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果游恺你不是人

    第347章 果游恺你不是人

    “万一这件事儿真的跟洛恩湫没有关系呢,”秦简觉得这时候还是先把孔琳调查利索了为好。

    “全世界也就只有你还相信那个洛恩湫或许不是个坏女人。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形容那种满腹心机还爱装可怜的心机女来着?

    白莲花?绿茶变?心机婊?

    总之不管哪个词儿移动在洛恩湫身上都不委屈她。

    这件事你不用劝我,在家乖乖听我的话,等着我。”

    果游恺转身离开,秦简有些担心的走到沙发边坐下。

    虽然不是那么喜欢温蒂,可是……毕竟是一条人命。

    她不担心是假的。

    温蒂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儿才好啊。

    果游恺下楼后先给莫宁琛打了一通电话。

    “你在哪儿。”

    “家里。”

    “去洛恩湫家楼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莫宁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吗?”

    “怎么,你没时间?”

    “我倒没什么事,只是这么……”

    “那就别废话,”果游恺打断了莫宁琛的话:“我现在已经出发了,你住的近,应该比我先到,把洛恩湫约下楼来。”

    莫宁琛沉默片刻后点头:“好吧,我知道了,现在就去。”

    果游恺在十五分钟后来到了洛恩湫家的楼下。

    洛恩湫穿着一件雪白的长款羽绒服,与穿着长风衣的莫宁琛站在路灯下聊着什么。

    果游恺的车一停下,两人就一起走了过去。

    洛恩湫脸上闪过一丝丝的惊喜:“游恺,宁琛说你找我有事要说?”

    他的脸色冷冷清清的,“洛恩湫,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整理好在中国的所有的一切,立刻出国去。”

    洛恩湫不解的望着他:“我又做错了什么?”

    “跟一个骗子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是我的耻辱。”

    “我……”洛恩湫握拳:“果游恺,你别再欺负我了。

    我到底又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对我。”

    “你竟然能指使孔琳弄那种邪恶的快递。

    我们给过你那么多次让你自己招的机会,可你就是不肯承认。

    现在你虚伪的嘴脸已经被曝光了。

    我现在连跟你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知道吗?

    别指望我们果家会再给你一分钱。

    也别说你父母是为了我爸而死的。

    他们都是被你克死的。”

    “果游恺,”洛恩湫怒吼着尖叫了一声:“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这个混蛋。”

    莫宁琛也是上前拉住他:“果游恺,我知道你现在或许因为什么事儿而在气头上。

    但你还是冷静一点儿的好,有什么事情先说开吧。”

    “你们两个都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温蒂因为调查快递事件而失踪了。

    洛恩湫的那个朋友孔琳跟成天集团有仇。

    她的父亲当年在成天集团做工人的时候中午自己去洗澡不小心淹死在了湖里。

    她恨我,她家有一面墙上全都是贴着诅咒我和我爸的照片。

    那个女人自己在警察局亲口招人的,说快递和恐吓短信都是她弄的。

    指使她的人就是洛恩湫。”

    “不是我,”洛恩湫摇头哭成了泪人儿:“不是我。

    我不知道孔琳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不是我。”

    “你当然不会承认,所以也无所谓了。

    现在我对你的耐性已经欠费了。

    我爸一次又一次的对你宽容,可你似乎都当成了应当应分的。

    告诉你洛恩湫,我爸就算欠了你爸妈什么,也是跟你爸妈的情分。

    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今天我见到你的时候没有给你一巴掌你就谢天谢地吧。

    莫宁琛,今天把你找来就一个目的。

    帮我当个见证人,以后这个洛恩湫跟我们果家没有任何关系。”

    他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知道洛恩湫是个要面子的人。

    他把这些话当着莫宁琛的面儿说完,她若见凡还有点儿自尊心,就该知难而退了。

    他摔上车门离开,洛恩湫对着他远离的车怒喊:“果游恺你不是人。”

    莫宁琛望向她:“恩湫,到底是不是你。”

    “不是我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孔琳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跟孔琳根本就不是朋友。”

    莫宁琛听她这么说的时候表情略带失望:“恩湫,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跟孔琳是朋友。

    你们不是还一起分享了秘密吗?”

    洛恩湫的心怵然一缩,莫宁琛也不信她:“我们是一起分享过秘密,可那是……”

    她该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她都是错的。

    洛恩湫忽的蹲下身,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眼泪抑制不住的流。

    莫宁琛看着她此刻的模样,虽然可怜,虽然凄凉,可她却没有打算再安慰。

    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听着脚步声一点点的走远,洛恩湫死命的咬住唇角。

    有谁能像她一样,爱一个男人爱那么多年。

    有谁能比她为果游恺付出的更多。

    青春,整个青春她都用在了等果游恺身上。

    她自己都不记得为那个男人流过多少的眼泪了。

    可是呢,她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绝望的。

    可是今天她才知道,她也会绝望,心真的好冷。

    为什么她要到今天才明白,原来干枯的沙漠上是开不出花朵的道理。

    她真的好傻,太傻了,她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转身回家。

    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哭了。

    因为这世上最软弱的报复就是无力的眼泪。

    秦简一直都很担心,到后来干脆穿上羽绒服来到楼下等。

    果游恺的车开回来的时候,见她在门口,他一脸不悦的下来将自己的风衣罩到了她的身上。

    “你这个蠢女人,怎么跑出来了。”

    秦简呵呵一笑:“我不是因为担心你才下来等你的吗。”

    果游恺搂住她往楼上走去:“行了行了,别在这里说了,回家去说。”

    回到家,他帮她将两件外套脱下挂到了衣架上,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打了个冷颤,楼下是真的冷啊。

    果游恺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来,握着,暖和一下手。”

    秦简叹口气:“果游恺,我也不是个什么特别善良的人。

    可是这会儿怎么想起温蒂就是担心呢。

    平常看到她也没有那么喜欢她啊。

    人怎么会这么奇怪呢,总觉得她是被我连累到了。”

    “怎么会是被你连累?是她自己交友不善。

    之前她跟洛恩湫和孔琳不是也走的很近吗。

    只是可能最后她们三个各自有各自的目的,才会转着圈儿的互相算计。”

    “对了,你今天找洛恩湫都说什么了?

    你走了之后我也想了一下,其实我觉得快递这件事可能真的跟洛恩湫没有什么关系。

    怎么想都觉得那个孔琳有些奇怪。

    至于哪儿奇怪我又真的说不上来。”

    “好了,这事儿别再说了,”他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宁可在国外也不愿意回来呢。

    我真的是很不喜欢洛恩湫那副嘴脸。

    我这个人一向直率,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的时候多看一眼都烦。

    那个洛恩湫明知道我讨厌她,还非要表现出一副温顺善良的样子。

    她天天在说等我等我,其实归根究底,她在等的是我还是果家少夫人的名头都不一定。”

    秦简看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她有些担心。

    准备要洗澡睡觉的时候,果游恺接到了电话。

    “果总,我是高局长,您说的没错,我们的人真的在高速路的监控视频中找到了孔琳的身影。

    我们调查了一下,她开的那辆车就是失踪的杨文的。”

    果游恺蹙眉抬眼望向秦简。

    秦简看到他的眼神连忙凑了过来轻声问道:“怎么了?”

    果游恺对她摇头使了个眼色问道:“那车子现在在哪里?”

    “那辆车被人在涂洲发现,已经坠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