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你知道你现在害羞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很有食欲吗

    第163章你知道你现在害羞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很有食欲吗

    战天爵跟连福一交换了一个眼色,他起身上前帮她接过红酒,一杯递给连福一,一杯自己留下了:“我们在说宪冬的事儿。”

    佟霏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胡宪冬有什么秘密啊?说出来也让我乐呵乐呵。”

    战天爵往门外看了看悄声道:“等以后我再告诉你吧。

    这红酒是你开的?味道不错,你也来一杯吧。”

    佟霏嘟嘴摇了摇头:“今晚已经喝过两杯了,再喝就有些过了,过犹不及。”

    战天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好了。”

    连福一扬眉问她:“霏霏,最近幸福吗?”

    佟霏抿唇头微微一侧浅笑了起来:“你说呢?”

    “我问你呢,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帮你回答。”

    佟霏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从我这脸色红润有光泽的表情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连福一也不说话,直接喝了一口红酒:“我只觉得你这脸皮的厚度有所增加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我懒得理你。”

    她看向战天爵扬唇:“你们两个继续当八卦帝吧,我先出去陪孩子了。”

    佟霏出去后,连福一对战天爵竖起了大拇指:“刚刚我差点以为你会跟佟霏说实话了。”

    “善意的谎言是可以有的。”

    连福一抱怀:“不说了,今天佟霏生日,我跟老胡先走,你好好陪陪她吧。”

    战天爵出来和佟霏一起将连福一和胡宪冬给送走。

    两人从门口回来的时候,她挽着他的手臂:“今天生日过的很开心。

    这应该是我七年来过的最开心的一次生日了,谢谢你。”

    战天爵微微侧向她:“这种感谢方式我可是不接受的,我要点儿实惠的。”

    佟霏俏皮的望着他,微微嘶了一声:“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本来就是这种人。”

    “哪种?”

    “就是…臭不要脸那种呀。”佟霏挑眉。

    战天爵的长手一伸搂住她的腰直接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两人双眸之间的距离只有1厘米。

    他声音中充满魅惑:“如果我不把这名号坐实,是不是太对不起你的赞美了。”

    佟霏抿唇忍笑:“你确定这是赞美吗?”

    “在我看来,你这是在夸我男人呢,你不知道男儿本色吗?”

    佟霏白了他一眼想从她怀里逃离,可战天爵完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按住她后脑勺就拥住她吻了起来。

    两人吻的如火如荼,门忽然开了,李嫂提着厨余垃圾出来,佟霏吓的连忙从战天爵身侧跳开,羞红了脸就往屋里跑。

    李嫂不好意思的低垂着头跟两人打了招呼后出去送垃圾了。

    战天爵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明明合法的好吗。

    她现在的行为,典型就是偷腥的状态。

    他大步进了客厅,小达和小蜜已经在陈叔的带领下准备去洗澡了。

    他进去后环视房间一周问道:“佟霏呢?”

    “二爷,大小姐上楼了。”

    小达嘟嘴:“我妈脸红红的上楼去了,她是不是生病了呀,我正要上去看看她呢。”

    “你们去洗洗睡吧,我上去看她就好了。”

    战天爵说完这话后眼神间闪过一丝狡黠。

    他进屋后,佟霏已经将自己完全没进被子里了。

    战天爵走过去在床边坐下。

    他的手刚要触及到被子,就只听佟霏惊呼一声:“我好困,要先睡了,晚安。”

    “你都还没有好好报答我,睡什么睡。”他硬是将她的被子拉下附身压在她身上低头看她:“你害羞什么呢,我不是你合法的丈夫吗?

    刚刚李嫂不小心撞见我们接吻,该害羞的应该是李嫂呀。”

    “哎呀你别说了,丢死人了。”佟霏抬手拍了他心口一下:“多尴尬呀。”

    “亲你老公就尴尬了?”战天爵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你怎么这么傻乎乎的。”

    佟霏瞪他:“我什么时候…”

    战天爵笑着抚摸着她的头:“你知道你现在害羞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很有食欲吗?”

    佟霏嗖的一下就将被子萌到了头上:“战天爵,我不能跟你愉快的聊天了,你赶紧走啦,去洗你的澡。”

    战天爵笑着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好,那你躺好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佟霏将被子捂的更紧了。

    直到听到洗手间的门开关的声音,佟霏这才缩手缩脚的从被窝里出来。

    刚刚很的感觉很丢人好吗?

