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亲子关系…不支持

    第186章亲子关系…不支持

    战天爵摇头笑了起来:“说什么疯话呢你。”

    “我说的不是疯话,是真心话。

    明天你们去做个亲子鉴定,你自己亲眼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战天爵放下筷子望着她:“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都不好奇吗?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你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吗?”佟霏正色的望向他。

    战天爵凝神片刻:“是不是谁在你面前乱说了些什么?”

    “你应该能猜的到,我相信,这种话她不会只在我面前说的。”

    战天爵摇了摇头笑道:“那种人的话你何必放在心上。

    昨天她在我们公司门口等了我一整天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可这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小达和小蜜就是我的孩子,我不会有任何怀疑。”

    “可你就没有想过吗?兴许是你在帮别人养孩子呢。”

    “那又如何,只要我爱他们,将来他们也会爱我。

    人的感情不都是相互的吗。

    这话还是你很小的时候跟我说的呢。”

    佟霏笑了笑:“你脑子很好用吗,过去那么久的话都还记得。”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记得。”

    佟霏点头:“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我想过,想堵住悠悠之口的办法就一个。

    将证据放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无言以对。

    说真的,沈秋这样天天胡闹,你不觉得厌烦吗?

    我甚至都觉得她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佟霏说着手指在自己的额头边绕了几下。

    战天爵正色道:“要不要我派人想将她解决一下。”

    佟霏摇头:“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

    既然我们要走法律程序将沈秋送上审判台。

    那我们就要用正当的手段。

    我要让沈秋知道,邪不胜正这四个字古往今来一直都是通用的。

    我不会让我爸妈白死,也不会让两个孩子的委屈白受。

    我爸一辈子公正廉明的,我不想为了他的事情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我爸不会开心的,所以我们就坦荡荡的来对抗吧。”

    战天爵看着她宠溺的笑了笑。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他们这样做有些蠢,直接动用自己的势力将沈秋压倒其实很容易。

    可他懂佟霏,所以他一次也没有提过要用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

    “明天的亲子鉴定一定要做,你帮我跟宪冬约时间吧。

    他带我们过去会快一些。”

    “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我担心会对两个孩子造成心理负担。”

    佟霏笑:“那你干嘛要告诉他们你要做这件事呢?

    就说是要去做身体检查就好了。”

    战天爵现在无条件的相信这两个孩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他其实并不需要亲子鉴定,可现在佟霏要这么做,他就不对反对。

    第二天上午,小达和小蜜正在幼儿园上课上的好好的,就被佟霏来接了出去。

    两人都很纳闷。

    小达问她:“霏霏,又不是放学时间,你为什么要来接我们啊。”

    “今天爸爸预约了医生给咱们全家人做身体检查。

    我刚刚已经去医院做过了,现在你们两个跟你爸爸一起过去做。”

    小蜜点了点头,她对医院很熟悉,所以完全不会害怕:“妈妈,就像以前我做检查那样吧。”

    “是啊,小达别紧张,不会耽误很久的时间的。”

    “我才没有紧张呢。”

    小达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他的表情早就把他给出卖了。

    佟霏只是笑了笑也没有拆穿他。

    两个孩子做伴有利也有弊

    别人家的两个孩子是一个打针哭了,另一个也跟着哭。

    而她家呢,是一个笑了,另一个也跟着笑。

    难得碰到这么坚强的小朋友,护士都不住的赞扬他们两个,还没人都给了一颗糖做奖赏。

    虽然他们都不爱吃糖,但收到奖励的感觉对他们来说还是不错的。

    抽完血后,胡宪冬说要带着这一家人一起出去吃午饭。

    可是小蜜还等着回幼儿园上美术课呢。

    她说不想去吃饭,小达也说要回幼儿园。

    胡宪冬倒是高兴:“你们两个小东西,倒是懂得帮叔叔省钱。”

    小达犀利的道:“胡叔叔,你都一把年纪了也没个老婆。

    你还是存点儿老婆本儿吧,省得都花了,你到老了也娶不上媳妇儿。”

    “我去,”胡宪冬揉了揉小达的头:“谁教给这小子娶媳妇儿还得花钱的,你们两口子也太势力了吧。”

    “没人教我,我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难道我说错了吗。”

    佟霏无语的挠了挠眉心,电视,她都忽略了这个大怪物了。

    战天爵随手将小达抱起:“儿子你没说错。

    要娶品质好的女人,自己爱的女人,的确要攒很多钱。。

    这是为了给你自己和你爱的人更好的生活所准备的财富。

    在这之前,你得自己做一个品质好的男人才行。

    别学你宪冬叔叔,直到现在也没娶上个老婆。

    你看他,多可怜,是不是?”

