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treenewbee的技术求赐教(1更)

    第204章treenewbee的技术求赐教(1更)

    犹豫了一下午,失魂落魄了一下午,终于,傍晚的时候她还是被果游恺给忽悠出来了。

    果游恺说了,她家的亲戚群们太可怕了。

    与其在这里陪他们傻笑,还不如去见见那些年轻人呢。

    他穿着今天上午新买的酒红色的西装,她穿的是他给自己买的米色裙子。

    虽然没有化妆,可在这小小的蓉城,这也算是漂亮的了。

    蓉城就那么大,他们去参加同学聚会的地方在新城区那边。

    果游恺曾经去过的地方就是新城区,那里对他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在他看来,那就是新型城乡结合部而已。

    聚会地点名为酒吧,实际上就是间普通的饭店。

    在他的眼里,酒吧里除了美酒外只有美人儿。

    可这里的酒吧…真是个大写的服了。

    他们从老城区过来,出发的有点晚,所以他们到了的时候,二十多号同学已经开吃了。

    还有个别没有到的,说是加班要晚一些。

    秦简的突然出现,让原本热闹的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惊讶的发现,秦简变了,跟从前不一样了。

    高中毕业后六七年没见,原来那个土土的小乡巴佬在大城市里也是稍微被感染了一些风华的。

    一看到秦简,正在跟人碰杯的李雅放下酒杯就飞奔了过来。

    “小简,”她给了秦简一个大大的拥抱,连秦简都觉得别扭了一下。

    毕竟好多年没见了,这个李雅还是个人来疯。

    “哇,六年没见,你这是要上天呀,美死了好吗。”

    一旁的果游恺嘴角微微勾了勾,美?是他眼神不好吗?

    秦简侧头看了一眼果游恺,她知道,他肯定在嘲笑自己,她嘴角撇了撇,对李雅道:“就你会奉承我,我知道我自己什么样子的好吧。”

    “真的,漂亮了,气质了,你这一头长发…我去,汉子从良了啊。”

    秦简咬唇,她在考虑,要不要抬手捂住李雅的嘴巴。

    会有点儿粗鲁吗?

    “汉子?”果游恺转头看她。

    秦简咬牙:“你就别插话了好吗?”

    李雅偷偷瞅了果游恺一眼神秘兮兮的问秦简:“诶,这就是你男朋友啊,好帅啊。”

    “帅什么呀,一般啦。”

    果游恺对李雅伸出手点了点头:“你好,果游恺。”

    李雅张大嘴巴,连忙不好意思的伸出手握了握手:“你好,我叫李雅,以前跟小简是同桌来着。”

    果游恺抿唇笑了笑未说话。

    李雅拉着秦简往人群中走去:“来来来,老同学们,咱们的秦简小公举回归咯。”

    人群里一阵欢呼雀跃声,不过果游恺发现,人群里有几个人是没有什么反应的。

    李雅道:“这位是小简的男朋友。”

    果游恺淡笑着跟众人打招呼,两人被拉进了人群里一起吃饭。

    才吃了没两口,有一男一女一起端着酒杯从后面绕到了秦简的身后。

    秦简其实余光一直有感觉到,只不过她装做没有看到而已。

    她不想来参加同学聚会,就是想避免这尴尬的场面。

    不过这两人倒总是会给她添堵。

    女的在她身后站定道:“小简。”

    秦简回头回以微笑,这里这么多人,她没有必要跟对方撕。

    再说,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呢。

    “有事吗,娉婷?”她坐着,对方站着。

    “那个…我跟李嵩想一起来敬你一杯。”

    秦简回身端起杯子站起身:“好啊。”

    李嵩至始自终都没有看秦简的脸,目光只是盯着她的酒杯。

    “小简,有件事…先告诉你,我跟李嵩下个月要结婚了。

    你…有时间来参加吗?”

    秦简望着李娉婷抿唇笑着,她没有说话。

    坐在秦简身侧的李雅站起身搂着她的肩膀对李娉婷道:“你们结婚就结吧,没必要还要通知小简吧,你这不是示威吧。”

    “不是不是,小雅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

    李嵩手揽着李娉婷的肩:“李雅,怎么哪儿都有你呢。

    娉婷如果真想示威的话就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来跟秦简说话了。”

    低声下气?秦简也是无语了。

    原来这个成语是这样用的。

    “知道你们要结婚了,你也不用这么针对我李嵩。”李雅不爽的撇了撇嘴。

    秦简抿唇拉住了李雅的手,她跟李娉婷举了举杯,没有必要让李雅为自己跟别人吵架。

    李雅本来就是个爱炸毛的脾气,在这种场合吵起来其实没必要。

    “娉婷,李嵩,我后天下午的车回安城。

    我公司的工作很忙,到时候可能没有办法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祝你们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李娉婷抿唇笑着点了点头跟她碰杯,两人各自喝了一口。

    秦简又对李嵩举杯:“祝福你。”

    “谢谢。”

    李嵩侧头望向果游恺:“你应该也好事将近了吧。”

    秦简抿唇看了果游恺一眼笑了笑,果游恺站起身一手抄进口袋里,一手搂住了秦简的肩。

    “我倒是想早点结婚的,毕竟我比她大不少。

    不过你们这位老同学就是不着急嫁呢。”

    “现在的女生都比较看重条件,既然小简不着急,那你就可以多奋斗几年了。”

    李嵩说这话的时候将果游恺上下打量了一番。

    李娉婷也以审视的目光望着他,接着她对李嵩道:“不是所有女生都那么肤浅的好吗,小简不是这样的人。”

    果游恺耸肩:“她的确不是,我给她一栋别墅一辆跑车做聘礼,可她眼都不眨一下的。

    所以我才说她难搞,看来,我还得被她拖几年了。”

    他一说完,周围立刻传来阵惊叹声。

    别墅,跑车…

    这人吹牛呢吧。

    就连秦简也吃惊的望着他,这位大哥,treenewbee的技术求赐教好吗?

