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人生中第一次动了想要结婚的念头(2更)

    第229章人生中第一次动了想要结婚的念头(2更)

    果游恺带秦简去的地方一直都很豪华。

    所以这次果游恺带她进了全城最牛的私人会所名门酒庄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这里很特殊。

    他搂着她肩膀进入包间的时候,里面有一男一女。

    男的搂着的女的腰,看起来很甜蜜的样子。

    秦简一进去就被这两人迷住了。

    男人帅的没天理,女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登对的人,她也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看到果游恺他们,女的直接将视线落到了秦简身上,她勾唇浅笑:“你们迟到了哦。”

    果游恺搂着秦简自然的走到女人左侧坐下:“我忙着呢。”

    男人勾唇而笑未语,女的道:“喂,不介绍一下啊,你这样会让你的女伴很尴尬的。”

    果游恺看向秦简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战天爵,这位是佟霏。

    佟霏是我发小,我俩一起长大的。”

    秦简傻眼了,看向战天爵和佟霏的目光也拘谨了起来。

    “你…你们好。”

    佟霏抿唇轻笑:“你好秦简。”

    “佟小姐知道我的名字?”

    佟霏点了点头:“嗯,果果跟我提起过你很多次。

    很好奇你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儿,竟然会让果果这么一心一意的对待。

    今天终于见到了,很高兴认识你。”

    “佟小姐,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果游恺噗嗤一笑:“其实她心里不是这么说的。”

    秦简抬眼瞪向他:“喂,你别乱说话。”

    “我帮你说一下心里话吗。”

    他说完看向佟霏道:“这丫头表里不一着呢。

    嘴上说很高兴认识你,可心里肯定是觉得自己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适合做朋友。”

    秦简侧头望向果游恺,一个字也没错,她就是这么想的。

    其实,果游恺是真的很了解她。

    “秦简,你别想太多了,其实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我们不吃人的,如果我真的那么难相处,我也不会跟果果关系那么好呀。”

    佟霏似乎是为了让秦简放松,故意自我推销了起来。

    她抬手指了指战天爵:“战天爵这人是有点儿死板,不过他对我认可的朋友都很好,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战天爵听她这么说,宠溺的看着她笑了起来。

    佟霏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秦简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啊佟小姐。

    我是觉得…自己跟你们长大的环境不一样,可能坐在这里并不听不懂你们在聊什么。”

    “那只能证明你听不懂人话。”果游恺看向她:“我跟佟霏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说人话的。”

    佟霏抬手就拍了果游恺肩膀一下:“你这人说话就不能温柔点儿吗。”

    “我要是能温柔,当年你早被我迷死了,哪儿还轮得到他战天爵呀。”

    两人的对话内容让秦简觉得轻松了许多。

    因为果游恺的语气是她所熟悉的,这让她觉得心里放松了很多。

    而且,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果游恺不是只呛她一个人。

    他跟佟小姐是好朋友,所以她跟佟小姐说起话来也是火药味浓重。

    “我跟霏霏是缘分,跟你没多少关系。”战天爵出声呛他。

    果游恺瞪他对佟霏道:“你看,你男人瞪我呢。”

    “活该,我只看到你欠瞪,滚一边儿去,我跟秦简聊一会儿。”

    果游恺在佟霏耳边道:“你不是想聊一会儿,是想八卦点儿内容给我爸吧。”

    “知道还不让开?”

    果游恺站起身走到战天爵身侧去:“来,虽然咱俩两看生厌,不过还是一起喝一杯吧。”

    佟霏看着两个大男人一起喝酒去了,她起身挪到了秦简身侧,顺便端了一杯红酒递给她。

    秦简双手接过,佟霏将红酒杯往后移了移,秦简手落了空看向佟霏。

    佟霏笑道:“秦简,我不是你的上级,我也没有给你发过工资,我的钱也没有分给你一分。

    我们只是因为果果而认识,成了朋友而已。

    你不欠我什么,我们是平等的。

    我希望你不要用那种恭敬的态度对我,就像正常的朋友一样相处好吗?”

    佟霏这么一说,秦简倒是豁然开朗了。

    是啊,她为什么要见到战先生和佟小姐后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呢。

    还不就是因为他们富有,而她很穷吗。

    可她即便再穷也没有吃她们家一粒米,花他们家一分钱不是?

