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佟霏,她第三者插足

    第181章 佟霏,她第三者插足

    翌日的各大媒体头条都被战天豪与沈秋的恩怨占据了头条。

    内容几乎千篇一律,沈秋被前夫殴打,并起诉了自己的前夫。

    佟霏将新闻看完后就将IPAD甩到了一旁。

    她掏出手机拨打了胡宪冬的电话,她问胡宪冬:“沈秋昨晚挨打的新闻你看了吗?”

    “能不看吗,这新闻多劲爆呀。”

    佟霏努嘴:“那她这次的挨打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做了那么多次假,我都已经分不清她这个人到底做什么事是真做什么事是假了。”

    “在我看来应该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她应该不会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告战家人。”

    佟霏扬了扬眉新:“我看照片上,沈秋拿着你们医院出具的验伤报告呢,你帮我去调查一下吧。”

    “还有这个?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有,因为新闻太多,你可能没有好好的看。”

    胡宪冬抱怀道:“如果有我们医院的验伤报告,那这件事就一定是真的,我们医院验伤报告是做不了假的。”

    “我担心的是,她根据模板在外面做了假。”

    胡宪冬点了点头:“倒也有道理,不过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件事儿?”

    “战天豪的丑闻对于我们来说虽然不算什么,可他是战家人。

    我担心新闻的属实性会影响战天集团啊。”

    “哟,你这老婆倒是越做越称职了。”

    佟霏撇嘴:“所以呀,别废话了,赶紧去帮我调查一下啦,我等你电话。”

    “好。”

    挂了电话后,佟霏手指在桌上轻微的敲击着。

    她脑子里在盘算着下一步的事情。

    没过几分钟,胡宪冬就将电话打了过来。

    佟霏快速接起:“怎么样。”

    “你这接电话的速度,看来…”

    “先说正事儿,”佟霏打断他的话。

    胡宪冬笑:“好,说正事儿,那个验伤报告是真的。

    昨晚,沈秋连夜来我们医院验的伤。

    看来昨晚的那顿胖揍没让她少受苦。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说战天豪他是怎么想的?

    明明都已经跟沈秋离婚了,干嘛还要去打她呢?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制造新闻吗。

    如果我是沈秋,想必也会告他的。”

    佟霏‘切’了一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也说不定是沈秋做了什么该被打的事情呢。

    就如你所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如果不是把战天豪逼急了,那战天豪干嘛要去打她呢?”

    听佟霏这么一说,胡宪冬笑了起来道:“你对沈秋那点儿气性还在呢。”

    “别乱说,我对她没有气性,我只是就是论事。

    就像你随着你自己的想法胡乱猜测一样,我也是在胡乱猜测。

    许你觉得战天豪有病打沈秋。

    就不许我觉得是沈秋招惹了战天豪吗?”

    胡宪冬被她一套一套的话说的竟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他点头笑了起来:“好好好,都是你的道理,是我乱说话了好吗?真是个小姑奶奶。”

    佟霏笑了笑:“好了,我想问的事情既然问完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忙吧。”

    “行,有事儿再找我吧。”

    佟霏勾魂一笑挂断电话,这样她就放心了。

    矛盾闹的越大,对她越是有利。

    虽然这样可能对战家会有一点点影响。

    可老古语不是说了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损失这点小利益,只是为了换来更大的收益,算起来,划算。

    现在,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才行。

    时间一定要拿捏的恰到好处,才能够釜底抽薪。

    佟霏打开文件开始专心的工作。

    晚上吃饭的时候,战天爵说他今天接到了记者采访的请求。

    佟霏看着他打趣道:“怎么,有媒体看上你的魅力,打算让你中年出道了?”