    小达看了看胡宪冬,又看向战天爵慎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胡宪冬一阵火大瞪向战天爵:“我去哥们儿,有你这么坑兄弟的吗。

    你好歹出去找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教育孩子。

    用我这种积极向上的人做楷模,你简直了…”

    战天爵才懒得搭理他,长手一伸搂住了佟霏的肩膀,两人一人抱一个娃往医院外走去。

    胡宪冬双手抄进白大褂的口袋中:“你们真不在这里吃呀。”

    “改天吧,”战天爵回头看了他一眼:“结果出来以后来找我。”

    “行,你们走吧,我自己吃去。”

    见那一家四口离开,胡宪冬纳闷了一下,做亲子鉴定这种事儿还有一家四口一起和乐融融来的,真是少见。

    胡宪冬边回身往办公室走去,边给检验科打了个电话,催了一下战天爵的化验。

    有他出面,即便那群人不积极也得积极了。

    检验结果是第三天出来的,胡宪冬刚好休息,就亲自带着检验结果来到了战天爵的公司。

    他将检验结果扔到了他的桌上:“你这人可真是毛病不少。

    我说电话告诉你吧,你还非得让我多跑这一趟。

    你说你对得起我的休息日吗。”

    战天爵也不理会他,双手握着亲子鉴定结果的牛皮纸袋。

    胡宪冬坏笑的望着他凑了过去:“怎么着,你还知道紧张啊。”

    “滚,”战天爵白了他一眼。

    胡宪冬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办公室桌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不是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不是你的孩子你也会全心全意对待的。”

    战天爵抬眼扫向他:“不说话会有人把你当成哑巴吗?”

    胡宪冬笑了起来:“能,我这说着话呢,你都差点儿把我当成空气。”

    “别闹,我现在没心情跟你闲扯这些没用的。”

    胡宪冬抱怀:“我说你们怎么想的,那天佟霏在,我也不好意思问。

    之前让你做亲子鉴定的时候你不做,这次怎么倒是跟佟霏一起带着孩子过来了。

    你这样就不怕佟霏难受了?说真的,要是我的话,我可能会玻璃心的受不了。”

    “是霏霏坚持让我做的,沈秋最近用孩子的事情来***扰我跟佟霏。

    有些事儿怎么说呢…或许佟霏说的对。

    有一个公证的法律意义上的结果就可以堵住很多人的悠悠之口了。

    也不仅仅是局限于沈秋。”

    “沈秋还这样儿吗?不会吧,她最近经常来找我,我觉得…她好像跟从前有所改变了。”

    战天爵摇了摇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总去找你干什么?”

    “闲的呗,哎呀你别啰嗦了,赶紧看你的结果吧。”

    战天爵心里其实有些乱,但该看的还是要看,他打开牛皮纸袋,将里面的检验报告书取出。

    胡宪冬道:“直接看最后的鉴定意见。”

    战天爵目光下移,看到鉴定意见的那一刻,他的脸色有几分难堪。

    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不支持被检父亲战天爵是孩子战友达的生物学父亲。

    战天爵蹙眉…亲子关系…不支持。

    胡宪冬看到战天爵的脸色呲牙一笑:“怎么着,高兴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战天爵冷冷的望向他:“你说什么?”

    胡宪冬坏笑:“行了,别装了,知道你现在心潮澎湃的。

    其实佟霏之前早就给你透露过消息了吧,你应该早就知道结果了不是。”

    战天爵接着将第二张结果抽出,跟小蜜的结果也是一样。

    他的确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现在心里也是真的有一丝丝失落感,这才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这世上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盼望这两个孩子跟他有血缘关系。

    胡宪冬还在废话,战天爵思绪有些乱,沉默了片刻后他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胡宪冬一张热恋贴了冷屁股,他纳闷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这难道不是高兴事儿吗?”

    “够了,赶紧走吧你。”战天爵的手用力拍到了桌子上:“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胡宪冬愣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好好好,你静静,我走。”

    他摇了摇头:“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啊。”

    战天爵没做声,胡宪冬悻悻的离开。

    检验结果就在战天爵手中,他反复看了无数次。

    真是可笑,怎么会这样呢。

    佟霏一定也不知道吧,不然她不会对他说要做亲子鉴定来让沈秋死心的那种话。

    佟霏如果知道结果是这样的,心里会作何感想?

    他摇了摇头,他需要冷静一下。

    下午,他给佟霏打电话要去接她下班。

    佟霏有些期待的问道:“检验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我今天问过宪冬了,好像一起出了点什么问题。

    结果还要再等等。”

    佟霏有些兴致缺缺:“这样啊,那好吧。”

    “我现在出发,你十五分钟能整理完吗?”

    “可以,很充分,我今天并没有很忙。”

    “那你去楼下等我,我们十五分钟以后见。”

    “好。”

    挂了电话之后,战天爵给胡宪冬打了通电话。

    关于检验报告的结果,他让胡宪冬以机器坏了为由暂且为他保密。

    胡宪冬实在是想不懂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是战天爵的要求,他自然是会答应的。

    战天爵出现在佟霏公司门口的时候,佟霏正在低头打电话。

    老远他就看到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看到他的车,她招了招手,车停稳后她拉开门上车,手中的电话并没有挂。

    她一手系安全带,一手握着手机:“那他怎么说?”

