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一听到甜言蜜语就掉链子

    第486章 一听到甜言蜜语就掉链子

    一辈子,这是个多大的承诺呀。

    她看着他笑了笑,头枕在了他的肩上。

    “我知道我最近有些奇怪。

    给我点儿时间,我会慢慢调整好自己的。”

    “你没有奇怪,没关系,不要给自己压力。

    我打听过了,生完宝宝的妈妈们都会有一段时间很反常。

    这也是正常现象。

    你没有无理取闹,没有寻死觅活的,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呢。

    所以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相信我,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我们都会在一起手牵手共同度过就可以了。”

    米又白坚定的点了点头:“嗯。”

    她相信他,以后要一直相信。

    徐暮年的重心慢慢转移回了部队。

    六个月间,白天米又白都是自己和月嫂一起带娃的。

    因为有徐暮年的鼓励,她也慢慢的从生孩子的阴郁中走了出来,变回了从前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不受欺负的米又白。

    天气好没有雾霾的时候,她会带着月嫂和孩子一起下楼晒太阳。

    久了,她也慢慢的听说了不少的八卦。

    晚上吃过饭后,米又白神秘兮兮的问徐暮年:“大叔,我听说你们单位又从基层调来了一位骨干人员,跟你关系还不错?”

    徐暮年看了她一眼:“哟,消息挺灵通呀。”

    “不是跟你说了吗,家属院儿里天天有一群女人带着娃娃边遛娃边溜嘴。

    天天坐在她们中间,不管什么新鲜消息都是第一时间送进我们耳朵里来的。”

    徐暮年扬眉:“本来那位还想给你个惊喜呢,看来是没戏了。

    果然呀,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这可不是是非,这是……友好的打探吗。

    大叔,是谁呀,谁调来了,还要给我惊喜?”

    “你这么聪明伶俐的不会自己猜?”

    “大叔,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赵诚毅啊。”

    徐暮年爽朗笑了一声:“为什么不能是赵诚毅?”

    “不是不能,是惊讶,真的是他呀。”

    徐暮年点了点头:“我帮他调过来的。”

    “为什么呀?”

    徐暮年将浴巾解开扔到了一旁后上了床:“怎么说呢,我们老部队呢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但却不利于找对象。

    老赵在哪里也干了十年了,这十年间,他的生活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加上后来我调走了,他在那块儿唯一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所以就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他这个忙。

    我想,我们几个在那个地方称霸太久了,也是时候给新人们锻炼的机会了。

    所以呀,我就帮了他一把。

    主要也是赵诚毅的工作成绩摆在那里,任何接收单位都不可能不要他这样的人才。”

    米又白挠了挠眉心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太有缘了。

    诶,大叔,他不是想解决个人问题吗,我身边就有好人选呀。

    你赶紧约他来咱家吃饭,我给他介绍对象。”

    “你又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什么呀,我哪儿像是开玩笑了,我认真的,你看……我好朋友吴青青不是挺好的吗。”

    “那姑娘……够呛。”

    “为什么?”米又白表示不服,青青多好的姑娘呀。

    要是她跟赵诚毅能成,他们以后就能一起住在这部队大院儿里了,多好。

    “我看她好像有些怕军人,她每次看到我都跟那老鼠见了猫一样急着要跑。

    我有的时候也挺纳闷的,我是吃人还是怎么着。”

    听徐暮年这么委委屈屈的说话,米又白差点儿笑喷出口水。

    她家大叔实在是太可爱了呀。

    “大叔,我都说过了,不是青青怕军人,她是怕你。

    你每次见到我的几个朋友都板着脸,不光青青,仙儿和俏妞儿也怕你。”

    徐暮年白了她一记:“我不吃人。”

    “是啊,我们都知道你不吃人,可是你也不友好呀。”

    “我跟她们一群小姑娘有什么好友好的。”

    米又白拍了拍他肩膀:“大叔,不管怎么着,你是真误会人家青青了。

    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青青那姑娘,绝对的良家少女。

    把她介绍给赵诚毅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赵诚毅以后会不会欺负青青。”

    徐暮年摇头:“这我可不敢保证,老赵人是不错。

    不过这么多年我也没见他谈过恋爱,所以我不清楚他在这方面表现会如何。

    但是他的人品我倒是敢担保的。”

    米又白眼珠子一转:“哎呀大叔,我们试试呗。

    我这辈子还没有给人做过红娘呢。

    先拿青青和赵诚毅练练手。

    我觉得这两人挺搭的,青青就是嘴不好,但是心眼儿可好了。

    你不是说赵诚毅也人品非常好吗。

    这可就是天作之合了呢。”

    米又白的话让徐暮年沉默了片刻后点头:“行吧,那这事儿就这么订了。

    明晚,明晚我约老赵,你把你那同学请过来。”

    “噢啦,就这么越快的决定了。”

    徐暮年往婴儿床边看了看:“诶,孩子睡了,我们运动运动?”

