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她的后台是我

    第532章 她的后台是我

    徐希明点头:“好,小白,爸爸知道你的意思了,这件事是我们徐家的错。

    你妈可能的确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这事儿我代她道歉。”

    “我凭什么要道歉?”路南瞪他。

    “你闭嘴,”他说着看向众人:“行了,今天是公司的宴会,大家继续玩儿,路南,暮年,小白,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会儿。”

    “不用了,”徐暮年搂着米又白。

    “您爱人不会改变自己的。

    她如果不改,即便谈一万次都没有用。

    小白在我们家的确受了许多的委屈,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

    我本来以为,只要我多多的给她爱就可以了,可是现在看来还不够。

    因为即便我再爱她,只要你们伤害她一次,那我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我不想说你们什么,毕竟你们是长辈,还是跟我签订了协议的长辈。

    你们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生活的态度。

    但我希望你们的态度中不包括伤害我的妻子。

    您懂得维护您的爱人,我也一样。谁伤害了她,我都不会允许。”

    徐暮年的话让米又白心里一阵阵的暖流划过。

    从刚刚开始,她的心里就郁闷的不得了,现在因为徐暮年,感觉得救了呢。

    徐暮年说完也不管徐希明和路南的神色,只管转头对众人道:“你们全都给我听好了,这个女人是我爱人。

    她在公司里工作,靠的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些个被包的后台,还有什么私生子的传闻。

    她的后台是我,她是有个女儿,不过那是我的孩子。

    念在你们从前不知道这些的份儿上,我不想与你们过多的追究,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如果我爱人再因为这种事情受伤,那我不会放过那些在背后诋毁她的人的。”

    徐暮年说完搂着她的肩膀就穿过人群往外走去,路南在后面急道:“暮年,暮年你等一下。”

    徐希明拉住了她:“行了,还追。”

    他拉着路南往休息室走去。

    两人进去后,徐希明将门关上,路南急了:“老徐,你干什么呀,干嘛拦着我,这么久了,我好不容易见到了暮年,我要去跟他谈谈。”

    “你能跟他谈什么?继续当着向离的面儿数落儿媳妇?

    小白已经做的够好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真的,当年我带你去我家的时候,我妈是如何待你的。

    那时候你家的条件好吗?不是也不好。

    我们老徐家从来没有因为儿媳家的条件不好而给过人难看。

    你说说,暮年在结婚之前统共就交过两个女朋友,结果呢?

    两个你全都给他搅和了,好不容易我给他挑了一个对心意的,你还是看不上。

    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让你重新回到年轻的时候,让我妈也这样待你几次,让你感受一下那种滋味。

    路南呀,你说你这么大的岁数了,怎么做人就总是这么任性呢。

    你把你儿媳妇说的一钱不值的时候,是不是也在间接的骂你自己?

    婆媳关系不好,难道就是她一个人的不对吗?

    我不止一次的看到你欺负小白,小白一直在忍你。

    你真当人家嫁给了你儿子,就得无限量的包容你吗?

    她也是个孩子,你的母性去哪儿了?

    小白说的对呀,咱们亲家对暮年都很好,凭什么我们要欺负人家的孩子?

    人家小白什么都没有跟我们要过,你知道吗?

    将心比心,路南,别让我对你更失望了。”

    路南坐在沙发上心里很是难受:“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每次看到米又白的时候,我都想到我家儿子明明可以找个条件好的妻子,可却偏偏砸到了米又白的手上。

    我生的儿子到底哪里不好了,为什么偏偏要找米又白?”

    “小白怎么了?人家姑娘很好啊,懂事儿,听话,最重要的是,能够给咱们儿子幸福。

    你想想你勉强暮年的这些年,他快乐过吗?他跟你诚心实意的笑过吗?是不是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孩子被我们伤了心吗。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顺着他的心意,喜欢他爱的人,尊重他的人生,而不是用我们的手段一直勉强她。

    你也该想明白了,暮年不是个小孩子了,你想要重新做他的母亲就一个办法,改变你的脾气。

    还是,你不想要这个儿子了?”

    “当然想要,”路南急了:“他是我十月怀胎生的,我就算不要命也得要儿子啊。”

    “所以呀,我好不容易把小白劝到了公司来工作,就是为了多一些让我们接触孩子的机会。

    你说你偏偏这臭脾气老是闯祸。

    你想想,如果今天暮年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你和小白有说有笑的样子,暮年还会跟你这样吗?”

