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卿阳舅舅,我要结婚了,你能祝福我吗?

    第169章 卿阳舅舅,我要结婚了,你能祝福我吗?

    佟霏的心紧了一下:“这消息可靠吗?”

    “可靠,只不过他没有回安城,而是去了南城。”

    “南城?”她看向他:“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要解决我给他制造的麻烦。

    他跟南城的康氏集团有业务往来。

    而刚巧,康氏集团的总裁康亚威是我的朋友。

    我请他帮了我这个小忙,韩文轩可以说是完全的中了埋伏。”

    “可是他人在南城,我们鞭长莫及啊。

    如果我们去贸然找他对峙,只怕会把他吓跑的吧。”

    “别心急,我既然有办法让他回中国,就有办法让他回安城。

    只是在他回来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这些事儿我在之前就已经调查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让你知道。

    因为时机不成熟。”

    看他严肃的样子,佟霏隐约有些担心:“是不是…爸妈的死结果出来了。”

    佟霏很聪明,所以跟她聊天的时候是不需要耗费太多心思的。

    战天爵点了点头:“仓库里汽车上的刹车的确被动了手脚。

    这就意味着爸妈的死不是意外,当年,是我们太大意了。”

    佟霏慢慢的放下筷子,战天爵看着她有些慌乱的手有几分后悔。

    刚刚应该等她吃完饭再说这些的。

    “然后呢?”

    “可是,在刹车周围并没有提取到韩文轩的DNA。”

    佟霏望着他近乎惊讶:“这么说凶手另有其人?”

    “我想韩文轩一定知道凶手是谁。”

    “为什么这么说,你是有什么依据?”

    战天爵目光平静的落在她的身上:“你还记得佟辰婚礼那天他给我们看的视频吗?”

    佟霏点头。

    “仔细回忆一下,你就会发现关联。”

    佟霏的眼快速的转动了片刻后猛然抬眼望向他。

    “那段视频里,韩文轩的确去开过车前盖。

    以一个老司机的技术来看,他不可能看不出刹车被动了手脚。

    所以,当初他是知道这件事的。

    即便他不是凶手,他也是帮凶,甚至可能知道真凶是谁。”

    战天爵点了点头。

    佟霏的手用力的拍到桌上:“他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我爸妈呢。

    当年我爸妈也是他的恩人呀,人的心怎么可以这么毒。”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这件事,仔细分析了一下,他选择沉默的原因无非两个。

    第一,这件事跟他有关,甚至极有可能是他指使人做的,因为他爱慕你却得不到你而将此事迁怒到了爸妈的身上。

    第二,爸妈的死对他来说虽然也是沉重的打击,但他却能从这件事中得到好处,所以他选择了昧着良心保持缄默。”

    佟霏心痛,如果是第一个,那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是她间接害死了爸妈呀。

    “佟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先别急着忏悔。

    还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

    八年前,沈秋曾经从奶奶和你那里得到了一笔巨款你还记得吧。

    这笔款项后来都划到了韩文轩的账户上作为韩文轩创业的启动资金。

    而且,直到现在为止,沈秋都是韩文轩公司里最大的股东,一切行使权都交给了韩文轩来处理。”

    佟霏握拳:“难道沈秋也跟当年我爸妈的事情有关?

    我爸妈出事的时候,沈秋已经跟战天豪去了英国的啊。

    而且,这两人根本就是八竿子搭不着边的。”

    “有些事情,真相往往令人生畏。”战天爵望着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些。

    佟霏蹭的站起身:“不行,我要去找沈秋。”

    战天爵起身拉住她的手腕:“第一,她没回来,人还在马来西亚。

    第二,没有证据之前,有些事情我们只能怀疑。”

    “那难道这件事就这么放任吗?我做不到。”

    想到爸妈死时的样子,她心里的恨已经快要蹿出身体了。

    她现在恨不得将这些跟爸妈的死有关的人全都大卸八块再丢去喂狗。

    “佟霏你冷静点,知道我为什么在得知这些真相后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吗?

    就是因为怕你会像现在这样自乱阵脚。

    越是现在这种时候,你就越是不能冲动。

    现在要告诉你这些,只是要让你在见到韩文轩之前理清楚自己的头脑。

    别表现的太仇视,但也不要再认为自己当年拒绝了他而有所亏欠。

    爸妈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既然知道他们是被害死的,那我们就一定要帮他们报仇。

    只是这仇到底要怎么报得从长计议。

    打草惊蛇的话,只会让我们怀疑的真凶逍遥法外,你懂吗?”

    佟霏上前伸手抱住他,心里的悲伤无法抑制。

    可是她很清楚,战天爵说的是对的。

    仇不是一天就能报的。

    她要报仇,也要自己能全身而退。

    “我心里好难受,我们佟家真是养虎成患。

    怪不得我哥那么生气,我现在也感觉快要疯了。

    天爵,我不是个没有承受力的人,可是我现在真的好崩溃。”

    战天爵将她紧紧的压在自己的怀里,手抚摸着她的后脑勺。

    “我在,别难受,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这里是餐厅,周围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就连不远处的小初也有几分纳闷。

    凌淳庚挑眉:“二爷与嫂子的感情倒真是好,令人羡慕。”

    小初看着佟霏悲伤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安。

    “小初,吃饭吧,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旁人管不了,”凌淳庚边往那边看了一眼,边给小初夹菜。

    如果是二爷的事情,他就不会插手。

    二爷做事一向有分寸,需要他的时候,二爷会找他的。

    小初点了点头回身过来喝了一口樱桃汁。

    “最近你还去医院做康复吗?”

