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两个月不见,想我了?

    第207章两个月不见,想我了?

    提到那人,秦简不爽的嗤口气:“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有,就是好奇,你爸刚刚说你好像挺喜欢那个人的。”

    他说着坏笑道:“怎么,被人甩了?”

    秦简瞪向他:“算了算了,我发现你只有不说话的时候才能称之为人,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

    她起身去拉开柜子将褥子扯了出来铺好躺下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

    “你今天还是不洗澡?”

    她窝在被窝里转头看他:“你在我家洗澡不觉得冷吗?”

    当然冷,洗完澡出来总觉得透心凉心飞扬。

    “冷吧,既然冷,干嘛要折腾自己呢。

    一天两天的不洗澡又不会死,可是冻感冒了就不划算了。”

    他坐在那里沉默了片刻后干脆也直接躺下了。

    这女人的话太有道理了。

    天刚亮,果游恺就听到外面传来厨房里炒菜做饭的声音。

    他用被子将耳朵捂上,房子这么小,隔音效果这么差,他真想去把房地产开发商拉出来游街。

    这世上怎么可以有这么一点点的小房子呢,真心受不了。

    躺了没多会儿他就坐了起来。

    可能是在她家没有什么娱乐节目的缘故,每天他们都会在九点左右睡觉。

    睡的早了,他醒的也就早。

    他侧头看了看紧紧贴在床边呼呼大睡的秦简。

    外面这么吵,她听不到吗?

    不行,他睡不好,她也别想睡了。

    他左右看了看,直接将手机打开,把蓝牙耳机塞到了她的耳朵眼里。

    劲曲袭耳,秦简猛的就坐了起来。

    她捂着耳朵瞪向他:“你干嘛啊?”

    “叫你起床啊。”

    起床?

    她往窗外看了看,天不是才蒙蒙亮吗?

    再抓起手机看了一眼,顿时想打人的心都有了。

    “大哥,你疯了吧,才五点半呢。”

    果游恺指了指外面:“太吵了,我都醒了,你就陪着我一起吧。”

    秦简有些想发飙,这人有病。

    两人总也不能在屋里大眼瞪小眼,既然醒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秦简起身揉了揉头发要出去。

    果游恺瞪她:“干嘛去?”

    “出去,我妈在做早餐呢,我去帮忙。”

    “我们今天上午几点走?”

    “十点出发行吗?”

    果游恺耸肩:“行,你去吧。”

    秦简出去后果游恺躺在床上掏出手机开始上网。

    早饭吃的很丰盛,秦妈妈还特地包了饺子。

    吃过早饭后,门口有车嘀嘀的响,有邻居在门口喊道:“小简妈妈,你快出来看看呀,你家门口停了好几辆车呢。”

    正在洗碗的秦妈妈连忙甩了甩手出去。

    秦爸爸也跟着一起,两人往门口一站,有两辆货车拉着崭新的家电。

    车上有工作人员下来问道:“请问是秦简女士家吗?”

    “对对对,这里是。”

    “您好,我是天通百货的工作人员,有位果先生在我们商场定了冰箱,洗碗机,空气净化器,净水器,电视机,空调,还有一套真皮沙发和一件老人躺椅。

    这是您家对吧,那我们就给您卸货了。”

    “等一下等一下,”秦爸爸看向秦妈妈:“果先生…这不会是小果给我们买的吧。”

    秦妈妈蹙眉:“除了小果,还能有谁姓果给我们买东西啊。”

    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卸货了,有邻居上来拉着秦妈妈八卦:“嫂子,这是发财了?怎么一下子换了这么多家具。”

    “嗨,这不是我家小简找了个男朋友吗。

    那孩子有心,偷偷给我们买了这些东西,我跟老秦都不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秦妈妈得意的哟,得瑟的心都爆棚了。

    只是当别人开始羡慕她的时候,她心里又有些担心了。

    这么大人情,怎么还呀。

    果游恺陪秦简去叔叔婶婶家告别回来后,家里的新家电已经用上了。

    一进屋里见家里大变样,秦简愣了一下:“妈,怎么回事儿啊这是。”

    秦妈妈回头看向果游恺:“这都是小果买的。

    商场的工作人员下来一会儿工夫就给弄利索走了。”

    秦简回头吃惊的看向果游恺:“你什么买的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惊喜吗,当然不能让你知道。”果游恺笑着走到秦妈妈身边:“怎么样阿姨,这些还喜欢吗?”

    “小果,这实在是太让你破费了。”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我也不知道你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这张卡里有三万块钱,就当我…”

    “阿姨,”果游恺将卡接过后塞回她的口袋里:“你这样就是跟我见外了,这卡你自己收着。

    这次我来也没有带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这要走了给你们买点儿东西就当我的心意了,真的,别拒绝我。”

    这娘儿俩在聊的开心,秦简站在一旁要哭的心都有了。

    完了,这次带着这家伙回来,她直接负债了。

    门前那河也不知道水深还能不能淹了她,她要不要考虑去跳一跳?

