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没想到堂堂二爷吃起醋来也很搞笑吗

    第161章没想到堂堂二爷吃起醋来也很搞笑吗

    战天豪邪魅一笑:“我亲爱的弟妹,你这话怎么说的呢。

    我来你家看看我的侄子和侄女儿都不行吗?”

    战天爵慢步走到佟霏身侧,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头:“没人说你不能看你侄子和侄女。

    可关键是,这两个孩子的监护人都不在家,你一个人就来了,这样真的好吗?”

    “我亲爱的弟弟呀,别这么说,我可是他们的亲伯伯。”

    战天豪说着走到了小达身侧蹲下,唇角勾着一丝戏谑的笑:“你看看,我们战家的骨血跟我像不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我今天见到这个孩子都有些吃惊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我的…”

    “你别胡说八道。”佟霏瞪向战天豪。

    战天爵紧了紧揽住佟霏怀抱的手像是在安慰她,他勾唇对战天豪浅浅的扬起了唇角:“战家的孩子总要有点儿战家人的样子,这很正常。”

    战天爵说罢望向陈叔:“陈叔,今日佟霏的哥哥结婚,大家也都忙累了,我想我们也没有什么经历招待我家这位哥哥了。

    劳烦你带着他去找间他最喜欢的饭店好好吃一顿吧。”

    战天豪扬眉,这是在下逐客令。

    他转头望向小达,难得的笑了笑:“小达,以后我还可以来看你吗?”

    小达侧头看了看佟霏的脸色后摇头:“还是不要了吧,我最近要上幼儿园,还要照顾我妹妹,太忙了,没时间陪伯伯玩儿。

    等以后我不忙了,我一定让我爸爸带我去看伯伯。”

    战天爵邪魅勾唇,果然是他的好儿子,长脸。

    小蜜抬手对战天豪摆了摆手:“伯伯再见。”

    战天豪点头:“好,那咱们就下次见。”

    他迈步往外走去,走到佟霏身侧的时候,他唇角轻扬:“霏霏,下次见了。”

    佟霏不自觉的握起拳头没有做声。

    战天爵勾唇:“好,下次我带霏霏请你和我嫂子吃饭。”

    战天豪没有做声迈步随陈叔离开。

    佟霏侧头看向战天爵,脸耷拉着有些,脸色有些难看。

    他抿唇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脸:“没事儿,别多想。”

    佟霏点了点头走上前对小达道:“他跟你们说什么了?”

    “恩…他进来也没多会儿,就说是我们的伯父。

    我问他既然是我爸爸的哥哥,那他为什么没有去参加舅舅的婚礼。

    他说他没有受到邀请很伤心。”

    佟霏蹲下身握住他的手腕:“小达,你这这位伯父跟妈妈关系不是很好。

    所以以后你跟小蜜一定要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妈妈不喜欢你们跟他来往,知道了吗?”

    “可是…他不是我们的亲戚吗?”

    战天爵拉住佟霏的手笑了起来:“是,他是我们的亲戚,可是你妈妈没有跟我结婚之前,他也很喜欢你妈妈。

    后来你妈妈嫁给了我,他有些生气,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佟霏看向战天爵,他倒是敢实话实说。

    “哦,”小达点了点头:“原来你们之间是三角关系呀。”

    战天爵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连这个都知道?”

    “恩,以前在苏黎世的时候有人追求我妈妈。

    然后我果爸就会告诉我,这个人跟我涂爸一样喜欢我妈妈,他们跟我妈妈和涂爸是三角关系。”

    战天爵点了点头:“还有很多人追你妈妈呀?”他边说着边瞪眼望向佟霏。

    佟霏郁闷的伸手捂住脸,这个小达,是救星还是灾星呀,怎么什么都说。

    “当然啦,可多了,我妈妈长的漂亮呀,爸爸,真是便宜你了呢。”

    战天爵哈哈大笑了起来:“是,真是便宜爸爸了,你妈妈不在的时候呀,爸爸都没人追呢。”

    战天爵说着挑眉望向正在到处找老鼠窝的她。

    晚上,战天爵和佟霏帮小达和小蜜洗了澡,辅导了一会儿功课后又陪两个孩子一起休息。

    他们睡着后两人才回了房间。

    一进屋,战天爵直接将她抵在了房门上低头凑近她的脸。

    “我不在的时候,有多少人追过你?”

