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作为结婚对象,秦简还是不错的

    第219章作为结婚对象,秦简还是不错的

    “什么贴了照片,你的意思是照片是我贴的?”秦简惊了一下。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她如果不是疯了,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难道不是吗?除了你我想不到还有谁会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华楠理直气壮地这样说著好像已经证据确凿了一般。

    秦简无语的一笑:“不管你怎么想,照片都不是我贴的。

    对于我来说,曾经跟陆霄这样的人在一起都不是什么值得我拿出来炫耀的事情。”

    “你说我就要信吗?

    秦简,不管怎么说,现在因为你,我跟陆霄完了,你是不是很高兴?”

    秦简叹口气:“你们分手,我为什么要高兴。

    华楠,你不觉得你对我发脾气有些很无理取闹吗。

    骗你的人事他陆霄,不是我。

    我也是受害人,当初我也一样被蒙在了鼓里。

    你们两个也一样把我耍的团团转,如果要说生气,我也有资格生气不是吗?”

    “你?呵。”华楠冷笑一声:“反正我跟他已经分手了,随便你怎么说好了。”

    华楠气愤的将圆珠笔摔到了桌上。

    果游恺从门口走上前来到秦简的身后望向众人。

    “虽然不是当事人,但我觉得我自己有做证人的必要。

    照片不是秦简贴的,今早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她今早五点多起就是跟我在一起去处理了点事情。

    五点多,我们这个办公大楼一楼是不开门的,想必大家都知道吧。”

    秦简转头看向果游恺,这下子他更加感动了。

    此刻看着他,觉得他的光环似乎在一点点的放大。

    他愈发的帅了呢。

    他的话一说完,办公室里有了很小的议论声。

    果游恺抱怀指了指门口:“其实如果你们真的这么想知道这东西是谁贴的,去保卫科要监控就好了。

    看看今天是谁第一个来公司的,看看谁的行为比较可疑。”

    果游恺一说完,华楠凳子往前移了移:“谁要看那种东西,我才不关心是谁做的。

    反正结局已定,我倒要感谢一下贴出这东西的人,让我看清楚了身边伪君子的真面目。”

    秦简低头望向身前的陆霄,他此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报应吧。

    她觉得他是活该。

    果游恺说完见没他什么事儿了就溜达进了办公室。

    进门前他道:“秦简,一会儿把明天的工作行程统计给我。”

    “是,果总。”

    秦简转身回了办公桌,小花蹭的滑到了她的桌边。

    “怎么样,没事儿了吧。”

    秦简点头:“恩。”

    “那就好,你今早离开的时候那样子真是吓死人了。

    不过…果总对你可真不是一般的好。

    这种情况下他还替你说话,接下来估计就没有什么人会说你闲话了。”

    秦简抿唇笑了笑,心里却觉得有些伤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对果游恺已经不再是那么单纯的朋友对朋友的感情了。

    她只是个平凡的女人而已,看到那么优秀的男人,她…会心动。

    下班的时间,大家都陆续离开了。

    华楠一走,陆霄立刻追了出去。

    秦简坐在座位上有些感慨,当初他那么想踹了她。

    可现在呢,他被羞辱成这样还要粘住那个华楠。

    男人要是贱起来,也真的是没谁了呢。

    果游恺晚上没有陪她一起走,他回家去看他爸去了。

    她坐公交车一站路就能到,可这会儿她不愿意坐车,就想一个人走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快速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上面的号码不是果游恺,她心里微微有几分失落。

    她将手机接起:“喂,哥。”

    “你在哪儿呢,陪我一起吃晚饭吧。”

    “就你自己吗?”

    “对,就我自己。”

    秦简点头,要了地址后坐公交找了过去。

    还是在上次那家饭店,秦治对这家的口味真是情有独钟。

    她去的时候,秦治已经在饭店门口等她了,两人一起进去,这次没有进包间,而是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秦治点了菜后给她要了杯豆浆。

    “今天陆霄给我打过电话,怎么回事,你们的事情被人揭发了。”

    秦简抿唇略显无奈:“哥,我们除了陆霄之外就没有点别的话题了吗?”

    “你们一个是我的朋友,一个是我的妹妹,我是希望你们不要把关系闹僵。”

    “现在已经很僵了,”她咬唇,手轻轻的握住了豆浆杯子。

    “我也想一直都这么相安无事,可有些事情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也没想过有人会把我跟他过去的照片贴出来。”

    秦简说这些的时候口气有些不好。

    秦治啧了两声:“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谈陆霄的事情。

    可是陆霄找到了我,我也不好回绝他。”

    “他找你干嘛?想让你跟着他一起折磨我是吗?”

    “小简,你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呀。

    我是你哥,怎么会帮他一起折磨你呢。

    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个的关系现在已经这样了,如果你们继续留在一个公司工作不是会很尴尬吗。”

    “所以呢?要我辞职是吗?”秦简不爽:“我凭什么。”

    “那你都不会觉得别扭吗?”