    小达看了看她,又看向战天爵:“爸,抛头露面那种工作还是不要做了。”

    “为什么,”小蜜反对:“我们班里的嘟嘟爸爸不就是个电影明星吗。

    我看到橙橙找他要他爸爸的签名了哦。”

    “那是橙橙幼稚。”

    小蜜放下筷子不开心:“才不是呢,我在电视上见过嘟嘟的爸爸,嘟嘟爸爸可帅了。”

    小达撇嘴:“比咱们爸爸差远了。”

    佟霏有些吃惊的看向小达,这孩子鲜少表扬人。

    她很好奇,战天爵是什么时候把这小子给拿下的,她竟然完全不知道。

    小蜜看了看小达,又转头看向战天爵,随即摇了摇头:“爸爸比较有气质,嘟嘟爸爸比较帅啦。

    不然为什么嘟嘟爸爸可以做明星,我们的爸爸只能做老板呢?”

    佟霏听小蜜这么说,感觉好像是有些小娃娃再说,‘为什么别人爸爸做老板,我的爸爸是农民工一样。’

    她抬眼看向战天爵讪讪的笑了起来。

    战天爵给她使了个眼色:“你看看,你这是挑了个什么话题。”

    佟霏耸肩,她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小蜜的头:“小蜜,爸爸做老板有什么不好的。”

    “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是没有嘟嘟的爸爸风光。

    有一天我放学的时候看到嘟嘟爸爸来接嘟嘟放学。

    然后嘟嘟爸爸的车边有好多好多阿姨举着牌子在喊嘟嘟爸爸的名字呢。

    爸爸,你说这样是不是很威风。”

    战天爵摇头无语的笑了笑,那群演员们掏空心思的想要跟他一起吃顿饭他都不愿意。

    可是他的宝贝女儿竟然羡慕那种职业。

    小孩子的世界果然是跟他想的不一样。

    “咱们的爸爸才比较威风吧。

    咱们的爸爸手底下管着很多人,他们都得听爸爸的。

    而且,爸爸很有钱,可以花钱买嘟嘟爸爸来代言爸爸公司的产品。

    但嘟嘟爸爸花钱也做不了爸爸这样的老板呀。”

    战天爵点了点头,这小子,懂的倒是不少呢。

    这么听起来,倒是个可塑之才。

    佟霏打算了两个小家伙的争论:“好了,关于爸爸们的职业,两位小朋友可以讨论到这里结束了。

    我看你们都吃饱了,那你们就去洗手找陈爷爷玩儿吧。

    妈妈有话要跟爸爸聊。”

    小蜜点了点头,下了饭桌去拉着小达的手找陈爷爷洗手去了。

    佟霏问战天爵:“记者为什么要采访你呀?我今天看到了战天豪和沈秋的新闻,不会是跟这个有关吧。”

    战天爵笑:“你看你这心里,明镜儿似的,什么都知道你刚刚还打趣我,说什么出道。”

    佟霏吐了吐舌:“我不是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吗。

    你看,刚刚两个孩子不是因为我的话题聊得很热闹吗。

    我爸以前就说过,人呢,要适时的装一下傻才行。

    又聊偏了,记者要采访你什么?”

    “他们想就战天豪的事情来采访我一下。

    我回绝了。

    战天豪的事情我不插手,也不过问。”

    佟霏点头:“这样也好,只是…公司会不会受到影响呀。”

    “不会的,我不会让他们这些屁事儿影响我生意上的事情。

    我已经让秘书告知那个记者了。

    战天豪现在并不在公司上班,所以他的行为与战天集团是不挂钩的。

    我也让人写了声明发表。

    他们这种夫妻之间的争吵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他这么说,佟霏也就放心了。

    过了两天,这件事非但没有平息,反倒倒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沈秋接受采访,在记者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细诉这些年跟战天豪一起生活被打的苦楚。

