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我心悸之初,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第168章我心悸之初,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小初跟凌淳庚见面的这天中午给佟霏打电话。

    她说一个人有些害怕,让佟霏无论如何都要陪她一起去。

    佟霏也从来没有相过亲,所以并不知道小初现在的心情。

    但既然是她让小初去的,为了以防小初临阵脱逃,她便直接一口应下了。

    反正她也很好奇,相亲这件事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下午下班之前,她给战天爵打电话报备了一声。

    听她说晚上又不回家吃饭了。

    战天爵表现的有些不是那么愉快:“你又有约了?”

    “今晚不是有约,是要陪小初去相亲。”

    “见凌淳庚?”战天爵扬了扬眉:“小初去相亲,你跟着去干什么。

    你别去了,回家来陪我一起吃饭吧,没有你,我会食不下咽的。”

    “可我都答应人家小初了,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战天爵故作深沉的想了片刻后道:“我想到了个好的解决方案,我们一起去陪小初相亲,他们吃他们的,咱们吃咱们的,怎么样?”

    佟霏笑:“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直在拦着我不让我见凌淳庚呀。

    是不是我上次说他长的还不错,你吃醋了?”

    “哼,吃他的醋?我没那么没品。

    反正呢,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先去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接小初。”

    “好啊。”

    有免费的司机她干嘛不用,用。

    下了班,佟霏直接站在公司大门口等他。

    过往的员工看着总裁站在大门口都上前问了好后快速离开。

    没多会儿,战天爵就出现了,她快速上车:“你怎么才来呀。

    我刚刚站在那里,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别提多丢人了。”

    “就算是猴子,也是个金猴子。”

    佟霏白了他一眼:“你才是猴子呢。”

    “你看你还生气了,我们说好了六点的,现在五点四十五。

    是你提前了,又不知道早早的的通知我。

    你自己说,你刚刚那站罚的应不应该。”

    佟霏无语一笑,她不是想早点过去吗。

    “就你废话多,赶紧开车啦。”

    “哟,这一听要去见凌淳庚,我都被嫌弃了是吧。”

    佟霏嘟嘴:“你这根本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吧。”

    她垂眸望着他嘿嘿一笑。

    战天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一会儿去了不要多话。

    这感情的事情,是要由当事人自己决定的事情。”

    佟霏点头,她知道战天爵要跟来应该就是为了提醒她的。

    他总是不放心她,把她当成小孩子来护着。

    可事实上,她自己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接到小初后,佟霏看着她素面朝天的样子有些无奈。

    “你是故意穿成这样的?”

    “我本来就是这副样子,既然是相亲,难道不该让她看到我最舒服的一面吗?

    我可以为他浓妆艳抹这一天,但却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对吧。”

    佟霏点头:“好像有道理,看来我没有相过亲,明显的就是没有经验。”

    “这样的经验没有才好。”战天爵在一旁补话,手也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哎呀,”小初佯装郁闷的抱怀:“你们两个没事儿在我面前秀恩爱也不怕刺激到我?”

    “刺激到才好,刺激了,你才能赶紧往外嫁呀。”

    “瞧你,好像我多愁嫁似的。”

    战天爵勾唇:“再老的确不好嫁了。”

    小初吃惊的望着补刀的战天爵:“佟霏,你家这位也是补刀王啊。”

    “反正就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气质,没办法呢。”

    佟霏呵呵的笑了起来,战天爵其实不善于与女人交流,也正因为这样,之前他虽然是这安城的钻石王老五,可却并没有多少人敢往他身上贴。

    到了约定好的饭店,战天爵先去停车,佟霏搀扶着小蜜往里走。

    小蜜边走边道:“你说,如果我变成了瘸子,他会不会后悔跟我相亲呀。”

    “他本来就知道你腿不好还要让我帮忙牵线,我觉得…他应该不是那种人。”

    小初笑:“让你说的,我其实都有些期待见到这个盲人了。”

    佟霏抬头望去,见站在饭店门口的凌淳庚,她勾唇一笑:“抬头就能见着了。”

    此刻饭店的旋转门外只有一位西装笔挺的先生站在那里。

    她头微微一侧打量着他,硬挺的五官,也很白皙,身高…的确很高。

    她浅浅的扬了扬唇,关于外观的初印象可以打九十分了。

    看到她们,凌淳庚快步来到小初的左侧帮佟霏搀扶住了她:“我来吧嫂子。”

    “好呀,”佟霏松开了搀扶着小初的手。

    被陌生人这样扶着,小初还有些不好意思:“呵呵…你好。”

    凌淳庚抿唇暖暖的冲着她一笑:“小初你好,我是凌淳庚。”

    小初?声音也很好听,再加五分。

    小初抿唇笑了笑,第一次见面就叫她的乳名,还真是…

    “你们两个先进去再进去吧,我在这里等战天爵。”

    “二爷也来了?”凌淳庚有些惊讶。

    “恩,他说要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你。”

    “那我们先进去,嫂子你们也快进来吧。”

    “好,反正我们进去也不跟你们一起坐。”

    小初一听立刻回头看向她。

    她本来想跟佟霏使个眼色的,她还是有些紧张的。

    可是旁侧的凌淳庚却紧紧的将她困在身侧对佟霏点头:“好,今晚我请客,你们随便吃。”

    “必须你请。”

    眼看着两人进去,佟霏慢悠悠的走到台阶边等战天爵。

    凌淳庚将小初搀扶到了座位上,小初觉得有些尴尬,倒是凌淳庚,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笑意。

    “你的腿有没有好一点?”

