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你有能力承担秘密公开的后果吗?

    第176章你有能力承担秘密公开的后果吗?

    佟霏迟疑了片刻后倒是笑了起来。

    “沈秋,别想用这些来要挟我。

    有些事情,你懂我也懂。

    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公注于众的确对天爵不利。

    可你有胆子公布这一切吗?

    你有能力承担秘密公开后的后果吗?

    如果你有胆的话,那你就公布好了。

    反正我佟霏早就已经做好了可以陪他一起生一起死的准备。

    可你呢?将来世人会怎么评价你?

    先是勾引了哥哥,甩了哥哥后又想来傍着弟弟。

    你以为你就能全身而退了吗?

    现在,你起码还可以拽着你所拥有的一切逍遥。

    可将来就不一定了。

    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孰轻孰重,你比我更清楚。”

    佟霏说完后拉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秋紧紧的攥住拳头,死都不怕…她到底还能拿他们怎么办。

    来到喧闹的前厅,佟霏扬了扬眉,神情也略显烦躁。

    这才五点多,还不到热闹的时候,可是酒吧里就已经有了生意兴隆的征兆了。

    她摇头一笑,永远都有那么些个闲人喜欢在这里醉生梦死。

    走到入口处,连福一正好从外面进来。

    看到佟霏,他并不吃惊:“霏霏,你这是要走了?”

    佟霏耸肩一笑:“在这里看到了稀客,你都不觉得惊讶?”

    “我知道你来这里了。”

    “你怎么知道的?”

    连福一指了指外面:“你家那位老公刚刚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照应着你呢。怎么样,沈秋走了吗?”

    佟霏摇头:“在包间里一个人想事情呢吧。”

    连福一抬手腕看了看时间:“正好,在这里陪我一起吃个饭吧。”

    “切,想跟我一起吃饭的人可多了去了,你得提前预约。”

    连福一白了她一眼:“你不用嫌弃我嫌弃的这么明显吧。”

    佟霏呵呵一笑:“你要请我吃大餐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这有什么难的,我这萨酒吧别的都缺,就是不缺大餐,走吧,去我的房间吃。”

    佟霏转身跟他重新回了包间。

    正好,她也有事儿要问他。

    现在刚好是时候。

    进了包间后,连福一立刻吩咐人去准备晚餐。

    连福一在这里的包间其实跟个小公寓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里在二楼,相对清净很多。

    萨酒吧因为有个安城最知名的律师在罩着,所以从没有发生过在别的酒吧那种打架滋事的情况。

    连福一从来就不缺钱,也不缺轴脾气,所以在安城敢得罪他的人的确不多。

    “怎么样,喝点什么?芒果汁?奶茶?”

    佟霏撇嘴:“切,我还是小孩子吗?还给我喝那种东西。”

    “这么听起来,你想要杯酒?怎么,有需要用酒解愁的事情?”

    佟霏挠了挠头,刚刚逗乐的表情不在,整张脸都略显严肃了几分。

    “怎么说呢,人活着不都这样吗,各有烦恼的吧。”

    佟霏说着迷糊着双眼望向他。

    “别这么深沉,你忽然这样我不适应。

    我每次看到你不说不笑的样子都觉得紧张。

    你还是像从前一样没心没肺的好。”

    佟霏无语的笑了笑:“我有件事要问你,你作为专业律师,能不能帮我解个疑惑。”

    “来吧,谈到专业,在安城没人比我更强悍了。”

    “天爵有没有跟你提起过韩文轩和沈秋的事情?”

    连福一笑:“当然说过,我可是他的顾问律师,这种问题不跟我说还能跟谁说。

    你要问的是他们两人的事情?”

