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费舒雅跟小初的血缘关系(1更)

    第173章费舒雅跟小初的血缘关系(1更)

    佟霏呼口气摇了摇头:“还有内幕?我怎么瞬间觉得世界这么黑暗呢。”

    战天爵揉了揉她的头:“这世道本来就是这么的乱,而且费舒雅跟小初的关系其实也很乱。

    小初肯定不知道,费舒雅跟她是有血缘关系的。”

    “什么?”佟霏吃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费舒雅其实是个私生女,她跟小初的妈妈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当年,小初的姥姥和姥爷关系并不好。

    而小初的姥爷在一个厂子里做高管,他四十多岁的时候,他们办公室去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

    小姑娘长的眉清目秀的,有很会体贴人,主动对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投怀送抱,不久,两人就暗度陈仓有了费舒雅。

    费舒雅快上小学的时候面临着户口问题,小初的姥爷想要跟他爱人离婚娶这个年轻的女人。

    可是小初的妈妈那时候已经上高中了,知道这件事后叛逆心特别的强。

    她恨他爸爸,所以就告诉他爸爸,既然他对不起她妈,那她也要按照自己的心意过日子。

    她学习成绩很好的,当年又是省里的理科状元,所以高考的时候很容易就考上了好的大学。

    她给自己的爸爸争了脸,省里请她去做演讲的时候她又在很多记者面前说,都是因为爸爸特别的爱妈妈,家庭很和睦,所以她才会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的。

    这些新闻让她爸在段时间内竟然成了安城很多高考学子父母的楷模。

    他爸一时间是离婚也不是,不离婚也不是。

    后来看到这新闻,费舒雅的妈妈知道自己是上位无望,所以就撇下费舒雅自己跑了。

    小初的姥爷不敢把费舒雅带回家,所以就把她送到了孤儿院,还多方打听找人收养她。

    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家没有子女的夫妇将费舒雅收留了,而这两人条件不错,待费舒雅也很好。

    费舒雅也就因为她养父母的关系才认识了涂卿阳。

    小初的姥爷本以为这件事就算完美的大结局了,可没想到费舒雅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份仇恨。

    她小小的年纪去过孤儿院里被人欺负的那些痕迹和烙印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她就产生了报复自己父亲的念头。

    而她想到的办法就是毁了小初她姥爷的家。

    那时候,小初的姥姥已经因病去世了。

    小初的妈妈又是那种状态,她就把恨转移到了小初的妈妈身上。

    其实当年涂卿阳的家教是费舒雅帮忙介绍的。

    她本来是想让涂卿阳请费舒雅做家教,然后顺便报复她,羞辱她的。

    可是没想到后来涂卿阳竟然爱上了这个比她大十岁还带着孩子的女人。

    她不甘心,又千方百计的想要送小初的妈妈离开涂卿阳。

    可是谁曾想,涂卿阳却因此而大发雷霆,还说要跟她分手。

    其实,据我打探的消息,当年涂卿阳组织的宴会上,他本来是准备了惊喜要跟小初的妈妈告白的。

    结果没想到费舒雅竟然从他朋友的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这才发生了后面的悲剧。”

    佟霏听了都觉得有些不真实,她真的不知道涂卿阳跟小初的妈妈之间还有过这样的一段故事。

    “所以,费舒雅其实是小初的小姨?

    可这件事是上一代人的事情,既然她想要杀的人都已经杀死了,她为什么还要跟小初过去不去呢。

    这件事跟小初并没有多少关系不是吗?”

    “重点在于费舒雅死后,涂卿阳怜香惜玉的将小初养大了。

    而且,我们这些外人兴许不懂涂卿阳对小初的感情。

    但从狱中出来,与世隔绝了二十年的费舒雅却看的明白。

    涂卿阳对小初绝对不会是毫无感情的。

    这份感情大概让费舒雅顾忌,所以她才会一直跟小初过不去。

    只是因为她失去了二十年的时间,所以有些不适应现在的社会节奏。

    我之前为什么会告诉你小初可能有危险呢,就是这个原因了。”

    “这件事情卿阳也是知道的对吧。”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对出狱后的费舒雅那么好。

    还不就是为了要封住费舒雅的嘴,让她将这个秘密藏好吗?”

    “藏好这个秘密?有必要吗?”

    “那你觉得,知道了这个秘密的小初会作何感想?

    她的亲小姨因为仇恨杀了她的亲生母亲。

    将来小初如果也有了怨念的话,会不会也因此而报仇?