    小初抬眼看向他,他的话完全不像是一个刚认识的人,倒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还不太好。”

    凌淳庚点头:“那从明天开始,我接送你上下班。”

    “啊?”小初愣了一下,相亲是这样的吗?

    凌淳庚抿唇忍着淡淡的笑意:“我说,明天开始我接送你上班。”

    “厄,不用了,我有司机。”

    “我开车的技术还不错,所以你不必担心。”

    凌淳庚说着给她倒了一杯红酒。

    “我…不能喝酒。”

    “没关系,摆着看也是可以的,果汁呢?”

    “可以。”

    “喜欢什么水果?”

    小初心跳有些快,这位大哥聊天思维有些跳呀。

    “樱桃。”

    凌淳庚抬手招来服务生:“一杯鲜榨樱桃汁。”

    小初恍惚间有些错觉,这哪里是在相亲,他分明就是把她当成女朋友来照顾了。

    “凌先生,我…”

    “我叫你小初,礼尚往来,你也叫我的名字。”凌淳庚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我这请求不过分吧。”

    请求?这分明就是要求吧。

    相亲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她怎么会觉得各种怪怪的呢。

    她觉得有些别扭,想要给自己倒一杯水的,结果凌淳庚却快她一步拿起了保温壶。

    “这种事情,还是让男人做比较好。”

    小初舔了舔唇偷偷的呼了口气,怎么感觉压迫感这么强烈呢。

    她平常可不是个在男人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

    不行,不能这样一直被压制着。

    水倒好,小初端起玻璃杯喝了两口:“霏霏说,你以前见过我?”

    “恩,在一次别的公司聚会上见过,只是你似乎并不记得我。”

    小初暗暗的抿了抿唇,这问题问的不好,感觉像是在自己打嘴巴。

    “我有些脸盲。”

    “下次再见面,你一定要认出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下次?小初犹豫着望向他。

    “你不会以为我们以后就不会再见了吧。”

    小初心里叮的一声,难不成还会再见?

    凌淳庚扬唇一笑:“我们还会再见,而且我们会结婚,我会成为你丈夫的,所以,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开始习惯我。”

    小初真的懵逼了,她今天真的是来相亲的没错吗?

    这难道不是…在变相的求婚吗?

    “那个…不好意思啊凌先生,我有些好奇…我们今天的确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没错吧。”

    小初心想,这难道不是整蛊游戏吗?

    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她跟他真的不熟好吗。

    可他竟然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将来他们会结婚?

    “对,今天是你第一次正式见到我没错。”

    “所以,不是我理解能力有问题对吧。

    恩…我觉得好像哪里有些错了。

    我现在除了你的名字之外对你一无所知,你说我们将来会结婚,这是不是有点儿太…”

    “这世上有个词见一见钟情。”

    小初笑了:“还有个词叫做两情相悦。”

    凌淳庚点头:“所以,我准备用对你一见钟情的爱慕之心变成我们两个人的两情相悦。”

    小初看着他,如果不是有人在她心里盘桓着,说不定她会被眼前这个男人吸引。

    她一直都比较欣赏那些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男人。

    眼前这个人,他毫不掩藏自己的心思,其实比那些拐弯抹角的人要好太多了。

    “既然你不够了解我,那我就郑重的自我介绍一下。

    名字你知道了,凌淳庚,我比你大七岁,家里算是书香门第。

    我爷爷是过去的老市长,奶奶年轻的时候去世了。

    我姥姥姥爷常年定居国外。

    我父亲现在还在政府工作,我妈妈是安大的教授。

    我现在自己经营着一家公司,想必这一点当初佟霏嫂子已经告诉过你了。

    除了应酬的时候,我几乎不抽烟,但是平常会喜欢喝一点红酒。

    不工作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出去运动。

    喜欢打高尔夫和游泳…

    别的还有什么你想了解的吗?”

    小初挠了挠眉心:“我…第一次相亲,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

    小初心中暗想,肯定是第一次,不然怎么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我知道,我对你比你想象中的了解的多。”

    小初抬眼看向他:“霏霏跟你说的?”

