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今天我们就把话都说清楚吧

    第506章 今天我们就把话都说清楚吧

    黎乐瑶摇头,双眸中有泪。

    她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抽了出来转身背对他。

    “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别逼我,你为什么要逼我。”

    “不是我逼你,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乐瑶,有什么话要说出来,你不能一直这样逃避。

    我看那个殷尘丞对你是认真的,你……”

    “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就因为他对我好,所以我更不能留在他身边。

    暮年,你不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帮帮我。”

    徐暮年无奈叹息一声:“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也很想帮你,可你应该已经想到了。

    既然殷尘丞找到了你,他就不可能让你再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即便我现在帮你逃出去了,可他的人也一定会一直监视你的。”

    听徐暮年这么说,黎乐瑶向后踉跄跌坐在藤椅中。

    她双眸有些茫然,紧紧咬着唇角。

    徐暮年侧头担心道:“我看出来了,你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可是乐瑶你知道吗,自打你离开后,殷尘丞一直在找你。

    你心里不好受,他应该也并不好过。

    他找到你后第一件事儿做的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

    也不是要立刻就逼你回去。

    而是……先来见我,他请我来见你,他怕他的出现会吓到你。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我今天可能不会站在这里。

    我知道,当年我们的事儿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

    我没能守护好你,没有遵守承诺给你一个家。

    可是有些事情,过去了,错了,就真的无法弥补。

    因为那是一条伤痕,修复不了。

    而且……即便我能为了你跟小白离婚,娶你。

    可你知道吗,我的母亲还是那副样子。

    我总不可能重新投胎选择一个新的母亲。

    再次把你带到我家,你势必还是要受委屈。

    我是个军人,平常都在部队里,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在你身边保护你。

    如果你自己不够强大,那你在我家会受很多的欺负。”

    “暮年,别说过去的事情了,我明白,我都懂。”

    黎乐瑶点了点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可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在你母亲眼里,我的身份配不上你,所以她才会做那么多事情来伤害我。

    我……挺恨她的,即便我现在还爱着你,我也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

    你的母亲真的不配拥有你这样好的儿子。”

    徐暮年呼口气一阵沉默。

    黎乐瑶抬眸望向站在不远处翘首看向这边的米又白:“那就是你的妻子吧。”

    “对,”徐暮年看着远处的米又白点了点头。

    那边,米又白见这两人都在看自己,她对两人招了招手。

    黎乐瑶抿唇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这算是两个女人第一次的正面交锋。

    “这女孩儿很可爱,你妈妈既然让你娶了她,那她家世应该不错吧。”

    徐暮年摇头:“她家世一般,父亲也是军人。

    我妈不是很喜欢,但我爸很喜欢,这是我爸挑中的女孩儿。”

    “那你一定要保护好她,你妈妈……是个比你想象中更可怕的女人。

    或许你不懂,但经历过那些事情的我很明白。

    这个女孩儿看起来很快乐,千万不要让她因为你母亲变成第二个我。

    暮年,有些事儿可以错一次,但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你明白吗?”

    徐暮年看着她:“对不起。”

    “别再跟我说对不起了,我没有恨过你,真的。

    暮年,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年,我特别的幸福。

    因为……你是个好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母亲,我们现在或许早就已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

    可是……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吧,命中就注定我不能成为你的妻子。

    不管我当年有多爱你,那一切好像都只是为我们今后的人生在做铺垫一般。

    我跟你说这些,都只是要让你小心你妈,别让你爱人走了我的老路。”

    “她……个性比较活泼一些,在我妈那里有些时候一些话都敢说。

    而且,她不像你受了委屈只会一个人往肚子里咽。

    她会告诉我,所以有些时候,她虽然在我妈那儿受了委屈,但我会去我妈那儿给她讨公道。”

    她摇头自嘲一笑:“真好,这样就够了,这些年你一定过的很痛苦吧。”

    徐暮年呼口气双手交叠:“我……一直在找你,一直在找。

    直到终于找到了你,亲眼看着你嫁给了别人,我伤心欲绝,才转而去了基地。

    后来,因为相亲认识了小白,我们闪婚了。

    初起的那些年,我的确挺痛苦的,可是后来,慢慢的疼麻木了。”

    他说着看着她晦涩的笑了笑:“你知道吗,我有的时候甚至怀疑,你到底还在不在人世。

    虽然这想法很可怕,但我的确这样想过。

    以你的个性,如果你真的还在的话,你不可能不管你母亲了。”

    她咬唇:“回来后,我见过我妈,她说这些年多亏有你的关照了。

    谢谢你,这些年我没能尽得孝道是你帮我实现了。”

    “如果我连这个也无法为你做的话,那我就真的在你生命里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黎乐瑶呼口气:“暮年,今天我们就把话都说清楚吧,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惦记彼此,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吧,好吗?”

