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心里的痛一点也不比你们少

    第178章 心里的痛一点也不比你们少

    第二天晚上,涂卿阳给她打电话。

    他嘴上虽然说没什么事儿,可她能够听的出来,他心情似乎不错。

    小初今天晚上回他那儿吃饭了。

    他没有带凌淳庚一起,只是她一个人回去的。

    两人久违的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像是从前一样。

    “小初她…胖了些,脸色很红润,越来越漂亮了。”

    佟霏抿了抿唇,因为碰到了对的人,所以才会幸福,所以才会将幸福反应在脸上。

    如果今天给她打电话的是别人,她会这样告诉对方的。

    可打电话的人是涂卿阳,她不能这样说,这样会让他以为自己是错的人。

    “这样也好,小初有些太瘦了,的确要补充一下才会好看,”她只能这样说了。

    最近她见过小初几次,每次出来见她,小初都会化个淡淡的妆。

    她也能感觉到小初的变化。

    那种从女汉子向小女人阶段的进化是骗不了人的。

    现在的小初,心很温柔,可这份温柔并不是涂卿阳给的。

    所以她从前才会一直都跟小初说,人的幸福指不定会在哪个角落出现。

    不见得不出现就是没有,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佟霏。”

    “恩?”

    “算了,没什么了,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佟霏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既然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那她自然不会勉强他说。

    等他想要开口的时候自然会找她的。

    战天爵的计划进行的比想象中的顺利。

    与韩文轩的公司合作之初的一段时间,两家公司都是盈利的。

    韩文轩对战天爵的警惕之心一点点的松懈,以至于后来合作项目增加,韩文轩的公司被一点点的做空却不自知。

    佟霏并不知道战天爵是如何做到的。

    她只知道,对付韩文轩,战天爵这种在商场上以手段狠辣为名的商人有的是手段。

    韩文轩这期间又来佟霏家做了两次客,而她表现的都很友好,让他并未多生疑。

    直到自己的公司被掏空,韩文轩才明白战天爵和佟霏做了多大的圈套来拖他下水。

    他陪了整个公司,而战天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做坏他的企业,亏损至少在三亿以上。

    他实在想不通,他们到底是图了什么。

    佟霏和佟辰在战天爵的陪同下来到韩文轩新买的即将被查封的别墅前时,韩文轩才终于明白了他们的意图。

    四人站在门口,韩文轩双眸间尽是痛楚的望向佟霏:“我真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毁在了你的手里。”

    佟霏冷漠的扬起了唇角:“你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佟辰疯了一般的生前拎住了韩文轩的衣领:“你这个杀人凶手,这里是安城,再也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了。

    你现在败落了,韩文轩,你完了。”

    “杀人凶手…这个罪名太大,我背负不起,韩大少爷不如别冤枉我了如何?”

    佟辰抬手就在韩文轩的脸上挥去一拳:“你以为你不承认就可以了吗?

    韩文轩,我们如果不是手里握着证据会冤枉你吗?”

    “证据?呵,我倒想知道,你是用什么证据这么污蔑我的。”

    佟霏上前拉住佟辰的手腕:“好了佟辰,现在这种时候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他磨嘴皮子了,交给警方处理就好。”

    韩文轩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佟霏,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对我。”

    他脸上并没有事业一败涂地时的痛苦模样。

    他所表现出的淡然让战天爵有几分刮目相看。

    从前他是真的小看了这个韩文轩了。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对我的父母。”

    “你也相信是我杀了佟叔和阿姨?”

    佟霏冷笑:“别装了,即便你不是真的凶手,也是帮凶,这一点你敢不承认吗?”

    她的话让韩文轩的脸色紧了几分。

    战天爵勾唇一笑,总算是看到了他脸上的一丝波澜,真是难得。

    “韩文轩,我其实一直都在等这一天。

    我真的想当面问问你,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爸爸有多喜欢你。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一家人。

    我们一家人都把你当成了自己家人来相处,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爸妈走后,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梦到过他们吗?

    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报应吗。”

    韩文轩表情深沉的望向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呵,我看你是不棺材不落泪。”佟辰再次上前拎住他的衣领作势要打他。

    佟霏拉住他:“够了,这样的人,我们不屑打他,会脏了我们自己的手。”

    韩文轩苦笑。

    佟辰指着他的脸:“我告诉你,你是不是以为当年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

    告诉你,你错了,大错特错。

    你离开的那天早晨,我宿醉在车里醒来的时候亲眼看到你动过我爸妈的车。

    如果当时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恶毒的人,如果…”

    佟辰说着痛苦的皱紧鼻头闭上双眼,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他咬牙道:“如果那天我能知道这一切,我就不会失去我爸妈。

    韩文轩,我和佟霏后来人生中的悲剧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告诉你,我不会原谅你的。