    冤冤相报,最终不管怎么算,最受伤的人都是小初。

    我想…涂卿阳从一开始就是为了保护小初的。”

    听到这里,佟霏的心忽然一紧,卿阳对小初…还有别的感情?

    她好像理解下午的时候战天爵为什么会说涂卿阳这样做,其实不见得就是在折磨小初而是在折磨他自己了。

    因为他爱过小初的妈妈,现在若再爱上了小初…那他成什么人了。

    他可是本来差点成为小初继父的人…

    佟霏隐隐的叹了口气。

    战天爵抱紧了她:“为什么叹气。”

    “就是觉得卿阳和小初好可怜。”

    “涂卿阳失去了小初兴许的确会很可怜,但小初不见得会可怜。”

    “为什么?”

    战天爵勾唇一笑:“凌淳庚待小初若是真心的,那他们未来就会很幸福。”

    “可如果有一天小初知道了真相呢?”

    “什么是真相?”战天爵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真相就是,不管涂卿阳有多么的为难,他最终都没能为小初勇敢。

    即便他真的对小初有爱慕之情,可他却终究无法给小初想要的幸福。

    现实就是,小初嫁给涂卿阳并不合适。

    因为他们中间即便摆脱一切的束缚也还有个小初的母亲挡在中间。

    所以你现在的叹息声如果是为了涂卿阳那是可以的。

    但如果是为了小初,那根本就没有必要。”

    佟霏点了点头,战天爵分析的似乎头头是道,也很有道理。

    她竟无言反驳,可就是觉得涂卿阳真的很可怜。

    她没能给他想要的爱情,而他现在又失去了小初…

    “好了,你不是说累了吗,睡吧。”

    佟霏点了点头往他怀里拥了拥闭上了眼睛。

    其实,是她误会了涂卿阳,他依然还是那个好男人。

    一直都是。

    小初搬去了凌淳庚那里,两人算是正式过起了小日子。

    她从宁海集团辞职了,偶尔她也个会给自己打电话说一下在凌家的情况。

    佟霏觉得小初似乎每天都在改变。

    从一开始没事儿就提起涂卿阳,担心他,到后来两人打半个小时的电话,她几乎都在说凌家的事情。

    小初运气很好,她碰到的公婆待她如亲生女儿般好。

    虽然她不与公婆同住,但却时常会自己一个人去公婆那里吃饭。

    她说,她在公婆那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而很长的一段时间,涂卿阳都像是在她生活中消失了一般。

    他没有再来找她,也没有听说过他跟战天豪联手的消息。

    佟霏也拿不准他是在想些什么,总觉得是小初的离开刺激到了他。

    韩文轩比想象中的沉得住气,回国后的第9天,他终于出现了安城机场。

    接到战天爵电话的时候,佟霏放下了手头的所有工作赶去了战天集团。

    战天爵因为她的到来也中断了会议。

    两人一起回到了他的办公室,战天爵问道:“你怎么跑过来了。”

    “韩文轩今天真的会来找你吗?”

    “他的秘书已经联络过我了,下午三点他会亲自来公司拜访我。”

    “他来干什么?”佟霏有几分慌张。

    战天爵将她抵在门上,一手抚摸着她的眉心:“我想,他应该是好奇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他在中国的工厂本来运作的很好,现在因为我横插一脚,他的亏损已经不能用八位数来计量了。

    这种情况换做是谁都沉不住气的。”

    他说着笑着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别太紧张了,一会儿你就先回公司去,这件事你不要出面来管。”

    “你打算怎么做?”

    战天爵笑了笑:“引君入瓮后再憋死他。”

    “他会乖乖上钩吗?”

    他将她拥入怀中:“你别太紧张了,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要对付韩文轩,起码要先摧毁他所拥有的一切。

    你回去告诉佟辰,让他不要再激动了。

    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让他稍安勿躁,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要乱说话。”

    佟霏闭目呼口气点了点头。

    没错,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既然战天爵有他的计划,而这计划又不允许她参与,那她就静待他的佳音好了。

    在战天爵的安抚下,她先回了公司去找佟辰。

    听说韩文轩回来了,一开始佟辰还很激动,说什么都要去把那混蛋拽进警察局。

    佟霏怎么拉也拉不住他,最后只能把门口的江梦音一起叫了进来拽着他不许他出去。

    后来还是江梦音的话劝服了佟辰。

    听江梦音一套一套的跟佟辰讲道理,而佟辰竟然安静的全都听完了。

    佟霏真的表示很吃惊。

    佟辰什么时候这么乖乖的听别人说过话?

