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那个沈秋一定有问题(1更)

    第179章 那个沈秋一定有问题(1更)

    “你觉得我现在过去的话,时机是合适的吗?”

    关于这件事,佟霏觉得还是好好跟战天爵商量一番比较好。

    她虽然跟韩文轩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很久。

    可是相比起来,战天爵却似乎更懂他。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利用他对你的爱慕之心也未尝不可。”

    “爱慕之心?”佟霏抬眼望向他:“那是很多年前。”

    “你不懂,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却爱而不得,那他便会在心里惦记一辈子。

    男人往往对自己深爱过的女人都是比较宽容的。

    就像是涂卿阳对小初的妈妈,像暮年对乐瑶,像韩文轩对你。

    这种情结很深,很难被从心里铲除。

    最重要的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结婚,就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一个衡量。

    他会不自觉的把他认为有好感的女人跟你做比较。

    如果你够优秀,那他就很难找到称心如意的女人了。”

    佟霏无语的摇了摇头。

    战天爵挑眉:“怎么,我的话你不相信?”

    “恩,感觉有些胡扯。”

    “是不是胡扯,你去看看他不就知道了吗。”

    佟霏眉心微微扬起,既然他要自己去,那她就去。

    她是第二天下午去看的韩文轩。

    在监狱里呆的这几天,韩文轩明显消瘦了不少。

    见到她的时候,他的脸色并没有多少波澜。

    两人隔着一块玻璃说话,总觉得有些别扭。

    “你怎么来了,”韩文轩说话的声音很平静。

    佟霏心情很沉重的望着他:“我给你带了些生活用品过来。”

    “不用了,这里面有。”

    佟霏咽了咽口水:“本来来的路上,想了好多话要说。

    可是到了这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佟霏,以后不要再来了,自己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吧。”

    佟霏蹙眉:“我没想要针对你别的事情,我只是想调查清楚我爸妈死亡的真相。

    我不知道你竟然还做了别的犯法的事情。”

    “人要往上爬,怎么可能一直都原地踏步呢。

    事情是我做的,我认。

    可是佟叔和阿姨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不能认。

    霏霏,我不想说我自己一点责任也没有,但我真的不是凶手。”

    “那凶手是谁?”佟霏望着他,眼神有几分凉。

    “这件事情你似乎不该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

    “文轩哥,你还要说谎吗?你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佟霏无语的一笑:“那我问你,你跟沈秋是什么关系?”

    什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她做不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心情很难平静。

    听她问沈秋的事儿,韩文轩本能的蹙眉望向她。

    “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知道你认识沈秋的事情。”

    “霏霏,别牵及无辜,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事情。

    如果不是牵扯到我的父母,我也不会为难与你。

    既然这件事情跟沈秋也有脱不了的关系,那我就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佟霏说着,眼神有些冷的望着他。

    “你跟沈秋到底什么关系?如果你不说的话,那我只能再次请警方介入了。

    因为我现在怀疑,你们是同谋,杀我父母的同谋。”

    她一说完,韩文轩盯着她眼睛的双眸更深邃了几分。

    “霏霏,我没有追求你们害我落得这般境地的事情,你们就不能也不要再闹了吗。

    佟叔和阿姨的死为什么要跟我有关系。

    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你才能相信,当年我真的也很后悔没有跟家里人说那车子刹车有问题。

    但我真的,我是真的给4S店打过电话报修的。

    佟叔平常不会开那辆车,我怎么会知道,他那天会出事。

    如果我是先知的话,我也希望能够提前告诉佟叔这一切。

    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活着,只有他活着,他才能看到我为了追求他的女儿在多么努力的上进。

    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配不上他女儿的人。

    可是我成功了,他却不在了,我甚至不知道要证明给谁看。”

    佟霏看着他嘴角讽刺的扬起:“我更想知道,你现在在紧张什么?”

    韩文轩愣了一下望向她,“紧张?我并没有,我只是实事求是。”

    佟霏冷笑:“从我进来到现在,你一直都表现的很镇定自若,完全一副受害者不与我多追究的模样。

    可自从我提到沈秋开始,你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韩文轩,人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那个沈秋一定有问题。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自己去调查。

    警察介入也好,我自己动用私家侦探也好,我相信,现在的沈秋是斗不过我的。”

    她说完站起身就要走,韩文轩喝道:“佟霏,你何苦逼人太甚。”

    佟霏回头望向他:“我逼人太甚?难道不是你们把事做绝了吗?”

