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开颅手术不算顺利

    第348章 开颅手术不算顺利

    果游恺挂断电话看向秦简摇了摇头:“情况不太乐观。

    今天早上是孔琳开着温蒂的车上了高速后将车开到了涂洲。

    安城的警方与涂洲的警方联系上。

    那边传来的消息是,那辆车在山崖下被发现。”

    “天哪,”秦简看着果游恺,眼神有些惊恐,“那温蒂……”

    “不知道,听说在涂洲的医院里抢救。”

    秦简看他:“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只能等结果了。”

    秦简也是纳闷了:“车子不是孔琳开的吗?为什么孔琳回来了,那辆车却掉进了山崖?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件事只有孔琳能解释了,可是你看那个孔琳,嘴硬的很。”

    秦简蹙眉:“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回头去看看温蒂那辆车的行车记录仪。

    如果里面的内容没有被删除的话,或许……还能找到答案。”

    “删除?”

    果游恺点头:“我看那个孔琳做事好像很缜密。

    既然她要把那辆车弄下山崖,应该就会提前将记录仪中的内容删除。”

    秦简无语的摇了摇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很是人心隔肚皮啊。

    你看那个孔琳,虽然很八卦,可是平常也是一副很善良的样子。

    谁能想到她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杀人。”

    “温蒂也是太好大喜功了,如果这件事儿她能在一发现端倪的时候就向我汇报,那她或许可以逃过这一劫。

    只可惜啊,她太想向别人证明自己了,这就是她的缺陷。”

    “这世上的人哪有没有缺陷的啊,你有我有大家全都有。”

    秦简还是觉得温蒂挺可怜的。

    果游恺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不管你想什么,该发生的事情都还是在发生,你什么也改变不了,所以……睡觉吧。

    该处理的事情,我明天带着公司里的人去处理。”

    秦简点头,是啊,果游恺的话有道理。

    即便会胡思乱想,觉还是要睡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呢。

    她进浴室洗漱,果游恺给曲经理打了一通电话。

    因为她是助理办的经理,两个出事的员工都是她的人,她也很是惊讶。

    “先不说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儿的话了。

    明天一早我要去一趟涂洲的医院先去看一下温蒂那边的情况。

    回来后还要去一趟警察局,到时候你随行吧。”

    “好的果总。”

    “对了,温蒂的父母那边你负责通知一下吧。

    她的父母有什么想要跟公司谈的条件,你全权处理。”

    曲亚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果总,那我明天一早在公司楼下等您。”

    “好。”

    第二天一早,秦简先起床做好了早餐,她来将果游恺叫醒。

    果游恺看了看时间:“亲爱的,才七点啊。”

    “懒觉有的是时间睡,你今天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还是早点起来吧。

    喏,这是我给你搭配好的衣服。

    牙膏挤好了,你先去洗漱,一会儿出来吃早餐。”

    果游恺打了懒仗起身:“好好好,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秦简淡淡的抿了抿唇先出去了。

    吃早餐的时候,秦简往他碗里夹了点菜:“看完温蒂以后给我打个电话吧。”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惦记太久的。

    不过不管结果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收敛一下自己的情绪。”

    秦简明白果游恺的意思,她是想让自己不要太悲伤。

    她抿唇淡淡的点了点头。

    “还有,今天你就别去公司了,在家里休息吧。

    我上午不在那里,你去了也没有意思。”

    秦简呵呵一笑:“我在家里更没有意思。

    就一个人也没劲。

    我还是去公司吧,公司里好歹人多。

    中午你要是还回不来,我就去陪叔叔一起吃顿饭。”

    “那也好,下班的时候我要是还没回来,你就自己开车早点回家。”

    “嗯,”秦简点头:“你就别嘱咐我了,我又不是个小孩子。”

    “对,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小孩子的妈,我不担心才奇怪。”

    果游恺摇头叹息一声放下筷子:“行了,吃饱了,好几天没有吃你做的菜了,今早吃的有点儿多了。”

    他说完起身:“走,我捎你去公司。”

    车子开到公司门口,见曲亚妮站在那里,果游恺将车停下对身侧的秦简道:“你先上去把。”

    “嗯,路上小心点儿。”

    “放心吧,”果游恺揉了揉她的头。

    秦简从车上下来对曲亚妮点了点头:“曲经理。”

    曲经理抿唇对她和善的笑了笑,完全不是从前对她严厉的样子:“小简,你上楼去吗?”

    “是啊,曲经理祝你们今天一切顺利。”

    秦简说完先走了,曲经理对果游恺道:“果总,我来开车吧。”

    “不用,上车吧。”

    曲亚妮连忙小跑到副驾驶座上,一上车她就不禁感叹了起来,这名牌的跑车就是不一样,坐进来的体验是不同的。

    “昨天我让你办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曲亚妮恭敬道:“果总,我给温蒂的父母打过电话了,也连夜给他们派车去接他们将他们送到了涂洲。

    不过具体的情况还要一会儿到了涂洲才能知道。”

    “孔琳的个人情况你之前清楚吗?”

    曲亚妮摇了摇头:“我要是早知道她的心里有问题的话,肯定会一早跟她谈谈的。

    她平常在公司的时候很爽朗健谈,我还以为她是个活泼的姑娘。

    谁能想到她心里还有这样的阴暗面。

    前几天我还跟温蒂一起吃过饭,她跟我打听孔琳的事情了。

    当时我问她为什么打听她也不说。

    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或许就能帮他们调和一下她们之间的误会了。

    温蒂这姑娘个性虽然犀利了点儿,但心眼儿还是不坏的。

    你说她怎么就遭到这种大劫了呢。”

    曲亚妮说着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心里也挺难受的。

    温蒂这个女人对她来说还是挺懂事儿的。

    果游恺看了曲亚妮一眼:“你没看过孔琳的简历?”

    “看过的。”曲亚妮点头,这种时候她不敢隐瞒。

    “你不知道她父亲是为什么死的?”

    曲亚妮心里紧张了一下:“知道,她刚来我手下的时候我还找她谈过话。

    我问她父亲在这里工作过,还是在这里工作期间离世的,她会不会恨公司恨果老儿。

    她说她没有那种想法,各人有各命。

    她也得活,也得赚钱养活自己。

    当时她说这些的时候听诚恳的。

    而且我以为人力资源部那边应该是审核过她的,也就没有多想。

    她在公司里工作了不是一年两年了。

    虽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做为,但也一直中规中矩的。

    有些事故出的真是很令人措手不及。

    您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真的吓了一跳。

    孔琳和温蒂这两个人平常也没有什么交集呀。

    她们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深仇大恨呢。”

    果游恺没有再做声,曲亚妮说了几句后也自讨没趣的闭上了嘴巴。

    车子开了四十多分钟来到了涂洲的中心医院。

    两人一通打听后来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

    温蒂的父母双双在门口哭天抹泪的好不伤心。

    见到他们,曲亚妮走上前道:“杨先生,杨太太,你们好,我是成天集团的助理办经理,这位是我们成天集团的副总裁。

    我们今天是特地来探望温蒂的,不知道温蒂现在怎么样了。”

    听她一说话,两人哭的更是伤心了。

    果游恺觉得现在也没法儿跟正在悲伤中的人沟通,他转身走到医生办公室打听温蒂的情况。

    跟医生交流过后他才知道,怪不得温蒂的父母哭的那么凶,原来他们赶来之前,温蒂刚刚又被紧急抢救了一次。

    她颅内出血严重,送到医院的时候也不算及时,所以开颅手术不能算是顺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