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1更)

    第238章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1更)

    “不不,我是…有些紧张。”秦简不好意思的皱了皱眉。

    是真的紧张啊。

    不过她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果游恺的父亲竟然腿不好。

    以前他都没有提过呢。

    “我就是一个瘸子,看到我没必要紧张。

    就像对待普通残疾人一样就可以了。”

    果成林的话让秦简更加紧张了。

    果游恺的爸爸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可是这玩笑根本就一点儿也不好笑啊。

    她就不懂了,这父子俩怎么开玩笑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果游恺指了指佣人放到一旁的营养品。

    “秦简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一点。

    你也就随便吃吃吧。”

    果游恺说着推了秦简一下:“愣着干嘛,过来坐吧。”

    果成林白了果游恺一眼,这才对秦简道:“小秦坐吧。”

    “好的,叔叔。”

    秦简拘束的跟着果游恺过去坐到了沙发上。

    果游恺递给了她一根香蕉。

    秦简接过后剥开起身走到果成林身前递给果成林:“叔叔,给您吃。”

    果成林抬眼看向她,眉心扬了扬,这小丫头,还不错。

    他接过香蕉吃了起来。

    秦简重新回到果游恺身侧又递给她一根:“也帮我剥一根。”

    秦简转头背着果成林瞪了他一眼。

    果游恺呵呵一笑:“开玩笑,你吃吧,我自己剥。”

    秦简将香蕉放下没有吃,坐的有些端正。

    果成林看到她拘束的样子问她:“来到我这里,是不是很拘束?”

    秦简笑了笑,倒也没有撒谎:“是有些不太适应。

    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进这么好看的别墅。”

    果成林大笑了两声,这女孩儿倒实诚。

    “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家有我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

    “嗯,家里是做什么的?”

    秦简咬唇:“我们家就是特别普通平凡的家庭。

    我妈妈是小学老师,已经退休了。

    我爸在钢铁公司上班,是工人,还没有退休。”

    果游恺不耐烦道:“怎么着老爷子,你这是打算查户口呀,还是想让我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

    刚刚我们在门口的时候秦简可说了,她特别担心你会用支票赶她。”

    “哦?怎么,我看起来像是这种人?”

    秦简咬牙,这个该死的果游恺,怎么什么都说呀。

    她摆了摆手:“不是不是,我跟果游恺开玩笑的。”

    “是吗?那你还跟我说如果我爸给你支票,你打算给我爸打个折,选支票不选我?”

    果成林看到秦简抬手掐了果游恺一下,果游恺吃痛嘶了一声。

    “什么情况,谋杀亲夫呀。”

    宁安咬牙转头看他呲牙一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别说了你。”

    果游恺呵呵一笑,不过果然就什么也不说了。

    一旁佣人走到果成林身侧躬身:“老爷,饭菜准备好了。”

    果成林点了点头:“行,小秦,过来一起吃饭吧。”

    秦简连忙站起身:“好的叔叔。”

    果游恺起身上前推动果成林的轮椅。

    三人一起来到餐桌边坐下。

    果成林在正位上,果游恺坐在果成林右手侧,秦简坐在果游恺右边。

    看到满桌子琳琅满目的美食,秦简觉得自己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家里吃饭真的像偶像剧里那样,奢侈啊。

    “小秦呀,我听果游恺说,你在报社上班是吧。”

    “是的叔叔。”

    “怎么样,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还没有想过。”

    难道有钱人都需要子嗣的男女朋友规划人生的吗?

    那她这一点不是不及格了吗。

    “爸,她本来就挺紧张的,你就别吓唬她了。”

    果成林白了果游恺一眼,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他。

    难不成就他女朋友一个人紧张呀。

    他都这么大了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来吃饭,他也会略微有些别扭的。

    吃饭这么静悄悄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才开口说话的。

    “怎么了小秦,我的问题会让你觉得不舒服”

    “不会的叔叔,我就是…我这个人对生活没有什么规划。

    我是属于破罐子破摔的那种类型。

    遇到困难临时才会想对策。”

    果游恺噗嗤一笑,秦简看他,怎么了?她又说错什么了?