    佟霏蹙眉:“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呀。”

    “NONONO,这绝对不是记仇的问题,这是原则性问题。

    我的老婆,你最好老实交代。”

    “这个…我哪儿能记得住呀。”

    “多到都记不住了?”战天爵的脸压的更低了:“你是在炫耀你很有魅力吗?”

    佟霏叹气:“这位大叔,原来你这么有想象力呀,我要不要给你发个奖牌什么的呀。”

    “大叔?我老成这样了?追你的那些个都是小青年?”

    佟霏嘴憋了好几下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

    没想到堂堂二爷吃起醋来也很搞笑吗。

    佟霏抬手环住了他的腰:“怎么会,你不老,一点儿也不老。

    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用你的实力向我证明了吗。”

    战天爵魅惑一笑,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少跟我耍贫嘴转移话题。

    老实交代,到底有多少人追过你,里面有没有过让你心动的。”

    佟霏嘶了一声:“大概…从家门口排到小区门口那么多吧。

    心动的吗…倒也不是一个没有,我记得有个小伙子…”

    她才刚说到这里,战天爵已经低头用吻封住了她的唇。

    佟霏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他,战天爵吻了足有三分钟才慢慢的松开了她。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

    “吭…”佟霏眼珠子一转:“忘了,我现在脑子里只能记得叫战天爵的这个浑身都充满魅力的男人。”

    战天爵打横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方下:“算你识相,以后把你脑子里能出现的男人全都给我擦掉,不然…我睡死你。”

    佟霏噗嗤一笑,二爷吃起醋来也这么威武呀。

    她可不可以强烈的要求一句,求睡死。

    不过,第二天早上,当她腰疼的下不了床的时候她当真有些后悔了。

    这家伙不会有读心术吧。

    她不过是在心里那么嘟囔了一句,他竟然真的…艾玛,她的腰。

    是她老了,还是他精力太好了?

    她翻个身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战天爵从洗手间里洗澡出来。

    水珠从他的发上滴落到他结实的腹肌上。

    佟霏闭目吭的一声将视线移开,这男人没事儿把自己的身材练的那么好干嘛?

    战天爵这时已经走到床边暧昧的坐在了她的身侧:“我身材怎么样?”

    佟霏呲牙一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好极了。”

    “知道为什么练的这么好吗?”

    “恩…为什么?”

    战天爵唇凑到她的耳畔,声音充满了魔性:“为了收拾你。”

    佟霏抬手就在他胳膊上敲了一下,不正经,真是太不正经了。

    他笑着从她身侧站起:“不起来去公司吗?”

    “知道我今天要去公司,你昨天还那么折磨我。”

    战天爵只是扬了扬唇角却没有说什么。

    不把她折磨的倒头就睡,她晚上不就又要胡思乱想了吗。

    战天豪来他们这里只是为了示威,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在乎的。

    可她似乎很是在意。

    他自己的老婆,自己不好好的护着哄着,难不成还指望别人代替他吗?

    他宠溺的对着她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许娇气,赶紧起来,不然…我就不换衣服了,直接跳上去再跟你补一发。”

    佟霏立刻弹跳着坐起身:“战天爵你不要脸。”

    战天爵呵呵笑着进了衣帽间换衣服。

    没多会儿,他就精神奕奕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佟霏懒洋洋的刷着牙倚靠在洗手间的门边:“陈叔说,小初今天上午出院,我可能还要抽空去一趟医院呢。”

    “可以,不过离涂卿阳远点儿。”

    “本来也没有很近好吗?”