    他俩正啃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李嫂忽然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当时李嫂那走也不是回也不是的表情真的是…

    佟霏甩了甩头,好丢人呀。

    不过听着洗手间里哗啦哗啦的水声,佟霏唇角高扬了几分。

    感觉现在的战天爵,再也不是那个高冷的不可一世无法接近的神了。

    他就像是个普通的男人,平凡的丈夫一样在陪伴他。

    他也会好色,也会调戏她,也会…做些很幼稚的举动。

    可是那又怎样呢,像是平凡人的战天爵看起来才更有人情味。

    她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这样的战天爵被她遇到了,被她挖掘出来了。

    她很有成就感。

    十年前,她都没敢想象过战天爵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那时候她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他能够注意到她,娶她,足够。

    他只要迈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她一个人就全都能走完。

    而事实证明,战天爵对她已经超出了她预料的好。

    她正打算装睡的时候,手机毫无预兆的响了。

    佟霏将手机拿起看了一眼,如果是旁人她就不接了,可打来电话的人是果果。

    她将手机划开:“喂。”

    “臭丫头,生快。”

    “有你这么祝贺生日的吗,你不给我买礼物呀。”

    果游恺四下里环视了一圈:“这会儿条件艰苦,真心买不了。”

    “条件艰苦?怎么着,果叔给你把信用卡掐了?”说完佟霏就否定了,不应该呀。

    “要真是这样儿我还能跟你诉个苦,偏偏不是呢。

    再说我自己的钱都花不了,我管我爸给不给我掐卡干什么。

    算了算了,总之一言难尽,你只要知道,我现在在外面做好人就可以了。

    没有礼物这种事儿你也别埋东埋怨西的了。

    能给你打个电话你就感恩戴德吧。

    起码我还记得你呢。”

    佟霏嘟嘴:“有你这么给人庆祝生日的吗,一点儿也不真诚。

    那你给我打电话,我要不要下床给你磕三个响头谢谢你呀。”

    “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抱着一颗虔诚之心坐在月亮面前呢。”

    听果果这么说,她咧嘴大咧咧的笑了起来:“你坐在月亮面前?不是女人面前?”

    “哥哥我最近不泡妞儿了,遁入佛门了,法号,戒色。”

    “切,劫色还差不多”佟霏翻白眼:“这位小弟弟,你别忽悠人了行吗?

    跟你从小一起长大,我要连你的德性都不知道,那我可以去死一死了。

    你当这些人都是傻的呀,我知道的好吧,你一天不泡妞工具都会发霉。”

    “哟…佟霏小朋友,你思想染了哦。”

    佟霏咯咯笑了起来,战天爵这时候正从洗手间出来。

    他腰间系了一条黑格子浴巾,身上像是摸了精油一样被灯光反射着光芒。

    她咽了咽口水将视线别到窗边:“我没有好吧。”

    “没有什么呀?哥的耳朵好着呢,判断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两句话就能给你评分。

    就你现在的污浊状态,八十分,差点儿就要赶上我了。”

    佟霏笑的灿烂,战天爵扬眉,慢悠悠的走到了窗边挡住了她的视线。

    然后,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

    佟霏觉得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的眼睛。

    接着,他竟当着她的面儿将浴巾给摘了。

    当她将她这样一览无余的看光时,她下意识的尖叫一声。

    电话那头,果游恺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佟霏刷的闭上了眼睛,脸通红通红的:“那个…我…吭,不小心咬到舌头了。”

    “我去,哥的心脏脆弱,你能别这么吓唬我吗?”

    佟霏咬了咬唇:“那个…果果,谢谢你祝我生日快乐。

    回来的时候必须给我带礼物,不然你就别来见我了。

    没事儿的话挂了吧,我还要去洗澡呢。”

    她抬手就将电话挂断,撩起被子就下床去洗手间。

    战天爵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扑倒回床上。

    她抵住他肩头:“我没洗澡。”

    “没关系。”战天爵暧昧的唇贴在她耳朵上。

    佟霏只觉得身上有些发痒,她身子往旁侧躲了躲:“我有关系。”

    “有关系忽略。

    今晚…我得好好的把你伺候好了才行,长尾巴的老婆为大。

    我还期待你今天给我好好的点个赞呢。”

    他直接将床头灯一关,尽情的享用美味了。

    佟霏被他折磨的腰酸的快要不能动了,这才喊道:“今天我过生日,你这样对我真的好吗?”

