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那她的衣服谁脱的?完全不记得了(1更)

    第212章那她的衣服谁脱的?完全不记得了(1更)

    果游恺头微微侧到了秦简耳边:“需要我帮忙吗?”

    秦简咬牙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就别裹乱了成吗。”

    既然她这么说了,那果游恺就继续看好戏了。

    见陆霄一直不出声,喊着她唱歌的小花和同事有些尴尬了。

    秦简站起身笑着喊道:“行了,你们就别起哄了。

    我今天酒喝多了,嗓子唱不了哥。

    再说,以前师兄还单身呢,我跟师兄唱歌那是给大家助兴。

    今天这种场合,得让师兄跟华楠一起唱吧。

    他们两人唱这歌实在是太应景了,大家说是不是。”

    秦简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一群人转而去闹陆霄和华楠去了。

    大家刚刚的哄闹让华楠有些生气,因为她不是第一顺位。

    本来心里就有些气的她此刻更不给大家面子了。

    她不出来唱,陆霄也不好自己就跳出来

    所以直到最后,这首歌也没人唱。

    秦简不管旁人的闲事,重新坐下喝自己的酒。

    果游恺问她:“今天上午为什么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她蹙眉望向他。

    “你不是说你跟陆霄没什么关系吗?”

    秦简扬眉:“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啊。”

    “恩,还是师兄?”

    秦简无语一笑:“我们是一个大学毕业的,来公司后,我一直管他叫师兄,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还叫没关系?”果游恺就知道,这女人不老实。

    “如果这也算是关系的话…那就是有关系吧。”

    她郁闷的咕嘟咕嘟的喝着酒,这家伙干嘛要坐在她身边来招她烦。

    干嘛要问这些让她讨厌的问题呢。

    陈总端着酒杯过来找果游恺:“果总,你来公司几天了,我也没有时间跟你一起吃顿饭敬你一杯。

    今天正是个好机会,我想敬你一杯跟你喝杯酒。”

    果游恺晃了晃手中的果汁:“我要是跟你干果汁的话显得太不尊重你。

    可这几天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正在吃中药,得戒几天酒。

    你的酒,我只能过几天再跟你喝。

    这样吧,今天我就让秦助理代替我跟你喝一杯。

    她现在是我的助理,她就可以代表我。”

    秦简侧头惊讶的瞅他,疯了吧这人。

    只听说过男人帮女人挡酒的,还从没有听说过有男人让女人帮忙挡酒的呢。

    真的是…太刷新三观了。

    果游恺扬眉看着她,可话却是对陈经理说的:“秦助理好歹做了你这么多年的下属,我相信,这点儿面子她还是会给你的。”

    秦简在心里把他祖宗往上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没见过这么混的男人,这么不声不响的就把她塞进去了。

    气死她了呢。

    关键是他刚刚的话让她没法儿挡酒啊。

    她只能站起身陪着笑脸跟陈经理碰杯喝了一杯啤酒。

    而接下来,那些个觉得自己会做人的员工都来找果游恺敬酒。

    秦简一杯接一杯的喝,最后喝到整个人都是晃的,然后再后来…

    她从新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了。

    她费力的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身揉着头。

    头好疼,她环视房子一圈,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嗓子干的不行,她撩开被子下床,可是一双洁白的腿辣到了她的眼睛。

    等一下,她昨天不是穿的裤子吗?

    裤子呢?

    她低头一看,天…她是光的…

    她猛的将被子拉回到了身上环视四周。

    是果游恺家的房子没错,单位里面没有人知道她换地方住了。

    那能送她回这里的人也就只有…果游恺了。

    可是…她的衣服呢?谁脱的?她怎么完全不记得了。

    她郁闷的拍了拍脑袋,她实在是太蠢了,这个问题还用想吗。

    天哪,那她不是又被果游恺占了便宜吗?

    果游恺应该没有对她做什么的吧。

    他…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人呀。

    再说,他现在除了头和嗓子有些不舒服外,身上也并没有被大象碾压过的感觉啊。

    对了,没错,果游恺说过的,她不是他的菜。

    可是她的衣服呢?

    她费力的裹着被子下了床围着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有。

    她打开卧室的门,本想看看衣服在不在客厅里的,可她一开门却被自己看到的一切给吓到了。

    卧室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个小挂衣架,衣架上一套一套的挂着十几套衣服,全都是应季的。

    衣架上贴着一张小便利贴,她扯下来看了一眼,这留言的字迹还真是好看呢。

    ‘你的衣服吐的已经没法儿看了,我扔了。

    这些衣服是按照我的喜好挑的,你随便挑一套换吧。

    今天不必来公司上班了,我跟人事说你今天去总公司替我跑腿了,晚上我来找你一起吃饭。’

