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天爵,你是小三儿所生

    第189章天爵,你是小三儿所生

    一连几天,沈秋像是从这世上销声匿迹了一般。

    佟霏觉得,如果这兄弟俩能够和好的话,那他们一定能够创造战天集团的辉煌。

    只可惜,他们从小就不对盘。

    现在又因为她…

    休息间隙,佟霏一个人坐在窗台边发呆,想到这些的时候止不住的心里就觉得很难过。

    前天,战天豪又给她打电话了,他说他给她的期限就到沈秋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天。

    沈秋入狱那天,他会去机场等她,带她一起去英国。

    那天,他如果出现的话,一切万事大吉,如果他不出现,那他就会对战天爵做出最后的报复。

    他不在乎鱼死网破,更不在乎自己的未来会成为战天集团的罪人。

    这一切,全都看她的态度。

    一直以来,她都希望爸妈的死能够真相大白。

    可现在呢,她却真的犹豫了。

    因为她不知道若那一天真的来临了,她该怎么办。

    她不希望战天爵受一点点的伤害。

    可她不管走或者不走,最终受到伤害的人都将会是他,这才是最让佟霏心痛的。

    佟霏正在发呆,后面桌上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她回神叹口气走到桌边看了一眼,见是涂卿阳打来的,她坐到老板椅中将手机接听。

    “霏霏,在忙什么?”

    “没什么可忙的,在喝咖啡休息。”

    涂卿阳笑:“那好,我给你添点儿工作,我这边有个项目想跟你那边签一下,这事儿你要不要考虑跟战天爵商量一下。

    这个项目是你们这边拿手的,跟我合作,你稳赚。”

    佟霏笑了起来:“那我还跟他商量什么呢,我们合作就是了。”

    “具体事项我明天派人去找你谈。”

    “恩。”

    “最近没什么事儿吧。”

    佟霏犹豫了一下,现在涂卿阳已经不是她可以诉苦的人了。

    她担心会影响到他…

    “恩,没事。”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要不要问你一下,沈秋真的跟你父母的死有关吗?”

    佟霏叹口气:“这件事我也真的不确定,我希望没有,我希望我父母不是被人害死的,可是…我心里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调查的怎么样了。”

    佟霏想到战天爵几天前刚跟她说的事情后摇了摇头:“我爸妈出事的那辆车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容已经恢复完毕了。

    警方从里面查到了一个小画面,有一个很年轻的留着平头的年轻人的确动过我爸妈的车子。

    现在需要先找到这个人,然后核对车盖上的DNA,我现在也在等结果。”

    涂卿阳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都好好的记住,我一直都在这里。

    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会不遗余力的帮你的。”

    佟霏笑:“有你这个朋友,我真的是觉得太贴心了。”

    “跟我就不要说这么多的废话了,好了,具体的工作事项我们明天再谈。”

    下午一点半的时候,佟霏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

    接起后听到了沈秋的声音,佟霏也真的很是惊讶。

    她没有想到沈秋还会给她打电话。

    “怎么不说话,听到我的声音很吃惊吗?”沈秋的声音讽刺般的传入耳中。

    佟霏冷笑:“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现在你肯定很高兴吧。”

    “我为什么要高兴?”

    “一直讨厌的我终于被人们攻击的连门都不敢出,连网都不看看。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胜利了?”沈秋鬼魅般的忽然就大笑了起来。

    “佟霏,我真的不知道这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就会跟你扯上关系。

    你就是个丧门星,见凡你身边的人,都不会得到幸福。

    你爸妈死了,你哥哥变成了个废物,战天豪被你毁了人生,涂卿阳也因为你失去了最爱。

    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克星。

    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去死啊。”

    佟霏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手机:“每个人的幸福都是自己决定的。

    没有人的人生会被别人毁掉。”

    “不,你毁掉了我的人生。

    我本来活的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天爵负了我你很开心对吗?

    你不会得逞的,我问你,你到底离不离开战天爵,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警告你。”

    佟霏眼神见带着一丝冷意:“我比较想不通,你一个外人,为什么非要让我离开我的丈夫。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让天爵失望的事情不够多?

    你让我去死是吗?那你为什么不去死。

    现在连门都不敢出的人不是我,是你这个过街老鼠。

    你说是我毁了你的人生对吗?错了,你的人生是被你自己毁掉的。

    你有今天,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哈哈哈哈,”沈秋疯了一般的狂笑了起来:“佟霏,你会后悔的。

    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要我去死是吗…你等着,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噩梦,我会让你这一生只要活着就无法拥有快乐。

    我一定会让战天爵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我的。

    还有,听好,你想亲手抓到杀你父母的凶手对吗?