    李雅推了秦简一把:“你疯了啊,遇上这么个高富帅你竟然不结婚。”

    秦简耸肩一笑:“说不定哪天我就被踹了,高富帅最不可靠。”

    她虽然是轻声说的,可却像是开玩笑似的故意让很多人听到了。

    他吹,她就帮忙一起吹好了。

    李嵩挑眉望向果游恺:“果先生想来家里条件很好吧。”

    “家里条件还不错。”

    在这个以条件看脸的世界,他一直不觉得坦诚自己家里条件还不错是坏事儿。

    起码很多狗眼看人低的人在知道这一点的时候不敢轻易践踏他。

    “那果先生还是要靠自身的努力才行,秦简可能是希望你能够靠自己的能力…”

    “李先生又怎么知道我的财富不是靠我自己累积起来的呢?”

    果游恺抱怀狡黠的看着他。

    李嵩蹙眉望向果游恺。

    “难道不是?”

    “我在苏黎世经营着一家靠我自己的能力建立起的公司,这算不算?”

    秦简在心里给果游恺点赞,在这种小城镇里把牛吹到国外去的确比较靠谱。

    反正也没有人会真的去苏黎世看看他是不是有公司吗。

    这人牛掰,吹牛的功力她服。

    李嵩冷笑一声:“这样,我刚好有个朋友也在苏黎世上学,你的公司应该很出名吧,也不知道我朋友听没听说过。”

    秦简冷笑,她转头对果游恺道:“他说的朋友就是我的叔叔家的哥哥,昨晚我婶婶不是跟你提起过的吗。”

    “哦,那位呀,”果游恺点了点头看向李嵩:“我虽然还没有见过秦秦的那位表哥,不过你没有必要跟他打听我的公司是不是很有名。

    直接从网上搜就可以了,我的公司好歹也算是有点名气的。

    公司名很简单,中文名叫雨果全旅有限公司。”

    他一说完,好事儿的人就开始拿出手机搜索了。

    在这个互联网能够搞定一切的时代…秦简慌了。

    一会儿要是露了馅,她不是要丢脸死了吗?

    “我看大家还是吃饭吧,今天不是同学聚会吗。

    那些无聊的问题就不要讨论了。”秦简心想,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可没成想,她话音才刚落,就有同学惊呼道:“哇塞,真的有诶,还是个上市公司呢。”

    那位同学边往下翻看着边惊呼:“法人代表…果游恺,真的是诶。”

    这时,大家在看秦简和果游恺的目光就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意思了。

    果游恺勾唇:“刚刚来的时候,秦秦说很多年没有跟大家见面了,每年都缺席同学会很愧疚。

    今年你们聚会的费用我全都包了,大家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不用客气,随便点。”

    秦简转头打量着他,这人到底是…什么鬼。

    人群中传来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

    李娉婷尴尬的站在秦简和果游恺身后不爽的白了李嵩一眼。

    李嵩没有再说什么,悻悻的拉着她回了两人的座位。

    秦简和果游恺坐下后,李雅在她耳边轻声道:“小简,你真是抓到宝了啊。”

    秦简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抓到宝?

    她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抓到的到底是人是鬼好吗?

    现在她自己也是懵圈的状态好不好。

    吃过饭后,大家随意的闲聊,果游恺出去接电话了,有人过来跟秦简敬酒聊天。

    看到她身上穿的衣服,她眨了眨眼后伸手捏了捏她的衣服料子。

    “哇塞,小简,你这衣服很贵吧。”

    “恩,是有点小贵,四五百呢。”

    “什么四五百?我看看。”她揪着她衣领后的商标看了一眼:“你看,这不是费丹尼尔的衣服吗,你这裙子肯定在六千块钱以上。”

    秦简无语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啊,这年头怎么会有傻子穿这么贵的衣服,不过就是一块布料啊。”

    “我以前在这家店里打过工,他们家最便宜的女裙就是六千块钱。”

    李娉婷阴阳怪气道:“陈媛媛,你别夸张了,兴许是高仿的呢,现在网上这种高仿的衣服多了去了。”

    “我这不是在网上买的,在晨曦商业街上的一家精品店里买的。”

    她说完看向陈媛媛:“你是在那里的店打工?”

    “对呀,费丹尼尔的店在整个蓉城就这一家,我在那儿的时候一个月也卖不出几件衣服,因为太贵了,男装都是三万起步的。

    你在那儿怎么可能买到四五百块的衣服呢,跟我开玩笑呢吧。”

    秦简傻了,她转头看向远处站在走廊边来来回回踱着步打电话的果游恺,不会吧…

    他们非亲非故的,他有什么理由在她身上花这么多钱呢?

    就算他真的很有钱,也不可能这么挥霍。

    应该是陈媛媛搞错了吧。

    这是,只听李娉婷阴阳怪气的道:“媛媛,你就别纠缠小简了。

    衣服是她自己买的,她难道还不知道多少钱吗?

    说不定呀,那里的衣服早就已经没有那么贵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