    “会,我也是人,我当然会觉得别扭,所以作为我的哥哥,你劝劝你的朋友陆霄,让他尽快辞职吧。

    眼不见为净,不跟我在一个公司工作他就不必这么别扭了。”

    秦简扬了扬眉心,今天果游恺说的对,人就活这一辈子,她一定要对自己好一些。

    她为什么要为了那些总是践踏她尊严的人一再退让呢,不值得。

    不是都说吗,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所以她要珍惜自己的人生。

    秦治看着她此刻倔强的表情:“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哥你希望我失去工作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

    “那就可以了,我现在已经被调到了成天集团总裁办。

    这工作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是公司辞退我,那我不会轻易辞职的。

    事业不是只对于你们男人来说才重要,对于我来说也一样重要。”

    秦治点了点头:“好,既然你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那我就明白了。

    小简,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那些照片是不是你贴的。”

    “不是,我可以对天对地发誓不是我。

    我没有那么无聊,如果我真想对付陆霄,早就可以贴照片了,为什么要现在才贴呢。

    而且,我不是一个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既然分手的时候我没有死缠烂打,那就不会再分手后再纠缠不休。

    我手里关于过去的照片在他甩了我的时候就已经全都被我烧了。

    我一张都没有留,因为当时就知道我自己不需要这样的念想。”

    秦治点头,“好,我相信你,这件事我不会再问你了。”

    秦简抿了抿唇:“所以现在拷问结束,我可以吃饭了对吧。”

    “拷问?当然不可能结束,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我问你,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把你的男朋友带给我看看。”

    提起男朋友,秦简咬唇,脸色晕红了几分。

    “哟,脸都红了,怎么个意思?”

    秦简瞪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哪儿脸红了,到了要介绍给你的时候自然就介绍给你认识了啊。”

    “哦,家里人都见过了,就不给我看,怎么,我见不得人呀。”

    “哪有啊,哎呀行了你就先别挑我字眼了。

    反正现在不是时候,等以后吧。”

    以后…她眉心染上一丝淡淡的忧愁,有朝一日,她有可能把那个男人光明正大的带到家人的面前吗?

    哎,应该不能吧,她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看来这个未来的妹夫很优秀。”

    秦治的话音一落,秦简回神望向他:“什么?”

    “你以前跟陆霄在一起的时候,脸上可没有这么多小女儿的家的情绪,看来以前你们缘分不到呀。

    你越是这样,我就更加好奇我这个妹夫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了。”

    秦简抬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有吗,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了吗。

    不会吧,她只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可没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家伙啊。

    不能听秦治的,他一向比较夸张。

    “对了,你不是进成天集团了吗。

    这公司怎么样,陆霄说,这是在安城数一数二的公司。

    我打算以后在安城落脚,得先找份工作。”

    “你想进成天集团?”

    秦治点了点头:“目前我打听了两家公司。

    一家是成天集团,一家是宁海集团。

    宁海集团是做船舶业的,我其实更感兴趣。

    但宁海集团最近并没有什么招聘启事,所以我只能选择成天了。

    怎么样,给我透露一下信息。”

    秦简有些愧疚:“我要是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失望?”

    “你不知道?你没了解过?”

    “我一直就在报社工作,职位是调过去了,但我人一次也没有去过。

    我连成天集团的接待大厅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呢。”

    “我天,你这总裁办的员工做的也太舒服了吧。”

    秦简纳闷:“舒服?”

    “当然啊,听说在成天集团工作的压力可是很大的。

    现在研究生博士生这么多,正好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时代。

    如果不够努力,那自己的职位随时可能被顶掉。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价值,不然就得等着被社会淘汰。

    可你呢,拿着成天集团的平均工资,却干着小杂志社悠哉小助理的工作。

    怪不得陆霄说你们公司里好多员工都偷偷羡慕你呢。

    我现在也有些羡慕你了。”

    “陆霄说我们公司的人羡慕我?”

    “是啊,你以为入职成天集团有那么容易呀,你这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秦简耸肩一笑,没错,她走了狗屎运了,从汽车站抓了个的幸运之神。

    吃过饭后,秦治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听陆霄说过,她住的很远,他说要送她,可她却坚持不让。

    “这安城我现在闭着眼睛走都迷不了路,放心吧。”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让你一个人走真的没事儿吗?”

    秦简点了点头:“恩,没事儿,你放心就是了。”

    她走到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我坐出租车回去。”

    “那行吧,你到了家给我打个电话发个信息都行。”

    她上了出租车离开,回头的时候发现秦治正在打电话。

    她大概能猜到,他是在给陆霄打电话。

    毕竟他跟陆霄的关系真的不错。

    其实跟陆霄分手后,她觉得最闹心的事情就是这一点了。

    当初如果没有跟陆霄在一起,那三个人现在也不会这么尴尬。

    她还可以跟陆霄闹僵了之后老死不相往来,可她哥夹在中间应该真的很别扭吧。

    到了家门口,她回头看了看果游恺家的房门,也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

    本想着去敲敲门的,可又觉得有些多此一举。

    兴许他在家,但想一个人呆着呢。

    她打开门进屋,结果家里的灯竟然亮着,果游恺横躺在她家沙发上看电视呢。

    见她进屋,他懒懒散散的道:“怎么才回来。”

    秦简换上鞋子走到沙发边:“我哥约我一起出去吃了个饭。

    你怎么在我这里,你现在是越来越随便了,我不在家你就自己进来了?”