    他对自己老爸道:“她这个人就这样,心直口快,你不用往心里去。”

    秦简这顿饭吃的真是别提有多难受了。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也没有被饭噎到过,今天绝对是开了先河了。

    吃过饭后,果成林问秦简会不会下棋。

    秦简想了想问:“跳棋算吗?”

    果游恺拍了一下大腿又笑了。

    果成林也摇头笑了笑。

    秦简纳闷,自己又说错了?

    “爸,我看你也别瞎忙了,我们不在这里多呆,这就准备走了。”

    听说要走,秦简心里欢喜了几分。

    可是她却看到果成林脸上有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想到之前果游恺在她家陪她父母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跟果游恺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

    怎么可以因为自己不舒服,就影响了他们父子难得的团聚呢。

    她对果游恺道:“反正回去了也没有什么事儿。

    你不是会下棋吗,那你跟叔叔一起下棋好了。”

    果成林将目光落到了果游恺身上。

    果游恺倒是没有注意这些,只是看着她问道:“你不觉得别扭吗?”

    “我干嘛要别扭啊,你们下棋,我去厨房帮你们做到我拿手的点心,怎么样?”

    果游恺看向果成林:“怎么样爸?来一盘?”

    果成林笑了起来:“谁怕谁,来人呀,把我棋盘搬出来。”

    秦简笑了笑,转身问佣人:“阿姨,带我去一下厨房好吗?”

    “秦小姐这边请。”

    秦简跟佣人去了比她家卧室还大的厨房,眼珠子不禁翻了翻,真是气派呀。

    客厅里,果游恺边摆棋子边问果成林:“我找的这女朋友怎么样?”

    “如果一百分是满分的话,她可以打七十分。”

    “这么低?”果游恺看她:“你是不是就觉得这世上除了霏霏没人适合我?”

    “霏霏也就只能打九十分,这世上没有完人。

    我是你老爸,当然希望有个满分女人做你的妻子。”

    “所以你觉得秦简不适合我,你不满意?”

    果成林见他不开心了,知道这小子这次是真动了感情了。

    他瞪了果游恺一眼:“你小子怎么最近急性子,总得知道这七十分是怎么来的。”

    “说说,我听听。”

    “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讲究个门当户对。

    你想想,你从小就是衣食无忧的大少爷,而她呢,她的世界与你不同,生活习惯自然也是不同的。

    如果她不是个本分女孩儿,只是图了你的钱,那一切都可以用钱来打发。

    可我看这女孩儿挺本分的,不像是那种乱来的女人。

    所以才会觉得她跟你在一起生活不合适。

    你们两个总有一个要抛弃自己的习惯去迎合对方。

    因为这个,我给她扣了十分。

    不过这十分扣的并不是因为她不好,所以并不是坏事。

    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的,习惯这种事情总是可以改变的。”

    果游恺点头:“还有二十分怎么扣的?”

    “她的工作我不是很满意。

    我觉得对你的人生帮助不大。

    虽然这对她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坏事,对你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缺点。

    但对于我来说,我只希望我的儿子找到的女人可以在生活乃至工作中成为你的帮手。

    你不是让我打分吗,我只是以我的眼光来扣掉了这十分。”

    果游恺点头:“你果然是亲爸。”

    “最后这十分,我是给她待定扣掉的。

    因为我不了解她,相处的不多,所以先给她扣掉十分。

    看看以后随着相处的多了,她能不能把这十分找补回去。”

    果游恺笑了起来:“你这公公还真是难伺候。

    不过,你怎么会给霏霏打九十分?

    我一直以为霏霏在你眼里是满分女人呢。”

    “霏霏是不错,可是霏霏不爱你,这十分是作为儿媳妇来看被扣掉的。

    撇开这一层关系,霏霏在我眼里是两百分的好女儿。

    比你不知道强了多少。”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就是对我诸多不满。

    作为儿子,我在你心里能打上六十分吗?”

    “零蛋,作为我儿子,我连零点五分都不愿意给你。”

    “哇…老爷子,你太狠毒了。”

    果成林看着这小子笑了笑,他不能让着小子翘小辫子,所以一分都不给。

    父子俩下棋下的挺开心。

    秦简煮好了银耳红枣枸杞汤出来。

    果游恺炫耀似的对果成林道:“爸,秦简厨艺可是非常了得的。”

    果成林抬眼看向秦简:“是吗?”

