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乐瑶的请求

    第490章 乐瑶的请求

    徐暮年站了片刻后穿过马路走到了黎乐瑶的对面。

    既然她站在这里望着自己,那就证明她是来找他的。

    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她想起他了。

    不然她不会来。

    可是与胡宪东说的不同,她身边没有保镖,只有她一个人。

    既然她来了,他就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避开她而行。

    他站到她的面前,与她保持了一人的距离:“乐瑶。”

    “暮年……好久不见,”黎乐瑶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他能听出她口气中的情绪,与之前她结婚那几天他出现时的情况并不同。

    那时候她看到他的目光里满是恐惧。

    “你……认识我了吧。”

    黎乐瑶点了点头:“我时间有限,你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陪我聊会儿。”

    “去咖啡厅可以吗?”

    “不,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不要被人找到。”

    “怎么了吗?”

    黎乐瑶左右环顾后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徐暮年点了点头,带他进了部队,他领她进了他的办公室。

    黎乐瑶中规中矩的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座位上坐下。

    徐暮年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面前,之后他走到了办公桌前也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看向她,她脸上有一丝愁云。

    “乐瑶,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有两个多月了。”

    徐暮年蹙眉:“你回来多久了。”

    “快一个月了,暮年,我是来找你帮忙的,别问我为什么。

    可不可以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不要让任何人找到我。”

    徐暮年望向她,他沉默了很久。

    黎乐瑶咬唇:“很困难吗?”

    “不是困难,乐瑶,我只是必须要问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黎乐瑶垂眸也是一阵沉默。

    他看着她,能看到她脸上的纠结。

    “乐瑶,我结婚了,之前你失忆了,我没有给你发请帖。

    而且我觉得,即便你没有失忆,我也没有资格给你发请帖。”

    黎乐瑶苦笑一声:“我知道,我已经在安城呆了一个月了。

    你的事儿,我多少打听到了一些。你现在很幸福的,对吗?”

    徐暮年没有骗她,他点了点头。

    黎乐瑶看着他,脸上并没有痛苦的模样,只是道:“你能幸福就太好了。”

    “对不起,”徐暮年垂眸没有看她的眼。

    黎乐瑶凝眉:“你为什么要道歉。”

    “我曾经说过要给你幸福的,可是我食言了。

    我害了我们的孩子,也害你失去了幸福。

    可是我现在却无法再弥补自己的亏欠了。

    因为我不能再次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了。

    乐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终究无法再给你幸福了。

    我现在的妻子人很好,很善良。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让我忘却许多烦恼。

    我不能为了过去的事情再伤害她。

    我已经对不住你了,不能……不能……”

    黎乐瑶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必道歉。

    我是说真的,你能幸福真的太好了。

    如果真要道歉的话,我也该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而且,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你的错。

    当年是我自己要离开的,所以你不必道歉的。

    你说的对,我们已经如此了,不可以再伤害无辜的人了。”

    徐暮年望向她,他其实更希望她指着他,骂他是混蛋是负心汉。

    可是事实上,她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

    他不知道她现在说的这番话有多少是出自于真心。

    可他愿意相信,她是真的不怪他。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里多少好受一点。

    “你……过的好吗?他对你很好的吧。”

    黎乐瑶点了点头:“我是个幸运的女人,遇到的两个男人都待我很好。”

    “那你让我把你藏起来是……什么意思。”

    黎乐瑶摇头:“这件事我不能说,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他。

    暮年,如果你还顾念我们过去的情分。

    能不能把我当成是你最好的朋友帮我一把。

    我……我发誓,我不会过多的给你制造麻烦。

    只要有个地方让我躲一躲就可以了。”

    “你到底是有什么苦衷,为什么这么迫切。”

    黎乐瑶咬唇就是什么都不说。

    他知道,黎乐瑶一向是个口风很紧的女人。

    就像当年,他妈委屈了她,可她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抱怨过一句。

    小白跟她不是一种类型。

    小白受了委屈后,会告诉他,‘我害怕你妈,她就像个母老虎,我怕她咬我。’

    有的时候,他真的觉得,小白这样个性的人才更适合做他的妻子。

    起码她自己不至于太憋闷。

    见他一直不说话,黎乐瑶急道:“暮年,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会来找你帮忙的。

    我知道,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我的要求可能有些过分。

    可是我真的有我的苦衷。

    你了解我的,我这个人的个性比较闷,从来不交朋友。

    恢复记忆后才发现,原来这真的好悲哀。

    因为我想找人帮忙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可寻。

    我是因为这样才不得意来找你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现在的生活。

    我真的……只是没有办法了。”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徐暮年心中有些为难。

    现在他的立场的确很难。

    他不想骗小白,也无法拒绝乐瑶的请求。

    他很纠结,如果这事儿被小白知道了,恐怕又是一场苦战。

    他能理解乐瑶现在的心情,可是小白无法理解。

    她是无辜的,不该被他和乐瑶过去的感情一直波及。

    这事儿如果他应了乐瑶,那不管小白知道或者不知道,都将会成为他的心结。

    他呼口气,黎乐瑶站起身一脸的悲伤:“看来,我今天是来错地方了。

    我在安城忍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跑了出来。

    本来以为,你无论任何都会帮我的。

    可是……是我想问题太简单了。

    我知道,我的请求让你很为难,对不起,我不为难你了。

    我这就走了,你多保重吧。”

    黎乐瑶转身要走,徐暮年站起身叫住她:“乐瑶等等。”

    她回头望向他,徐暮年呼口气:“我帮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