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她吻了他(2更)

    第213章她吻了他(2更)

    果游恺摆了摆手:“算了,我就知道你会说自己不记得了。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就安心吃你的饭吧。”

    “你把话说成这样儿,我还怎么安心。”她瞅着他,真是急死了人了。

    “你真想知道?”

    看到他的表情,秦简犹豫了片刻后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果游恺摇头笑了起来,他这辈子第一次见过真正喝醉酒的女人。

    醉成那样…也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为什么说她是真的醉了?很简单,不醉的人不会吐自己一身还不顾形象的满大街乱吼乱叫的。

    也幸好她不记得了,不然她一定会后悔昨天竟然没有控制好自己失控的。

    像昨天那种让她代替自己喝醉的事情仅此一次,他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因为要把一个喝醉了的不讲理的满身脏兮兮的女人弄回家真的是个技术活。

    连哄带骗对方还时而不认识自己。

    想起她问他‘你是谁来着?’时候的那画面,他啧啧的摇了摇头。

    再想起来她说‘哦,你就是那个超级无敌有钱的坏家伙啊。

    不不不,你不算坏,那个陆霄,陆霄才是最坏的。

    陆霄,你个畜生,老娘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你。’

    他抬眼看向她,而此刻她也正纠结的看着他。

    “我怎么觉得…你的表情里好像有很多故事一样。”

    果游恺夹了一块肉放进了她的碗里:“昨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以后你别再喝多就可以了。”

    秦简抿唇还不等她说什么果游恺继续道:“还有,有些畜生该忘也忘了吧。”

    “畜生?什么畜生?”

    “你这辈子都不能原谅的畜生啊,要我提他的名字吗?”

    秦简抬手掩唇有几分惊讶的望向他:“我…我说了什么吗?”

    也没有很多,就是吼了几句而已。

    秦简闭目凹槽的不是一般的想死。

    看来自己今早忽然想起来的那个画面不是做梦。

    “还有,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说谎。

    最不喜欢女人对我说谎了,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说谎?”她试探性的问他。

    “陆霄那个畜生啊。”

    秦简忽的就闭上了嘴巴,低头开始吃饭。

    看到她忽然变老实的样子,他忍住笑意身子往前凑了凑:“还有,以后坚决不要喝多,随便拉着男人就亲这种行为是真的不好。”

    “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了就胡说八道,我不可能那样儿的。”

    “所以,你对自己很有自信?”

    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知道我昨晚刷了几遍牙吗?

    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来你嘴里那股子吐过之后的恶心味道。”

    秦简放下筷子站起身盯着他。

    他仰头挑眉看她:“随便你承不承认,反正我没打算追究你的责任。”

    她吐过之后去吻了他?

    她真是呵呵呵了,她怎么这么想去死。

    那味道不用他说她也知道肯定恶心的好吧。

    “盯着我干嘛?坐下吃饭。”

    秦简眨巴眨巴眼,嘟囔了一句“对不起”之后转身回了房间。

    她嘭的将门关上,脸火烧火燎的。

    她竟然亲了他,还吐过之后…

    妈蛋的,她怎么就这么会挑时候呢,真是醉了,醉死了好吗。

    她抬手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直接扑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好一会儿,门口传来果游恺的敲门声。

    秦简喊道:“我不吃了,你吃完就走吧。”

    “阿姨的电话。”

    他的声音在外面不疾不徐的响起。

    她坐起身看了看床头柜,妈呀,她出去买菜后忘了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了。

    她灰溜溜的过去将门打开,他已经将电话接起来了,正在跟秦妈妈聊天。

    “她今天休息,我中午也没什么事儿就回家来吃饭了。

    秦简的厨艺这么好,可不能暴殓天物浪费了资源。

    就是就是,阿姨你放心啊,我们好着呢。”

    她都不好意思看他的脸就一把将手机从他手中抢过:“你怎么随便接我电话呀。”