    战天爵笑着起身将她抱起送进了洗手间里为她清洗。

    洗完后,佟霏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问道:“这辈子你都会对我好吗?”

    战天爵想了想摇头:“不一定。”

    佟霏脸色立刻冷落了几分:“你再说一遍。”

    “这辈子对你好是肯定的,我估计我下辈子也会对你好。”

    佟霏白了他一眼,“花言巧语。”

    战天爵在她额头上行亲吻一下:“如果真有下辈子,你看我是不是花言巧语的。”

    “那我下辈子要是个男人呢?”佟霏扬眉。

    “这还不简单,那我就跟你组男男cp。”

    佟霏嗔目望向他,她真心以为他会说,‘那我就做女人’呢。

    跟别人比,她似乎一直都是个聪明人。

    可跟老狐狸斗,套路浅的她是一定赢不了的。

    洗完澡后,两人就上了床相拥而眠。

    战天爵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她,最近两人似乎一直都这样睡着。

    习惯了有她的怀抱后,他自己一个人在公司睡觉那晚竟是一直在失眠。

    习惯真是可怕的存在。

    十二点五十五,整个别墅区都已经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佟霏的手机震动声在这黑夜里显的格外的刺耳。

    她猛然坐起将手机按住惊动了身侧的战天爵。

    “谁呀,这么晚了。”

    佟霏在黑暗中揉了揉惺忪的眼望向刺目的屏幕。

    她是挤了两次眼才知道自己不是做梦,看着手机上战天豪的名字,佟霏转头看向还在闭着眼睛半睡的战天爵。

    “是战天豪。”

    战天爵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坐起身。

    他打开台灯将佟霏的手机拿起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战天豪温柔的声音:“霏霏,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

    战天爵唇冷冷的一撇并未做声。

    “霏霏,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给你打电话吗?

    我知道,白天肯定有很多人在陪你,你不会愿意理我的。

    所以我白天没有找你。

    我一直等到现在,就是想要陪你度过你29岁生日的最后时刻。

    我希望你能够永远的记住,在你跨入三十岁人生的时刻,是我在陪着你。”

    战天爵扬眉,没想到狠毒如厮的战天豪竟也有对人如此温暖的时候。

    他们是兄弟,可自小就水火不相容。

    奶奶曾经说过,他们是上天派给彼此最好的助手。

    可若不懂得珍惜的话,那这助手也极有可能会变成一把利剑将对方一箭穿心。

    奶奶曾经教导过他,要让他珍惜跟战天豪的感情。

    可是他觉得,这绝对是奶奶的所有希望中最没有可能实现的一个。

    “霏霏,我还是那句老话,我在等你,等你主动走到我的身边。

    你知道的,这一次,我说的可不是空话。

    我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眼看着就要入冬了。

    我的耐性已经快要被消磨干净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三十岁之后的人生,我希望是跟我一起度过的。”

    战天爵冷嗤一声。

    电话那头战天豪隐约听到这声音后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疑惑道:“霏霏?是你在听电话吗?”

    “我爱人睡了,这么晚了给别人打电话是不道德的。”

    战天爵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佟霏往他身前凑了凑:“他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不用理他,睡吧。”

    佟霏蹙眉:“怎么可能啊,你不是听了好一会儿的吗?”

    “乖,别理会了,睡吧。”他长手将她勾进怀抱,唇抵在她头顶。

    她有些担心,不知道战天豪是不是在他面前乱说话了。

    不过看他此刻又匀称的呼吸着进入梦乡的样子,想来是没什么的。

    战天豪就是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她现在其实挺担心的,只是到底要怎么阻止他,他真的不知道。

    电话那头,听到战天爵声音的战天豪直接将手机摔到了地上。

    手机应声碎开,他狠狠的怒吼一声。

    他一直隐忍,不是因为害怕战天爵,而是为了用手中的筹码要挟佟霏。

    可现在看起来,这两人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威胁。

    看来…是时候让佟霏知道他战天豪也不是那种好怠慢的角色了。

    他已经给了他们太多次机会。

    既然他们不仁,那他就只能不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