    “我怎么跟她有说有笑,我是真的不喜欢她,她刚刚说我那样儿你没有看到。”

    “人家孩子也是个直率个性,有什么说什么,这不跟你年轻的时候一个样儿吗。

    你在我妈面前什么时候说话收敛过了?

    我妈不就一直惯着你吗,我妈要不是因为惯着你,也天天讨厌你,你早就跟我妈反了。”

    路南听他这么一说倒是忍不住笑了笑:“咱妈的确对我挺好的,我也没有做过什么让她讨厌的事儿吧。”

    “那小白是做错了什么?你说,如果你能挑出来她真正的错误,我帮你去说她。”

    路南想了想后沉默了下来:“行了,你就别数落我了,每次都给我上课,你也不嫌烦,我知道了,知道了还不行吗。”

    “知道了不行,还得改。”

    路南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徐希明了解她,知道她会慎重考虑的。

    回家的路上,米又白一直坐在副驾驶座上偷笑。

    徐暮年白了她一眼:“笑什么?你看你这小傻样儿。”

    “能是笑什么呀,在笑我老公V5呀。

    大叔,真的,你今天太帅了,我给你点上一百八十个赞。”

    徐暮年没做声倒是在沉思什么,米又白拍了他胳膊一下:“干嘛突然这么深沉。”

    “最多是多少个?”

    “什么啊?”

    “赞啊,你不是给我点了一百八吗,上面封顶是多少。”

    “噗,”米又白忍不住扑哧一笑,老古董。

    “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呗,上面一百封顶,我多给你点八十,留着让你骄傲。”

    徐暮年左侧唇角勾起:“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说句话也是不着调。”

    米又白决定不跟他讨论这种弱智的问题了。

    “大叔,你今天来英雄救美的太是时候了。”

    “我觉得晚了,我该在你决定要去参加晚宴的时候告诉你不许去的。

    这样你就不用来听我妈胡言乱语了。”

    米又白挑了挑眉,也是她自己有病,明知道有坑还来跳。

    最气人的是那个吴寅初,简直就是朵开娇艳的红莲花。

    白莲花已经形容不了她的毒辣程度了。

    “你妈胡言乱语这毛病估计是改不了了。

    我估计呀,她也不可能喜欢我了,所以我就不装乖宝宝了。

    我今天跟你妈说那番话的时候,你肯定不晓得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我当时就想了,大不了你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来骂我的时候,我就跟你离婚。

    我宁可要自己一个人过,也不想再受那份闲气了。”

    徐暮年没忍住侧头一笑:“怪不得我一出现的时候你看着我还紧张了一下。”

    “能不紧张吗,虽然名义上你跟你妈闹翻了,可她毕竟生了你。

    我又从来没有跟你妈起过正面冲突,万一这一次,你没有帮我呢,那我不是完蛋了吗。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丢一次脸也就算了,要是再丢一次,那这日子是真心没法儿过了。

    我宁可回去安安静静的卖我的成人用品也不想再受这气了。”

    徐暮年边开车边禁不住道:“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傻,说过要维护你,就不会改变决定的。

    再说了,现在你就算不跟我过了,我也得粘着你,总不能一大把年纪了,连老婆都丢了。

    况且,我了解我妈的脾气,你不是主动挑事儿的人,但她是。

    我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的说她。”

    “你说我们两个就这么走了,爸妈会不会难堪?”

    “我爸会处理好的,你不用管公司的事情了。

    你要是觉得丢脸,以后不想再回公司了的话,那从明天开始就不去了。”

    “不,”宁安摇头看他:“我为什么不去,我当然要去。”

    红莲花还在,她必须得去一点点的撕了她的真面目。

    看着吴寅初在婆婆面前耀武扬威的得意样子,她心里不服气。

    那女人会装,说的好像她不会似的,她也会。

    所以……她打算继续去公司跟那女人比比高下。

    “还有必须要去公司的理由吗?”

    “有啊,”米又白看她挑眉:“这公司是拖我的福才救回来的,你不是也承认了吗。

    既然是拖了我的福,那我就是公司的大功臣。

    那些在我背后议论过我的人我不能让他们白议论了。

    我只要在公司,他们就得工作的小心翼翼的。

    这是他们为自己在背后议论我该付出的代价。

    我得让他们清楚的意识到,他们现在还能有份工作,都是我的功劳。

    总之,我不能白白的受了这气。”

    说开除别人是不太可能的,可是去吓唬吓唬他们,耀武扬威一番应该是应该的。

    徐暮年看着她笑了笑,还真是小孩子心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