    果果说过,越是有钱人,越知道真正的友情是用金钱换不来的。

    因为靠近他们的人大多是怀有目的的。

    但她对于战二爷和佟小姐是完全没有任何目的的啊,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要怕?

    她放下左手,右手接过佟霏手中的杯子抿唇笑了笑:“不好意思,刚刚有些事情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现在想明白也不晚。

    果果跟我说起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跟你一定可以成为朋友。

    因为你是个真性情的人,现在看来也的确是这样的。”

    秦简呵呵一笑:“他说完我真性情?可他似乎每天都在欺负我。”

    佟霏耸肩一笑:“他也总是欺负我,可是,当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永远都是最挺我的那一个。

    所以你可以放心的依靠他,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好丈夫的。”

    “啊?哦不不不,佟小姐…”

    “果果说,他叫你秦秦,那我也叫你秦秦,你叫我霏霏或者佟霏吧。”

    秦简没有犹豫,“霏霏,你误会了,我跟果游恺不是那种关系。

    我们只是朋友。

    工作时他是我上司,不工作的时候他是我的朋友,仅此而已。”

    佟霏抿唇呵呵笑了起来:“我应该比你想象的更了解他,我觉得你们看起来挺般配的。”

    秦简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我们才不般配。

    他家条件好像挺好的,跟他这样的人做朋友和做夫妻是两码事儿。

    我不合适,而且,他喜欢的也不是我这种类型的女人。”

    佟霏笑:“他跟你说的?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秦简点了点头。

    两人聊天的声音并不大,所以那边正在聊生意的两人并没有听到她们两个女人的对话。

    佟霏抬眼看向翘着二郎腿的果游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果果好像啃上了一块硬骨头。

    “秦秦,你知道吗,果游恺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只是他这个人嘴比较贱,有些时候,你听到他说的那些话未必就是真心的。

    你们是朋友也好,会成为夫妻也好,按理这些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但说真的,我很少看到果果对一个女孩儿像对你一样这么上心。

    自打回国后,果果变了很多,我觉得这些都是你的功劳。”

    秦简抬眸望向果游恺,她改变他?

    怎么可能,她哪有那么伟大。

    “做为过来人,我想提醒你一句。

    有的时候,人的感情很容易被错过,如果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勇敢一点。”

    因为佟霏的话,秦简再次陷入沉思。

    为什么她总觉得佟霏是在鼓励她跟果游恺在一起的呢。

    可是事实上,她跟果游恺的确不合适,不是吗?

    她笑了笑没有应下佟霏的话。

    喝了两杯葡萄酒后,秦简说要去洗手间。

    她出去后,佟霏对果游恺道:“秦秦还不知道你是成天集团大少爷?”

    “我说过一次,她不行,我也就不逼她相信了。”

    佟霏点头:“她看起来还不错,你对她什么想法?”

    果游恺撇嘴:“你就负责完成我爸交给你的任务就可以了。

    怎么还想起来问我的想法了。”

    “我觉得你们有戏才问你的,你看看你这态度。”

    “我这态度怎么了?我自己的人生大事儿我自己做主。

    你别学我爸那一套,在这里给我乱点鸳鸯谱了。”

    门口,正要推门进来的秦简慢慢的将手收回。

    她咬唇侧身依靠到了门边,乱点鸳鸯谱…

    是啊,她跟他怎么会合适呢,是乱点鸳鸯谱没错。

    战天爵看着佟霏摇了摇头,佟霏收到信号点头。

    她知道,战天爵是怕自己刺激到果游恺。

    万一本来他有那样的想法,可因为他的话,他又开始排斥秦简,那可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行,我不说了,你就毛病多。”

    秦简深呼口气推开门笑嘻嘻的走了进去。

    果游恺抬眼看向秦简:“怎么样,吃饱了没?吃饱了咱们就撤。”

    秦简点头。

    果游恺起身看向两人:“行了,我们走了,不然一会儿你们合体后又要开始撒狗粮虐人了。”

    佟霏撇嘴:“我们什么时候撒狗粮了,你可真能…”

    “啧啧,你们两个是不知道自己有腻味人是吧。

    每次看到你俩腻腻歪歪的样子,我都起鸡皮疙瘩。

    行了,我们走了,你们坐一起想干嘛干嘛吧。”

    他拦着秦简离开后,战天爵来到佟霏身侧抱住了她。

    佟霏依靠在他怀里问道:“你觉得果果跟秦简有没有戏?”