    佟霏点头:“天爵说他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和完全的准备。

    这一点我不担心。

    可我现在很好奇一件事情,你说,如果我要收回当年给沈秋的那笔钱还有没有可能。”

    “没有可能,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年你和奶奶把钱给沈秋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凭证的。

    而且,那笔钱是沈秋答应离开天爵所赢得的酬劳。

    即便她愿意承认自己的确接受过那笔钱,你也很难讨要的回来。”

    “可现在她跟战天豪离婚了,她光明正大的想要来破坏我的家庭。”

    连福一抱怀摸着下巴想了片刻:“如果你一定想要这么做的话,我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这种事情就是会费事儿一些,不过我连福一还没有赢不了的案子。”

    佟霏笑了笑,有自信是好事儿,她都觉得有安全感多了。

    “我的意思是…当年韩文轩的创业资金不是沈秋投给他的吗…”

    佟霏说着眉眼微微一样。

    连福一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啧啧感叹两声,“霏霏,你这小脑瓜反应的够快的呀。

    这一点的确值得参考。

    如果说这笔钱回来了,那韩文轩的公司就该是奶奶的…”

    佟霏笑了笑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这件事容我跟天爵商量一下。

    我不能说很快给你答复,因为会有难度。”

    “没关系,我也就是那么一提,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将来有所帮助。”

    饭菜端了上来,连福一给她点的几乎都是海鲜大餐。

    “吃海鲜不长肉,你多吃点儿。”

    他说着帮她将澳洲大虾给剪了一下剥出肉递到她面前。

    “沈秋今天主要目的就是挑衅你的吧。”

    “恩,跟战天豪离婚后,她忽然变的神采奕奕的了。

    她大概忘了当年是怎么甩着脸非要嫁给战天豪的了。”

    “所以说,有的时候女人真的是很可怕的动物。”

    “那男人就不可怕了吗?”

    佟霏摇了摇头吃了一口虾肉:“现在想想以后战天豪带着自由之身来***扰我的生活,我的头都大了。”

    “你就是不理他,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佟霏眉眼间染上一丝烦乱。

    他不能吃了她,可他却能逼她。

    “哎呀不提他们夫妻了,一提他们我就脑仁儿疼。”

    连福一摇头笑了起来:“对了,最近有暮年的消息了吗?”

    佟霏摇了摇头:“没有,自从乐瑶姐结婚后,他好像就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给他部队打过很多次电话,那边的回复都是他下基层了。

    他们根本就不肯透露暮年哥哥的去向。”

    “这小子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都这么久了,他还真是能沉得住气。”

    “他不是能沉得住气,他是需要时间平静自己。

    他找了乐瑶姐那么久可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的。

    暮年哥哥现在一定很痛苦,所以他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想到徐暮年,佟霏的心一阵一阵的心疼了起来。

    其实她一直都很后悔,当初她知道了乐瑶姐的消息后不该告诉他的。

    如果他不知道,那他现在就还在寻找乐瑶姐。

    起码那样他对生活还有一丝希望和期待。

    可现在,她似乎打碎了他的梦,让他不得不去面对这些可恶的现实。

    乐瑶姐成了别人的新娘,她再也不可能回到他身边了。

    佟霏吃了几口后放下筷子:“算了,我今天其实没什么胃口。

    以我现在的状态吃饭,真是可惜了这些大餐了。”

    “早知道我不提暮年了,影响你的心情了吧。”

    佟霏抿唇呵呵笑了笑:“不会,我就是有些想他了。

    再说我今天是真的没胃口。”

    她擦了擦嘴站起身:“不吃了,我先回家去了。

    一会儿你就告诉天爵,我吃了很多哦。”

    “那走吧,我送你。”连福一也站了起来。

    “别呀,我自己走就行了。你给我派个代驾吧,也省得你来来回回的麻烦了。”

    连福一想了想:“那行吧,本来今晚天爵让我早点儿回来我也有些公事没忙完,那我就不送你回家了,送到门口吧。”

    “这个可以有。”

    佟霏跟他一起往外走去,六点半,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了。

    两人走到一半,连福一望着角落摇了摇头道:“啧,你看,涂卿阳又来了。”

    听到涂卿阳的名字,佟霏本能的就转头看了过去。

    看到涂卿阳的那一刻,佟霏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稳重持成的涂卿阳吗?