    “没关系,你敢离他近了,我就敢跟你合二为一。”战天爵说着对她坏笑着挤了挤眼。

    佟霏转身就进了洗手间,咚的一声将门给摔上了。

    这位大叔,有必要一言不合就开车吗?受不了,各种受不了。

    她怎么从前不知道,原来战天爵是这样的二爷呢?

    太…污了。

    佟霏从公司里去的医院。

    她到那儿的时候,涂卿阳已经在了。

    他带去的佣人正在帮小初打包行李。

    见佟霏进门,几人都很有规矩的给佟霏鞠了鞠躬:“佟小姐。”

    佟霏浅浅的抿了抿唇跟大家点了点头。

    接着她把涂卿阳当成空气般绕过涂卿阳走到小初身侧:“今天出院真的没有问题吗?”

    小初点头:“没事,我其实都好的差不多了,再说,马来西亚那边打来电话,我还得去处理点事情呢。”

    “还去马来西亚?”佟霏表示很震惊:“你不要命啦,你看你这腿脚都动不了,你还去干吗呀。

    我就不相信你们公司没人了是吗?非要让你一个病人…”

    “也不能算是公事,其实…我在那里欠了点人情。

    现在我的那个朋友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我得在这时候去帮他一马还他人情。

    这不才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吗?”

    “可你现在的身体…”

    小初拉住她的手笑了笑:“好了霏霏,别劝我了,没事儿的。

    刚刚卿阳舅舅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

    我这个人就这点儿毛病不好,很倔。

    我说要做的事情,就一定得做。”

    这辈子她除了说要嫁给卿阳舅舅结果却没能实现之外,所有的梦想好像都圆满了。

    佟霏看她这副心意已决的样子,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将小初送回涂卿阳家后,佟霏就先告辞了。

    公司里还有事,不能耽搁太久。

    她前脚出了他家大门,涂卿阳后脚就跟了出来。

    他快跑着追上前拉住了佟霏的手腕:“霏霏,我们谈谈。”

    佟霏转过身去很平静的看向涂卿阳:“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对我吗?

    这么多年的情分,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结束了?”

    佟霏淡然笑了笑:“最开始想结束这份情分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佟霏,你明知道我是为什么才不接你电话的。

    为什么现在反而要指责我了呢?”

    佟霏看向他犹豫了片刻:“卿阳,以后如果有人一通一通电话的打给你,明知道你现在在生气不可能会接电话可却还是一直在打,那你一定要接。

    你根本不懂当时我到底有多无助。

    我太担心如果你还没来,小初就出了什么事的话该怎么办。

    我更担心你没能见到小初最后一面会不会恨我。

    现在小初没事了,我们可以云淡风轻的说这件事。

    但是想到那日我自己的心情,我真的恨不得给你两巴掌。”

    佟霏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我还有事,得先去公司了。”

    “佟霏…”涂卿阳再次拉住了她手腕:“我还有几句话想说。”

    佟霏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你知道费舒雅来医院探望小初的事情吗?”

    “什么?”涂卿阳蹙眉回头望向院落:“这件事小初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因为我没有告诉小初,那日费舒雅请护士送进来的话被我给收了。

    我告诉她,让她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小初面前了。

    小初出过车祸,我担心会有后遗症。

    医生明明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儿说过的,小初不能受大的刺激。

    如果出现二次脑出血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想知道费舒雅还要去医院跑这一趟到底是什么意思。

    卿阳,我不管从前费舒雅和小初的母亲还有你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我真的希望你作为小初的监护人能保护好她。

    而不是一味的为了在监狱里受过苦的费舒雅而伤害她。”

    佟霏说完将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还有,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没有必要再说了,我的心意已决,不会再回头了。”

    她说完就这么看着他,他表情紧了几分终是没有再说话。

    她拉开车门上车,毫无留恋的开车离开。

    涂卿阳站在原地,双目微眯…

    佟霏…你竟然真的对我这么狠。

    日子重新回归平淡,周六是佟霏的生日,这一天清早起床,全家人都像没事儿人一样。

    而佟霏更是忘记自己今天过生日这回事。

    早餐,陈叔亲自给她煮了面,吃过饭后,战天爵跟小达和小蜜商量:“小达小蜜,今天可不可以把你们的妈借给我用一天。”

    小达嘟嘴:“你借我妈干嘛?”