    别说,江梦音还真是有一手呢,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佟辰给管束住了。

    下午,战天爵接待完韩文轩后就给佟霏打了一通电话。

    他知道佟霏一直在惦记着这件事,所以自然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让她安心。

    “你们今天都聊了些什么?”

    “他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插手他公司的事情。

    我说我想要打马来西亚的市场,而他是最好的踏板。

    我的目的很简单,要跟他合作。

    而且我特别提到了我们也算是熟人的关系。

    还提了之前他与佟辰之间的误会。

    我坦然,他自然就不会多想。”

    佟霏握拳:“那他答应了吗?跟你的合作?”

    “好像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理由吧。”

    佟霏心里松了口气:“所以,你把他搞定了?”

    战天爵勾唇笑了起来:“我邀请他今晚去咱们家做客,你表现的大气一点,不要露出什么马脚。”

    “今晚?”佟霏抿了抿唇:“他答应了吗?”

    “我将会成为他在安城最大的金主,他不敢不答应。”

    佟霏无语的笑了笑,他这算不算是用智商欺负人呢?

    晚上,佟霏早一些回了家,她让陈叔带小达和小蜜去了隔壁战天爵那边。

    既然是有‘贵客’临门,那她自然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的。

    战天爵六点半左右到家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

    看她在厨房里做总指挥做的不亦乐乎的,战天爵也没有打扰她。

    上楼换了衣服下来后没多久,门口就响起了门铃声。

    是韩文轩来了。

    战天爵和佟霏亲自出去迎接,韩文轩的司机没有进来,他一个人提着礼物走了进来。

    见到穿着粉色短裙的佟霏,他恍惚间就想起了她少女时的模样。

    那时候,她的房间都是粉色公主系的。

    “文轩哥,好久不见了。”

    佟霏挽着战天爵的手臂对着他浅笑。

    韩文轩抿唇看着她:“是啊,自打上次马来西亚最后一次见面,的确有些日子了。”

    “知道你们两个是老熟人,不过不要站在这里聊了,走吧,我们进屋去。”

    两人将韩文轩请进了屋里。

    韩文轩环视四周纳闷的问道:“听说你们有了对可爱的龙凤胎宝宝,怎么没见到呢?”

    佟霏莞尔的笑了笑:“那两个孩子现在可忙着呢,比我和天爵都忙。

    他们白天要上幼稚园,晚上还要参加辅导班。

    今天晚上他们有钢琴课,要十点才能结束。”

    韩文轩举了举手中的礼物:“我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两个现在小孩子喜欢的玩具。”

    佟霏将玩具接过有些惊喜的道:“文轩哥,你随便的太巧了,这个芭比娃娃可是我家女儿最喜欢的呢。

    今晚她回来看到这个肯定会很高兴的。”

    “那就实在是太好了。”

    佟霏将两盒子玩具递给了佣人指了指餐桌:“看看,我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这可是特地为你准备的。”

    韩文轩看着她,“我是不是添麻烦了?”

    “怎么会,绝对不会。”

    战天爵对韩文轩道:“知道你要来,佟霏有些激动,下午四点就回来让人张罗晚餐了。”

    佟霏对战天爵撒娇道:“文轩哥可是时隔十年之后第一次跟我一起吃饭,我能不激动吗。

    来吧文轩哥,快坐,你真是干的早不如干的巧,饭菜刚齐活儿。”

    韩文轩走到餐桌边看了看满桌子的菜皱了皱眉眉心。

    佟霏看着他纳闷问道:“怎么了吗?为什么不坐?”

    “恩?没事,就是…好久没吃这么丰盛的家常中国菜了,心里有些感动,谢谢你霏霏。”

    “呵,你倒是跟我客气上了。

    上次在马来西亚咱们指甲发生了些不愉快,结果久别重逢我们连顿饭也没能一起吃。”

    战天爵张罗着三人一起坐下,佣人来给三人各倒了一小杯的葡萄酒。

    他带头举杯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竟还有再会的一天,来,喝一杯,算作帮你接风了。”

    战天爵和韩文轩碰杯后干杯,佟霏倒是没有动。

    在韩文轩喝酒的时候,她的眉眼略微深沉了几分,看他的眼神中也布满了阴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