    她盯着涂卿阳看着,连福一在她身侧道:“这位涂总最近时常在我这里买醉。

    以前他偶尔也会来,不过并不像现在这副样子。

    他怎么像是中了邪一样。

    我听天爵说,你跟他关系不错,他这是什么情况?”

    她大概知道涂卿阳为什么会这样,可却无法言说。

    佟霏没动也没回答,连福一倒也无所谓,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

    她收回视线跟连福一一起走出了酒吧。

    连福一帮她安排了代驾后就先回去了。

    佟霏坐在车后排座中,双目有些深沉。

    代驾上车后,她让代驾先不要出发。

    稍作犹豫后她找到了樊旭的号码拨了过去,手机接通后,樊旭纳闷的问道:“是佟霏吗?”

    “是我,樊总。”

    “真是稀罕,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显然樊旭惊讶不小,他平常跟佟霏并没有私交。

    “你知道卿阳最近的情况吗?”

    “你怎么想起来关心他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家庭幸福,早忘了涂卿阳是谁了吗。”

    樊旭说这话是在讽刺她,她都懂。

    “樊旭,关于我跟卿阳之间的事情,我觉得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我是不想管,可佟霏,你做人真的是太差劲了。

    卿阳待你那么好,你也好意思伤害他。

    你自己伤害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小初给拐带走了。

    你知道你们两个他最信任的女人这样做就等同于把他毁了吗?

    你还打电话来问我卿阳好不好。

    你怎么自己不去看看呢?

    说真的,做朋友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卿阳这副废样子。

    我不想指责你什么,可是做人真的不能太过分。

    保不齐将来会有报应的。”

    佟霏叹口气,她给他打电话不是来吵架的。

    “我在萨酒吧,看到卿阳一个人在喝闷酒。

    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能来帮忙把他带回去吗?”

    “他又去喝酒了?”樊旭有几分无奈:“他还真是想颓废到底呀。”

    “先别说这些了,你能过来吗?”

    “今天是不行了,我在新加坡谈生意。

    最快我也要后天才能回去,今天你先想想办法吧。”

    佟霏叹口气,挂了电话后她转头看向萨酒吧的大门。

    犹豫了片刻后,她让代驾等着她,她又拉开车门回了酒吧。

    这个时间,酒吧里的人已经络绎不绝的多了起来。

    见佟霏又回来了,工作人员上来招待。

    佟霏摆了摆手:“你们去忙,也不用告诉福一我回来了,我一会儿就走。”

    “好的佟总。”

    佟霏从工作人员身边走开,直接穿过人群来到了涂卿阳的身前。

    他正颓废的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眯着眼睛望着人池,手里还晃荡着一杯上好的葡萄酒。

    佟霏出现直接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抬眼将视线移到了她的脸上后冷笑一声没有做声。

    佟霏走上前将他的酒杯一把抢下放到了桌上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也不理会她,再次就酒杯端了起来放到了唇边。

    佟霏蹙眉:“卿阳。”

    “别叫我的名字,就当做不认识我,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她伸手抓住了他的酒杯,眼神间带着一抹心疼:“别这样。”

    涂卿阳冷冷的望着她:“别这样?”

    她唇角伤感的垂落:“卿阳,你知道你现在这样让我有多难受吗,我很自责你知道吗?”