    只要不看到你被枪毙,我就绝对不会罢休。

    我要送你去见我爸妈,我要让你亲自跪在他们面前忏悔。”

    听佟辰哽咽的说完这一切,佟霏也痛苦的哭了起来。

    她恨恨的望向韩文轩,想起爸爸的宽和与妈妈的慈爱,心痛的无以复加。

    韩文轩沉默。

    战天爵上前拦住佟霏的肩膀又将佟辰拉了一把:“行了你们两个,要伤心也不是在他面前。

    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是高兴事儿,不必哭。

    要哭,也去爸妈的坟前哭去。”

    佟辰呼口气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双眼,佟霏转身拥进他的怀里。

    佟辰对战天爵道:“我在这里等到警察来,你先带着佟霏回去。”

    战天爵点了点头:“不要意气用事。”

    他拉着佟霏离开,两人才走了没几步就只听韩文轩道:“我…没有杀过人,也没有做过伤害佟叔和阿姨的事情。

    那天,听到了佟叔和阿姨的死讯时我也很痛苦。

    不是只有你们把我当成了家人,我也把你们当成了家人来对待。

    决定离开佟家不是一时的决定,当时我已经想了很久了。

    我也没有想过,佟叔和阿姨会走的那么突然…

    我当时的确是看到了刹车出现了些问题,可我不是修理工。

    我是给4S店打过电话,预约过维修时间的。

    我也没有想到那天佟叔会开着那辆车出门。

    家里的豪车那么多,我怎么会想到他偏偏开着那辆车离开。

    我本来是打算…打算在外面把我自己的事情安顿好后就回来开车去4S店的。

    我怎么会想到,那辆车…会害死佟叔。

    如果我也能早一些知道,那我一定会等到天亮了,家里的司机们都醒了后再离开,而不是选择不告而别。”

    战天爵回身望向他:“人已经不在了,你说再多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狡辩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不管你是不是被冤枉的,都去跟警察解释吧。”

    “我不是想狡辩,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论痛苦,我不比你们少。

    不然我也不会隐姓埋名,制造自己已经死亡的假象离开中国。

    我离开,只是因为自己太过后悔,只是因为自己…太对不起对我那么好的佟叔。

    这些年,我表面上过的风光,可是心里的痛一点也不比你们兄妹二人少。

    起码,你们跟佟叔最后的告别不是争吵。

    我是跟佟叔发生了争执后才离开的,这才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的心病。

    我多希望时光能够倒流,那我一定会让佟叔知道我到底有都感激他。”

    听韩文轩这样说,佟霏刚要回头,战天爵已经拥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她转头看向战天爵严肃的面容终究是没有回头。

    回家的路上,她心情沉重的望向窗外想着刚刚韩文轩的话。

    许久之后,她转头看他:“你说,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我们冤枉了韩文轩。”

    “有这个可能。”

    佟霏心里一蔫儿垂眸。

    可正这时,战天爵慢悠悠的道:“霏霏,因为我们没有明确的可以证明韩文轩杀爸妈的证据,所以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一切可能都是存在的。

    比如,他真的是杀人犯,也可能他是无辜的。

    可是商人的话有一多半都是不能相信的。

    他在商场摸爬滚打走到今天,如果不是有非常的手段就绝不可能走到今天。

    他很懂得看人的脸色行事。

    当年他又在你家里住了那么多年,很了解你们兄妹的个性。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跟你哥的性子即便再改变,可本性却是不会改变的。

    他很懂得如何拿捏你跟你哥的弱点。

    所以,今晚这番话也极有可能是他想出来匡你们兄妹的。

    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不让你回头看他吗?”

    佟霏这会儿心里稍微舒服了些,摇了摇头:“为什么?”

    “因为你的心软,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你会开始怀疑自己。

    事情已经做了,即便错了,也要错到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佟霏看着他的侧颜点了点头:“恩。”

    战天爵快速转头看着她笑了笑。

    佟霏也抿了抿唇角,也幸好她就在自己身边。

    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刚刚她心里真的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喘息不了。

    可他安抚过她之后,她竟觉得舒服多了。

    多幸运,这时候他能站在她的身边守护她,帮助她。

    战天爵边开车边挑眉邪魅一笑:“霏霏,我知道我自己很帅。

    可如果你继续这么看我的话,我可能就要吃不消了。

    我想…你应该不会喜欢大白天的在路边玩儿震动吧。”

    佟霏抬手就在他胳膊上敲了一下:“你真是疯了。”

    战天爵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笑道:“难道已经联想到那个画面的你没有疯吗?”

    “联想?我才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告诉我,你怎么会脸红的。”

    “我…因为热啊。”

    “前几天刚下过雪,雪还没有化完,所以你确定现在真的很热?”