    她说着走到阳台将手机放到耳边:“喂,妈。”

    “小果说你在休息,昨天喝多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怎么还喝酒呢。”

    秦简转头恶狠狠的瞪向果游恺,这个小人,明明就是他害她喝醉的,他还有脸告状。

    “昨天我们公司聚会,大家都要我们喝酒,我就喝了几杯,然后…”

    “行了,你别说了,反正女孩子在外面喝醉就是不好。

    以后你可给我警惕点儿,别总让小果这么操心。”

    她不爽的撇撇嘴:“妈,我可是你的亲闺女,你得向着我。

    说不定哪天我就跟小果分手了呢。”

    “呸,臭嘴。”

    秦简翻了翻白眼:“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胡说着玩儿了。

    妈,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呀?”

    “被你啰嗦的正事儿都给忘了,秦治过几天要回国。

    你婶婶说,他要去安城,到时候你招待一下。”

    “秦治回来干嘛?”她有些惊讶。

    “毕业了呗。”

    “我婶婶不是说他要留在国外工作的吗?”

    秦妈妈呵呵一笑:“谁知道呢,秦治说在国外一个人太寂寞,所以要回国,你叔叔婶婶不也管不着吗。”

    秦简撇了撇嘴,脚随意的轻轻提了提阳台底下的瓷砖:“我哥要回来了,那我婶婶以后可就失去了炫耀的资本了,这几天我婶婶想必很失落吧。”

    “可不是吗,行了行了,我不耽误你跟小果了。

    我跟你说呀,女人最好的年华就这几年,小果这男人不错。

    既然你们已经先上车了,那就把票补了。

    早点儿结婚,要不就早点儿生孩子。

    反正你呀…”

    “好了好了妈,我真是服了你了。

    咱们这个话题能越过去不要说了吗?

    我不跟你说了,先挂了啊。”

    她将电话挂断呼口气,她家老妈实在是太能念了。

    每次打电话都说这个话题,都不嫌烦的吗?

    果游恺走过来问道:“你那个厉害的表格要回来?”

    秦简侧眸白了他一眼:“怎么感觉你好像在看好戏似的。”

    “切,这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看你跟你婶婶的关系不好吧。”

    秦简抱怀努了努嘴:“是不太好,我这个人有的时候很矫情。

    被人伤害过后,会记住很久。

    所以我轻易不跟人结仇,可一旦结了仇就会记很久。”

    “说来听听,你婶婶怎么得罪你了?”

    “小时候,我爷爷奶奶跟我叔叔和婶婶一起住。

    然后有一次我妈要去娘家,让我去婶婶家吃饭。

    我爸走之前已经给我叔叔打过电话了。

    可是我去了婶婶家后,婶婶家却跟我说,没有做我的饭,要去吃饭也不提前跟她打个招呼。

    当时叔叔很尴尬,叔叔说,给孩子先吃。

    然后他们两口子就当着我的面儿吵了起来。

    当时我就转身跑掉了,因为太伤心。”

    “这的确有点过分了,”果游恺点了点头。

    “所以啊,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我婶婶家吃过一顿饭。”

    果游恺勾唇一笑:“那你对你婶婶的怨恨多还是对陆霄的怨恨多?”

    秦简转头瞪向她:“你怎么又把这个话题转移到他身上了。”

    “好奇呀,不行吗?”

    “我对我婶婶只有怨,没有恨,因为婶婶是我的家人,我总不能跟她老死不相往来。

    但我对陆霄只有恨,不需要怨,因为他伤了我的心。”

    秦简说着嘟嘴:“以后你不要总跟我提陆霄了行吗?

    还有,公司里没有人知道我跟他谈过男女朋友,所以你得帮我保密。”

    “如果我不呢?”

