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乐瑶摔了一跤,孩子也没保住

    第466章 乐瑶摔了一跤,孩子也没保住

    见到米又白,刘组长脸上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

    因为米又白在打量她身边的男人,她就更加的紧张不安了。

    她蹙眉望向米又白,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米又白将目光从男人的身上移回到了她脸上。

    那一瞬间,米又白的大脑在用力的旋转,她在思量,自己到底要不要跟刘组长打个招呼。

    按照礼仪来说是应该的,可是事实上……她觉得刘组长脸上的表情是希望她不要开口。

    好吧,赌一把。

    她没有跟刘组长说任何话,像是不认识的一样从刘组长和那男人的身边经过。

    她离开后,刘组长身体僵硬了几分站定。

    男人看向她疑惑道:“怎么不走了?”

    刘组长闭目,拳头微微握起,随后眼底有了一丝清明:“没事儿,可能是吃多了,胃不舒服了一下。”

    她话音才落,身前又一辆车停下,连褔一从车上下来,见不远处的背影有些像米又白,他站在原地唤了一声:“小白?”

    米又白听到这声称呼回头,见是连褔一,她站在原地对他招了招手:“这里这里。”

    她没有上前去迎接他,因为刘组长她们现在刚走到连褔一的身侧。

    刘组长有几分惊讶,怪不得这个女人这么嚣张。

    原来竟是拖连律师的关系进公司工作的吗?

    看到连褔一,她身边的男人也快步上前:“连律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了。”

    连褔一对他抿唇笑了笑:“霍经理,好久不见了。”

    “您这是刚要来用餐?”

    连褔一浅浅一笑:“今天要请我一个哥们的妻子吃饭。”

    刘组长都不敢回头去再次与米又白对视,倒是她身边的男人回头看去:“这样啊,本来还想邀请连律师跟我一起出去坐坐呢,看来是不能打扰连律师的雅兴了。”

    “下次吧,这位可是我尊贵的客人,不能怠慢了。”

    霍经理回头看了米又白一眼,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成为连律师尊贵的客人。

    “好好,那刘组长您忙,我们这就先走了。”

    “慢走。”

    连褔一说完后走向了米又白:“小白嫂子,让你久等了。”

    米又白不好意了一下:“连律师,您就叫我小白吧,感觉叫我嫂子好像我占了你们辈分上的便宜一样。”

    “行,那就叫你小白吧,我没来晚吧。”

    “没有啊,时间刚刚好的,”米又白抬起手腕晃了晃。

    连褔一点头:“那就请进吧。”

    两人一起进了餐厅,连褔一点了餐后亲自给她倒了杯果汁。

    本来想喝杯红葡萄酒,可是米又白坚持不喝,说自己家教严。

    连褔一知道这小丫头是跟他这儿装呢,大概是怕他会跟老徐告状吧。

    “连律师,如果不是你请我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敢到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诶。”

    “以后你可以经常来,报我名字不花钱。”

    “啊?真的假的,连律师,我发现你实在是太牛了,这餐厅不会是你开的吧。”

    连褔一低头笑了一声:“不是,这是我朋友开的,我入了股,管你吃几顿饭是没问题的。”

    米又白不由得感叹:“我觉得开公司什么的都弱爆了,还是开餐厅好。”

    “怎么说?”

    “天天吃吃喝喝不花钱,多爽。”

    连褔一真心觉得徐暮年这是找了个活宝,一般人不会有这种想法。

    饭菜上来,两人边吃边聊,连褔一道:“暮年这个人呢有点儿闷***,不过他心里热,以后你们夫妻相处过程中如果他说的话不中听你也别往心里去。”

    “连律师,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把我叫出来劝我的吧。

    你放心吧,大叔对我还是不错的,也很迁就我。

    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跟我说过什么特别难听的话。”

    仔细想了想,难道是她抗压迫?

    嗯,也有可能是这个样子的。

    “那就好,吃吧,要不饭菜都凉了。”

    “不过连律师,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连褔一点头:“你问吧。”

    “嗯,大叔他对那个黎乐瑶的感情真的就那么深吗?”

    听到米又白说这个,连褔一有些惊讶:“他连乐瑶的事儿都告诉你了?”

    “是被我发现了啊,他钱包里有那个女人的照片。”

    连褔一笑了笑:“你们因为这件事吵架了?”

    “差点儿离婚,”米又白说的眼睛都瞪大了好多:“幸好后来大叔他坦白了一切,不然我们就真离婚了。”

    “他不会跟你离婚的,”连褔一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的,果然是兄弟,大叔也这么说的。”

    “兄弟这么多年了,我也算是了解他的脾性。”

    米又白点了点头:“大叔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的个性吗?”