    佟霏脸更红了,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指了指空调。

    “因为空调开很足,所以热也是正常的吧。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是冷血动物啊。”

    “我冷血?”战天爵笑了起来:“好吧,我冷血,所以,你这热血少女要不要用你的体温帮我暖一下。”

    “哎哟,”佟霏叹口气。

    他笑:“叹什么气?”

    “我现在承认,你刚刚说的对。”

    “我刚刚说了很多话,你指的是哪句?”

    “你说,商人的话有一多半都是不能信的。

    现在我相信,没错,你说的对。

    我发现你的话,我真的是完全不能相信。”

    他邪魅,一脸充满魅力的魔性气质:“在你面前,我不是商人,只是丈夫,是你的家庭成员。”

    佟霏听着他的话真心觉得这位战二爷跟话太快了。

    而且他的套路这么深,一般人不小心跳下来都会淹死的。

    “你还是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跟你聊正事。”

    “我们刚刚一直在说正事。”

    佟霏撇嘴:“更正的,我问你,你觉得韩文轩被警方调查后会怎么样?”

    “两个结果,如果警察调查后证明他的确无罪,那他就会被无罪释放。

    还有一个就是能证明他跟爸妈的死有关,那就要将他转移进繁杂的司法程序中开始更深入的调查了。”

    佟霏蹙眉:“那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吗?”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结果了。

    你放心,我已经嘱咐过福一了,只要一有消息,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佟霏点了点头:“如果韩文轩真的是被冤枉的,那他…好像真的很冤枉,他的公司已经被你搅败了。”

    “这一点我一开始看到他的表现时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的公司败了,他竟然连挣扎都没有过。

    想来他刚刚的话有一句是真的走了心的。”

    战天爵看她:“记得吗,他说离开只是因为自己太过后悔,觉得对不起爸。

    这些年,他表面上过的风光,可是心里的痛一点也不比你们兄妹二人少。

    我自己分析,这句话应该是走了心的。

    他的心里应该是真的很痛苦,而且,他肯定觉得很对不起你们兄妹。”

    “这话又是从何而来的?”

    “他兴许是觉得亏欠了你们两个,不管怎么说,当年他都是知道那车子有问题的。

    如果他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的话,那他也很清楚的,当年是他的粗心大意间接成全了凶手。

    在他看来我搅和了她的公司完全是为了佟家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那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佟霏蹙眉,如果他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的话…

    想起之前那张被他一直放在钱包里的佟家的全家福,佟霏恍然转头望向他。

    看到她略显惊讶的表情,战天爵握住了她的手:“我觉得不管结果是怎么样的,你还是先不要胡思乱想的好。”

    佟霏头向后靠去,现在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他们到家后没多会儿,佟霏就接到了佟辰的电话。

    韩文轩已经被警方带走回去调查了,他很是解气,可同时也有些沮丧。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佟霏似乎能够听的出来。

    他让佟辰什么也不要多想,只管回去休息。

    不安慰他只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现在自己的心情也很乱,根本没有办法安抚别人。

    所有的计划一直都是按照战天爵设计好的套路行进的。

    在连福一的帮助下,战天爵渐渐的将韩文轩公司的这个烂摊子给接到了自己的手上。

    虽然有些棘手,可在商场上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的住战天爵。

    他派出自己的得力助手去马来西亚总公司。

    除了接手韩氏集团外,还要调查集团的账务。

    想要利用韩氏集团做文章,按部就班可不行,只能先下手为强从中找出攻击韩文轩的破绽。

    而这破绽也的确很容易就找到了。

    韩文轩的公司成立的并不久,只有几年的光景,可是他爬的速度很快。

    成为马来西亚的龙头企业只用了三年的时间。

    这年头,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呢。

    他在国外,这种走私犯法的事情可真的没少做,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的凝聚了这么多的财富。

    佟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胆子倒是真的不小呢。

    正好是中午,佟霏跟战天爵约好了一起吃午饭。

    西餐厅中,听战天爵说完韩文轩的时候,她切着牛排问他:“这么看来,即便是他跟我父母的案子没有关系,这次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全身而退了对吗?”

    战天爵坏笑着:“在我看来,这也叫做咎由自取。

    想要赚钱的方法其实很多,可他偏偏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

    既然想做犯法的事情,那就该做好被惩罚的准备。”

    “可是…”

    “可是什么?我觉得你现在可不是在这里说可是的时候,你不觉得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很重要的事情?”她纳闷了一下,她自己怎么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很重要的。

    “你这脑子还真是时而灵光时而犯傻。

    这么好的时候,难道你不觉得你该去监狱探望一下你的‘朋友’吗?”

    “朋友?你的意思是…”

    战天爵邪魅的勾起了唇角:“你不是很想知道当年沈秋为什么会认韩文轩,为什么会出资帮助韩文轩吗?”

    看到战天爵邪魅的笑着,佟霏恍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