    这本来是他今天要来说的话,可却由她替自己说了。

    黎乐瑶一直都很敏感,她大概已经猜到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吧。

    “好。”

    “那你就带着你的妻子回去吧,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找你了。

    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幸福,连带从前我们承诺过彼此却最终没能实现的那些幸福一起。”

    徐暮年闭目点了点头:“我妻子想见见你,可以吗?”

    他知道,在乐瑶面前,他终究心中有愧,所以有些话他是真的说不出口。

    他想劝劝她,但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但是小白不同,小白在她面前没有愧疚,所以说话也会理直气壮。

    如果让小白来劝劝她,或许倒也是件好事儿。

    在说道理这件事儿上,小白其实还算是挺擅长的。

    “我跟她并不认识,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一直都担心你会来抢走我,所以……很没有安全感。

    即便我跟她说过很多次,我不会抛弃她和孩子,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今天我来见你,她执意要跟来,也是怕我会跟你私奔。”

    他在心中想,一会儿小丫头可别给他说露馅了。

    “呵呵,”黎乐瑶无奈一笑:“看来我真的给你惹了不少的祸呢。

    那天霏霏给我打电话说你爱人要见见我,还说她现在已经离家出走了。

    我想过你们现在的处境,可却还是没有答应见她。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个陌生的人。

    而这个人还是你的妻子……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徐暮年点头:“我懂,如果你真的就一点儿也不想见她的话,那我就带她回去,我不会勉强你的。”

    “不,我见见她,”黎乐瑶看着他抿唇:“我不能让你的后半生因为我而留下遗憾。

    你是我爱过的男人,不管我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够幸福。

    让你幸福,是对我曾经付出过爱情的那段青春最美好的祭奠方式。”

    徐暮年再次闭目呼口气,眼神中的湿气敛去:“对不起,乐瑶。”

    “都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你再也不许说了。

    你快去吧,让你的小妻子过来跟我聊聊。

    我看她急的心都已经飞过来了呢。”

    徐暮年站起身,黎乐瑶也跟他一起,两人互相对望一眼,那一眼饱含深意,无人能懂。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走向米又白,米又白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大叔大叔,怎么样,说通了吗?”

    “我们把话说清楚了,可是……她跟殷尘丞的事儿我没有说。

    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立场。

    刚刚她答应我要跟你聊聊,一会儿你过去发挥一下你那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力,好好的劝劝她吧。”

    米又白扬眉:“这么说来,你也承认殷尘丞是个好人了?”

    “我不管他是不是好人,只要他对乐瑶好,我就认可他。”

    米又白大气的拍了他心口一下,真会死犟:“行了大叔,你这人就这点儿好处,认识问题的速度特别快。

    那你在这儿等我,我去见见你那位旧情人,跟她好好聊聊。”

    徐暮年拉住她:“记住了,别跟她起争执,旧情人这些话也不要在她面前说,还有,她始终不肯说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回到殷尘丞身边。”

    “大叔,我都知道了,你别再啰嗦了好吗。

    我又不是什么女战士,还能天天找人打架呀。

    别这么瞧不起我,就不能把我当成一个温文儒雅的年轻少妇呀,实在不行当少女我也认了。”

    她说完对他努了努嘴转身小跑向了黎乐瑶。

    她在黎乐瑶面前站定,脸上带着笑容:“你好,我叫米又白,你……叫我小白吧。”

    “好啊,小白,你跟霏霏一样,叫我一声乐瑶姐吧。”

    “你看起来不像个姐姐,我们要是一起出去,别人估计会说你是妹妹的。”

    黎乐瑶淡淡的笑了笑:“你的性格真好,我真羡慕你能活的这么爽朗。”

    “我浑身上下有的也就只有这点儿性格了。”

    “小白,”黎乐瑶忽然正经了几分:“有件事儿我先拜托你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