米又白握拳,跟她耍流氓是吧,好,那就耍的彻底点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