    他们要出发离开的时候,秦爸爸和秦妈妈提了好多的蓉城特产出来。

    他们说要让果游恺带回去给他父亲尝尝。

    秦简都懵了,这老两口是什么时候去买的这些东西,她竟然都不知道呢。

    果游恺也没有谢绝,一并给带走了。

    终于,叔叔将两人送到了汽车站,两人坐上了回安城的车,果游恺吁了口气:“我去,这个累劲儿的。”

    秦简正色的坐了几分面向他:“你什么时候买的那些家具,你怎么又不跟我商量就乱花钱。”

    “我花我自己的钱,你急什么眼。”

    “什么叫你自己的钱啊,你给我家买的东西,我这都要还给你的。

    我本来就穷,现在要被你连累的更穷了。”秦简吼他。

    “你也别吼了,这钱我不用你还。

    给二老买东西不是因为你,主要是觉得愧疚。

    骗了他们我良心上过不去。”

    “可你现在这样儿,我会良心上过不去的。

    哎呀算了算了,到底花了多少钱,虽然我没这么多钱给你了,但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

    果游恺白了她一眼:“你还是先把我的出场费给了吧,别的就别吹大牛了。”

    “我肯定不会…”

    “闭嘴,”果游恺转头睨她:“别嘚啵了,我要睡觉,好困。”

    早上起那么早的后果就是…他现在困的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到了安城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

    果游恺抻着自己僵硬的腰下车。

    秦简嘟囔道:“哎,你倒是来帮我拿一下东西啊。”

    “拿什么东西,雇佣关系已经结束了,你自己的东西自己提。”

    他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正好有去烟城的车。

    他扬了扬眉,虽然计划被推迟了三天,但是…也不影响。

    这么一想,他直接转头往车站的大厅里走去买票了。

    秦简将车上的东西都提了下来,她四下里张望了一眼,没看到果游恺的身影。

    她撇嘴也没有在意便走到车中央去等着领行李了。

    拿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后她的目光又开始在人群中穿梭。

    还是没有果游恺的身影。

    难道他先出去了?

    她跟着人流费力的拖着行李往出口走去。

    来到汽车站外,她站在一旁等。

    十分钟过去了,果游恺没有出现。

    她掏出手机才想起来,这三天她竟然没有要他的电话。

    他不会是已经走了吧,她还没有给他钱呢。

    不对呀,他这种人应该是不差钱的,不然也不会花钱那么大手大脚。

    难道…他这是做了雷锋?不收钱就走了?

    她咬唇,不行,不能这么想。

    她决定再等20分钟,如果还是找不到果游恺的话,她就走。

    结果…五点钟的时候,她还站在汽车站门口。

    这个混蛋到底去哪儿了。

    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她竟然还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呢。

    再怎么着也得打声招呼吧。

    其实,她本来还打算到了安城后请他吃顿饭的。

    毕竟这几天她也的确是给他添麻烦了。

    她甚至都没有问他这几天有没有事儿就把他给拖回了老家。

    虽然他嘴有点儿欠,但他毕竟帮了自己。

    不过他之前在同学聚会上说他有公司的事儿应该是吹牛的吧。

    他这么闲散,天天无所事事的到底哪里像是有公司的人啊。

    她回头四下里望了望,算了,总不能在这里等一辈子,她心里有些失落的先离开了。

    两个月后,安城华都报会议大厅。

    秦简坐在会议桌的最后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经理讲着老套的会议内容。

    她抬手腕看了看时间,再有十五分钟就下班了。

    目测今天是又要加班的。

    “行了,重点事情讲完了,现在讲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会议室里的人原本无精打采的,这会儿倒都将目光转移到了经理的脸上。

    “大家应该也都知道,这几个月咱们报社的业绩明显有些下滑。

    再这么下去就真的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为了让咱们报社能够长远持久的发展下去。

    经过我们几个高层决定…华都报社已被并购进成天集团,隶属成天集团直管。”

    这个更重要的事情让整个会议室一下子炸了锅。

    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并购也意味着改革。

    将来,报社将会失去本来的样子,还不知道会走到哪一步呢。

    秦简也是沉沉的叹口气,她左侧的赵小花伸手推了她一把低声嘀咕道:“晚了,以后这可怎么办呢。”

    她抿唇没有做声,可是心里却也在犯愁。

    被并购后不会被裁员吧。

    公司最近没有招聘什么新进职员,她这个培训讲师其实有没有都是可以的。

    那她前途岂不是很堪忧吗。

    赵小花是编辑助理,所以她现在应该也会很担心。

    经理说完后拍了拍桌面:“行了,这件事我知道大家多少都会有些接受不了。

    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事实,我希望各位同事能够回去做好心理准备。

    接下来…公司可就不是我说了算了。”

    会议结束后,虽然没有加班,但大家却都很颓废。

    有几个人干脆扎堆议论起了以后的前途。

    有人说要跳槽,也有人为找工作发愁。

    赵小花端着茶杯来到她办公桌前:“以后我们怎么办,总感觉我像是这公司里吃闲饭的人。”

