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战天爵这招倒打一耙玩儿的是真心不错

    第158章战天爵这招倒打一耙玩儿的是真心不错

    看到沈秋,佟霏不自觉的拳心紧握。

    她怎么也没想到,沈秋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这可是佟辰的婚礼,她是想来捣乱吗?

    如果沈秋真的是来捣乱的,那她是绝对饶不了她的。

    佟辰婚礼,她根本就没有邀请沈秋。

    以她盛装打扮不请自来的样子来看,她此行的目的想来没有那么简单。

    一众记者将话筒转移到了沈秋的身上:“请问您是哪位,您所提到的沈秋又是什么人?她跟二爷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沈秋左侧唇角微微扬起了几分看向战天爵。

    那眼神中分明就是暧昧不明的味道。

    佟霏下意识的紧了紧拳头,她的眼神,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的吧。

    战天爵警告似的将阴冷的目光投递到沈秋的脸上。

    可是沈秋竟是无所畏惧。

    她慢慢的扬起了下巴看向一众记者:“这个问题,恐怕要战二爷给各位正确答案了。”

    佟霏转头望向战天爵,她能从他此刻的眼神中感受到愤怒。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沈秋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怎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呢。

    如果她真的想要重新找回战天爵,那难道她不该在战天爵面前像从前一样表演乖乖女的角色吗?

    现在她有点儿出戏了吧。

    她此刻的行为分明就不是加分项,这不是她会做的事情呀。

    一众记者将摄像头回转向战天爵。

    大家都在期待有人能第一个站出来问战天爵真相。

    可对面的人可是堂堂战二爷,要封杀一家媒体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谁敢冒这个险呢。

    大家面面相觑,明明都想挖到重头戏,可却谁也开不了口。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问题将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时候。

    战天爵忽然扬起了一抹意味分明的笑。

    “我这位嫂子还是这么爱开玩笑。

    跟大家正式介绍一下,你们眼前这位女士是战家的大少爷战天豪的合法妻子,她叫沈秋。

    不久前,她刚跟战家大少爷从国外回来。

    这么多年不见,我这嫂子幽默感倒是渐增。

    大嫂,好久不见。”

    战天爵说完还不忘难得的露出一抹微笑。

    佟霏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战天爵实在是太厉害了。

    要知道他这回答巧妙的不能再巧妙了。

    既规避了他跟沈秋的关系,又不得不让沈秋在媒体面前坐实了自己跟战天豪的关系。

    如此一来,她若再来破坏自己小叔子的婚姻,那只怕就难看极了。

    战天爵这招倒打一耙玩儿的是真心不错。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以后她这小白兔看来要多跟老狐狸学习一下怎么噎死人不偿命了。

    佟霏抿唇垂眸一笑看向沈秋:“嫂子,好久不见。”

    沈秋脸色一阵惨白,她看向两人,勉强勾唇一笑:“好久不见。”

    此刻,她也知道自己是只能吃这哑巴亏了。

    毕竟有这么多记者在场,她若太过放肆,只怕损毁的不是只有战天爵和佟霏的利益,还有她的。

    这种事情她不能也不敢做。

    战天爵将佟霏搂的更紧了,面向镜头,他对记者们勾唇:“我已经派人给各位记者在楼上专门设立了包间。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就不请大家进去制造混乱了。

    祝各位有个愉快的午餐时间。

    另外,如果有什么需要大家可以跟楼上的经理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都开心用餐吧啊。

    嫂子,你不也是来参加婚礼的吗,我们进去吧。”

    听了战天爵的话后,记者们愉快的离开。

    战天爵站在那里看向一脸尴尬的沈秋。

    沈秋望着他,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她,而是带着佟霏进会场。

    就在他要开门的时候,只听身后的沈秋声音低低的传来。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佟霏脚步不自觉的停下几分,她回头望向沈秋,脸上写满不开心:“别总是拿没有办法来说事儿,这世上解决事情的办法有很多,我只相信事在人为。

    所以不要再用什么没有办法的话来搪塞别人,给自己找借口了。”

    沈秋抬眼也是犀利的望向她:“你根本就不懂。

    别人的苦衷,你听起来只是一个故事。

    可是置身其中的人的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今天是战天豪逼着我来闹事儿的。

    他说如果我不来的话就打死我,我…我是很自私。

    我想活着,即便只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陷害你们,我也想活着。”

    战天爵头也不回,声音冷冷的道:“我就不相信战天豪敢杀人。

    除非他想这辈子都栽在我手里翻不了身。

    所以佟霏说的对,别拿这种话来当借口。

    沈秋,做人不能太忘恩负义。

    当年我只不过是跟你谈过几年的恋爱。

    难道,我就要因此而一辈子对你负责吗?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结婚了,有自己的家庭,希望你以后能够自重。

    今天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记住了,我不会一直容忍你们这样胡闹。”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战天爵这样跟沈秋说话,佟霏就是觉得心里爽的不得了。

    现在的战天爵心里是真的没有沈秋了吧。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应该不会说这种伤对方心的话。

    沈秋站在那里抽泣了起来,佟霏只见她慢慢的蹲下身。

    战天爵没有理会,揽着佟霏推开大门进了宴会厅。

    安城电视台娱乐直播间的主持人作为婚礼司仪正在做开场白。

    战天爵的声音在回头望沈秋的她耳边轻轻响起:“别看了,跟我们没有关系。”

    大门渐渐关上,隔绝了佟霏的视线。

    佟霏转头看向战天爵,唇微微扬起。

    “幸亏你没有看她。”

    “怎么了?我看了你会生气?”

