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你哪里有资格做成天集团的少奶奶了?

    第249章你哪里有资格做成天集团的少奶奶了?

    秦简觉得自打认识果游恺以来,她是真的堕落了。

    自己身上的野性似乎全都被果游恺给激发了出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也会跟男朋友先同居。

    虽然她每天口口声声的跟家里人吹牛说自己不是没人要,还跟男人住在一起了呢。

    可这种话说说还行,真做起来…与她的个性还是有些差距的。

    果游恺的意思是不让她再回报社上班了。

    可是秦简不喜欢这样灰溜溜的逃走。

    所以她跟果游恺说了自己的想法后,果游恺终于还是答应让她回去了。

    第二天,秦简出现在报社的时候,里面的气氛有些凝重。

    秦简发现整个办公室只有十几个人。

    见秦简来了,小花急赤白咧的拉着她坐下:“你昨天怎么了?”

    秦简笑:“酒局的时候喝多了,住院了,怎么了?”

    “我去,你没发现今天公司的氛围不对呀。”

    秦简点头:“有点儿凝重,怎么了吗?”

    “好几个人辞职了。”

    秦简惊讶:“辞职?为什么呀?”

    “本来果总将报社改革的挺好的,可是新老板来了以后又要改革。

    好些同事都受不了新老板的苛刻,主动辞职了。

    本来果总来之前也有很多人想走。

    因为果总的到来,大家本来对报社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可现在倒好,一切都落空了。

    失望之情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秦简叹口气,真不知道这莫宁琛到底想干什么。

    九点多,莫宁琛从成天集团那边来到报社。

    见秦简竟然来上班了,他有几分惊讶。

    从秦简身侧经过的时候,他声音不大但却半个办公室的人都能听到的说了句:“秦助理,来一下我办公室。”

    秦简拿起笔记本不爽的拍了拍起身进了经理办公室。

    一进去,莫宁琛就翘起了二郎腿看向她。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我为什么要不敢来,这是我的工作。”

    莫宁琛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手机盒放到了桌上。

    “这是我赔你的手机。

    本来还打算如果你不再来上班了,我就去医院交给你的。”

    秦简上前将手机拿起,她的手机就是被他摔掉了。

    所以他赔给她也是应该的。

    “手机卡需要你自己去营业厅补一下。”

    “我会去的,莫总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你有必要对我这么仇视吗。

    那天带你去参加酒局,也是为了报社发展…”

    “莫总,您还是不要说大话的好。

    说真的,您现在已经被果总比成了渣渣。

    果总在报社的时候,报社是一派光明的前景。

    可您呢…好像是不遗余力的想把报社给搞垮一样。”

    莫宁琛侧头一笑:“那是因为你们果总有钱。

    他愿意给你们掏自己的腰包促进发展,但是我不能。”

    秦简凝眉:“什么意思?”

    “果游恺在报社开设了那么多项目,那都是从他的腰包里掏钱来提供项目基金的。

    现在他人不在报社了,自然不会为了我的业绩而继续买单。

    我是个务实的人,不会摆那么多的花架子。

    该是我们赚的钱,我们赚。

    不该我们赚的钱,我自然也不会自掏腰包去补贴。”

    秦简竟然被他说的哑口无言。

    她真的不知道果游恺竟然为了报社做了那么多事情。

    可是,仔细听来,莫宁琛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莫宁琛抱怀望向她。

    “没了,莫总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今天中午下班的时候陪我出去一趟。”

    “好,那我先出去了。”

    “不问我去哪儿?”莫宁琛口气轻佻。

    “了不起就是再豁出命去喝次酒。”

    “酒以后我是不敢让你喝了,我可不想让我的脸再次负伤了。”

    秦简盯着莫宁琛的脸愣了一下:“莫总的意思是…你的脸是我伤的?”

    莫宁琛蹙眉:“你不知道?自己做过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秦简咬了咬唇:“真是我抓的?

    不好意思…我有一喝多就断片的毛病。”

    莫宁琛叹口气对她竖起大拇指:“行了,你出去吧。”

    秦简犹豫片刻:“那个…莫总干嘛不拦着我点儿。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怎么也不可能打得过你的呀。”

    “那一刻,我真没敢把你当成女人来看。”

    秦简嘟嘴:“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是跟你道个歉吧。”

    “算了,就当我带你出去喝酒的报应。”

    既然他自己都这么说,那秦简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本来也不是她自愿喝醉的。

    他要是不带她出去,哪儿会招来这么一段横祸。

    不过她实在是太英勇了。

    他脸上那伤是以什么心态抓出来的。

    简直就是仇家呀。

    她噤声转身离开。

    莫宁琛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看了看自己的脸。

    真是…毒妇,竟然不记得了,气人。

    中午下班的时候,莫宁琛带着她一起离开了公司。

    莫宁琛开车载她到了就近的移动营业厅补了手机卡。

    只可惜,她不知道是要出来补卡的,所以没有带手机出来。

    从营业厅出来的时候,秦简对莫宁琛道谢。

    莫宁琛双手抄在口袋里问她。

    “怎么样,现在我们之前因为酒局结下的梁子可以一笔勾销了吗?”