    “难道我不是吗?”她说着无语的笑了笑。

    所谓讲师,总得有员工才有办法培训吧。

    她侧头往角落处空着的办公桌边看去,眼神一阵失落。

    赵小花抬手拍了她肩膀一下:“哎呀行了,陆霄这都走了多久了,你还看。

    等他回来的时候估计会直接被下岗也不一定呢,他那也是个闲置。”

    秦简撇嘴:“谁管他了。”

    她呼口气站起身:“下班了,我要先回去了。”

    她开始收拾包,赵小花嘟囔:“哎呦,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你还有心情回家啊。

    跟大家一起研究一下未来吧。”

    她轻声在赵小花耳边道:“真想跳槽的不会在这里说,都是无声无息的开始找工作,找到合适的就走人。

    那些在扯着嗓子说要走的,都是想走却不敢的。

    他们这样儿不过是在鼓动人心而已。”

    赵小花一听:“有道理诶,算了算了,下班吧,一起走。”

    两人一起离开报社,赵小花一直在她耳边说个不停,她的思绪却是有些飘。

    走到公交站点,赵小花问她:“你有没有想要跳槽的想法?说实话啊。”

    “没有。”她摇了摇头。

    “啊?你不担心吗?”

    “担心啊,可是公司才刚说要合并,这对我们来说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都不一定呢,干嘛要先急着跳操呢。

    我们是被成天集团并购,又不是被垃圾粉碎厂收购。

    作为未来成天集团的员工,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儿。

    要知道,有些人想要进成天集团那是要挤破脑袋的。”

    她说完狡黠的笑了笑。

    赵小花瞬间在她面前竖起大拇指:“你牛,我被你说服了。”

    秦简呵呵笑了起来,说服了就好。

    “你的车来了。”

    “啊,我走了,明天见啊。”赵小花拍了拍她肩膀转身跳上公车跑了。

    正是下班高峰期,这会儿每一辆公车都很是拥堵。

    有奇瑞QQ从眼前飞奔而过。

    她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当初某人嫌弃奇瑞的表情了。

    要知道,她现在如果有一辆QQ可以开的话也是心满意足的。

    每天在公车上被挤成照片的滋味并不好受。

    想到果游恺,她连忙甩了甩头,她最近怎么老是想起那个家伙。

    真是有病。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吧。

    前天,爸爸打来电话,两人一番寒暄后,她爸问小果好不好。

    当时她真的想哭的心都有了。

    她其实有些后悔了,当初如果跟爸妈实话实说多好。

    为了要那个没有用的面子,她把果游恺拽回了家,人都是情感动物,很容易被感情左右。

    现在爸妈对果游恺的印象都好的不得了,经常问两人什么时候能结婚。

    本来只是想要雇佣他三天的,可是没想到…他这段时间却一直在影响她的生活。

    她身子向后依靠在广告牌前无精打采,前方一大波人群中传来真惊叹声。

    她抬眼看去,一辆黑的闪闪发光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是不认识车标的,不过看有人拿出手机来拍照,她目测这车应该很贵。

    正好奇是什么人开这么亮的车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驾驶座那边打开门走下来的男人。

    男人一手支在门上,一手搭在车顶看向她所在的位置。

    她傻了,眨巴着一双眼睛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又看。

    是果游恺,天,真的是他。

    他穿着件***包的不行的粉红色西装,发型也变了。

    不过他很帅,所以辨识度还是那么的高。

    他一下车,真是瞬间迷到了一众少女心。

    车站上的许多少女都犯了花痴病。

    她可能是因为看了好几天,所以相对已经淡定很多了。

    只是她没有想明白,他怎么会忽然间出现在这里。

    就在她望着他的时候,他邪魅一笑伸手指向她:“喂,欠我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

    “咳咳…”要不是她背后倚靠着广告牌,她肯定会晕过去的。

    时隔两个月不见,这是什么狗屁开场白?

    所以…小说里的总裁文都是骗人的对吧。

    她刚刚还在期待他对自己说一句“上车”呢。

    果然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太骨感。

    很多人将目光投向她。

    她丢人的咬了咬唇挤出人群走到他面前咬牙:“你能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这种话吗?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好吗?”

    他邪魅坏笑,声音也低了下来:“我说错了吗?我本来就是来讨债的。”

    “你是故意来找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坐车的?”

    他摇了摇自己的手:“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周围打量他们的目光太多,加上后面正好有一辆公交车要靠站。

    秦简后退一步,打开后排车座拉开门就坐进了车里。

    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在这里丢人呢。

    看她自己乖乖的上车,果游恺勾唇一笑也上了车。

    车子快速离开公交车站点,果游恺问她:“想吃什么?请你吃饭去。”

    “不用了,前面就有家银行,银行门口停车,我去给你取钱。”

    她抬手指了指路口的建设银行。

    果游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我这个债主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

    “我这次要是不还你,谁知道你下次要在什么时候忽然间出现向我要债。”她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口气有多酸。

    果游恺笑了起来:“哟,这怨妇似的口气,怎么,这两个月想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