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越来越复杂的事件

    第346章 越来越复杂的事件

    秦简有些担心:“是真的出什么事儿了吗?”

    “孔琳抓到了,但是没有找到温蒂。”

    “啊?怎么会?”秦简惊呼一声:“难道是孔琳把温蒂给……”

    “在一切都没有结果之前,我们都不要乱猜。

    警察和我找的人都在继续搜寻,安城就这么大,总会找到的。”

    他说着揉了揉她的头:“好了,不是想跟我去警察局看看的吗,去穿外套。”

    秦简连连点头起身拿起外套披到身上后跟果游恺一起下楼上次。

    来到警察局,局长带他们来到单独关着孔琳的房间。

    她的眼神有几分丧气。

    一看到果游恺和秦简来了,她微微扬了扬眉后站起身鞠了鞠躬:“果总,秦小姐。”

    秦简纳闷了一下,她怎么是这样的态度。

    果游恺上前:“你把温蒂怎么样了。”

    “刚刚警察就问我温蒂怎么了,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她说着就闭目落泪坐到了椅子上:“干嘛都要跟我过不去。”

    “你敢说温蒂没有去找过你?”

    “没有,没有,她昨天晚上是来过我家。

    可是后来她就走了。”

    警察喝道:“我们在你家发现了带有血迹的绳子,你还敢狡辩。”

    “绳子是我家的,可这跟温蒂有什么关系。

    昨天温蒂去我家的时候那根绳子就已经在了。”

    “绳子上的血迹你怎么解释,”警察的声音不大,但也很有威慑力。

    “那是我的血,我不小心割破了手蹭上的,”她说着将自己的手指放到了桌上。

    “我说过很多遍了,因为我一个女孩子自己住,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害怕。

    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用绳子将几个凳子绑在一起堵住门。

    前天我手割破了,用绳子绑凳子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血迹。”

    秦简转头看向果游恺,两人交流了一个眼色。

    果游恺问道:“孔琳,你墙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孔琳看向他咬唇,“果总应该都调查过了吧。

    我是因为我爸的事情才恨你和果老儿的。

    可我没有什么本事,所以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你们了。

    虽然你们不会怎么样,但我的心里会痛快许多。”

    “快递的事儿呢。”一直没有开口的秦简也终于忍不住了。

    “别告诉我快递的事情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温蒂昨天就是来我家找我问我快递的事情的。”

    “那你说,快递的事情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秦简看向她:“你最好不要撒谎。”

    “跟我没关系。”

    果游恺侧头在警察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警察上前道道:“把你左侧的脚踝露出来。”

    孔琳蹙眉望向警察:“你们不可以对我进行人身伤害,也不可以屈打成招,不然我只要出去了就一定会告你们的。”

    见她不肯配合的样子,警察直接转身去找来一个女警协助将孔琳的些脱掉扒出了她的脚踝。

    当看到她脚踝上那朵小花纹身的时候,果游恺和秦简对望一眼。

    秦简眼神一冷:“孔琳,你还真是一句话十个谎。

    快递的事情就是你做的。

    还有那个恐吓视频也是你拍的。”

    “你胡说八道。”

    “拍视频的人脚踝上就有一朵这样的小花纹身。

    你狡辩也没有用的。”

    孔琳蹙眉望向她:“秦简,会在脚踝上纹身的人多了,你凭什么这么冤枉我。”

    果游恺上前将秦简拉到自己身后冷魅的望向孔琳。

    “只要把你脚踝上的照片拍下来跟视频中的截图比对就可以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你了。

    你不知道吗,警察现在破案的手段可多了去了。”

    两个警察交换了个眼色,“你去拿相机。”

    果游恺继续道:“如果你现在主动招了,我或许可以不跟你计较这件事。

    但如果你还不招,等着被专家比对了出来,我会直接告你的。”

    孔琳望向果游恺,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咬唇:“是我做的。”

    “刚刚为什么不承认。”

    孔琳沉默了片刻后道:“因为做这件事不是我的本意。”

    “谁指使你的?”

    “果总应该能猜得到吧,”她眼神间带着丝愧疚:“在公司里,除了恩湫还有谁会那么讨厌你。”

    听到这话的时候,秦简心里也不自觉的慌乱了一下,又跟洛恩湫有关?

    她以为洛恩湫已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她甚至想过之前是不是真的冤枉了洛恩湫。

    可转来转去,这件事儿怎么又转到了她的头上呢。

    果游恺脸色更是冷漠:“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没有给我好处,因为之前我在您面前出卖过她。

    她总是说我欠她一个人情,让我还她。

    毕竟当时我拿了你五万块钱的这件事是事实。

    是因为这个……我才帮她的。”

    果游恺冷哼一声换身拉着秦简就离开了。

    秦简看他一脸气愤的样子问道:“果果,要去哪儿啊。”

    “我送你回家之后去找洛恩湫算账。”

    秦简拉住他:“这件事总不能只听孔琳一个人的吧。”

    “那个洛恩湫就是这种卑鄙无耻的人。”

    秦简蹙眉,她也不认为洛恩湫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可是之前她们谈过,在别的事情上她都会承认,没有理由快递的事情却死活不认。

    她们不就是以为快递的事情闹翻的吗。

    “果果,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温蒂。

    孔琳说温蒂的失踪跟她没有关系,怎么可能啊。

    温蒂这几天分明就是在调查她。

    连我都觉得孔琳的话分明就是有问题啊。”

    果游恺冷哼:“看来之前是我小看了这个孔琳。

    我以为她一个读万卷书的人应该很聪明,不至于做那种恶毒的事儿。

    可现在看来……温蒂的确有些悬。”

    秦简伸手掩唇:“温蒂不会已经……被害了吧。”

    “这个女人现在是在拖延时间,在没有实际证据之前,警方只能扣留她24小时。

    一旦24小时过了,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秦简轻轻咬着手指的关节,她想到什么似的道:“那绳子上的血迹呢?

    她说血迹是她的,可如果不是呢?是不是就可以证明她在撒谎?”

    “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的,”他摇了摇头:“算了,人命关天,还是先找温蒂吧。”

    果游恺带她先来到警察局长的办公室,局长热情招待了他。

    “果总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我就问一件事,这个女人是在哪里被抓到的?”

    “在回安城的高速路出口的出租车上。”

    “高速路口?”果游恺想到什么似的眉心微扬。

    一个早晨还在公司里上班的员工在时隔几个小时后却从高速路上坐出租车离开。

    即便是去最近的出口转了一圈后又折返回来也得要一个半小时……

    “高局长,能不能借我几个人去逐一查一下今天早上九点之后上高速公路的车中有多少是在最近的路口下高速的?

    我怀疑是孔琳将温蒂送出了安城后又折返了回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应该无法打车,只能自己开车,去检查监控的警察一定要好好留意每一辆上高速路的司机。”

    “当然可以,我这就派人过去。

    果总先回去休息吧,我会让手下人加紧调查的。”

    果游恺点了点头:“那我就等待高局长的好消息了。”

    他带着秦简离开后将秦简送回了家。

    见他还要出门,秦简拉住他,一脸的担忧:“你要去哪儿啊。”

    “我出去办点事儿,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先洗个澡在床上躺一会儿。

    一个小时,不用,半个小时我就能回来陪你。”

    秦简不肯松手:“你还是决定要去见洛恩湫?”

    “这件事你别管,我要让那个洛恩湫滚出中国。

    她已经把我的底线刨开了,这一次谁都劝不了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