    “算是吧,他以前也话不多,可是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好。

    可能是相处久了,彼此之间的共同语言也就多了。”

    “那他跟黎乐瑶的感情就真的那么好吗?”

    连褔一想了想:“这个问题我挺难回答你的。”

    “连律师,你告诉我吧,你告诉我这个,我也有个秘密想要跟你分享。”

    连褔一笑:“哟,这是要跟我做交易?”

    “不是交易,是秘密分享。”

    连褔一扬眉:“先说说,你的秘密有多吸引人。”

    “我知道黎乐瑶为什么跟别人结婚了。”

    “哦?听起来倒是真的很诱人,行,那我就跟你聊聊。

    其实暮年跟乐瑶倒是的确挺合适的。

    只可惜,乐瑶的家境不算好,入不了你婆婆的眼。

    你婆婆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刁钻。”

    米又白竖起大拇指:“认证。”

    “他们的感情其实不错,如果当年真能结婚的话,也是可以白头到老的。

    乐瑶的性子很温和,也不浮躁,跟暮年很搭。

    当然,从前我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我倒是觉得暮年这种性子就应该找个你这种欢脱的。

    不是说人生已经很苦闷了,还是找个跟自己个性互补的人一起生活比较好吗。”

    米又白嘟嘴:“连律师,你是觉得我很小孩子气吧。”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小孩子气证明你心态好。

    如果乐瑶能有你这么好的心态,他们当年就分不开了。”

    “是我婆婆从中搞了破坏吗?”

    “在我看来,你婆婆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还有一部分原因源自于乐瑶的自卑。

    她觉得自己出身不好,配不上暮年。

    加上到了暮年家里后,你婆婆处处为难她。

    她个性本来就优柔寡断的,加上自己的自卑,就更受不了了。

    所以,当暮年的妈妈赶她走的时候,她才会那样离开。”

    米又白蹙眉:“可是她就算要走,总也得跟大叔把话说明白了啊。

    我觉得她的不告而别有些不地道。”

    “如果当初她开了口,你以为暮年会让她离开吗?

    她的不告而别的确是成全了暮年的妈妈。

    可是暮年可就惨了,整个人失魂落魄了好多年。”

    米又白能想象当年徐暮年的样子。

    “大叔真的好可怜。”

    “这两个人大概就是注定了没缘分,暮年可怜,乐瑶也可怜。

    婆婆不喜欢自己,孩子不小心流掉了,她的人生大概也差点儿崩塌了吧。”

    “孩子?”米又白惊讶的不得了:“你是说,黎乐瑶怀过孕?”

    “你不知道?”连褔一看向她。

    米又白摇了摇头:“大叔……大叔没有告诉我这个啊。”

    “那看来是我多嘴了,不过为了不让你误会,我还是把话跟你说清楚。

    暮年为什么这么恨他母亲呢,就因为当年乐瑶怀孕了,他想要结婚,可是你婆婆不同意。

    后来,暮年出门后,你婆婆刁难乐瑶,害的乐瑶摔了一跤,孩子也没保住。

    虽然你婆婆当初派人照顾她了,可是你婆婆却拒绝承认是自己的错。

    乐瑶没有追究,可暮年心里却落下了个结。

    那毕竟是他的孩子,别说暮年了,换做是谁都很难释怀。

    这件事你想过暮年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吗?”

    米又白想了想:“他大概是怕我难以释怀吧。”

    “这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我觉得另一个原因应该是他害怕想起那份回忆。

    本来憧憬着马上要成为父亲的人,结果孩子却忽然间没有了。

    随后不久,未婚妻也离自己而去,暮年那时候真的是一下子沧桑了不少。

    从前我虽然看不上你婆婆的为人,但她是暮年的母亲,我还会选择尊重她。

    可自打这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徐家。

    因为我觉得你婆婆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

    她不尊重自己没有关系,可她也没有尊重自己的儿子。

    就因为她的乱搅和,让有情人最终不能成为眷属。

    这是罪孽,而且她还直接的害死了自己的孙子辈后代。

    是在很难让人释怀。”

    米又白点了点头,这件事婆婆做的的确是太过分了。

    之前公公跟她说结了婚就抓紧时间要宝宝,趁着公婆都年轻,他们还能享受这份天伦之乐。

    可现在想想,她都觉得有心理阴影,她家条件也不好,婆婆不会看不上她生的孩子吧。

    哎,今天的这个大新闻又要让她消化一段时间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是真的不该掺和进这段感情中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