    她咽了咽口水望着这些漂亮的她有些心花怒放的衣服。

    果游恺这家伙还真是一言不合就给女人花钱呢。

    真是…少见。

    可是这么多衣服她要穿到什么时候啊。

    她随便掏出一条黑白格子的秋冬连衣裙看了一眼,三千多。

    还好,不是上万块的了,她抿了抿唇松了口气回身进屋把衣服换上了。

    洗了把脸出来,她坐在梳妆镜前擦乳液。

    可是擦着擦着,她脑子一热,忽然想起了个诡异的画面。

    她又哭又叫的在小区里骂人,果游恺抱着她让她不要胡闹…

    她伸手掩唇,最后摇了摇头,不会的,她不是这样的人。

    她深吸口气,对,这事儿不能想。

    肚子好饿,她去翻了翻冰箱发现里面是空的。

    总不能饿着肚子,她将包挎到身上就下楼去了。

    这两天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周围有没有饭馆。

    出了小区,周围都是看上去很高档的饭店,她实在是舍不得进去出血,索性她倒回来走到路口公交站点对面的超市。

    她去里面买了点菜,肉,调料之后大包小包的拎着回了家。

    熬了解酒汤喝了之后,感觉头舒服了,胃里的恶心也舒缓了很多。直到身上完全轻松了,她这才去厨房做饭做菜。

    既然今天不上班,那她就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好了,貌似好多天没有自己下厨了呢。

    厨房一通忙碌,饭菜快做完的时候传来了门铃声。

    她扬了扬眉关了火,这里竟然有人按门铃。

    应该不是果游恺,他说晚上过来吃饭的。

    她走到门边将门打开,看到门口的人正好是果游恺的时候,她瞪大眼睛有些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果游恺自然的扬了扬手中的便当袋子:“我觉得你应该已经起来了,所以来犒劳一下年度最拼命员工的胃。”

    看到他提来的午餐,秦简回身指了指饭桌:“这位老板,来之前你就不会先打个电话的吗?我都已经做完了好吗?”

    “家里都没有东西,你怎么做的?”

    “我去超市买的呗。”

    她说着已经转身走回到厨房去将紫菜蛋花汤盛了出来坐下。

    她是真的饿了,懒得跟他多说话了。

    果游恺闻了闻,味道不错吗。

    “你一个人做这么多吃的完吗。”

    “吃不完我就不会等晚上啊,你吃吗?”她仰头看他。

    “不然你以为我是来看你吃饭的?去,给我添双碗筷。”

    “不管,自己去拿。”今天她不上班,这会儿她不是员工,他也不是老板,大家人人平等,她才不要伺候他呢。

    果游恺啧啧两声,这年头老板做成他这样也真是掉价儿。

    主动跑来陪吃也就算了,还被嫌弃。

    他进厨房去拿了碗筷出来坐在她对面,尝了一口辣炒扁豆丝后他眉心微扬:“你厨艺不错吗。”

    秦简耸肩,自然是不错的,从小就学的呢。

    他打量着她身上的衣服唇角勾起:“没想到这衣服你穿上还不错。”

    他边说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票递给她:“喏,这是给你买衣服的发票,一共四万七,那些衣服现在都是你的了,回头自己去公司报销。”

    “这些衣服都是你挑的?”

    “当然,按照你这个阶层的消费水平挑的,怎么样,我体贴吧。”

    体贴?要是昨晚他没让她帮忙喝酒她或许会附和他两句,现在?

    她只想送他两个字,滚粗。

    “那个…我问你个事儿,你要老实的说。”

    “问。”果游恺边吃着眉心扬了扬看向她。

    “昨晚…我怎么回来的。”她抿唇看着他,微微有些紧张。

    “你觉得除了我能好心的把你带回来之外,别人谁会管你?

    赵小花?她自己都喝的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你那个师兄?呵呵,他有女朋友的,你觉得送你方便吗?”

    秦简白了他一眼,就说是他送回来的不就得了吗,废话还真多。

    “那我衣服…吭,”她郁闷的沉默片刻:“算了算了,吃饭吧。”

    “是我脱得。”

    她手抖了一下,她都说算了,这男人还真是会给她找尴尬呢。

    脱了也就脱了,他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承认,真是…让他无语至极。

    “你喝成那副死德性我还愿意照顾你帮你脱衣服,你得感谢我。”

    她咬牙,齿缝里气呼呼的挤出几个字:“我干脆去感谢一下你八辈祖宗好了。”

    “这是骂人哦,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有想法冲我来啊。”

    他分明就是欠骂好吗,把她送回来不就好了吗,干嘛还要脱衣服。

    她都怀疑…他有耍流氓的嫌疑了。

    她在脑子里暗自做心理活动的时候,他已经把菜尝了个遍。

    这味道…也是绝了,他吃的各种欢快:“以后咱俩搭伙吧,你做饭,我出钱。”

    秦简将筷子往桌上一扣瞪向他:“有钱了不起是不是,有钱就可以随便指使我是不是。”

    正愁有气没地方撒呢。

    “哟,生气了?”

    “我不应该生气吗?”

    “还真是小气,不就是让你帮我代了几杯酒吗,至于吗,从刚刚看到我一直甩着脸,你呀,得活的大度点儿。”

    “我让你帮我代个十瓶八瓶的酒,我看你生不生气,看你大不大度。”

    果游恺噗嗤一笑:“行了,行了,你说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是让你帮我代酒了,喝到最后喝不动了你就跟我求救吗。

    谁想到你这么蠢,非要喝高了。

    还有,你是遭罪了,可我也没占着便宜。

    我都没找你算账,你也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啊。”

    “你找我算账?”秦简不爽,可是等一下…果游恺这难道不是话里有话吗?

    “我昨晚干什么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