    甚至还拿出了当年在英国医院里拍的片子和诊疗单。

    她可怜的经历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

    让那些手机和电脑屏幕前的‘玻璃心’和‘正义使者’们不分青红皂白,不问证据真假的帮助沈秋讨伐战天豪。

    佟霏趁着中午时间翻看微博热点的时候皱纹都差点笑出来。

    不是因为报道搞笑,而是评论搞笑。

    有人是这么说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的老公就是杀死爱情的刽子手。’

    在佟霏看来,这个人婚姻肯定也不幸福。

    还有人说‘你老公这么混,你干嘛不早点儿离婚,你告他,告死他。’

    这只是比较好听的,还有很多很多五花八门的骂人方法简直让佟霏大开眼界。

    中午没有休息的陈恭河因为有事情进她办公室来找她。

    见她窝在老板椅里看着iPad傻乐忍不住问道:“霏霏姐,你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带劲。”

    “看微博。”

    “你还申请微博了?”陈恭河表示很震惊。

    佟霏摇头:“那倒没有,我只是进去看热点而已。”

    她说完将平板放下看向他:“怎么了恭河?有什么事吗?”

    “财务今天上午送来的工资审批单需要您签个字。”

    佟霏将双脚从椅子上落下拿过审批单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陈恭河将资料收回后道:“霏霏姐,微博上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不看也罢,其实没有什么意思。”

    “可我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你过来我给你看。”

    佟霏重新将平板打开,陈恭河走了过去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给自己看的热点新闻。

    他笑道:“这个我这几天也关注过。”

    “那现在呢?你已经不关注了吗?”

    陈恭河点头:“是啊,这种一边倒的新闻其实没有什么可看性。”

    “一边倒?”听陈恭河这么而说,佟霏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那你不觉得这个沈秋其实挺可怜的吗?”

    “可不可怜我说了也不算,媒体也一样说了不算。

    沈秋现在自己拿着证据来表现自己的弱势。

    大家看到她可怜的一面,弱势的一面,就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成了人间悲惨的代名词。

    可是自始至终她的前夫根本就没有出来澄清任何事情。

    沈秋的确有可能很可怜,但也极有可能只是在演戏。

    我的时间这么宝贵,干嘛要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陈恭河说完佟霏对他竖起大拇指。

    “恭河,我发现你其实真的很了不起。

    现在的年轻人鲜少有人像你这么沉稳了。”

    陈恭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霏霏姐,你怎么倒夸起我来了。”

    “我刚刚其实就是被评论逗笑的。

    我觉得这群人可真是有意思,自己的生活不幸福,在这里耍嘴皮子找安慰。”

    她摇了摇头放下平板:“在这种平台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黑白有没有颠倒都由弱者说了算。

    说真的,她这脸到底是不是战天豪打的我都觉得不一定呢。

    好了恭河没事了,你出去休息一会儿吧。”

    “好的霏霏姐,那我先出去了。”

    陈恭河离开后,佟霏慢悠悠的用笔在纸上写下三个字‘一边倒。’

    恭河的话提醒了她呢,她笑了笑眼睛微微一转,看来是要做些什么了。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战天豪的号码。

    战天豪接起电话:“今天你不会又是给我打电话来骂我的吧。”

    佟霏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沈秋的伤真的是你打的?”

    战天豪冷哼一声。

    她挑眉,嘴角勾着笑,可是声音却很温柔:“你为什么要打人?

    解决问题难道只能用打人的这种方式吗?

    我一直以为你很冷静,可你怎么这么冲动。”

    “冷静?你那样跟我说这件事,把我妈了个狗血喷头,我怎么冷静。”

    佟霏无语:“以前我就知道沈秋经常被你家暴的事情。

    可我相信,你应该不是那种人。

    你们离开安城之前,我是跟沈秋过过招的,我知道,她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弱势。

    所以当胡宪冬在英国碰到被你打骨折了的她时,我其实并不相信她的伤真的是你打的。

    可这一次…你的确表现的太差劲了。

    解决问题的方法那么多,你怎么骗得选择这种呢?”