    秦简努嘴,害她都喝进医院里去了,还好意思说勾销。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他有心求合,她也没必要端着了。

    “好吧。”

    莫宁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走,一起吃个午饭吧。”

    “莫总,还是算了吧。

    您是经理,我是助理,跟您吃饭这种事情就免了吧。”

    “我听说你以前也经常跟果总一起吃饭。”

    “他是我男朋友。”秦简心想,干嘛把自己跟果总比。

    “我是你上司,这是命令。”

    “诶,现在是下班时间诶。”

    “你废话还真是多,果游恺不嫌你烦吗?”

    秦简翻了翻白眼,她还想说呢,你脾气真是差。

    她正腹诽着,莫宁琛指了指营业厅边上的泰国料理店。

    “就近吧,就在这儿吃。”

    他说着已经往里走去,秦简想了想,也迈步跟了进去。

    不吃白不吃,干嘛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呢。

    进了店里后,他点了菜。

    两人这样面对面坐着秦简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毕竟眼前这个人可是嫌弃她的。

    她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倒是莫宁琛问道:“没看出来,你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昨天我们离开之后,你是怎么劝果游恺重新回去上班的?”

    “这是我们情侣之前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告诉你把。”

    “你好像对我有很深的误会,”莫宁琛淡淡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之前针对你,不过就是为了刺激果游恺而已。”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是受了果叔叔的授意才来整我气果游恺的。

    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你保密。

    我说了,这是我跟果游恺之间的事情。”

    莫宁琛笑了起来:“你这个性倒是跟果游恺有几分像,都很轴。”

    秦简想了想:“有吗?”

    “他从小就这样,如果他不想做的事情,别人是勉强不了的。”

    “你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吗?”

    “他一次也没有在你面前提过我吗?”

    秦简努嘴想了想:“可能提过,也可能没提,我不记得了。”

    “我跟他一起生活到九岁。

    九岁之后,我被果总送到了国外读书。”

    “九岁就出去了?”秦简有些惊讶。

    她九岁的时候还在家里缠着爸妈讲故事呢。

    “我本来就是个孤儿,能够享受亲情到九岁也很知足。”

    “亲情?”

    “对于我来说,果总和果游恺算是家人。

    即便果游恺不愿意承认,可这一点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肯定的。”

    秦简想了想,她感觉果游恺好像很不喜欢这个莫宁琛。

    可是莫宁琛却说他们是亲人。

    这还真是矛盾。

    “你们之间一定产生过什么误会吧。”

    秦简问完,莫宁琛倒是抬眼望向她几分:“怎么会这么问。”

    “果游恺是个性子很急的人没错。

    他脾气不好,但他却有个真性情。

    我看得出来,他并不喜欢你。

    但是你却说你们是家人。

    其实,我并不了解你,但我懂果游恺,所以我才会这么问你的。”

    莫宁琛淡淡点头勾了勾唇角。

    其实她没怎么见他笑过。

    他现在的笑容让秦简觉得自己猜对了。

    “的确是发生过一些事情,让我们对彼此有了隔阂。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他的亲情。”

    他没有说是什么事儿,秦简也没有再问。

    在她看来,如果莫宁琛想说的话,刚刚就会直接告诉她到底发生过什么。

    可是很显然,她并没有打算要说。

    那她何必要自找没趣。

    吃过饭后,两人就一起回公司。

    走到公司一楼的时候,秦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电梯口的秦治。

    她从莫宁琛的身边跑上前拍了秦治肩膀一下:“哥,你怎么过来了?”

    秦治回头,见是秦简,他蹙眉:“你去哪儿了,我等你半天了。”

    “我出去了一趟,怎么了吗?”

    “你这几天手机怎么一直在关机。

    大伯和大娘给你打电话总也打不通。

    他们又没有妹夫的号码,所以一着急就来这里看你了。

    因为找不到你,他们联络到了我。”

    “啊?”秦简吃惊:“我手机被…被我弄丢了,今天中午刚去补上了电话卡。

    我爸妈他们人呢?”

    “你们公司有个叫赵小花的姑娘说是你的好朋友。

    她带大伯和大娘上楼去等你了。”

    秦简转头看向停在两米开外的莫宁琛,眼神不善。

    都怪这个家伙,要是他那天没有摔了她的手机,哪儿会有这样的事儿呢。

    她转身按下电梯按钮跟秦治和莫宁琛一起上楼。

    赵小花将秦爸爸和秦妈妈带进了休息室。

    秦简跑进去的时候老两口子正在喝茶:“爸,妈。”

    见到秦简,秦妈妈放下茶杯就走上前去:“小简,你这孩子怎么不开手机啊,我们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可吓死我和你爸了。”

    秦简跟老妈拥抱了一下:“我手机丢了,刚刚去补卡了。”

    “关键是我们也联系不到游恺,这不我们就只能自己过来了。

    过来以后联系上你堂哥,你堂哥请了假去高铁站接了我们把我们给送过来了。”

    秦简点头:“我知道,刚刚我堂哥跟我说了。

    这样吧爸妈,你们既然来了,就在这里住几天。

    我一会儿去请个假,带你们去我住的地方。”

    “能行吗,我跟你妈不会影响你工作吗?

