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沈秋,进退不得(2更)

    第188章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沈秋,进退不得(2更)

    沈秋连连点头:“当然,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爱我?我怎么相信一个爱我的女人会嫁给我的哥哥?”

    战天爵看她的眼神带着几分阴冷。

    “我…”沈秋咬唇:“我是被逼的,当时那种情况,我没有办法。”

    “所以,你去酒店找我哥也是被逼的?”

    沈秋脸色一紧:“...是佟霏跟你说的吗?是误会,都是误会。

    天爵,你明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你也知道,佟霏她对我一直都有误会的。

    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我。

    当年我们两个还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没有掩饰过对我的讨厌。

    天爵,你不能对我这么不公平。

    你怎么可以因为这些年我没有守在你的身边,你就一边倒的只相信她呢。”

    “你们到底是谁讨厌谁?

    你这样说佟霏,可这个消息我从来就没有听佟霏提起过。

    我甚至不知道佟霏知道这些。

    我告诉你的这一切都是奶奶告诉我的,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人,那就是我奶奶在撒谎。

    你觉得,我会相信把我养大的奶奶会对我撒谎吗?”

    沈秋垂眸,眼角闪光一丝慌乱,这种时候,她总不能说是奶奶在撒谎。

    她心中暗咒,那个该死的老东西,当年明明答应她什么都不会说的。

    可她却还是说了。

    “我的确去过酒店,可我只是想去告诉战天豪,我不是那种人。”

    沈秋有些着急,我们虽然分开了很多年,但那些年我是怎样的人你都是知道的。

    “呵。”战天爵讽刺的冷笑一声。

    “天爵你为什么要笑,你是不相信我吗?

    我真的是无辜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本来打电话就可以的事情,你那么聪明,还至于亲自跑过去吗?

    沈秋,你我都不是傻瓜,我们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

    沈秋看着战天爵与平常不同的目光也有些犹豫。

    战天爵扬眉,口气中带着几分惋惜:“难道你想一直把这份误会延续到我们老死的那一天吗?

    你这样面对我的时候,不觉得难受吗?

    如果你不难受的话,那我告诉你,我难受。

    你告诉我,当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去找我哥的。

    你为什么要骗我,一方面说喜欢我,一方面又跑去酒店找我哥。

    你别告诉我你只是想要去跟他秉烛夜谈。

    如果你愿意跟我敞开心扉,我就一定也跟你敞开心扉。”

    沈秋咬唇,她在犹豫。

    战天爵摇了摇头:“算了,你走吧,我知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对我坦诚。”

    沈秋吸了吸鼻子眼中有泪:“当年…我有些害怕。

    奶奶要我离开你,我不舍得。

    你知道的,我是真的爱你,不然我不会不顾一切的都想要留在你身边。

    可是奶奶和佟霏威胁我,如果不离开你的话,就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

    当时,我们两个的生活过的很清贫,我一直这样长大的,这种日子我可以过,但你战天爵不行。

    你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公子啊,你怎么可以因为我…而受这种苦呢。

    我不喜欢那时候看起来有些寒酸的你。

    我喜欢你高高在上引领一切的样子。

    而且那时候你兴许没有感觉到,你的眼底根本就没有快乐。

    我不喜欢把你从云端拖下来的样子。

    所以等我看到了战天豪约我的时候,我是动了心的。

    我想,哪怕他能给我们一百万,你也不至于生活的这么不开心。

    你说过,你可以东山再起。

    可是没有资本,你如何东山再起。

    我只是想要帮你一把。”

    战天爵冷笑:“所以,你就为了一百万出卖了你自己?

    说是为了我,可是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沈秋站起身走到战天爵身侧,她伸手拉着他的手腕,战天爵心中一阵嫌恶,却忍的很好。

    “天爵,别这样,不是你要我对你坦诚的吗。

    我现在说的都是实话。

    战天豪没有说要给我多少钱,我只是…我本来真的只是想要去谈判的。

    如果他只是要我,如果我可以用我自己换来让你安逸的生活,我是愿意为你牺牲的。

    天爵,我知道当年我做错了。

    所以你能不能…就让过去的那件事这样过去?”

    战天爵望着她:“难道你不知道一步错,步步错吗?”

    “可是现在佟霏也没有比我干净多少。

    她甚至还带着两个不属于你的孩子。

    难道,你真的要这样被牵制一辈子吗?

    天爵,那是战天豪的孩子啊,你就甘心吗?

    你知道战天豪一心想要打倒你吗?你为什么还要为了佟霏心软?我都是为了你好啊。”

    战天爵冷冷的笑了笑:“我比你更懂佟霏。”

    “你…你难道还要执迷不悟吗?