    小初摇头:“最近没有去,我的医师每天会去卿阳舅舅家陪我做两个小时康复。”

    “恩,看来我得让人购置一下康复的设备了,这样以后在家里你就能做。”

    小初眨巴着眼睛看向他:“你家里?”

    “以后会变成我们的家。”

    小初抬手用食指堵住鼻子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真是…

    他凭什么觉得她就一定会嫁他?

    “如果我成了瘸子呢?”

    “那也无所谓,我看上的女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爱。”

    爱?这个字眼多少年没有人对她说过了。

    曾经,苏靖哲像个疯子一样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每天不厌其烦的劝她离开卿阳舅舅。

    他最常说的话就是‘这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的’。

    凌淳庚现在觉得自己爱他,可若有一天,他有了不得已的事情,还不是照样会离开她吗。

    “你真的相信爱情吗?在我看来,爱情可能是这世上最靠不住的东西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找到对的人,我相信爱情,而且也相信你就是我在等的那个人。”

    小初觉得自己挺耐压的,可是眼前这位可真是分分钟的把情话说成了家常便饭。

    她真的有些吃不消了呢。

    她垂眸无语一笑。

    凌淳庚看着她浅笑嫣然的样子,也扬了扬唇角。

    “你爸妈知道我是这副样子吗?”

    “我家里一向开通,讲究婚姻自由。”

    不是自由恋爱吗?小初咬唇:“我妈去世了,我爸…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从小就没有见过。

    我妈去世后,我是被涂卿阳养大的,我一直叫他舅舅。

    恩…我现在就在宁海集团工作,别的…还有什么你想知道的吗?”

    凌淳庚摇了摇头笑着。

    “你…笑什么。”

    凌淳庚身子微微前倾:“笑你愿意接受我。”

    “我…”她什么时候说她要接受他了?

    “刚刚你进来的时候表情严肃,并不像是会跟我说你个人情况的样子。能够看到你的改变,我很高兴。”

    看着小初不好意思笑着的样子,他勾唇更进一步:“如果你想摆脱过去重新开始,我就是那个踏板。所以,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小初看着他,心在动摇。

    “明天有时间的话,我们领证吧。”

    “啊?”小初愣了一下。

    “你的人生中为别人疯狂过很多次,可你有没有为你自己疯狂过?

    你就不想做一件…让别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吗?

    因为你现在深爱着别人,所以我不确定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让你爱上我。

    但我是个有自信的男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占据你的一整颗心。”

    他说着指向她心脏的位置:“本来我是想自己去找你的。

    可是考虑到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那种恋爱十年再结婚的路数已经不适合我们。

    而且我贸然出现也怕会吓到你,所以,我就找了二爷和嫂子保媒。

    小初,你是想继续保持现状,还是想鼓起勇气走一条不一样的路?”

    小初垂眸,这个男人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戳中她的心。

    她这一生真的从没有为自己疯狂过。

    她可以为卿阳舅舅而疯,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勇敢一次呢?

    她抬眼望向专注的望着自己的凌淳庚,心里莫名一阵跳动。

    凌淳庚唇角浅扬,她的视线也像是凝固了一般。

    许久后,她点了点头:“那就明天上午吧,九点半,我在公司楼下等你。”

    凌淳庚眼神中闪过一抹惊喜,他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能够打动她。

    这几个月,他对她的了解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

    他今天来是抱着努力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就明天继续。

    然后每天去她面前刷存在。

    可现在…她竟然答应。

    凌淳庚呼口气:“我有些后悔了。”

    小初愣了一下:“什么?”

    “我后悔今天选在这种地方见面,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抱抱你吗?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你肯定不会愿意的吧。”

    小初简直要疯了,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会吓唬人。

    她刚刚以为他后悔求婚了呢。

    小初无语侧头一笑,她举起樱桃汁:“拥抱就算了,我们碰杯庆祝一下吧。”

    吃过饭后,战天爵带佟霏回家。

    凌淳庚自然是要亲自送小初回去的。

    到家后,佟霏给小初打电话,刚刚在饭店也没来得及问具体情况。

    听小初说明天要跟凌淳庚去扯证,佟霏直接傻了。

    “你们两个…你这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不,我只是想为自己勇敢一次。

    凌先生…看起来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我想改变一下目前的生活,我想过一下不同的人生。”

    “可是你们只见过一次面就要领证,你不觉得…有些快了吗。”

    “人各有命,我相信…这应该会是一段很奇妙的旅程。”

    “所以,你是真的决定了?”佟霏还是有些担心。

    她听说过闪婚这个词儿,可是身边认识的人却没有闪婚的。

    小初的决定真的是让她大跌眼镜。

    在她心里,小初和这个词是完全不搭边的。

    “恩,决定了。”

    佟霏耸肩:“那…我就只能祝福你了。

    我相信,你总能遇到幸福的。”

    挂了电话,小初犹豫着走到涂卿阳的书房门口:“卿阳舅舅,我有话想跟你说。”

    “进来吧。”

    小初慢慢的推门进去:“你在忙啊。”

    “还好,你今天去哪儿了,医生等你半天你也不回来。”

    “我出去见了个朋友,有件事我觉得要先跟你说一声。”

    “坐吧,”涂卿阳起身去把她搀扶到角落处的沙发上坐下:“什么事儿?”

