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秦简,是秦简在害她

    第324章 秦简,是秦简在害她

    果游恺抱着快递盒冲进了莫宁琛的办公室。

    莫宁琛正在忙着,听到巨响他不悦抬眸望向门口。

    见是他,莫宁琛放下手中的笔:“怎么这么大火气。”

    果游恺将快递盒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打开看看。”

    莫宁琛纳闷的看了她一眼后将快递盒打开。

    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眉心皱紧:“怎么回事。”

    “我怀疑跟洛恩湫有关。”

    莫宁琛看着他沉默了片刻:“恩湫……不至于做这种事吧。”

    “除了她,还会有谁这么恨秦简。”

    莫宁琛将快递盒盖上:“如果没有证据,还是不要乱来的好。”

    “你又想维护她?”

    “不是我想维护谁的问题,你最该解决的是恩湫的心结。”

    “我要是娶了她,她就没有心结了,你觉得我得娶她?”

    莫宁琛再次沉默:“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说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你有没有办法解决,如果你有,那你出面解决。

    如果你没有,那我只能违背我爸的意思对付她了。

    洛恩湫现在就是在仗着我爸对她的愧疚无法无天。

    我爸欠她的,但我并没有。”

    莫宁琛凝神:“给我几天时间,我再跟她谈谈吧。”

    “好,我给你几天时间,如果洛恩湫依然不知道收敛。

    我希望你就也别站在他那边装大善人了。

    我总不能真的等到她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的时候后悔。”

    莫宁琛点了点头。

    果游恺转身离开,莫宁琛犹豫片刻后给助理办的曲经理打了电话。

    “曲经理,我要是莫宁琛。

    我要从你那里调一个助理过来暂时接替一下秦简的工作。”

    “好的莫总,我这就给你安排。”

    “不用特别安排,让洛恩湫下来吧。”

    “恩湫呀,”曲经理犹豫了一下。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行吧,也没有什么问题,我这就让她下去。”

    挂了电话后,曲亚妮打电话让洛恩湫进来。

    洛恩湫笑嘻嘻的走进办公室:“曲总,您找我。”

    “坐吧。”

    因为洛恩湫在公司的地位直降,在曲亚妮面前,她也不再受宠。

    曲亚妮一直以为,洛恩湫是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

    谁能想到,莫总竟然还要用她。

    这段时间她对洛恩湫并不算太好,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去告状。

    毕竟莫总在公司也是有一定的权威的。

    洛恩湫看了看座位,很识相的摆了摆手:“没事的曲总,我就站一会儿吧。”

    “怎么忽然就跟我这么见外了。

    这几天公司里关于你的谣言是不少。

    可你也没有必要因此而跟我保持距离。

    这几天我还真是因为你躲着我的行为很生气。”

    洛恩湫笑了笑上前坐下:“曲经理您误会了,我是不想让您受我的连累。”

    她面上在笑,可是心里却是一阵冰冷,谁躲着谁,自己心里心知肚明。

    “有什么连累不连累了,你可是我的得力干将。

    是这样,今天莫总那边要从助理办调个人过去。

    我想你跟莫总关系不错,要不……”

    “不用不用,曲总,助理办里这么多人。

    如果你优先照顾我的话,会被人说闲话的。

    您先紧着别人派遣吧。”

    “你这么一说我就格外心疼你了。

    算了,这事儿别考虑了,就你过去。

    我是想,这几天你在科里也是受尽人的白眼。

    在这里干着也是个烦心。

    要不你就下去吧。”

    洛恩湫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谢谢曲经理给我这次机会。”

    “那你现在就收拾一下过去吧。”

    “好的。”

    洛恩湫起身对她鞠了鞠躬转身离开。

    她一出来就开始收拾东西,大家都以为她要辞职了,背着她好一阵嘀咕。

    洛恩湫倒要不生气,东西受试完后,她对大家道:“姐妹们,这些年给大家添麻烦了。

    现在我要调到楼下去工作了,大家多保重。”

    她说完抱着箱子出去,孔琳跟了出来问道:“你去哪儿啊?”

    “莫总那边暂时需要一个助理,我去代一段时间的班。”

    “天哪,好不公平哦,凭什么秦简的屁股要别人给她擦啊。”

    洛恩湫冷笑:“行了,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你回去吧,我走了。”

    “有时间一起吃饭啊。”

    洛恩湫没有搭理她,先行下楼去了。

    到了17楼,洛恩湫将箱子放下后敲了敲门。

    听到请进声后,她推门进去:“宁琛。”

    “快进来吧。”

    洛恩湫走上前,脸色有些严肃:“以后请多多指教。”

    “坐会儿吧,我们聊会儿。”

    “嗯,”洛恩湫跟着他一起走到沙发边坐下。

    “恩湫,我问你件事儿。”

    “问啊。”

    “你……有没有给秦简发过奇怪的快递。”

    “奇怪的快递?”她纳闷:“什么意思。”

    莫宁琛起身走到桌边将快递盒拿过来放到茶几上打开。

    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洛恩湫双手捂住唇角,一脸的惊愕:“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你不知道?”

    “宁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恩湫惊讶的看向他,口气中带着质疑:“你在怀疑我?你觉得这个东西是我发给秦简的?”

    “我只是问一下。”

    “你为什么会问我,不就是因为怀疑吗。

    宁琛,我还是你的朋友吗?

    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啊,疯了不成。”

    洛恩湫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她眼神中带着痛心。

    莫宁琛叹口气:“你别这么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你现在在怀疑我不是吗?

    我是恨秦简恨的牙痒痒,可我没有理由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如果这样真的可以让秦简离开游恺。

    我早一百八十年以前就会做了,还有必要等到现在吗?”

    洛恩湫激动的脸色都变了,她伸手将盒子盖上:“这上面写的我的名字?”

    她合上看了一眼,顿时有些纳闷:“杨文?

    所以,你就凭这个名字说快递是我邮寄的?

    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

    “果游恺说,这是她助理的名字。”

    “他的助理不是温蒂吗?”

    “温蒂的中文名字你不知道吗?”

    洛恩湫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啊,在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叫她温蒂。

    我还以她的名字就是温蒂呢。

    可是,为什么这个快递盒子上会是温蒂的名字?”

    洛恩湫眉心微转,忽然就有些恍惚了起来。

    “这个快递是果游恺给你的?”

    “没错。”

    “秦简收到的恶性快递,寄件人是温蒂……”

    她咬唇,眼神迷离:“温蒂一直都喜欢果游恺,她很讨厌秦简。

    但是她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儿。

    这个人之所以写温蒂的名字,就是想要让人以为寄件人另有他人。游恺也不傻,一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会知道这快递不是温蒂邮寄的。

    那他们势必会想,到底是谁竟然要利用温蒂的手伤害秦简。

    提起伤害秦简,那他们第一个会想到的人必然是我。”

    洛恩湫呼口气,“这个人真正想要害的人不是秦简,也不是温蒂,是我。”

    莫宁琛望着她,一开始他以为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可是到后来,她的脸色一阵一阵的发白,莫宁琛意识到这个快递的确没有那么简单。

    洛恩湫眼波一阵转动,是谁要害她?温蒂?

    不,不可能,温蒂现在最想对付的人是秦简。

    即便她真想对付她,应该也是在秦简赶走之后。

    既然不是温蒂,那就只有她了,秦简,是秦简在害她。

    她冷然一笑,有些事情忽然就觉得了然于心了。

    看来一直以来真的是她小瞧了秦简这个对手啊。

    人不可貌相,这话说的还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