    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抓不到。”

    她冷哼一声直接将电话挂断。

    “喂,喂,沈秋…”佟霏怒喝一声后双手紧紧的握住,这个沈秋,她抽什么疯。

    佟霏将手机扔到一旁,本来就烦躁的心情这会儿倒是更烦躁了。

    沈秋挂断电话后坐在梳妆镜前望着镜中画着浓郁的装,穿着一身红裙的自己冷冷的笑了笑。

    接着,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战天爵的号码。

    她知道,如果用自己的手机号打战天爵的电话,她是绝对不会接的。

    所以她用陌生号码打过去的。

    这一次战天爵果然就接了。

    “天爵,是我,别挂,我只说几句话就好。”

    战天爵没有做声,沈秋笑了笑:“我要走了,临走之前,有件事想要让你知道。

    这是奶奶一直想守护的秘密,佟霏知道,战天豪也知道,但她们都不肯告诉你。

    战天豪甚至想用这个作为要挟你的筹码。

    可我不一样,我觉得…我该告诉你,这是你的事情,我该让你知道,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忠贞。

    天爵,你知道吗,其实你根本就不是战家正妻的孩子,你叫了几十年的妈妈,根本就不是你的生母,你是小三儿所生,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继承战家的家产。

    当年,奶奶因为不喜欢战家的正位儿媳妇,也就是战天豪的妈妈,所以才会培养你做继承人,但你应该知道战天集团的规矩吧。”

    沈秋说着对着镜子再次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战天爵蹙眉:“你疯了吗?”

    “我没有疯,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你可以去临城福山区东条大道十二街一号去亲自寻找答案。

    天爵,你一定要记住我有多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所以这辈子都别忘了我。

    天爵,我们下辈子,下辈子一定要再见,到时候,我会做富家千金,不管到时候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去找你,我都会嫁给你,都会爱你…”

    沈秋说完,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

    战天爵望着手机纳闷了片刻,这个沈秋,到底又要做什么?

    胡闹也该有些限度。

    只不过,她给的这个地址…似乎有些耳熟。

    临城…他恍惚间想到些什么。

    他将之前秘书给他调查的那个神秘女人的资料取了出来看了一眼。

    果然,这地址正好就是那女人现在住的地方。

    他不再有丝毫犹豫,起身拿着资料往外走去。

    佟霏下午没什么事,两点半的时候她本来打算回家去休息一下午的。

    结果出办公室的时候,李楠刚好挂了电话站起身道:“佟总,刚刚我接到了华都报记者的电话,她想采访您。”

    佟霏有些不耐烦问道:“又要采访什么?”

    “应该是要问些八卦消息,今天下午两点的时候,沈秋在自己的公寓里自杀了。”

    佟霏脚步踉跄了一下向后退去,陈恭河连忙起身上前搀扶住了她:“佟总,你没事吧。”

    佟霏却并未听到陈恭河的话,而是看着李楠道:“沈秋死了?”

    “我听那位记者说,沈秋被送进了医院,现在还没有抢救过来呢。”

    佟霏惊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起刚刚沈秋的电话,她的心不自觉的加快跳动。

    这次不会又是做戏吧。

    对的,一定是。

    “恭河,你现在就派人去查一下,看沈秋现在情况怎么样。

    知道消息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

    佟霏快速转身跟陈恭河一起下楼离开了公司。

    她开车来到战天爵公司找他。

    可是战天爵竟然不在,她给战天爵打电话,战天爵也没有接。

    她有些慌乱的望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她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战天爵没有回来,倒是陈恭河打回了电话。

    “怎么样?”

    陈恭河犹豫了片刻道:“人走了。”

    佟霏无语一笑身子瘫软的向后窝去,眼泪也禁不住的流着。

    挂了电话,她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沈秋会自杀,她没有想到沈秋竟然有这样的勇气敢做这件事。

    沈秋说,要让她永远也抓不到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

    “呜呜…”一瞬间,佟霏的一整颗心都乱了。

    她今天真的听出了沈秋的不对劲,她不该由着沈秋自杀的。

    做错了事情的人本来就应该受到惩罚,她的死,对她来说是解脱,可对自己却不是这样的。

    她想要亲自还给爸妈一个公道,而不是让沈秋选择这种方式来逃避。

    可是这个心愿,她这辈子也无法达成了。

    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心中此刻的痛。

    多少年了,她没有这么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

    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去面对爸妈了,她是个不孝的女儿。

    这个时候,偏偏战天爵不在,她多想紧紧的抱住他,让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痛。

    全世界,只有他能够安慰自己。

    傍晚的时候,沈秋死了的消息铺天盖地的袭来。

    佟霏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渐渐黑暗的房间里,一动也动不了。

    佟辰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屏幕的光刺痛了她的眼。

    她将手机接起,茫然的像是个没有灵魂的人:“哥。”

    “你在哪里。”

    佟霏哭了起来:“我没有办法给爸妈报仇了,沈秋自杀了。

    我曾经说过的,要亲自将罪魁祸首送到审判庭,我没有做到。

    爸妈冤死,我再也没有办法帮他们报仇了,我好恨我自己。”

    佟辰在电话那头吸了吸鼻子:“她死了就是对爸妈的交代,你在哪里,陈叔说你还没有回去。”

    佟霏擦了擦眼睛:“我在战天集团。”

    “跟二爷在一起?”