    “自责…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自责。

    把你现在对我的同情给我收回去,我是涂卿阳,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我不是在同情你,即便我们做不成夫妻,可你依然是我最信任的人,是我最信赖的朋友。

    我没有能履行承诺的嫁给你,还把小初介绍给了别人,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

    可是你不能这样,你这是在用折磨你自己的方式折磨我和小初你懂吗。

    这世上,不可能有人比我们更在乎你了。

    你这样…让我和小初怎么办。”

    涂卿阳冷笑一声站起身,因为喝的太多,他的身子已经开始摇晃。

    佟霏也连忙站起身搀扶住她。

    他将自己的手腕从她手中挣脱出:“够了,收回你的仁慈吧。

    佟霏,如果我没有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你还会管我吗?

    你不会,呵呵,你根本就不会。

    这不是同情是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涂卿阳说到最后干脆吼了起来。

    “走,佟霏,别再来找我了,我们不再是朋友。

    不,我们从来就不是朋友。

    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

    既然现在我们没戏了,那你也不必再来影响我的人生了。

    我涂卿阳,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他走近舞池中抓出一个女人掏出一沓子钱递给对方。

    那女人看了钱之后,立刻贴到了涂卿阳的身上。

    他看着佟霏冷笑,转身搂着女人离开。

    佟霏心情很是沉重。

    小初一定也不知道卿阳现在的情况吧。

    如果她知道的话,心里一定会很痛苦的。

    她将小初介绍给凌淳庚这件事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凌淳庚现在很幸福,小初也一点点的在敞开心扉,可是卿阳却…

    佟霏深呼口气,心情有些沉重的离开。

    因为是堵车高峰期,佟霏坐在龟速行驶的主路上,目光望向车窗外烦乱不安。

    卿阳再这样堕落下去,痛苦的难道不是他自己吗?

    她真的,真的非常珍惜这个朋友。

    如果他真的就这样一蹶不振,那她一定会后悔的。

    佟霏沉思片刻后对代驾司机道:“不去石安路了,去闽清路。”

    “好的佟总。”

    闽清路那边路况相对要好一些,虽然堵车,但却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

    她在路上给战天爵发了一条短信,这样才放心了许多。

    佟霏下车前对司机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吧,我要去处理点事情。”

    “好的佟总。”

    她按别墅的门铃,佣人来开门,看到她的时候很是惊讶。

    “佟总,您来了呀。”

    “卿阳呢?回来了没?”

    “涂总回来有一会儿了,现在在楼上。”

    “她自己一个人还是…”

    佣人有些为难,佟霏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

    她说完就往里走,佣人有些为难的跟上前:“佟总,要不您在楼下稍等一会儿吧。”

    “你去忙你的吧,这里的事儿就别管了。”

    “可是…”

    “卿阳如果怪罪下来,你们就说拦不住我就可以了。

    推卸责任会吗?不会的话现在开始学一下。”

    说话间她已经迈步走了进去。

    她直接上楼走到涂卿阳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涂卿阳的声音暴力的响起:“滚。”

    佟霏深深的吸口气:“涂卿阳,开门。”

    房间里忽然就沉默了下来,佟霏再次用力的砸门:“快点儿开门。”

    涂卿阳悠的将门拉开,他站在里面,单手手臂支在门框上望着她眉心微挑:“不知道打搅别人的好事儿是不对的吗?”

    佟霏往里侧看了看,望向房间里跟涂卿阳一样都穿戴整齐的女人。

    她抬手扫开涂卿阳的手臂走到那女人面前掏出一沓钱递给她:“今晚你的工作结束了,你可以走了。”

    “你让我走我就走呀,”她不屑的看了佟霏手里的钱一眼后将目光落到涂卿阳的身上:“我是这位先生请来的,自然要听这位先生的。”

    涂卿阳勾唇笑着走上前在那女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说的好。”

    佟霏抬手直接将一沓子钱全都砸到了涂卿阳的脸上:“你到底还能不能清醒了,你到底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你到底要走到哪一步才甘心。”

    佟霏怒吼着望向涂卿阳:“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让人失望吗?

    难道你这样作践你自己,我就能嫁给你了?小初就能回来了?

    你明知道你这样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