    “那是她咎由自取。”

    “呵,她?我觉得是你才差不多吧。

    你是在国外呆久了不懂得中国现在的趋势吗?

    沈秋现在在网上曝光了你,她完全是受害者,你已经被千夫所指了。”

    战天豪冷哼一声未语。

    佟霏在心中暗暗嘲讽,所以吗,当时他干嘛要逞匹夫之勇。

    “即然你那晚在沈秋面前逞了英雄,那就应该好好的善后,现在舆.论把你骂成什么样了,你怎么反倒装起了缩头乌龟?”

    战天豪不屑:“别人说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吗?”佟霏声音冷硬:“如果真的没有关系,那就当我今天是多管闲事了。”

    “佟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的样子是在关心我吗?

    你这样反反复复的样子真的把我弄糊涂了。

    我该怎么理解你现在对我的态度,关怀?”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的目的就一个。

    沈秋跟我父母的死可能有关。

    她极有可能是害死我爸妈的凶手。

    在你和沈秋的战争中,我永远都希望你会赢。

    不是因为关怀你,只是因为太恨沈秋。

    所以这种时候,我不希望她带着那个假惺惺的面具成为弱势群体。

    虽然我也不喜欢你,但我更讨厌她。”

    “你说沈秋跟你父母的死有关?”战天豪打断她的话:“你确定吗?”

    “应该没有太大的差错,我现在缺的只是证据。”

    战天豪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起来。

    佟霏舔了舔唇:“战天豪,这次的事我会帮你,但我给你打这一通电话就是要让你知道。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我自己。

    我有多爱我爸妈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绝不容许伤害我父母的人在这世上逍遥法外。”

    佟霏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她选择现在给战天豪打电话,不能说时机恰恰好,但也绝对不会太差。

    她按内线电话将陈恭河重新叫了进来。

    他走到桌边的时候,佟霏问道:“恭河,你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件私事。”

    陈恭河点头:“当然,霏霏姐,你要让我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了。”

    佟霏抿唇一笑对他勾了勾手指,陈恭河凑近,听着她对自己交头接耳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霏霏姐,我这就去准备。”

    “小心点。”

    “好。”

    下午没什么事,她早早的就离开公司去接两个孩子了。

    她平常其实很少到幼儿园来接孩子,因为太忙。

    而在这所幼儿园上学的大部分孩子都跟小达和小蜜一样,平常是有专人接送的。

    因为他们的父母大部分也都很忙。

    唯一让她觉得庆幸的是,别人家的孩子都只有佣人的陪伴,所以他们往往很寂寞,很渴望父爱和母爱。

    但她家的小达和小蜜是龙凤胎,他们打小一起长大,虽然他们也很需要父母的爱,但在这之外,他们还有很浓厚的亲情羁绊着。

    起码在幼儿园里的时候他们不会孤单。

    这一点她真的觉得她当年受苦生龙凤胎是值得的。

    接到小达和小蜜,佟霏一手拉着一个走向自己车的方向。

    两个孩子上车后,她回头四下里看了看。

    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下车开始她就觉得好像有人在跟着他。

    把两个孩子送上车后,她这种感觉就愈发的强烈了。

    但周围放眼望去,都是接孩子的车,并发现不了什么疑点。

    小达纳闷的落下车窗抻头道:“妈,干嘛呢,不上车吗?”

    “哦,上,”佟霏收回狐疑的目光上车,开车载小达和小蜜离开。

    三人一路上聊着两个孩子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有趣的事情,佟霏倒是将刚刚的怀疑给抛到了脑后。

    回家后,小达和小蜜跟陈叔上楼去换衣服,佟霏接到了陈恭河的电话。

    “霏霏姐,不好了,刚刚出了一条新闻你有没有看到?”

    “什么新闻?”佟霏将包随意的扔到了沙发上。

    “有一家媒体曝光了当年沈秋跟二爷之间的一段情,说你是第三者插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