    “我…要结婚了。”

    “要结婚?跟谁?”涂卿阳愣了一下惊讶的望向小初。

    毫无预兆的,她怎么会结婚。

    “自然是跟我男朋友,”见涂卿阳不慌不忙的表情,小初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

    “你每天那么忙,不知道也是应该的。”小初有些拘束的拳心握了握:“卿阳舅舅,结婚后我就会搬出去。

    你有什么打算的话也可以尽快安排了。”

    “你是因为这个才要结婚的?”涂卿阳心中有些恼火:“结婚是儿戏吗?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谨慎了。”

    “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结婚。

    我是真的遇到了不错的人才会结的。

    卿阳舅舅,我不会拿我自己的幸福开玩笑的。”

    “那个人是谁。”

    小初咬唇犹豫了片刻后看向他:“你应该听说过,淳庚皮制品有限公司的老板。”

    “你说凌淳庚?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恩…经人介绍,”小初担心要是再问的话,他就知道是战天爵和佟霏从中牵线的了。

    她知道卿阳舅舅有多不喜欢战天爵,所以这件事只能就此打住。

    她站起身:“卿阳舅舅,你就别查户口了,他人不错,所以你别担心了。”

    “是佟霏给你介绍的?”

    “不是,”小初矢口否认,涂卿阳冷笑:“行呀小初,学会骗我了。”

    “卿阳舅舅,谁介绍的有什么重要的。”

    “难道不重要吗?”

    小初叹口气有些失望的望向他:“难道你该问的不是他对我好不好。

    我爱不爱他,我们感情怎么样这种事情吗?”

    如果是真的关心她,应该会问这些问题的啊。

    “凌淳庚这个人我认识,他做生意的手段与战天爵很像。

    他将来在商场上一定会混的风生水起。

    但是与战天爵那种人为伍,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跟他的婚事我不同意。”

    小初闭目:“我已经快三十了。”

    “年龄不是问题。”

    “年龄对你来说的确不是问题,可是对我来说是。

    我三十了,在可以憧憬爱情的年纪,我一直在追随着你的脚步。

    我也想找个人好好的爱我,疼我,给我幸福。

    我也想为这个爱我的男人生儿育女。

    在我这个年纪,好多人都做了妈妈,看到她们脸上那份母性的光辉,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吗?”

    小初摇头:“你不知道,因为你压根儿就不在意我的心思。

    卿阳舅舅,按理说你把我养大,我的婚事的确该先跟你商量。

    但是…我现在想自己为自己做一次主。

    以后,我依然是你养大的那个小初,虽然不是你的孩子,却承蒙你的恩惠,我不会忘记你的恩德的。”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你这样单纯的女孩儿怎么跟那种满腹心机的男人过日子。

    你知道你现在要去的地方是狼潭虎穴吗?

    小初,我不让你嫁是为你好。

    如果你真的想结婚,我可以帮你物色更好的人选,你不能…”

    “除了他,我谁也不想嫁。”

    小初倔强的看着他,她的选择他总是要反对。

    就好像她现在只是他叛逆期的孩子。

    可是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不喜欢他的这种态度。

    其实她知道,凌淳庚说的是对的,如果卿阳舅舅真的爱她,又怎么会任由她在他身上荒废了青春呢。

    虽然是她自己执意要这样做的。

    但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采取任何手段阻止她爱他不是吗?

    涂卿阳蹙眉不悦的望向她:“所以你现在是要不听我的了?”

    小初苦笑:“卿阳舅舅,我要结婚了,你能祝福我吗?”

    涂卿阳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书房,小初垂眸咬唇,心里只觉得好酸涩。

    涂卿阳一路开车来到佟霏家门口。

    他不停的按门铃,房间里的人听到这刺耳的铃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

    陈叔见门口的人是涂卿阳,连忙跟佟霏汇报。

    佟霏披上外套下楼:“陈叔你别管了,我出去看看。”

    她出去打开门看向一脸怒气的涂卿阳。

    “卿阳,这么晚了,你怎么来…”

    “你为什么要把凌淳庚介绍给小初,”涂卿阳不悦的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佟霏感觉到了压迫感,他看了看他身上单薄的衣服蹙眉:“你是为这事儿来的?外面凉,我们进屋谈吧。”

    “佟霏,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涂卿阳一把甩开了佟霏要来拉他手臂的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