    “我自己了解的,因为对你太好奇。”

    小初犹豫,他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她心里有人的事情呢?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这些事情的时候,佟霏挽着战天爵的手臂走了进来。

    看到佟霏,小初连忙招了招手避开了凌淳庚的视线:“霏霏这里。”

    战天爵和佟霏走来,他笑道:“这里也没用,我们不跟你们拼桌。

    你们吃你们的,我们吃我们的。”

    “厄…不用这样吧,大家都是一起来的…”小初有些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位凌少爷让他倍感压力。

    “可是目的不同,”战天爵邪魅一笑望向凌淳庚:“你们继续吃你们的吧,我们去旁边吃。”

    凌淳庚给战天爵投递去一抹感激的笑意。

    佟霏看向求救的小初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不过她临走前嘱咐凌淳庚:“小初在陌生人面前会比较慌张,你多照顾一下。”

    小初心想,这绝对是最佳损友,一句话暴露了她的所有缺点。

    “好,嫂子你就放心去吃你的饭吧,我会照顾好我的佳人的。”

    他的佳人?佟霏暧昧的笑了笑,倒是小初觉得不好意思了。

    两人离开,佟霏直到坐下了还有些不放心:“你看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战天爵看着服务员给她杯子里添水点了点头:“放心吧,凌淳庚照顾好小初的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

    佟霏往那边看了一眼,最后战天爵敲了敲桌面:“行了,别往那边看了,你越看小初会越不安的,因为会产生依赖心理。

    就当不认识,安安静静的吃我们的饭,别的都别管了。”

    “可我看她好像很别扭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不别扭才不正常,而且她心里现在还有个涂卿阳,面对一个爱慕自己的人会心虚也是正常的。”

    佟霏想了想,也有道理。

    “所以你就安静的陪我吃饭就好。”

    那边小初暗暗的呼了口气,看着她紧张的有些找不到北的样子,凌淳庚笑了笑:“你很怕我吗?”

    小初摇了摇头:“凌先生,之前你的情况霏霏大致跟我说了一下。

    我没有想到凌先生竟是如此爽快之人。

    今天,我既然出来了,就是做好了有些事情要重新开始的准备。

    有件事情,我觉得自己必须要跟你说一声。”

    “你说。”

    小初咬唇:“兴许你已经知道了,但我觉得坦诚一些没什么不对。

    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人了,我从小到大一直都爱慕他。

    我最大的梦想是能够嫁给他。

    直到今天我出来见你这一刻,我都希望他能够回头看看我,娶我。

    我甚至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现在说爱我,那我一定会立刻回到他身边。”

    凌淳庚笑了笑:“你说的是宁海集团的涂总吧。”

    小初未语,他果然是知道的。

    其实在安城,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少。

    她也从没有想过要遮遮掩掩,毕竟…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本来就是个敢爱敢恨的人。

    “他不适合你,他自己心里很清楚,想必你也很清楚。

    看你对他这么上心的样子,你应该对他表白过无数次了吧。”

    小初放下杯子,以沉默应答。

    “所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清醒吗?

    小初,真正爱你的男人是不会让你等那么多年的。

    他不会舍得让你为了他而荒废青春。”

    他的话让小初心里一阵震颤。

    兴许真的像霏霏说的那般,凌淳庚真的很优秀。

    起码在她看来,他想事情很透彻。

    “可是,我是个有过去的人,你都不介意的吗?”

    凌淳庚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

    他将一丁点的红酒倒进了白水中:“你觉得,这沾了红酒的白水会是什么味道的?”

    小初纳闷的望着他,跟他聊天,她的思路真的跟不上。

    她在问他问题,跟着白水又有什么关系呢?

    凌淳庚勾唇一笑:“其实我也不知道它的味道,但我相信,一定不会再是水的味道了。”

    “所以呢?”小初不知道这番话跟她的问题有什么关联。

    “你就是这杯白水,曾经的你对这世界一无所知。

    当你遇到红酒,慢慢的就改变了原来的味道。

    但你依然还是你,你是一杯水,只是被时间和经历改变了一点点味道的水。

    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杯带着红酒的白水,我心悸之初,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他将这杯颜色浅浅的水轻抿了一口笑了笑:“你觉得我会不会喜欢这个味道呢?”

    小初蹙眉,会,还是不会呢?

    他的意思她其实听懂了,只是现在却有些好奇他的想法。

    “小初,每个人都有过去。

    过去的事情改变不了未来的人生。”

    小初听了他的这番话竟是豁然一笑。

    凌淳庚勾起了唇角:“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这么自然的笑,我是不是应该记录下这个时间?”

    小初耸肩:“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很冷血的人。

    我的幽默风趣,只针对我喜欢的人。”

    小初脸红了一下:“你平常都这么泡妞的吗?”

    “我身边并没有复杂的女人关系,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小初挠了挠鼻翼,有几分尴尬,她才不关心他身边的女人关系好吗?

    那边,战天爵不时帮佟霏夹菜。

    佟霏偷笑道:“你有没有发现小初这会儿话说的好像多了一些。”

    “一个男人既然能撬开女人的嘴,就可以分开女人的腿,这两人有戏。”

    佟霏白了他一眼:“战天爵先生,你这话说的太没有营养了,我会被你教坏的。”

    战天爵忍不住笑了几声:“那想不想听我说点儿有营养的?”

    “来呀,”佟霏挑眉,一副你只管放马过来的姿态。

    战天爵的手轻轻的将汤勺放下望向她:“韩文轩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