    “你…”秦简瞪他:“求你了。”

    看着她忽然乖顺的双手合十求饶的样子,他哈哈大笑着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保密。”

    秦简郁闷的望向他,这人还真是喜欢讨价还价。

    “好吗,你说。”

    “以后帮我收拾家务,给我做饭吃。”

    “什么?”秦简跳脚:“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在趁火打劫吗?”

    果游恺点了点头对她竖起大拇指:“这词儿用的不错,我喜欢。”

    “喂,你这个畜生。”

    他的食指在她面前摇晃了几下:“畜生这个词儿只适合用在陆霄那种始乱终弃的人身上。”

    秦简咬唇,妈的,她又无言以对了。

    “那我要是不答应呢?”

    “这是助理工作的一部分,而且,你要是不答应,我的嘴巴可闲不住。

    万一一不小心把你的秘密说给别人听了…你别怪我啊。”

    她抬手掐了他手臂一下:“你威胁我啊。”

    “没错,所以你到底答不答应?”

    他说着指了指餐桌:“说真的,你做的菜还挺合我胃口的。

    我这人一般不会轻易做这种无理的要求。

    看你这么为难,这样吧,以后你给我做饭,我免你房租,怎么样?”

    “真的?”她瞪大眼睛看他。

    “切,这么点儿小钱儿,我骗你干嘛。”

    秦简眼珠子转了转后扬眉:“你住在哪里?如果很远的话,路费你要报销。”

    果游恺勾唇:“走,我带你去我家看看,你自己认定这是近还是远。”

    他说完就拉起她的手腕往外走去。

    秦简往后拽:“等一下,我换一下衣服,这裙子太短。”

    “不必,昨天你更狼狈的样子都被那么多人看了,现在已经非常好了。”

    他说完秦简就瞪他,可他真的是完全不在乎,直接将她给拉出了屋子。

    他没有带她去做电梯,而是往对门走去。

    秦简正要问干嘛来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推开门上的盖子开始按密码了。

    秦简傻了:“你…你住这里?”

    果游恺看着她狡黠的一笑,拉着她将她推进了屋里。

    她一进去不禁吃惊:“这里…跟我那里差不多啊。”

    “26层被我买下了,装修方式是一样的,材料也是一样的,以前我本来没打算住的。”

    “没打算住你装修?”她觉得这人脑子一定是抽风了。

    “谁规定不住就不能装修了,我喜欢看到我自己的房子美美的。”

    “那你现在怎么又来住了?”

    果游恺眉心微扬,是啊…他自己也没想明白。

    “这房子我从今晚开始住,但是我这里不开火,饭在你那里做,我讨厌油烟味。”

    秦简白了他一眼,难道她就不讨厌了吗?

    不过…既然是不花钱白住,那她一个月能省下不少钱呢。

    做点儿饭,闻点儿油烟味都不算什么的,反正她一个人也要做的。

    人呢,都得能屈能伸,为了钱,忍了。

    “怎么样,这距离不算远吧。”

    秦简点头:“那好吧,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快一点了,你不去报社上班了吗?

    我今天休息,难道你也要休息?”

    “我可没有那么好命,”他说着就往外走去。

    她跟着出来道:“你锁门吧。”

    “不用,关上就可以了,记住密码,0910,我的生日,一会儿收拾完卫生你带上就可以了。

    我走了,去公司,你休息吧。”

    收拾卫生?她?秦简站在原地,给他收拾卫生那还能算是休息吗?