    佟霏摇了摇头:“她刚刚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可怜。

    我怕你看了以后会心疼好吗。”

    “她可不可怜的跟我们有关系吗?

    今天可是你哥的婚礼,你打算在可怜那些个准备害我的人中度过吗?”

    “开什么玩笑,我是在表扬你立场坚定,你真没数儿。”佟霏坏笑着看了他一眼:“不过你刚刚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就想到要跟记者说那些的啊。”

    战天爵看想她:“都是实话,不需要动脑子特别想,她本来就是我的嫂子。”

    佟霏勾唇,笑意更加张扬了几分,因为开心。

    两人悄然走到最前排的地方,与果成林坐在一桌上。

    果成林见两人才过来就问佟霏:“你们怎么这么晚。”

    战天爵笑了笑:“门口有几个记者我顺便带霏霏应付了一下。”

    果成林点头:“走了?”

    “我安排他们去楼上用餐了。”

    “恩。”

    佟霏凑近果成林轻声道:“果叔,没想到小江化了妆这么漂亮呢。”

    “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话从来就不是说着玩儿的。”

    果成林慈爱的望向佟霏:“要说起来,小江虽然被佟辰糟蹋了。

    但她也因此而因祸得福,她父母的医疗费有了着落,她也一跃跻身成了豪门的少奶奶。”

    佟霏随性一笑:“豪门少奶奶?她应该并不喜欢吧。

    不是所有人都只想着嫁入豪门这件事情的,也有人只想要平凡的幸福。

    我想如果不是为了她的父母,小江应该会更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吧。”

    果成林但笑不语。

    几人一起观看婚礼,婚礼结束后就开始了婚宴。

    战天爵起身去帮忙,佟辰和江梦音挨桌敬酒。

    与真正的豪门婚礼比起来,佟辰的婚礼不能算什么盛世婚礼,只能说是很低调了,但奢华是有的。

    差不多都忙完也已经快两点了,用过午餐后,陆续有宾客离开。

    佟辰和江梦音敬完酒也终于得空能够休息一会儿了。

    宾客都离开后,佟辰和江梦音去换衣服。

    果老要走,佟霏亲自推着他送他出。

    整个宴会厅只剩下战天爵在招呼客人。

    出了宴会厅,佟霏发现沈秋竟然还坐在长廊落地窗边,因为她穿着一身白礼服,所以看起来很是扎眼。

    看到佟霏,她将头侧过看向窗外,眼眶是红的,看起来应该是哭了很久。

    因为果老在场,佟霏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先推着他将他送了出去。

    果成林临走前嘱咐道:“霏霏,你现在你哥也成家立业了,告诉他,让他抓紧时间传宗接代。

    这样他对你们佟家也算是有点儿交代了。”

    佟霏笑了起来:“他应该不会那么听我的话。”

    “他就只有这点儿作用了,不然佟家根本就不需要他。”

    佟霏笑了起来:“好了果叔,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身体,周六日我还带着孩子去看你。”

    “哎,我都想让你把这两个孩子留在我别墅里住下了。

    我给老头子一个人家里空荡荡的实在无聊。”

    佟霏笑着点了点头:“好,我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让他们一周去陪你住上一个星期。”

    果老听了佟霏的话,这才安心的离开。

    回来的时候,她走到沈秋的身前居高临下的望向她:“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儿呢?想到要回去挨打,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走出这个酒店的大门。”

    沈秋抬眼望向她:“佟霏,你真的…就从来没有想过你对不起我吗?

    你真的就不想跟我道一声歉吗?

    把我害成现在这副样子,你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可能会有报应吗?

    当年我跟天爵在一起的时候,你一直当着我的面儿纠缠他,我也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你不是吗?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真的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吗?”

    沈秋哭的梨花带雨,佟霏咬唇握拳望着她:“对,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我为什么要后悔呢?是我先认识他的,你跟他在一起之前我就在倒追他。

    这件事在当年并不是什么秘密,我们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

    只要你们不结婚,我跟你的机会就是平等的。

    所以,我为什么要觉得对不起你?

    沈秋,别再做困兽之争了。

    我…不可能把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拱手让给你。

    只要能守护住战天爵,比八年前更恶心的事情我都做的出来。

    所以我劝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佟霏说完转身离开,脸上是不那么自信的决绝。

    她在休息室门口找到了战天爵。

    他正在等她,见她过来,他将她的外套递给她:“果老走了?”

    “恩,天爵,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她将风衣披在身上后拉着他的手往宴会厅的后门走去。

    战天爵纳闷:“去哪儿?”

    佟霏握了握拳:“去告诉你八年前沈秋离开的真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