    战天爵见状,侧身帮她把安全带系好。

    之后他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打电话的样子。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佟霏才道:“好了小初,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老公来接我了,咱们回头再说吧,恩,拜拜。”

    挂了电话后佟霏转头看他,将手机顺手丢进了包里。

    “我们走吧。”

    战天爵勾唇发动车子。

    “你今天怎么亲自开车过来的?”

    “仔细想了想,我们每天独处的时间那么少。

    一辈子那么短,我得多多珍惜能够跟你单独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佟霏转头看他,唇角扬的很高,脸上略显羞涩。

    “一辈子的确很短呢,不知不觉我也三十岁了。”

    “别感慨,这里还有一个快四十的老男人呢。”

    佟霏噗嗤一笑,终于承认自己是老男人了。

    “对了,人民医院怎么这么不靠谱呀,这么重要的时刻,机器怎么可以坏了呢。

    刚刚如果不是小初给我打来了电话,我都想打电话给胡宪冬,让他赶紧换设备了。”

    战天爵平静的笑了笑:“看你刚刚跟小初聊的很愉快,怎么了,她最近有什么好事儿了。”

    “啊,对了,我差点儿忘了,本来一挂了电话就想告诉你的。

    小初说,她被凌淳庚家催生了。”

    战天爵点了点头:“以凌淳庚这个年纪来说,小初被催生也是应该的。”

    “可你知道凌淳庚怎么说吗?”

    战天爵勾唇没有做声,她在等佟霏自己揭晓答案。

    “凌淳庚跟他爸妈说,他才结婚呢,人生好不容易有了点乐趣,他还没打算弄个小兔崽子出来影响他的二人生活。

    要抱孙子可以,预约时间排队打申请,最快半年以后才能审批下来。”

    战天爵无声的笑了笑:“倒像是凌淳庚的作风,”

    “小初是真的嫁对人了。

    她说凌淳庚待她是真的好。

    这几日她刚辞职在家里情绪有些不太稳定。

    他每天都会早些下班回来陪她。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他还在外面帮她开了间小店,让她有时间的时候过去打理。

    他也问过小初要不要去公司上班,小初自己不想去的。

    她不喜欢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工作,说是这样压力会很大。”

    “她是希望距离产生美吧。”

    佟霏耸肩:“谁知道呢,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小初有了自己的事业,也就不会每天在家里胡思乱想了。

    我觉得他们小夫妻现在的生活方式很好。

    重点是,凌淳庚这个人是真的不错,小初给我打了十分钟的电话,一直在跟我重复凌淳庚对她有多好。

    小初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而凌淳庚是个很喜欢给予的人。

    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婚姻一定会很幸福的。”

    战天爵侧头看了他一眼:“每次一提到他们夫妻两个,你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们。”

    佟霏笑:“美好的事物总是会让人多少有些保护欲的吗。”

    回到家,战天爵像往常一样陪孩子。

    他没有表现出与平常有丝毫的不同,所以从头到尾,佟霏都不知道今天发生过什么。

    三人在一起下过几盘棋后,两个孩子跟着佟霏一起去练习书法了。

    而战天爵也没有走远,就在书房里边陪他们娘儿仨边忙自己的事情。

    一家四口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和睦。

    除了战天爵外,没有人知道那个残忍的秘密。

    战天爵望着专注于宣纸上的三个人,眼神微微闪过一丝算计。

    晚上,两人一番激烈运动后佟霏早早的就睡了。

    不是她想睡,是他今晚太激烈,她实在是太累了,不能不睡。

    头刚沾到枕头上的时候,她就已经自然而然的进入了梦乡。

    而战天爵躺在一旁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和孩子都那么美好,他想要一辈子把他们就这么困在自己的身边。

    可如果佟霏知道了真相的话,以她的个性,她一定不会愿意继续守在自己身边了不是吗。

    他不能失去佟霏,更不能失去这两个孩子。

    这几个月以来,他好不容易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子女承欢膝下的幸福,他不愿意就这么被打回原形。

    他要守护自己的婚姻。

    这种时候,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他侧身望向睡的香甜的佟霏,手轻轻的抚摸到她的脸颊上声音轻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没人能把我们分开。”

    接着,他往她身侧移动了几分后在她额头上和脸颊上各自亲吻了一下。

    见她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他掀开被子下了床回到书房。

    桌上孩子们今晚练‘书法’的宣纸还乱糟糟的留在那里,他流连的看了几眼后过去坐下拨通了胡宪冬的电话。

    这个时间,胡宪冬已经睡下了,他睡眼惺忪的将手机接起:“大哥,打电话的时候看看时间中不?现在是夜里一点,不是下午一点。”

    “别牢***了,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我不会这么晚找你的。

    你身边有没有旁人?如果有的话,你立刻找个没人的地方。”

    电话那头胡宪冬沉默着窸窸窣窣的换了房间。

    来到隔壁书房后,他声音也清亮了几分,很显然,他是被战天爵的电话给搅和清醒了:“行了,现在我身边没人了,什么事儿,说吧。”

    “宪冬,你帮我一个忙吧,这件事可能有些为难你,可是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