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果总跟你玩儿玩儿而已

    第290章 果总跟你玩儿玩儿而已

    “嘶……我看你有些眼熟,你是不是助理办的秦简?”

    听温蒂这么说,秦简大概猜到她是助理办的人了。

    “请问你是……”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可真是好命呀。

    我听说,你是从报社走后门调过来的呢。

    那边收入应该不高吧,你这衣服,吭。”

    她的言下之意不言可喻,秦简仔细搜寻了一下自己的记忆。

    她应该没有得罪过这样一号人物吧。

    可是她为什么要连说句话都这么酸自己。

    “应该不是用自己的工资买的吧。

    我怎么也没听说咱们公司有潜在的大小姐呀。

    你闹倒是……哦,不会不会。

    可能是我想多了,现在哪有儿那么多大款会包你这种长相平凡的女人呢。”

    她说完冷笑一声从秦简身边走过继续夹点心去了。

    秦简凝眉,这个女人有病吧。

    看周围的人都在打量自己的样子,她呼口气闷闷的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真是晦气,本来心情很好的,硬是被扯了一肚子的火。

    她低头看向身上的裙子,这礼服有这么招摇吗。

    她不过就是穿着她夹了个菜,怎么就被包了。

    还有啊,它值几百万?打死她都不要相信的好不好。

    虽然穿着是很舒服,也增加了她的很多自信,但若真是几百万,太不值当了。

    她愤愤难平的低头洗了洗手,刚打算将刚刚那个女人的话当成臭狗屎的忘掉的。

    结果她一转身就看到那个女人也来到了洗手间。

    她抱怀一步步走近秦简,气势很是压人。

    秦简觉得好别扭,她后退一步,那个女人就跟进一步。

    终于,秦简的怒火也有些压不住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是果总身边的贴身助理。

    知道什么叫贴身吗?

    就是……可以超过安全距离的那种。”

    秦简心里一晃,这个女人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呢。

    “我知道你是谁,果总跟我说过。

    他在公司里找了个很清纯的小女人逗着玩儿呢。

    只不过呢,外面的野女人,玩儿玩儿而已,你可别太当真了。”

    秦简咬牙,她不要听任何人挑唆,她相信果游恺。

    “我不管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可没有心情听你在这里发疯,让开,我要出去了。”

    她刚侧身要走,就被温蒂一把拽住:“我还没有说完呢,谁允许你走的?”

    她边说着边将秦简拉到了镜子前面,“秦简,你好好照照你自己的样子。

    你算老几呀,就敢妄想得到果总?

    别做梦了,他是我的,即便最终他不是我的,也不会属于你这种人。

    你最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地摊货也望向上位。

    警告你,立刻从果总身边给我滚开。

    不然,你可别怪我反手无情。”

    果总?

    呵呵,秦简侧头一笑,眼神中带着抹自信。

    “既然你这样跟我说,那我也就不必再含蓄了。

    你让我看看镜子里的我自己是吗?

    我看到了,我知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更知道自己跟果游恺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你呢……我劝你也好好的看看镜子里的你自己吧。

    果游恺不会喜欢心比蛇蝎还毒的野心女人。

    你今天敢这样拉着我领子在这里说话,就证明你胆子不小。

    我把你那句话还给你,别做梦了。

    果游恺不是你的,即便他最后不是我的,也不可能是你的。

    因为他聪明,睿智,不会选择一个带着面具生活的女人。”

    “你……”温蒂咬牙,一脸的愤然,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看来你想跟我斗斗看是吗?”

    “我还真没有那个心情,而且也根本就没有这份必要。

    你在我眼里,还构不成任何威胁。”

    温蒂冷眼:“你哪儿来的自信。”

    秦简抬手推开她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按你所说,你跟我都是果游恺的枕边人。

    可是我能穿他精心准备的全中国只有一件的几百万的礼服。

    而你呢……”

    她也学着温蒂坏笑的样子抬手勾了一下温蒂身上的裙子,口气中尽是讽刺。

    “你这是哪儿淘来的地摊货吗?

    一看就好没有档次呢。”

    温蒂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你别嚣张。”

    “这话是我想还给你的。

    别太嚣张。

    你只是果游恺的助理,不是所有秘书都会变成老板情人的。

    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你所需要做的,只是辅助他做好分内的工作。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果游恺成为你领导的第一天就给你立过下马威的,我看你是全都忘了。

    怎么,需要我现在帮你重复一遍吗?”

    秦简这么说的时候,温蒂的脸色也冷落了几分。

    “这些规矩可都是我要求的,你不知道吧。”秦简看着她讽刺的一笑后绕过她离开了洗手间。

    一出去,她立刻呼了口气。

    天,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斗心机吧。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强大。

    刚刚憋着一口气儿,现在忽然放松下来除了觉得很爽外,还非常的饿。

    不行不行,她要吃东西来补充力量。

    她快步离开后回到了大厅,果游恺不知道被谁拉走了,已经淹没在了茫茫人海中。

    秦简拿起碟子去取餐,她得赶紧吃东西才行。

    洗手间里的温蒂回过神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刚刚竟然被一个小小的贱女人给侮辱了?

    想想还真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她转身就追了出去。

    见她又在取点心要吃东西,温蒂讽刺一笑。

    还真是个不登大雅的货色。

    她往前走去,正在想要怎么再对付秦简的时候,就见侍者从秦简身后走过。

    有个女生上前要了一杯葡萄酒,那女生才刚将葡萄酒拿稳,就被身后的温蒂‘不小心’撞了一下。

    女生身子顺势向前扑去,一杯酒不偏不倚的全都泼到了秦简的裙子上。

    秦简正在挑点心,忽然觉得后腿处一阵冰凉,她回头一看,完了,自己裙子后面像是印上了大姨妈,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女生摔懵了,身后的温蒂上前将她搀扶起:“你没事吧,怎么也不小心点儿。”

    女生蹙眉:“这里人太多了,不知道是谁在我身后撞了我一下。”

    秦简一看又是温蒂,就知道肯定是这个女人搞得鬼。

    女生见秦简的裙子被自己泼脏了,一脸的愧疚:“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温蒂勾唇:“哎呀这位亲,你这下可摊上大事儿了。

    这裙子出自巴黎服装,全中国仅此一条,值几百万呢。

    估计你现在就是去卖身也配不出来的。”

    那女生一听就更是慌乱了,她连忙拿起桌上垫刀叉的毛巾帮秦简擦拭。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怎么会连杯酒也没端住呢。”

    这边动静不小,吸引了不少的人围观。

    果游恺见状也从远处凑了过来。

    因为他的到来,大家纷纷给他让路。

    果游恺走到了人群的最前端,见秦简忽然间变的那么狼狈,他立刻脱衣服就要上前。

    秦简见状连忙对他摇了摇头。

    果游恺眉心微耸当真不动了,因为他看到了秦简眼神中从不曾出现过的光芒。

    而这时,见果游恺出现了,洛恩湫也挤进人群上前拉着秦简心疼的惊呼:“秦简,这是怎么搞的,这么狼狈,等一下,我帮你去拿一条毛毯。”

    秦简抿唇拉住了洛恩湫:“没事的洛小姐,”接着她看向不小心泼了她酒的女生:“你别紧张,没事儿的,一条裙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男朋友宠我的很,这条弄坏了,他还会给我买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她说着侧身从桌上拿起一把西餐刀,对准自己被泼上红酒渍的裙子划了一圈。

    很快,长裙变短裙,她一双修长纤细的腿映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