    米又白撇嘴:“大叔,你跟表面上看起来的真的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表面看起来是良家好男人,其实……骨子里闷***的一米一米的。”

    徐暮年翻身将她压住:“你哪儿来的那么多新词儿往我身上塞,管不了那么多了,开始吧。”

    米又白隐忍着笑意,开始就开始。

    第二天一早,徐暮年去单位了,米又白给吴青青打电话说要给她介绍对象的事儿。

    吴青青天天相亲,感觉都要吐了,一听米又白说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她顿时头大:“大姐,你快饶了我吧,我打算缓几个月再重新开始走我的相亲路。”

    “哟,你这是良心发现了,打算给那些未婚男人留条活路了?”

    “滚,我这是心灵疲惫了,需要重新浇点儿心灵鸡汤了。”

    米又白噗嗤一笑:“还心灵鸡汤呢,我觉得是心灵毒汤吧。”

    “行了行了,我发现自打你生完孩子以后,简直就是一个牛鬼蛇神。

    跟你聊天不被你气死是挂不了电话的。

    我跟你说啊,我这儿还得忙着上班呢,翻译资料存了一堆,我都要吐了。”

    米又白哈哈一笑:“我表示深深的同情和哀悼。”

    “滚,不接受,挂了。”

    “哎,等会等会儿,”米又白深吸口气:“好了好了,我变身了。

    刚刚那个不正经的米又白已经被我撵走了。

    我现在可正经了啊,我跟你说,真给你介绍对象儿。

    今晚来我家吃饭,你们两个见一面。”

    “干嘛的呀。”

    “一军人,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就是在大叔原来那个老单位里的一个副团长。”

    “不是……你这好不容易才把你家团长从那里拉回来了。

    怎么,还得取一还一,再把我塞过去呀?”

    米又白哈哈笑了起来:“你想什么呢,我说让你来我家跟赵团相亲。”

    “我听见了啊。”

    “我家。”

    吴青青想了好一会儿:“你家怎么了?”

    “艾玛,你有别吃核桃了,吃猪脑子吧,补补。

    赵诚毅今晚也来我家吃饭。

    你也不想想,一个在基层的军人怎么会来我家的。”

    “是呀,他这是休假?”

    “哎,大姐,行了行了,我给你跪了,我败了还不行吗。

    这点儿事儿跟你费这半天劲,赵诚毅调到我们大叔现在的这个部队了。

    你要是跟他成了,以后咱们就是一个部队大院儿的家属邻居了。”

    “真的假的?”吴青青心里有些痒痒了。

    “骗你干嘛,又没人给我骗人补助。

    不过,你要是坚决不同意要见的话就算了。

    我记得俏妞儿说她还单着呢,那我……”

    “你敢,”吴青青急了:“你丫的要是敢把这男人给我放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女侠饶命呀,今晚小的在家里恭候您行吗?”

    吴青青扬了扬眉:“这还差不多,行了,本女侠为了今天能早点儿下班去解决人生大事儿,现在必须得回去工作了。

    你好好在家带娃,把我家白米照顾好了。”

    “好,放心,这祖宗在旁边睡呢。”

    挂了电话后,米又白给徐暮年打了一通电话汇报自己的战况。

    听他说那边赵诚毅也确定出席今晚的相亲会后,米又白瞬间好像就闻到了爱情的味道。

    太好了呢:“大叔,今晚我下厨吧。”

    “你?”

    “是啊,今天我心情好,我要给大家露一手。”

    “吭,别,你还是饶了大家吧。

    我可不想让那两位在这么好的日子里食物中毒被送医院。”

    米又白蹙眉:“大叔,你这么埋汰你自己的媳妇儿真的好吗?”

    “你不觉得我是在赞扬我自己吗?”

    “什么呀……”米又白蹙眉,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宠你,所以你婚后才会连道菜也不会做。

    多好,我是个宠妻好男人呀。”

    听到徐暮年这样说,米又白脸上真是漾开了花儿。

    谁说她家大叔不会说情话的。

    真要说起来,吓死一车人。

    她真心完全忽略了刚刚的问题,大叔说她不会做菜。

    女人果然都是很诡异的动物,一听到甜言蜜语就掉链子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