    “要是果果能及时发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那就有戏。”

    “万一发现不了呢?”

    战天爵眼神微眯,手自然的揉捏着她的手。

    “我从那个女孩儿眼神里看到了像当年的你眼神中一样的倔强。

    如果果果不好好的抓紧了,那他极有可能会扑空。”

    佟霏嘟嘴,心里觉得很是惋惜。

    她也觉得这俩人看起来不错呢,这个气人的果果,真是…

    “你还没有告诉我,今天战天豪给你打电话都说了些什么呢。

    你真要对我一直保密?”

    佟霏抿唇看向他,“他就问了一下我最近的近况。”

    战天爵弯身端起酒杯微晃:“就这样?”

    佟霏往他脸前凑了凑:“你其实是想问我,他有没有问你的事情吧。”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战天爵矢口否认,他才不在乎那些呢。

    佟霏笑了起来扬起下巴亲吻了他一下:“跟你说吧,他问你了,问你最近怎么样,跟我的关系怎么样。

    我觉得,你们兄弟俩的关系现在缓和的真的不错呢。”

    战天爵翻身将她按在了沙发上:“都说了我不在乎了,刚刚你占了我的便宜,现在我必须要占回来。”

    佟霏伸手挡住他双肩:“喂,果果让你该干嘛干嘛,你还真要胡来呀。”

    “你不是一向听你这好朋友的话吗?”

    “今天不听了不行吗?”

    “不行,我要把你的朋友,当成我的朋友来对待。

    既然果果这么说,那我自然要按照他说的做。”

    他说着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一时间,包间里满室旖旎。

    果游恺和秦简都喝了红酒,会所安排了代驾。

    回去的路上,秦简一直都很安静。

    她坐在副驾驶座后面,头轻轻的侧靠在玻璃上望着车窗外的街景。

    一开始果游恺也在闭目养神,可是车里太安静了,他觉得有些别扭。

    睁开眼看她三次,她三次全都在满脸忧郁的看外面。

    最后他终于沉不住气了推了推她问道:“今天我带你去见我朋友你生气了?”

    秦简摇头,可却并没有看他。

    “没生气你干嘛对我不理不睬的,”果游恺往她身侧凑去:“朋友之间有什么话一定要说清楚才行。”

    秦简这才转头看他,脸色平静:“我是因为没有什么话要说所以才不开口的,你干嘛那么恬燥啊。”

    “我关心你不行啊,真的不是刚刚霏霏跟你说什么了吗?”

    秦简摇头:“没有,你别瞎猜了,我这是喝了点酒有点儿头懵想要安静一会儿。”

    果游恺才不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喝多了以后什么德性是吧,别装了啊。”

    秦简觉得果游恺真的很有破坏气氛的本事。

    她本来想在车里安安静静的想象自己跟他的关系的。

    可他两句话就让她集中不了精神了。

    到了家后,果游恺不回自己的家,反倒要跟着她进她屋里。

    秦简反手挡住门:“今晚饭也吃过了,你没必要进来了吧?”

    果游恺打量她:“你今天干嘛这么嫌弃我?”

    秦简摇头:“我困,困的两眼都打架了,行吗?”

    他松开挡着门的手:“那算了吧,今晚饶过你了,早点休息吧。”

    她一下子将门带上,果游恺站在她门口扬了扬眉,心中暗暗嘟囔,这女人,又早更。

    他转身回了自己家里,进了家门后,他就开始想今晚佟霏跟他说的那些话。

    他脱了外套往门口看去,他跟秦简?

    想起今天晚上他吻她后身体给出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他勾起了唇角。

    一连几次碰触,他的身体对她都有反应,而且还很强烈。

    今天他甚至想过推倒她的画面。

    认识她并深入了解后,他忽然对一直避之不及的家庭这两个字不那么厌烦了。

    从前,他恨不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泡在酒吧里,因为生活中缺乏乐趣。

    可自打回国后,他去酒吧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是跟朋友一起去的。

    多数时候下了班他更希望陪她一起回家,甚至是一起买菜一起拌嘴。

    然后进了家门后,他看着她在厨房里忙里忙外为他精心的做着晚餐…

    人生中,似乎是第一次动了想要结婚的念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