    这混蛋,还真是分分钟都算计的这么清楚。

    真是个奸商,哼。

    她转身回了屋里袖子一撸环视一圈,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很干净呢。

    她走到洗手间里看了一眼,这里平常应该是没有什么人住的。

    不过昨晚他肯定是睡在这里的。

    应该是被她给闹的吧。

    这么一想,她就真的开始帮他收拾卫生了。

    就当昨晚他被自己非礼的补偿吧。

    自打拼伙开始,秦简发现果游恺真的不是一般的难伺候。

    明明自己不会做,却还喜欢点餐。

    今天要吃红烧肉,明天要吃茄子炖鲶鱼,后天要吃糖醋排骨。

    如果不是她厨艺好,像是果游恺这种嘴刁的男人她是真伺候不了。

    周末早晨,她正睡的昏天暗地的,电话在耳边鬼叫了起来。

    她将电话握进手里的时候真的恨不得把这手机给吞掉。

    实在是太讨厌了。

    她看也没看就将手机接起:“喂…”

    睡音浓重的让她自己都怀疑人生了。

    “小简同学,你也太懒了,怎么还在睡。”

    秦简眨巴着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接着惊讶道:“哥?”

    “当然是我,还没睡醒吗?”

    秦简坐起身:“你回来了?”

    “你知道我要回来?”

    “我妈好几天之前就给我打过电话,她说你这几天要回国来安城,让我好好招待你。”

    “大妈真是够意思,那你今天中午准备招待我吃什么。”

    秦简翻了个白眼:“我是你妹妹,你还让我请你吃?”

    “我妈可说了,你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

    怎么,不带出来请哥哥我吃个饭啊。

    顺便也让我检阅一下你这男朋友到底靠不靠谱。”

    她这个堂哥跟她婶婶不一样,他很热情,也很爱开玩笑。

    秦简无语的笑了起来:“行了,别逗我了,他忙着呢,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陪你去吃就是了。”

    “那你等会儿看微信吧,我给你发信息。”

    “好吧,”挂了电话,她伸了个懒腰后重新窝进了被窝。

    其实伸懒腰的目的是为了下床的,可是伸完才发现,她跟床才是真爱,她爱上.床。

    这一觉眯了眯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微信里秦治已经把见面地址发给了她。

    她起床抻着胳膊来到客厅里拉开了窗帘。

    站在阳台上抻了抻筋转了转身子,目光落到隔壁家阳台的时候发现果游恺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双脚搭在玻璃茶桌上看书。

    是的,他在看书,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隔着两层玻璃看去,她觉得他此刻的样子真的好帅。

    昨天帮她收拾家务的时候,她发现他屋子里书架上有很多书。

    当时她还以为这是摆着装逼用的。

    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是真的在看书。

    有的时候,懂得阅读的男人真的很帅。

    她眉心一扬耸肩而笑转身洗漱,之后她又进厨房帮他准备了中午的午餐,这才换了衣服出门。

    她来到他家门口敲了敲门,果游恺懒的开门,半天也没动。

    秦简不爽,刚刚才觉得他帅呢…

    她撇嘴自己按了密码进门后直奔阳台。

    他躺在摇椅上头微微侧向她:“啧,你这女人就不怕我现在是光着的吗?”

    她往右侧阳台上指了指:“我刚刚在那边看到你了好吗?”

    “所以你偷窥我了?”他勾唇:“算了,反正觊觎我的女人很多,也不差你一个了,就让你觊觎一下又会怎样。”

    秦简叹口气也是无语了,“午饭我给你做好了,在桌子上,今天中午我要去见我哥,就不陪你一起吃了。”

    “你堂哥回来了?”

    秦简耸肩算是应他了。

    “所以,你打算自己去跟你堂哥吃独食,不带我?”他将书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秦简无语:“我是被你买了吗?去哪儿都得带着你…切,我走了,一会儿早点吃,不然菜就凉了。”

    “喂,你去哪儿吃?”

    “去闽清路的芙蓉阁酒楼。”

    见她离开,果游恺也没出去送,继续看书。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拿着备用钥匙穿着一身睡衣晃到了她家,才进门他就发现她的钥匙在门边的鞋架上横尸。

    他扬了扬眉,这个健忘的女人…

    秦简来到芙蓉阁酒楼,服务员将她带进了秦治预定的包间。

    门一推开,本来堆着满脸笑意的秦简在看到里面的两个人时傻了。

    这个秦治,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陆霄给叫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