    你知不知道,战天豪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认为我会放过他吗?”战天爵冷笑:“什么时候,他也有资格来决定我的未来了。”

    沈秋叹口气闭目:“你根本不知道他手里的筹码。

    天爵,求你了,放弃佟霏吧。

    当年背叛你是我不对,我不该接受战天豪的勾引。

    可我现在真的已经醒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战天爵唇角一勾,眉心微挑:“沈秋,别再跟我说这些废话了。

    我刚刚说过了吧,只要你坦诚,那我就可以对你坦诚。

    当年我岳父岳母是怎么死的,你心里很清楚吧。”

    沈秋看着他的瞳孔微缩,眼神间带着一抹凌乱。

    她抿了抿唇:“我当然知道,是车祸死的。”

    “我调查过当年的出入境记录,那几天,本该在英国的你竟然回国一次国。”

    沈秋咬唇:“那几天…我妈妈生病了。”

    “既然你妈妈生病了,那你不是该直接坐飞机回你老家吗?为什么却回了安城?”

    “因为在这里转机更方便。”

    “呵,”战天爵摇了摇头:“这样啊,沈秋,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不是你说一句错了就可以反悔当做没有发生的。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为了你而转的。

    所以你把事情搞清楚了。”

    沈秋纳闷的望着他,刚刚他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却…

    战天爵站起身,佟霏仰头看他:“天爵,你怎么…”

    “听着,我爱佟霏,即便她离开了我,嫁给了别人再回来找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她,这就是你跟她的不同。

    我现在看到你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字,厌恶。”

    沈秋蹙眉望向他,她心里一阵发凉。

    战天爵说着就往外走去,沈秋喊道:“战天爵。”

    他停住脚步回头望向她:“要说的话一次性说完,之后滚出我的人生,是滚。”

    “你…”沈秋将秘密吐到了嘴边,可是想到战天豪,她却并不敢说。

    如果这件事是由她先说出来的,那战天豪肯定会杀了她的。

    她冷笑:“你就是个疯子,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抚养敌人的孩子。”

    “那两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你不应该更清楚吗。

    我听说,可是你亲自换了DNA检验结果的。

    沈秋,要说我战天爵曾经瞎,认为你是个好人,我是认的。

    但我现在已经不瞎了,你就是一个功利的拜金女。

    别再纠缠我,否则我岳父岳母的事情调查清楚后,我不会轻饶了你。”

    “我可以不再纠缠你,不过你不要后悔。

    你现在之所以还能拥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仁慈,没有说出你的秘密。

    战天爵,不要以为你就是幸福的,你等着瞧吧,你跟佟霏绝对不会幸福的。

    战天豪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你们,一定会被幸福抛弃的。”

    她说完扬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战天爵冷哼一声拉开门出去,胡宪冬就站在门边,看着战天爵难看的脸色,他也一起追了出去。

    “她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战天爵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胡宪冬扬了扬眉:“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

    “不必了。”

    “你都不好奇吗?”

    “她不敢说的,如果她敢说,刚刚我都把她逼到那种地步了,她会说的。”

    “不敢?”胡宪冬边抱怀边往外走。

    “你没听到吗?她说,战天豪手中有筹码,这秘密肯定就是战天豪的筹码。

    如果她说了,以战天豪的狠毒心性,根本就不可能饶过她。”

    胡宪冬点了点头:“倒是有道理,那这东西我们还用吗?”

    他说着抬手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战天爵挑眉:“用,为什么不用呢,现在就交给他们吧。”

    “好吧,那你先回家,我去处理这件事。”

    第二天一早,佟霏起床后翻看了一下新闻,发现几乎所有网站都被沈秋的音频给刷屏了。

    她带上耳机听了听不禁蹙眉:“天爵,求你了,放弃佟霏吧。当年背叛你是我不对,我不该接受战天豪的勾引。可我现在真的已经醒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再去看评论,几乎所有人都在一边倒的骂沈秋。

    骂她不要脸,还敢出来惺惺作态的博取别人的同情,骂她要破坏别人的家庭。

    有些人还跳出来怀挺佟霏。

    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就从施虐者变成了受害者。

    原本心中的委屈此刻也被一扫而空。

    时常听说有人被网络逼死,现在想想,她自己不也被网络影响了吗。

    这世上现在最厉害的杀手也不过就是键盘侠们了吧。

    佟霏转头望向躺在自己身侧熟睡的战天爵,她淡淡的扬了扬唇。

    这应该就是他昨晚见沈秋的目的吧。

    她扬眉,现在的沈秋立场想必尴尬。

    战天爵有了动静后,战天豪在下午也不甘示弱的发布了一条关于沈秋的新闻。

    他第一次就之前媒体以及网民们攻击他殴打沈秋一事开了记者发布会,对这件事做出了正面回应。

    他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打过沈秋。

    在英国的时候,他打过她三次。

    一次是因为知道了当年他莫名其妙睡了她的真相竟是沈秋在他的水中下了药,让他时候不得不对她负责而娶她。

    一次是因为邻居找他,说看到她在院子里用鞭子抽打家里的两条拉布拉多。

    第三次就是这次,她在外面子虚乌有的垢污别人,还要羞辱他。

    他还表示,沈秋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去医院开出验伤报告来威胁他。

    他说沈秋心机歹毒,甚至极有可能跟安城七年前的一场车祸事故有关…

    至此,沈秋被推上风口浪尖,进退不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