    “好,就算这件事是我的问题,可你为何要牵扯上沈秋?”

    “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你在国外的创业资金是沈秋给的。

    而这笔钱,当年是我给的。

    韩先生,我现在很想知道,当年,跟你非亲非故的沈秋为什么要给你钱?”

    “我们之前见过几次面,也算是认识,她把钱投资给我,不犯法吧。”

    “当然,不犯法。可如果这钱只是为了封口的,那恐怕就犯法了。”

    佟霏冷漠的望着他走回到玻璃面前:“韩文轩你给我听好,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不会冤枉好人,但也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

    如果被我查出那个沈秋真的对我的父母做过些什么。

    那我一定会让她不得好死,这是她应得的,你阻止不了我。”

    她说完嘴角冷冷的一挑转身离开。

    韩文轩起身用力的拍着玻璃喊道:“佟霏,佟霏你回来。”

    因为他激动的情绪,狱警上前将他强行制伏。

    他就那么看着佟霏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佟霏出来后直接上了战天爵的车,他一直在门口等她。

    她关上车门不等战天爵问就道:“沈秋肯定有问题。

    刚刚我跟韩文轩提到沈秋的时候,他的情绪表现的有几分激动。”

    “他没有说沈秋为什么会给他投资?”

    佟霏摇头:“他从刚一开始就没打算说,我看他也挺能抗的。

    但我说要调查沈秋的时候,他真的很激动。”

    战天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好,今天你辛苦了,我回去就会安排这件事的。”

    他这么说完,佟霏想到什么似的拉住他抚摸自己头发的手摇了摇头:“不,暂且先不用。”

    “怎么了?”

    佟霏望着他,眨巴眨巴眼最后抿唇:“因为我要自己调查。

    我可不想让你跟沈秋有过多的接触。”

    “傻丫头,你不会还以为我会跟沈秋怎么样吧。”

    “谁知道呢,反正我是不放心。

    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出发出发。”

    “好,那你就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找我。”

    战天爵勾唇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上路,她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战天爵没有继续追问他。

    其实她只是不想让沈秋知道战天爵调查她的事情。

    她担心沈秋会因此而恼火跟他鱼死网破。

    如果沈秋不知道他的秘密,那他真的什么也不怕。

    可现在不行,她不喜欢这种畏首畏尾的感觉,可即便再不喜欢,他暂时也不能动她。

    因为她还没有想好解决这件事情的万全之策,所以她不会贸然而动。

    这不是她的作风。

    关于这件事,她其实真的有些头疼,想要堵住一个有***的人的嘴其实很简单,只要帮对方实现心愿就好。

    可偏偏知道这秘密的两个人…他们想要得到的是她和战天爵。

    所以她才会这么无可奈何。

    车子开到辅路的时候,佟霏高兴的拍了拍他的手臂:“天爵天爵,又下雪了。”

    战天爵看着她忽然就笑的灿烂的脸:“等雪下大了,我们带孩子一起出来堆雪人。”

    “恩。”

    车子快开到她们公司门口的时候,佟霏接到了果成林的电话。

    她接电话的功夫,战天爵已经将车停好了看向她。

    “果叔。”

    “霏霏呀,忙吗?”

    “不忙,刚出去了一趟,才回到公司呢。”

    “那好,今晚你来我家吃饭吧。”

    “好呀,”佟霏侧头看向战天爵笑了笑。

    “战天爵有时间的话也可以一起来。”

    战天爵摆了摆手。

    佟霏笑道:“他今晚有应酬,我自己去呗。”

    “也好,两个孩子呢?”

    “陈叔带着呢,你就放心吧。”

    “好,那我让人准备饭菜了。”

    挂了电话,佟霏问他:“果叔邀请你去吃饭,你为什么不去呀。”

    “以前果老有这么临时通知你让你去吃饭吗?”