    “不行吗?”

    秦简将包往旁边一扔在他脚下的位置坐下转了转脖子:“你一个大男人闯进女人的闺房,你说行不行。

    我在考虑,我要不要反收一下你的房租。”

    “喂,厚道点儿,我不过就是进来看会儿电视。”

    “你自己没电视啊。”

    “嘶…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我怎么觉得我的电视看着没有人情味儿呢。

    来你这里看的时候,我就会觉得特别融入剧情。”

    秦简翻了翻白眼,谁能想到果游恺这样的人竟然喜欢看家庭伦理剧。

    每次看的时候还要评价说拍的不伦不类,现实的生活比这可怕多了云云的。

    秦简坐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果游恺轻轻踹了她大腿一下:“我快饿死了,给我做点儿吃的。”

    她砖头瞅着他:“你不是去你爸那儿了吗,你没在你爸那里吃饭啊。”

    “本来是要去吃饭的,结果后来发生了点事情,我就提前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她紧张兮兮的看他:“不要紧吧。”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现在的父母催婚的那一套。

    我虽然没妈,不过我爸啰嗦起来一个人能顶十个人,很是烦人的。”

    催婚…秦简看着他,一副奇怪的表情。

    果游恺看到电视的实现移到她身上:“看什么看?我脸上有钱吗?”

    “其实我也一直挺好奇的,你看你,长的挺好的,也很有钱,还有这么多的房子。

    你为什么没有结婚呢?

    按理来说你现在应该很容易找到另一半的呀。”

    “很容易找到是没错,只要是女人,年龄差不多,身体没有残疾,长的不是丑的不堪入目的都可以做我的另一半,但我想要的不只是这样的另一半。”

    秦简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心里觉得有些闷闷的:“难道…你喜欢的不是女人?”

    他抬手敲了她脑袋一下:“你想什么呢,老子是铁铁的直男。

    我说的意思是,我想要的不只是另一半,我想要的是个可以做我灵魂伴侣的女人。

    她懂我,也能够给我快乐的那种女人。”

    “那你爸让你给他找个儿媳妇这种想法也不过分吧。”

    她说着抿唇好奇的望向他:“你就没有过想结婚的念头和想法吗?

    我比你小那么多,都总是想着要结婚这件事了。”

    果游恺看着她坏笑:“你想结婚了?像你这样的真汉子应该不好嫁吧。”

    听他这么一说,秦简蹭的站起身:“你放心,就算我嫁不出去也不需要你负责。

    我孤独终老那是我的事儿,所以你不必这么寒碜我。”

    她说完就往卧室走去,果游恺见状吼道:“诶你干嘛去,不是说要给我做饭吗。”

    “换衣服,”她恶狠狠的说完三个字后把门摔上。

    而这边果游恺脸上嬉皮笑脸的笑容也慢慢敛去,想起了今天在家里跟他爸发生的不愉快。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

    昨天晚上,佟霏给他打电话教育了他半个小时,主题无非就是说他爸有多可怜,让他多多回家陪陪他爸。

    哪怕回去吃顿饭也行呀。

    他实在是怕了佟霏那个花和尚念经的本事,所以答应她今晚回家去吃饭。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父子俩久违的见面,两人一开始是没话说,到后来佣人把饭菜端上来后,他就开始念叨,说要让他去相亲的事情。

    他们两人吃饭,他爸每次要说的都是那一套。

    谁家的孩子跟他同岁,孩子已经上小学了,谁家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谁谁谁已经结婚了。

    他知道,他爸着急,可这事儿能急的来吗。

    这是他自己的人生,难道就不能自己好好规划吗。

    说到后来,他爸干脆要求她去相亲。

    而且还让佣人拿来了女方的照片。

    候选人是顽石集团的大小姐石语嫣。

    他爸念叨,这个女孩儿他见过,秉性温柔,能持家,学历也很优秀。

    总之他爸是相中了的,就只等他点头答应结婚了。

    可他爸根本就不知道,他跟这个石语嫣之间到底有个怎样的渊源。

    那个女人就是个典型的世家大小家,人心跟外表完全不搭调。

    什么温柔贤惠,什么学历,都是狗屁。

    那种刁蛮大小姐,学历这种东西砸点儿钱就有了。

    她肚子里绝对是点墨不通的花痴。

    如果硬是要他娶,他倒宁可跟秦简这样单纯没有什么心计的女人结婚。

    想到秦简,他眉心微微上扬,其实仔细想来,作为结婚对象,她除了家庭条件之外,秦简还是不错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