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或许是从那一天爱情就开始了

    第365章 或许是从那一天爱情就开始了

    听果成林这样一说,秦简倒是有些吃惊,不是吗?

    她也只是听别人这样说起过而已。

    事实上,果成林这个人在安城一直都是个很神秘的存在。

    他的神秘大概正是因为外人对他的不了解吧。

    这么一说,她倒更加好奇果成林的故事了。

    “不是吗?”

    果成林点了点头:“不是,其实,我这么大岁数才有了果游恺是有原因。

    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生人,你应该听说过知青下乡这件事吧。”

    秦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二爷爷家有个大伯当年就下过乡。

    小时候跟我大伯坐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跟我们说知青下乡的那点事情。”

    果成林笑着点了点头:“对,其实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那些下乡生活的年轻人当年虽然对下乡这件事充满了不满。

    可是回来以后,多多少少都会开始怀念过去的生活。

    毕竟不是每个那个年代的年轻人都能够拥有那种回忆的。

    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乡下的生活是痛并快乐着的一段人生。”

    秦简走到果成林对面端坐,听他讲起了过去的故事。

    那一年,果成林18岁,他的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团职干部。

    知青下乡政策一下来,他父亲第一拨将她送到了乡下去。

    走的时候,他是百般不愿意的。

    因为当时他想读大学来着,可是一旦去了乡下,他的大学梦就不得不告一个段落。

    到了向下的第一天,他们一群人被分别分到了几个村子里。

    他跟自己的一个初中男同学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大男孩儿一起分到了一个叫小牛村的地方。

    那个村子在当地算是条件最好的了。

    他之所以被分到了那里,据说是他爸虽然把他送到了乡下,可因为心里于心不忍,所以就给带队的队长送了点东西。

    到了小牛村后,他们几个人被安排进了村东头大队的房子里。

    一共是三间房,两个卧室和一个厨房。

    他们一行人一共有四个男生和两个女生,大家都跟村子里的人一起吃一起干活儿。

    对于当地的老百姓来说,这群知青其实就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少爷。

    刚到那里的时候,谁都不会干活儿。

    非但帮不了什么忙,还总是帮倒忙。

    不过四天,跟他们一起的一个女孩子就因为太累生病了。

    以前有了病,大家就知道要把人送到医院里。

    可当时的环境,他们住在农村里,没有医院。

    一整个乡镇的百姓都是在几个村子里的卫生室里看病的。

    不过也幸好,小牛村就有一个卫生室。

    在卫生室里当医生的是一位乡下的赤脚医生。

    他们几个急急忙忙的把女孩儿送到了卫生室。

    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后就让几个知青把她带回去。

    还说这女孩儿是因为想家,加上这几天干活太累,有些体虚。

    休息几天就好了,让知青们好好照顾她。

    可是当时的情况有些麻烦,知青一行一共六个人。

    四个男孩子都不会照顾人,只有一个女孩儿还因为胆子小天天哭哭啼啼的,年纪很小没法儿照顾人。

    看几个年轻人可怜兮兮的,那位赤脚医生便把他女儿叫了出来,说让她的女儿负责去照顾那个生病的女孩儿几天。

    赤脚医生的女儿叫蔓芝,徐蔓芝。

    当年与果成林初识的时候她17岁,正在读高一。

    虽然是在农村土生土长的,可是蔓芝身上却完全没有那种土气的样子。

    第一次在卫生室见到她的时候,她穿着一件白色碎花的衬衫和军绿色的裤子,外面套着一件跟他父亲身上一样的白大褂。

    因为是周六,学校没有课,所以她便在家里帮她爸爸的忙。

    听到爸爸的吩咐,她便搀扶着生病的知青跟大家一起回到了知青们住的村大队里。

    蔓芝说话的时候很豪爽,性格也很豪迈,加上跟知青们同龄,所以一来二去就跟大家打成了团。

    后来没事儿的时候,蔓芝时常去村大队找大家玩儿。

    有一天,果成林从地里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骑着自行车经过村大队门口的蔓芝。

    她从车上下来问他:“成林,这才十点你怎么就回来了。”

    果成林眉心皱的发紧:“我胃不太舒服。”

    她将车子听到了墙边:“那你进去躺会儿吧,我帮你烧点儿热水。”

    果成林点了点头:“好,谢谢。”

    他进屋后就躺下盖上被子睡着了,过了半个多小时,蔓芝端着一碗热水进来,见他额头上全是汗,她有些担心的帮他把了把脉。

    因为从小耳读目染,蔓芝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中医中药这些东西了。

    虽然不能说精通,但是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帮乡里乡亲的百姓把把脉。

    给果成林把完脉后,她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凉的吃太多了,伤了脾胃。”

    果成林蹙眉:“可能是吧,好久没有喝过热水了,最近大家干完活儿回来都懒得动弹烧水,都是直接喝凉水的。

    可是大家都没事儿,我一个男子汉,怎么还会难受。”

    “人和人的体质不是不一样吗。

    来,我扶你把这碗热水喝了。”

    蔓芝将他搀扶起来,一勺一勺的帮他边吹边喂他喝了下去。

    他喝过热水后,蔓芝道:“你稍微躺一会儿,我回家去帮你抓点药过来熬上。”

    果成林感激的看向她:“蔓芝,谢谢你啊。”

    蔓芝抿唇:“如果你真感谢我的话,帮我个忙吧。”

    “你说。”

    “我听大家说,你是你们几个人中学习最好的。

    而且你不是高二了吗,你能不能没事儿的时候帮我补补课啊。

    我数学有些弱。”

    果成林一听有些惊讶:“现在很少有农村女孩儿像你一样喜欢读书的。

    我看小牛村里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在忙着挣工分呢。”

    蔓芝嘻嘻一笑:“嗯……因为我有梦想的原因吧。

    我不想一辈子在庄稼地里为了那点儿公分浪费生命。”

    果成林惊讶的看向她:“梦想?”

    “嗯,农村女孩儿也可以有梦想的啊。”

    “你的梦想是什么?”

    蔓芝毫不犹豫的道:“我想要成为一个中医。

    我觉得,中医才是我们国家应该世代传承的瑰宝。”

    “中医?”果成林勉强的扬起唇角笑了笑:“好,我明白了。

    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巧了,我刚好数学成绩还不错。”

    “哇,”蔓芝开心的拍了一下手:“太感谢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

    我现在就去给你抓药。”

    她开心的看着他笑着转身跑了出去。

    不知道是因为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没有人照顾的原因。

    还是因为自己真的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那天,蔓芝的笑容就像是烙印一样刻在了自己的心上。

    直到今时今日他依然不能遗忘。

    有的时候他会想,所谓的情不知所起,是不是都是这样不知不觉发生的呢。

    反正那天,他的心脏真的漏跳了好大一个节拍。

    以至于后来他的同伴们都回来了,他下午明明可以去地里干活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就是不愿意出去。

    他说自己很不舒服,起不来。

    这样一来,他非但不用出去干活儿,还可以请蔓芝来这里照顾他。

    虽然蔓芝家是开医务室的。

    可是在农村,不是什么大病,大家一般都会选择忍一忍耗过去。

    所以平常没什么事儿的时候,蔓芝的家人还是会去干活挣工分的。

    在那个年代,工分这两个字就是钱的代名词。

    那天,蔓芝没有回家吃饭,而是在院落里帮他熬药。

    吃过药后,他身体真的舒服了许多,她请教他数学题,他为她答疑解惑。

    忙碌的午后,清风和煦,蝉声阵阵,池边蛙鸣,或许是从那一天爱情就开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