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这是病,得治

    第474章 这是病,得治

    徐暮年回到了医院后,米又白正在跟岳母两人聊着什么。

    两人谈的似乎很开心,米又白在笑。

    见她回来,米又白对她招了招手:“大叔你回来啦。”

    米妈妈看向米又白:“你怎么还管暮年叫大叔呢,韩剧看多了吧。”

    “是看的不少,这叫接地气儿,妈你不懂啦,别管了。”

    米妈妈笑了笑,她的学生也有几个韩剧迷,现在的孩子们这都是怎么了。

    “行,不管你们,”米妈妈站起身:“既然暮年回来了,我就回去,今天下午那节课我就不用找人代了。”

    米又白嘟了嘟嘴:“我家老妈辛苦了。”

    “为了自己的闺女吗,做点儿什么都值得了。”

    她说完看向徐暮年:“暮年,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跟你嘱咐。”

    “好的,妈,小白你一个人待会儿,我不走远,很快回来。”

    “好。”

    两人出去后,米妈妈在走廊门边的椅子上坐下,徐暮年也跟了过去,见他坐下,米妈妈道:“暮年,有件事儿我希望你给我表一下态。”

    “妈,你说吧。”

    “小白这孩子呢……个性有些急,加上她比较年轻,可能这性格在你眼里看起来是比较乖张的类型。

    我希望你能多多迁就她,体谅她,毕竟她年纪那么小就结婚了。”

    “妈你放心,这些事儿我懂的。”

    “还有……你母亲那里……”说到这个,米妈妈有些为难了。

    其实这种话本来不该由她这个亲家母来说。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沉默寡言了。

    所以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道:“我希望你能劝劝你妈,稍微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

    我知道,你没有姐妹,所以不知道家里有个女儿是怎样的体验。

    小白是我宠大的,我看不得她受半点儿委屈。

    可我每次看到你妈见小白的时候,她都摆着一张臭脸,说各种难听的话。

    暮年,我不是要挑谁的毛病,咱们换位思考一下。

    如果我每次见到你都数落你,冷眼看你,你会不会觉得难受。

    小白这孩子个性好强,我也担心她以后跟你妈起了什么冲突,这样夹在中间为难的人可是你。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提前把这事儿处理好。”

    听了岳母的一席话,徐暮年就已经能想象到他妈见米又白时的样子了。

    “妈,对不起,让你跟着担心了。

    我知道我妈那个人脾气不好,对人也从来都不和善。

    你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我会好好照顾小白的。”

    “行,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你进去照顾小白吧,我先走了。”

    米妈妈站起身拍了拍徐暮年的肩膀后离开了。

    徐暮年进了病房后来到米又白的床前,两人四目相对,彼此微笑。

    他坐下,米又白问道:“我妈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说婆婆的不是了。”

    “呵,你倒知道。”

    “我妈昨天肚子里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好不容易瞧见你了,我估摸着她是要跟你说这个。”

    “我妈那个人的脾气的确挺难相处的,我不在,也真是为难你了。”

    “昨天我是跟妈起了点冲突。

    妈态度不好,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也不能全都是妈的错。

    妈的话难听,我就说我不想给你们家生孩子了。

    然后妈就说让我跟你离婚,当时我有些逞强,就跟妈说,让你回来跟我离婚。

    我估计妈应该也气的够呛。”

    听到她这么说,徐暮年笑了笑:“也好,太软弱的儿媳妇在我妈那里只会受气。”

    “你以为我就不受气了啊,我是被妈气的没办法了。

    来看我就来看我吗,一句关怀的话都不说,光顾着数落我了。

    别的婆婆也有不喜欢儿媳妇的。

    可是多半情况下儿媳妇怀孕婆婆都会高兴的,为什么我的婆婆就这么另类呢。”

    徐暮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别往心里去,我妈那个人……本来就很难相处。”

    “我不会往心里去的,只要咱妈不往心里去我就知足了。”

    不过她心里真的觉得很难。

    像她婆婆那种个性的女强人,应该很难接受有人忤逆她的意思。

    所以……她这仇估计是记定了。

    看到她纠结的脸色,徐暮年揉了揉她的头:“没关系,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那你可不许食言哦,拉钩。”

    他笑了起来:“好了,知道了,不会食言,永远不会食言的。”

    米又白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个星期。

    吴青青刘仙儿和胡俏妞儿结伴来看过她一次,不过也就那一次而已。

    她真心觉得这三个姐妹儿太不仗义了。

    可是吴青青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了:“我们去看你的时候你家大叔瞪着眼一脸监督罪犯的眼神。

    我们三个集体觉得太可怕了,所以就都不去了。”

    挂了电话后,米又白特地观察了一下她家大叔的眼神。

    哪有,人家大叔的目光分明就很温柔好不好。

    这三个家伙还真是……太怂了。

    “看我干吗?”

    米又白呲牙一笑:“没什么啊,就是想看看你吗。”

    “你同学又说我什么了吧。”

    既然提到这个话茬子,米又白边吃着大杏仁边道:“大叔,我姐妹儿来看我的时候,你干嘛老是表情那么严肃啊。”

    “怕她们把你带坏。”

    米又白哈哈一笑:“这你可就真心误会她们三个了。

    在我们宿舍,只有我把她们带坏的份儿,哪儿轮得着她们带坏我呀。

    我跟你说哦,我们四个人生中第一次一起去就网吧和酒吧都是我挑的头儿。”

    徐暮年眼神严肃的看向她,这人要是当了兵,在部队里非得是很难训的杠子头。

    意识到自己说过了,米又白尴尬的吭了一声:“那个吧……结婚以后,我倒是越来越规矩了。

    大叔,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贤妻良母的味道呀。”

    “没有。”

    “啧啧,”米又白摇了摇头:“大叔,你嗅觉有问题,这是病,得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