    “他不在,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接我电话,哥,我怕…我现在好怕,我该怎么办。”

    佟辰眼泪从眼眶里挤出,佟霏只有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出差,妈妈加班那晚这样过。

    那天,别墅莫名其妙的停电,他睡的正香,听到佟霏在自己房间里撕心离肺的哭。

    后来他抹黑进了她房间握住了她的手。

    她哭的满脸都是泪紧紧的抱着他说:“哥,我怕,我要妈妈,我要怕。”

    那时候她只有五岁,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这样哭过。

    即便是六年前,她跟战天爵离婚,她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这种时候就可以想象她的心里到底有多痛苦了。

    “在那里等着我,我这就去接你。”

    挂了电话,佟霏在黑暗的房间里转头看万家灯火,心里很凉。

    佟辰来到战天爵的办公室门口,战天爵的另一个秘书还在门口陪她。

    但是没有她的命令,自己也不敢贸然进去。

    佟辰进门后,门外的光线瞬间打了进来,他看到她一个人像个受伤的小猫一样蜷缩在椅子上。

    他上前弯身抱住了她,佟霏吸了吸鼻子。

    佟辰搀扶起她:“走,我送你回家。”

    “我想等天爵回来。”

    “沈秋死了他都不关心,你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回,那他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二爷那么爱你,如果不是有事,他不会直到现在都不回你信息的。”

    佟辰说完强硬的搀着她离开。

    送她回家的路上,佟霏一句话也没有说,佟辰开着车也冷着一张脸。

    到了她家的巷子里,佟辰看到围城一群的记者不禁火冒三丈。

    他们这还真是打算折磨不死佟霏不罢休是吧。

    见有车子驶来,一群记者全都迎了上来。

    有人认出了败家子佟辰高声喊道,“是佟家公子。”

    一瞬间,车子被完全围堵了起来。

    佟霏坐在车里很安静,也不说话,佟辰不停的按车喇叭,可却根本就没有人让开。

    他们的采访热情都很高涨,有人在车窗外拍打着后座喊道:“佟总,沈秋女士自杀留下血书,说是你逼死了她,对此,你作何解释。”

    佟霏蹙眉看向佟辰:“还有这种新闻?”

    “什么样的新闻都可能会存在,是她自己要死的,关你什么事儿。”

    佟霏脑子里嗡嗡作响,她说过的,让沈秋去死。

    她垂下双眸,佟辰将窗户落下一个缝隙喊道:“都给我滚,不然我可就要撞人了。”

    听佟辰这么一说,佟霏回神道:“别乱来,打电话报警。”

    佟辰将车窗移上后报警。

    不过三分钟警察就出现,将队伍给疏散了开来。

    佟辰让警察在这里稍等片刻,他给陈叔打了一通电话,让陈叔将两个孩子送了出来,之后他带着佟霏和两个孩子一起回到佟家老宅。

    记者现在是走了,可一会儿警察离开,他们也一定会卷土重来。

    这样的环境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与其让他们跟着一起遭罪,还不如带到老宅来。

    “这几天小达和小蜜就跟着舅妈在这里生活。

    佟霏明天你收拾一下东西去战天爵家老宅去住。

    哪里的保安设施比这里更好,而且…相对来说也比较安全。

    那边小区没有通行证是进不去的。”

    佟霏点了点头,第一次觉得,这个哥哥还是有些作用的。

    这大概是他长大后第一次给予她温暖吧。

    她离婚时那个可恶的哥哥似乎越来越模糊了。

    小达和小蜜知道妈妈心情不好,也都没有烦她。

    只是到了舅舅家后,小蜜还是没忍住问佟霏:“妈妈,爸爸呢,我们家差点儿被抢了,可是怎么没有见到爸爸呢。”

    “你爸爸出差去忙了,你们两个小东西,你妈妈现在心情不好,你们不要烦她。

    梦音,你带两个孩子上楼去玩儿会。

    陈叔一会儿就来了,到时候再让陈叔带他们。”

    小达嘟嘴不开心:“我们干嘛要听你的,我妈妈心情不好,我们要在这里陪她。”

    江梦音蹲下身道:“小达,小蜜,不是不让你们陪着妈妈,只是妈妈现在很难过,需要静一下,不如我陪你们玩儿一会儿好不好。

    等妈妈心情好了,你们再一起玩儿行吗?”

    佟霏也是面前的笑了笑抱了抱两个孩子:“对不起两个宝贝,本来要陪你们玩儿的,现在妈妈脑子有些乱。”

    “没关系的妈妈,”小达抬手摸了摸佟霏的头:“我带妹妹上楼去了,妹妹刚刚要我给她讲故事呢。”

    佟霏在他们额头上亲了一下后,他们乖乖的拉着江梦音的手上楼。

    江梦音上楼的时候有些担心的看了佟霏一眼。

    佟霏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躺在床上手机就握在手中。

    不知道沈秋的死会不会给战天爵造成什么影响。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乱。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期待中的结果,可是这种诀别方式,让她真的很不舒服。

    晚上十点,战天爵的私家车出现在了临江城东条大道十二街一号的花园别墅前。

    他环视四周一圈,这就是佟霏藏起来的那个女人生活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