    看到你没事儿,我们就走了。”

    秦爸爸可不想在这里住,哪儿哪儿都不认识,很不方便。

    “不会的,我请假就行了。”

    秦简说着看向赵小花:“小花,这是我堂哥秦治。

    你帮我给我堂哥泡杯茶,我去找莫总请个假。”

    “好,行,你去吧。”赵小花看向秦治的时候脸还红了一下。

    秦简走到莫宁琛办公室门口敲门后进去。

    莫宁琛正在看文件,见她进去,他挑眉:“要请假?”

    “这个假莫总应该会给我吧。

    如果不是因为你摔了我手机,我爸妈也不会因为担心我而来找我。”

    莫宁琛点头:“你今天下午休息吧。”

    “我要请三天假,我爸妈第一次来这里找我。

    我想请假陪他们在宁城逛逛。”

    秦简开这口的时候其实心里是有点儿没底气的。

    因为她觉得以莫宁琛的为人,他不见得会答应自己请这么长时间的假。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反正报社现在也不盈利,你在这里也是多发工资。

    想请假就请吧。

    不过这几天可是没有工资的。”

    “好,”秦简欢喜的点了点头:“谢谢你莫总。”

    “谢就算了,我可不想你每次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都埋怨我。”

    秦简抿唇:“那我可以现在就带我爸妈走了吗?”

    “走吧。”

    秦简心中小雀跃着转身离开。

    看着她关上门,莫宁琛眼神中闪过一丝羡慕。

    有父母疼爱原来是这样的。

    如果联系不到,父母会担心着急,会为了子女而奔走异地找寻。

    只可惜,这种情感他从未体会过。

    秦简走到茶水间门口跺脚小兴奋:“莫总给了我假。”

    小花表示甚是吃惊:“真的假的,那个莫扒皮竟然这么大方?”

    秦简点头窃喜。

    秦治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那秦简,你陪大伯大娘。

    我就请了三个小时的假,现在必须得回公司。

    晚上我去找你们请大伯大娘吃饭。”

    “我们请你,你先回去吧哥,我们晚上联络。”

    “行,”秦治对的赵小花点了点头:“谢谢你的招待,小花。”

    赵小花不好意思抿了抿唇:“不客气,再见。”

    见到赵小花这含羞带涩的样子,秦简猛的想起。

    对呀,怎么没想到把这两人撮合一下呢。

    等爸妈走了的,一定要给他们两人牵个线。

    秦治离开后,秦简回办公桌前收拾了一下包,将新手机卡塞进了新手机里去接上秦爸爸和秦妈妈一起离开了。

    三人刚出电梯,就赶巧碰上了去外面办事回来的陆霄。

    陆霄以前在手机里见过秦简父母的照片,所以他远远的就认出了两人。

    他有些纳闷,秦简的父母怎么来了。

    秦简本来想避开他的,可是他却走了过来。

    “小简,叔叔阿姨来了啊,叔叔阿姨你们好。”

    秦爸爸转头看向秦简:“小简,这位是…”

    “爸,妈,这位是我同校的师兄,我们现在在一家公司工作。”

    秦妈妈想到什么似的也没过脑子:“我怎么记得你之前交了个男朋友就是你们一个学校的来着。”

    陆霄略显尴尬,秦简不屑一笑:“嗯,也是,不过我那位师兄已经不在我们公司了。

    陆师兄,我还要带我爸妈回家,就不在这里跟你聊了,再见。”

    “等一下,”陆霄忽然就叫住了他们。

    他绕到要走的秦简一家人面前对秦简的父母鞠躬:“叔叔阿姨,对不起,有些话我本来不该多说,但是…”

    “陆霄你想干什么?”秦简不悦的吼了一声。

    陆霄握拳:“秦简,我是为你好。”

    “我不需要。”

    秦爸爸和秦妈妈不明所以的对望一眼:“小简,怎么回事?”

    “叔叔阿姨,我就是秦简的前男友。”

    “陆霄,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陆霄没有理会秦简,继续看着秦爸爸道:“叔叔,你们既然听说过我,那应该就知道我之前跟秦简感情很好,我们本来打算要结婚的。

    我今天多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们,秦简好像掉进了一个圈套里,她被人利用了。”

    秦简抬手就扇了陆霄一巴掌:“你够了,你自己不要脸,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好上了,干嘛还要在我爸妈面前说这种话。

    我一直不跟你一般见识不是因为机会你。

    陆霄你别搞错了,我的事情还没有轮到你多管。

    还有,是不是被人利用了我心里有数,不需要你在这里多嘴多舌。”

    陆霄咬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望向秦简。

    “那么,你是真的觉得你可以加入豪门,才会对果总那么情深不寿的?

    你别做梦了,你想想你自己的条件,再想想果总的条件。

    你觉得你自己哪里有资格做成天集团的少奶奶了?

    你被人骗了,你醒醒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