    秦简不好意思道:“自己家里吃还行,拿不上台面的。”

    果游恺白了她一眼:“不用瞎谦虚了。

    是谁那天跟我说,自己的厨艺可以秒杀一众大厨的。”

    秦简抬手就拍了果游恺肩膀一下:“你敢不敢不要败坏我了。”

    “哎哟,干嘛,当着我家老子的面儿打我,你是不想活了吗?”

    果成林倒也随性,当做没看到了。

    “改天也让我这个老头子尝尝你的厨艺?”

    秦简点头:“行啊,这周日吧,这周日我们一起来给您做饭吃。”

    果成林抬眼看向果游恺:“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时间。

    他通常都是十年半载不登我大门一趟的。”

    果游恺指了指秦简:“她有时间我就有时间了呗。”

    下了两盘棋,果游恺觉得没什么意思:“算了爸,不下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得看书了吧。”

    “那行,你们两个早点儿回去吧。”

    果游恺带秦简离开后,果成林看着桌上的银耳红枣汤笑了笑,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能走上正道的一天。

    看来他是抱孙子有望咯。

    他对佣人道:“推我回卧室吧,把我的银耳汤也端进来。”

    出了别墅,秦简狠狠的掐了果游恺一下。

    果游恺吃痛跳脚瞪她:“我去,你这是什么毛病,典型的谋杀亲夫呀。”

    “哪有你这样的啊,第一次带人家上门,竟然竟帮倒忙。

    你到底是想让叔叔喜欢我还是讨厌我啊。”

    “我哪儿帮倒忙了。”

    秦简瞪他,这家伙,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是吧。。

    她冷哼一声:“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这样的人说,你简直…”

    她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果游恺上车后望着她气鼓鼓的脸:“怎么了,生气了?”

    秦简不爽:“换做是你能不生气吗。

    我多想给叔叔留下个好印象呀,可你净捡着我丢人的事儿说。”

    “我倒是觉得你想太多了,我爸没你想的那么死板。”

    果游恺抬手揉了揉她头:“他还是蛮喜欢你的。”

    “真的?”

    秦简怎么就觉得她几天的表现已经差到了极致呢?

    本来就表现不好,然后又被果游恺泼了舀子凉水,整个人心里都觉得拔凉拔凉的。

    “你知道我爸给你打了多少分吗?”

    “多少?”秦简转过身子,正色了起来。

    果游恺的头微微的凑向她,点了点自己的唇:“这里,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秦简抬手就拍了他脑袋一下:“我不听了,你就是分分钟想着占我便宜,别以为我不知道。”

    果游恺倒是强势的一把将她搂过,自作主张的张嘴裹住了她的唇,愣是将她吻的个喘不过气息。

    松开她后,见她喘息连连,果游恺笑道:“叫你不听话,刚刚若是乖乖亲我一下,我也就饶过你了。”

    秦简羞红脸瞪了他一眼:“就你脸皮厚。”

    果游恺笑着发动车子离开了老宅。

    “我爸给你打了七十分。”

    秦简有些失望:“叔叔对我很不满意吗?”

    “不是,有十分是留着上升的,另外的二十分是因为担心我们的生活习惯和工作不同,无法彼此照顾的。

    他对你这个人事没有任何挑剔,很是满意的。

    要知道,从小被他看到大的佟霏也只有九十分。

    更何况他现在并不了解你。

    以后慢慢的相处久了,他自然也就喜欢你了。”

    秦简点头:“你是不是不常回来啊。

    我看你要走的时候,叔叔看你的眼神里分明是有很多不舍的。”

    “你也看到了,我跟我爸在一起没有那么多话聊。

    我的聊天方式我爸不喜欢。

    而我爸总念我这件事我也不喜欢。

    与其两人每次聊过后都生气一阵子,不如少见面。”

    “没有什么好聊的又有什么关系。

    你们越是常年不在一起生活,共同语言就会越少。

    可是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孝道呢。”

    “那以后你多陪我回来吧,今天你在,我爸都没有念我。

    感觉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秦简撇嘴:“你就是故意想看我丢脸吧。”

    果游恺邪性一笑,没有接话。

    想到果成林的腿,秦简问道:“你爸爸的腿…是怎么伤的啊。”

    果游恺转头看她,脸色沉了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