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这声对不起,他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第369章 这声对不起,他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果成林无语:“你不觉得这样的婚姻太随便了吗?

    老人们的想法有些守旧,但你可以改变他们的呀。”

    “本来我是觉得这样被迫安排婚姻有些不开心。

    可是今天见到你,我忽然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果成林揉了揉眉心:“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叔叔说,你看上了一个农村的丫头。

    那女孩儿在外地念大学呢。”

    果成林吃惊,这件事爸爸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还让人监视他了?

    “你跟她成不了的,就算没有我,叔叔也不会让你娶她的。”

    果成林蹙眉:“你都知道些什么?”

    “叔叔经常跟带你插队的队长保持书信联络。

    所以你在小牛村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

    有些事情,叔叔跟阿姨说的时候我也听到了一些。

    我知道那个女孩儿长的蛮漂亮,但是被人糟蹋了。

    也知道你跟她好上了。”

    果成林起身:“不管怎么说,我就跟你说两件事儿你好好听着。第一,我有喜欢的人了,不会娶你。

    第二,不管你跟你爷爷之间的约定是怎样的,我希望你能够自重,离开我家,我可不想毁了你的名誉。”

    他说完就离开了,他回了家,掀桌子跟自己的父母吵架。

    父亲颤抖着手指着他:“你看看你被那小妖女迷惑成什么样儿了。

    一双破鞋,你也当成宝了,我告诉你果成林,想要娶那女人就一个办法,等我死了。”

    果成林冷哼一声转身进了自己房间,他心里很郁闷,觉得自己被自己的父亲监视了,很难受。

    不过难受之余,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梦想。

    他每天拼命的学习,想要靠进一所自己想去的大学。

    回来后的几天,他时常给蔓芝写信。

    可是一封一封的信最终都石沉了大海。

    他心里很纳闷,想不通为什么蔓芝从来不回他的信。

    以前在小牛村的时候,她给家里寄信都会顺带给他寄一封的。

    因为实在太过担心,他在回了城里之后的第三个月终于踏上了去周城的火车。

    可是来到周城中医药大学后她才知道,原来蔓芝已经在一个月前去了北京的一所大学交流学习了。

    他打听学校的老实蔓芝去了哪所学校,可却没有人肯告诉他。

    就这样,他只能败兴而归。

    整整一年,她跟蔓芝完全没有联系。

    直到一年后,他也考上了大学,开始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

    时光匆匆,大二那年暑假,他再次回到了小牛村。

    再次见到他,徐家人都是一脸的唾弃表情,一开始他还有些不解。

    直到后来见到了徐叔,才从徐叔嘴里得知原来在他离开那年的第二个月。

    有个女人去蔓芝的学校见蔓芝,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希望蔓芝不要勾搭自己的未婚夫。

    还说自己已经怀孕了,这个孩子必须要生下来。

    蔓芝当时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周城,去了北京。

    当时他对徐叔说,这一切都只是误会而已。

    可是徐叔却只能无奈,因为蔓芝已经结婚了。

    蔓芝本来考大学就晚一年,加上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师兄待她不错,一直都在追求她。

    她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那位师兄,那师兄并没有嫌弃她,所以两人就那样结婚了。

    果成林当时只觉得心都痛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跟蔓芝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

    他那么爱的女人,等了那么久的女人竟然完全不相信他……

    他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小牛村,再也没有回去过。

    回了安城后,他跟家里大吵了一架。

    爸爸说:“就算这事儿是我跟你妈安排的又怎么样。

    你以为你做对了什么吗?

    你连父母的话都不听了,你还有点儿人性吗。

    跟那个姓徐的女人,你想都别想。

    我告诉你,你要么跟馨雨结婚,要么……跟我脱离父子关系。”

    “你就这么想让我跟付馨雨结婚是吧,好,我结,不过你别后悔。”

    就这样,他娶了付馨雨,婚礼过程一切从简。

    后来,他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创业,几乎将付馨雨完全冷落了。

    婚后八年,付馨雨都没能怀孕。

    这件事儿让果成林的父母很是失望。

    他母亲时常带付馨雨去看病,可是没有任何一家医院说她有病。

    当时付馨雨也要强,就是不肯告诉他父母,其实这么多年,他根本就不碰她。

    这样过了很多年,一直到有一天,他喝多了酒。

    付馨雨无怨无悔的照顾他,他看到她那副嘴脸的时候很是生气就骂了她。

    可她非但不哭还笑着说:“这么多年,你终于会用另一种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他那天气血冲头,就说:“你以为我只会用这种方式吗,我还可以用更狠的方式。”

    那晚,他在婚后第一次要了她。

    她对他说:“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即便没有爱情,也该演变成亲情了,可知道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永远是你的敌人。

    不过无妨,果成林你听着,我既然嫁给你,就会陪你到死的那一天。”

    其实那天他很后悔,可是,后悔又能如何呢?

    一个月后,付馨雨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是件让她高兴地不能再高兴的事情。

    可是从那天开始,果成林不回家了。

    付馨雨并不生气,就这样一直到怀孕生产也没有找过他一次。

    果成林是在她生完孩子以后的第三天才知道自己当了父亲。

    愧疚感促使他回了一趟家,当看到襁褓中的婴孩时,他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他可以对一个不信任自己的女人死心塌地这么多年。

    可却辜负了一直无怨无悔的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回家了。

    只是即便回家,因为跟付馨雨之间没有那么深刻的感情,所以他对付馨雨的态度依然不是很好。

    但付馨雨却很容易满足。

    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果游恺六岁的那年,他又去毕竟出差,因为胃不舒服,所以他便去了一趟医院。

    就是那天,他在中医科遇到了当时的副主任医师徐蔓芝。

    时隔十六年两人再次相遇,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那天,果游恺对她心有怨恨,一见是她便起身要离开。

    蔓芝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只是在他开门的时候道:“我后来去找过你。”

    果成林回身望向她。

    蔓芝双手交握,虽然已经是近四十岁的女人,可她脸上却依然有着少女般的红润。

    “我爸跟我说了你的事情,知道自己错怪了你,我很后悔。

    我去找过你,可是当时你已经结婚了。”

    果成林冷笑:“难不成我要一直等着一个不信任我的女人嘛?”

    “我不是不信任你,是因为没有自信。

    当年你也知道我身上发生过什么。

    面对你,我一直有些害怕,我总是会想,你那么优秀,如果你跟别人在一起了呢。

    想着想着,那个别人就真的出现了。

    只是……我没想到,你最后竟然也没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果成林蹙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去找你的那个女人跟我现在的爱人不是同一个?”

    蔓芝点了点头:“对,不是同一个,你现在的妻子更加漂亮一些。”

    那一刻,果成林心里是一阵翻江倒海的痛,这么多年,他竟然误会了馨雨这么多年。

    去找蔓芝冒充孕妇的人不是馨雨,不是她……

    他打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那天,他没有参加那个很重要的会议,直接买了飞机票回安城。

    他知道,自己从安城出发的时候,馨雨正在重病卧床。

    他要回去跟她说一声对不起。

    当时他满心期待,期待付馨雨原谅他之后一家三口从此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事与愿违,他回去的时候,馨雨因为肺癌晚期已经走了。

    就在他进入病房前一个小时含恨而去。

    这声对不起,他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而果游恺也就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恨他入骨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