    “总得出去约个会什么的培养一下感情呀。”

    小达转头看向小蜜问道:“小蜜,可以吗?”

    “我没问题呀。”小蜜点了点头。

    小达耸肩:“那我也没问题了。”

    佟霏转头看向他似笑非笑,这人,怎么想起来约会这件事了呢。

    他这几天太不正常了,她都有些不习惯了好吗。

    两人出门后,战天爵第一站先带她去画了个妆。

    从店里出来后,佟霏问他:“有必要这么隆重吗。”

    “当然,我们好像没有这么正经的单独出门谈过恋爱,当然要隆重一点儿。”

    说话间他带她去了女装店,佟霏就纳闷了,今天战天爵是怎么了。

    感觉真的怪怪的呢。

    他一进门,店员就提了一件女装出来:“二爷,您定的衣服到了。”

    战天爵结果递给佟霏:“进去换上。”

    “你特地给我订的?”

    “不然我还能是给别人订的吗。”

    佟霏纳闷的看着他笑了笑后转身进了更衣室将衣服换上。

    这衣服是出自法国名设计师之手。

    佟霏买过几件他做的衣服,她还是很欣赏他的设计风格的。

    这是一件彩虹波浪纹的连身长款阔腿裤,因为她修长的身材而衬的格外合体,帅气洒脱。

    出来后,战天爵满意的看着她点了点头,她在店里换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后跟他手拉手的出去上了车。

    战天爵侧头看着她光洁的脖子抿唇笑了笑发动车子离开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战天爵笑:“去听歌剧。”

    “歌剧?”佟霏抬起手腕看时间:“这个时间哪儿有歌剧表演呀。”

    “这种事情,还不是我想让它有,它就得有的吗?”

    战天爵自信满满的勾唇,佟霏摇了摇头,还真是…霸道的不可一世。

    他带她来到安城歌剧院,白天这里本来没有表演的。

    可是今天似乎因为战天爵的要求而破了例。

    那么大规模的演出,整个场地竟然只有战天爵和佟霏两位客人。

    战天爵果然是包场了。

    台上歌剧在他们到来后就拉开了帷幕。

    佟霏身子往战天爵那边倾了倾:“你有必要这么奢侈吗,约会也不是非要听歌剧不可的呀。”

    对于穷的只剩下钱的人来说,花钱就是最大的不奢侈。

    佟霏瞅着他笑了起来,得瑟。

    其实佟霏从小就挺喜欢歌剧的,可是这个爱好在她19岁那年改了。

    而之所以改变,也是因为战天爵和沈秋。

    那天,她买了两张歌剧院的票,本来想约战天爵一起去的。

    可是那会儿的战天爵正在跟沈秋如火如荼的爱着,她去约他看歌剧的时候,他干脆把她的两张票都给要走了。

    第二天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带沈秋去看歌剧了。

    自打那天之后,佟霏便戒了歌剧。

    好久没有这么听着歌剧坐上一个消失了。

    从歌剧院出来,佟霏觉得脖子都有些僵了。

    她对战天爵道:“你知道我已经十年不看歌剧了吗?”

    他点了点头:“知道。”

    “你知道?”

    “对,你跟暮年说过这件事,后来暮年跟我提起过。

    既然当初是因为我而改变的爱好,那我今天就帮你重新拾起来。

    之前是我错了,以后,我陪你看一生的歌剧。”

    佟霏笑:“你知道一生有多漫长吗?真能说大话。”

    “跟你在一起,再漫长的日子都感觉不那么漫长了。

    我现在多希望时光能慢一点儿,这样我就可以多陪你几年了。”

    他望着她抬手拉住她的手:“霏霏,其实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她抿唇浅笑着:“什么?”

    他拉着她的手上了车:“上车,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