    佟霏想了想摇头:“那倒没有。”

    “我觉得他可能是有事要跟你说,邀请我只是面儿上的话。

    我要真去了就太不识相了。

    没关系,你自己去吧,我回去陪小达和小蜜。”

    “恩…好吧,那我先上楼去了。”

    “好,电话联系吧。”

    佟霏下车,依依不舍的跟战天爵摆手告别。

    战天爵看着她笑着倒车离开。

    她上楼后处理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事就出来了。

    如果不是要去果老家,她可能会稍微晚点儿再回来。

    她去买了礼物和果老喜欢吃的糕点就直接来到了果府。

    家里的佣人见到她都很热情,帮她将东西一起提了进去。

    果叔正在阳台上喝茶,佟霏进去后边换鞋边打招呼:“果叔。”

    他招了招手:“来,这边陪我喝杯茶。”

    佟霏小跑步的走过去在单人座椅中坐下。

    果叔常年坐在轮椅上,这椅子其实并不常用。

    以前来也是她坐的。

    见果成林脸色不太好,佟霏问道:“果叔,你这几天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呀,脸色不太好呢。

    回头我让医生来给你调理一下身体吧。”

    “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哪能那么尽如人意呢。

    我一个瘸子,能活这么多年已经很知足了。”

    “果叔你怎么又乱说话,”佟霏不悦的嘟嘴:“你还年轻着呢。”

    果成林哈哈大笑了起来:“也就你这小丫头片子会应承我。

    换做是果游恺那小子…啧啧,算了算了,我不说他了。

    一说他,我一肚子气。”

    “怎么了,果果又做什么了?”

    佟霏给他倒了一杯茶:“来,我给您老儿倒杯茶,你喝口茶消消气。”

    “霏霏你跟我说实话,那小子是不是谈恋爱了?”

    “谈恋爱?”佟霏听到这话的时候也表示很惊讶。

    她有些吃惊的望着果成林纳闷:“不会吧…我没听他提起过呀。

    我觉得他如果谈恋爱的话可能会瞒着你,但绝对不会瞒着我。

    而我不会瞒着你的。”

    “看来你也不知道,”果成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这就奇怪了。”

    “怎么了吗?你是发现果果有什么谈恋爱的迹象了吗?”

    “前段时间,我早晨五点多给他打电话,他身边有个女孩儿的声音。”

    “这…也正常吧果叔,果果也是个男人,找个女人做个伴也正常呀。”

    “关键是当时有些不对劲。

    我听到了电话里有女孩儿的尖叫声,紧接着果游恺就挂了我电话。

    而之后我再给他打电话他就不接了。

    后来他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也不许我提这件事儿了。

    我觉得…十有八.九是有什么问题。”

    佟霏点了点头:“恩…这样吧,回头我给果果打电话问一下。

    有准信了儿了的话我给你打电话。”

    果成林拍了拍她的肩膀:“还是女儿贴心呀。”

    佟霏抿唇笑了笑。

    佣人过来恭敬的道:“果老,饭菜准备好了。”

    “走,霏霏,开饭了。”

    佟霏站起身推着果成林走到了餐桌边坐下一起吃饭。

    两人聊了一会儿果游恺的事情,这事儿就算是翻篇了。

    果成林让佣人给佟霏倒了一杯果汁后问她:“你最近怎么样?身边的事儿都还顺心吗?”

    他这么一问,佟霏犹豫了一下看向他:“果叔,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不好给你填麻烦,可现在有件事,我真的觉得很棘手,想要请你帮我出个主意。”

    果成林点头:“跟我不用见外,有什么问题你就问,我虽然不如你们开通,但终归是比你们多活了几年,有些经验兴许可以跟你分享一下。”

    “我…之前犯了点儿错误,有点把柄被战天豪和沈秋握住了。

    这件事,我绝不能让天爵知道。

    我爸妈的事儿之前我也跟您说了,我怀疑跟沈秋有关系,我现在有些为难,我既不敢贸然跟她为敌,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果叔,你说我该怎么办,这几天,我真的被这件事烦死了。”

    “他们握住的事情很重要?”

    “能轻易的毁了我未来的幸福。”

    果成林听到她这么说放下筷子看着她慈爱的笑了笑:“你这孩子呀,这天底下哪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呢?其实这事儿很简单的。”

    听果叔这么说,佟霏似乎看到了希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